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 滴 深 汨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daidihu/129850049
打印日期:2019/12/13
易容术与巫毒术
2019/10/04 16:36:06



 

今天只想随兴分享前两年的一些相片。分别来自两年和一年前的不同Party!

诚如在美国的大姊说的,为了给孩子制造日后的美好回忆,认真办几个派对有时是非常必要的。

我打从自己单身后,加上返台定居没有什么朋友就很少再办任何派对或参加这类的社交活动。刚好接连两年的秋天都得缘探亲,也跟著沾光、同乐了一番。现在边看这些照片边回味,好像又再度重温「天伦」和「社交性联谊活动」的趣味,还真是珍贵呢!

这两个派对也不是普通的社交晚宴,而是需要动点心思的化妆与特别穿著,真的让我有点招架不住。还好,我都是利用手边的现成衣物,没有另外花钱买什么行头就搞定啦,呵呵~~


罗嗦太多,照片来噜~~



2017年九月的「White Party」




头上的白帽子是用姊姊的一件白色长袖棉上衣包出来的。加上一根羽毛装饰,看起来就挺潮的。还好,脸上是大姊帮忙化的妆,她的妙手简直就是有易容术嘛!(我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罗!)









在自家主办白色派对还真厚工啊,从打点道具、行头到布置,真的好累呀,我才帮忙吹了十来个白汽球就有点累趴了。还好,稍晚大姊的朋友来了,大家分工合作,整晚充满白色的祥和氛围,也让我体验了此生首度的「白色派对」呢!









2018年十月的「Halloween Party」



今年的万圣节又快到了。曾经多次在秋天时节到美国探亲,但是首次参与自家办的万圣节派对。


又遇上要想妆扮的点子了,真伤脑筋!我原本是想要扮成变奏版的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派对那天也是将手边现有的衣物随便穿搭,头上勉强捆绑出女孩头巾的模样,剩下是要化脸上的「恐怖妆」了。这次,有易容手艺的大姊,当然没有那个闲时间还帮我化,我得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后来,干脆豁出去,拿起口红啊眼影啊就往脸上乱涂一通,哈哈,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巫毒妆啦!

这个「巫毒妆」还真神奇,也许我某世曾是巫毒教的信徒,画的时候完全是自发性的。后来姊的一个要好邻居提到「巫毒 」,我才上网查询得知它的相关背景知识。
















好了,分享完我个人的回忆之旅,顺便祝各位周末愉快,也预祝大家有个创意满满的万圣节趴兔!



(今年的我当然又只能欣赏别人的派对罗!欢迎比较有在过节的海外朋友们分享你们的,好想吃南瓜派啊,虽然去年吃到怕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