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卿蕙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ctiao/130043686
打印日期:2019/12/10
从字母G看台湾亡国感
2019/10/13 11:46:30

 












  「亡国感」字面意念明确,换以「芒果乾」台湾国语谐音,初闻滑稽,却粗俗没力。但,扯到英文字母G比扯铃还扯吧?


  首先,请自问如何发G这个音?然后请点所附的youtube,花约8秒钟来验证自己是否念对了。https://youtu.be/xOmdZtUlE-E


  如果坚持把G念成「居」的你仍不服气,认为这个影音不过是以偏概全,那么请Google搜索,若能举出任何一个英语系国家正统教学把字母G发音成「居」的例子,则本人公开承认这是篇废文。



  把G念成「居」,似乎是台湾特有现象(请找东亚国家中日韩人测试),积非成是,蔓延的速度惊人。我曾被年轻人反纠正,因为: 「在台湾,学校老师都是这么教的呀!」,「也有洋老师念居啊」(故意?),最令我傻眼的回答是:「G,是个破音字!」


  原以为只有年轻世代会这么念,最近发现已经蔓延到50岁以上的族群,把G念成居了。G为何只在台湾GG,是个值得探讨的现象。在我看来,当一个民族弥漫亡国感时,才会不在乎文化传承,才会人云亦云地盲从,才会瞎得指鹿为马,以传播偏狭和错误讯息为己任。芒果乾好吃,炒作亡国感则是白痴!


  「语言」(Langue)从哲学层面来看,是思想的载体;就文化层面而言,是承载文化讯息的容器。而思想和文化讯息界定了人类文明的进展。当一个民族的语言被轻薄,被游戏化,动辄被改造与「创新」,必然会丧失明确意念与传递功能,这是刻意地断绝过去的承继与对未来的连系,如此社会将沦为丧尸文化!


  亚里斯多德认为,人因语言表达情感和经验,因之方能异于禽兽,成为理性动物。西方语言学家/哲学家,从古至今,同样都在进行思想的论辩。西方若无希腊语的结构与特性,则罗马语法不存,也就无拉丁语曾经的至尊。即便后来的新兴语言看似败坏了古典语言,然而西方一脉相承的文化精神,以语言承载的思辨,从未间断。


  18世纪英国殖民扩张,如何改造被殖民国的文化传统,首要就得从语言下手,因此兴起了一门新的学科语言学。殖民帝国语言学家深入探查各地语音系统,语法和词汇,借以连结被殖民者的思想和逻辑,掌握其文化命脉。


  何以1949年国民党撤台后,实行中文教育禁台语,却不符殖民定义?就在于大多数台湾人的语言闽南客家语,语音虽不同,但其传达思想逻辑的语法与华夏文明是相通的,亦就是,思想文化的载体并无二致。台湾人的宗教信仰,伦理道德,表达的情感与经验,与中国大陆的文化体系,具是一脉传承。这将确保这个文明的可大可久,绵远流长。


   台独人士引进西方各式待验证的激进学说理论,企图以之解构与重建台湾文化,截断与中国大陆的血缘脐带,台湾人自外国际的独立性,或可从G这个英文字母被硬扭成「居」见一斑。



  西方现代语言观的最大特性之一即是「任意性」与「交际性」,然而即使各式学派林立,语言符号叫得漫天嘎响,森罗万象的阐释影响了西方文学,美学,人类学但,尚未听闻把英文26字母媚俗变音的革命。


  因为字母—It’s a fundamental thing—是根本,是基础,是原理。抽离此基础,语言则断然失去约定俗成的共时性。语言学家或哲学家习惯以复杂的名词来解释语言的构成,界定语言符号所谓的能指(signifier)和所指(signified)本身即具任意性,词的意义只能通过它们彼此间的形式关联来理解。


  台独人士自创的台湾文字,或以罗马拼音或肢解汉字,均是对岛民思维逻辑不可逆转的戕害。符号所连系的不再是可凭借的历史与文化事物和名称,而只是一时的声音和概念。是以岛民被训练跟著感觉走,做事全凭冲动。风行草必偃,一会儿闹卫生纸之乱,499吃到饱之乱,下一秒冲去日本拉面馆排长龙,群众既多无厘头之举,也就顾不到上位者的倒行逆施,贪赃罔法了。只要稍微炒作一个小话题,全民注意力马上被转移。总找得到脱困之道的无良政客是「打不死的蟑螂」藏在芒果乾里,民众却一口接一口吃得真顺口。


  标准的政客,奸商,愚众铁三角,牢不可破!


  「芒果乾」,这种谐音中文的任意性质,已全然脱离正统语汇的描述和意义。充斥台湾岛内的流行语,正一点一滴在腐蚀中华文化的筋骨。台湾人正面临损及自身存在的失语危机,却完全不当一回事。


 


  人人皆知「把洗澡水连婴儿一起倒掉」很愚昧,但这却是去中者正在做的事。中华文化象是一瓮陈酒,自有其糟粕,然而只待激浊扬清,自有其扑鼻香的酒醪。有志气的台湾人要做新中华民国人,是整个中国的承继;放眼未来,在此时刻,是项艰钜的任务。因为太多人选择弃正道,专抄小路,炒作粗劣,心中缺一把秤,两膝骨质疏松,遇政治只贪近利,没有大是大非,弯弯曲曲算计,连带误了年轻世代的性命。


  放诸四海皆准的国之四维--「礼义廉耻」--不是高尚人类必备的德行吗?居然被一国行政首长以粗俗谐音轻薄,这样的国家还有救吗?


  虽说人不轻狂枉少年,闹过太阳花「学运」的年轻人,回首当年,可有一丝懊恼?你的轻狂,给了政治蟑螂通行证,横行台湾,竟还标榜民主清流;当然,你们有继续吃牠们爬过的芒果乾的自由。用选票来恶心死别人,或是你们仅剩的小确幸吧?


  德国语言学者洪堡特(Wihelm von Humboldt)是现代先验理性主义语言学派先驱,他认为语言决定人对世界的理解和解释,而语言的不同决定思维体系的不同,他说:「一个民族的语言就是他们的精神,一个民族的精神就是他们的语言。」


  台语很美,但坚持使用台文字,不说典雅的中文,则是种精神分裂。台湾人和中国人同文同种,却舍经过时代验证后的优秀语言载体不用,而去创造莫名其妙的语言,谋杀中文,自废逻辑。没有坚实的文化精神载体,注定如无锚小舟,失根浮萍。即便你的英日法文呱呱叫,在他们眼里,你只是只会叫的鸭子。


  是的,年轻人,教改后,因你们早已习惯被餵啥就吃啥,所以某位后现代语言学家决定拿你们开玩笑,在台湾宝岛这个后现代主义的游戏实验场,把G这个「破音字」灌进你们的小脑袋,于是你就居来居去,媒体助长魔音穿脑,影响另一堆没有定见的岛民,也跟著飘来飘去。


  明年大选,中华民国铁定GG了,如果你还是决定要跟著大家把G念成居。


10/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