笋子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ericwy1029/6412300
打印日期:2019/12/16
马迷被马呼了一巴掌
2012/05/02 21:46:12







岛主坚持电价调涨并态度坚定长达一个月以上,并谓要带钢盔前进,以示决心。然而,马本来就是无能软弱平庸的才干,一旦发现要撞到铁板了,就义无反顾,掉头就走。留下同志在战场为它他的涨价政策傻乎乎的辩护,张皇失措,不知为何而战。国民党立委丁守中在马宣布电价缓涨以后,抱怨说:一切都是总统说了算。



 



特别是我看到一票马迷,尤其可恶的是寄生在媒体内的马迷,他们在昨天之前,简直都是好像不用电的原始人一般。纷纷都强调从来不用冷气的。而且一个个都是专攻经济学的专家,纷纷谓现行电价如何之不公义,如何让小户贴大户,国营事业如何之重要。突然平地一声雷,马毫无迹象的反手呼了一票马屁精兼马迷一记响亮的耳光。马的电价涨价政策说转就转,完全使人措手不及。当然我认为这个转弯完全不够。因为这次的涨价,惹毛了至少70%的选民。在热心人士的搜索下,一堆台电无效浪费且匪夷所思的采购、工程、贴补、福利等措施终于在世人前面曝光。



 



我个人认为马一者是在520就职前先让一步,再者,台电的无效浪费若是捅大了,可能会动摇党本。所以,赶紧先煞车,分三阶段调。这是一兼二顾的政客滑头式干法。我们可以笃定的断言,台电在风波过后,还是一切照旧,你愿意赌一块钱吗?



 



有一位凡事皆持反对立场的愤青型名嘴,前此是力排众议,坚决赞成电价一次涨足。结果被马岛主一记回马枪,打的怒不可遏,居然说这是一场政治恶斗,因为总统府五人小组的萧万长及王金平反对涨价。所以寄语马下次在政策突然转向时,要向挺你的一票马迷知会一下,免得他们里外不是人,因而老羞成怒,口不择言,实在见笑。



 



坐过公车的都知道,司机急加油门猛冲,然后突然煞车,是最令乘客痛恨的事。现在一下子急涨,一下子分三阶段缓涨,马就是这个顾人怨的公车司机。实际上,真正问题的本质是国营事业的管理包括采购、工程、薪资、福利、补贴汽电等无效率的管理。这个问题不及早解决,台湾人民将要长期来补助这个无效率的公司,请问,这样符合社会正义吗?穷人可以无限期的补贴低卖高买的汽电财团吗?马说他对国营事业的改革会严肃以待。这话是吃全民豆腐的滥调。我想至少70%的人民是不相信的。



 



我一再说,涨价不是不可以,但是执行的方式、态度要讲究。马好像事前完全不知道台电的内部管理如此之糟,吾人对马决策所依据的幕僚作业之粗糙,也感到十分的不解。如同前一阵子,他提名一位恐龙大法官一样,事前完全不做功课。不但不做功课,凡事又喜强出头,涨价这件事其实本来就是部长的权责,结果马在非洲表演伏地挺身、搬沙袋、玩溜溜球时,拍板定案。而且他还义正词严的说台湾电价太便宜了。他又说,他要带著钢盔改革。结果是,一当反对的声浪排山倒海来的时候,他的钢盔就丢到一边了,它就孬了。他现在改口说要渐进式的调涨了。



 



然而他是死要面子的人。前面讲了那么硬的话,突然要吞下去,这不是聪明如马所愿意干的。于是他就找了两个陪他演戏的龙套,也就是萧万长与王金平,他两人在总统府五人小组会议时扮演反对涨价者,马则顺势下台阶。然而世人皆知,这两个人真的有那么大的反对力量吗?马过去四年有听过他两人的意见吗?不要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