福 到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fibc/77092245
打印日期:2019/12/13
不 识 东 西
2019/05/26 09:46:42






M 说过:『每到擎天岗一带的时候,两个路痴总会迷路。』 


对此我颇不以为然,谁让回台北的路要分左右两条? 


崎岖蜿蜒的山路本就不太好辨认啊。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不好意思对她讲,先前有次让她在北投下车, 


她回头问我:『你该知道怎么到大马路回去吧?』


 


我当然是点头故做轻松状,心中却暗自叫苦不已。


 


那次,在北投街上整整绕了四十分钟,好不容易才杀出重围, 


终于找到承德路,再接百龄桥……。  



人家都说我有超人的记忆力,我也不时需摆出一副谦虚的样子。 


但,若要我辨认方位、按图索骥、旧地重游……。 


除非我走过 N 次以上,否则准是开车逛大街,不知何处是归程。


 


 


有次老陈举家搬去中部大里,我想这辈子应该不易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于是决定忍痛南下探望(坐骨神经痛,不耐久坐) 


行前两天我破天荒做足了功课:看地图、查网络、问朋友当地路况。
 


虽然这么用功,但当天上午仍忐忑不安,出发前又问了熟悉路况的 YU 


大概任谁也没见过如此的路痴,电话中不耐竟冒出一句『干脆我陪你去好了』。颜面、心灵受伤之重,莫此为甚。


 


 


结果,下了中清交流道后,在台中市区内「先」逛了近半小时; 


过了大里桥又早一个路口左转,于是在工业区里再度迷航半小时。 


回程呢?进步了~~大里市区内没再迷路,小小成就感油然而生。 



倒是台中的交流道真多,条条大路通台北,又折腾了一下才上中山高!






 


其实,路痴不是年过半百后才有的症状,而是从小就是如此。 


 


为何可清楚地记忆几十年前的人事物,却无法熟悉走过的路径? 


何况这还是连一盘棋下过都两三天,犹可重摆一遍无误的人呢?
许多人对此也都觉得不可解。
 


我想这大概与基础教育有关吧,当年小一刚入学没多久, 


老师教方向的概念:『右手是东、左手是西……。』


 


不久,我发现糟糕了,如果右边是东,左边是西、后面是南、前面是北; 


那我只要转个向,东西南北就都变了,再转一下,又与先前的方位不同。


方向,原来是会随时变动,根本不是恒常不变的!
说到这里,记得老师也说过:『会动的叫行星、不会动的是恒星……。』





害羞 






自从悟出这个伟大的"方向变动论"后,从此世上又诞生了一名路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