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与无私的公开论坛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charlie999/128903197
打印日期:2019/12/08
郭台铭的管理风格/信怀南 (果评:男人为奴工 女人为花瓶)
2019/08/27 21:10:43

我的鸿海故事(2/7)﹕初


兼谈郭台铭的管理风格


2019 0818 日星岛日报《信怀南专栏》

        很多故事都是用 Once upon a time 开始﹐那我们的故事也就用 Once upon a time 开始吧。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接到一通台湾打来的长途电话﹐ 对方说是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的特别助理﹐他说董事长想和信老师讲话。坦白说﹐我当时根本不知道鸿海是什么公司﹐郭台铭又是什么一号人物﹐不过我相信郭老板之所以打电话来﹐一定是看过我在台湾管理杂志上写的管理文章。那时候我在台湾一本水平颇高的管理杂志《经理文摘 (现改名 EMBA)》写了不少文章﹐由于台湾管理界摸不清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信怀南是什么来路﹕文字通俗易懂﹐言之有物﹐人虽无名﹐但从口气上看辈份不低。对管理理论尤其是对专案(项目)管理颇算是有两把刷子。后来证明郭老板好学﹐也看《哈佛商业双月刊(Harvard Business Review) 》﹐无论如何﹐郭老板愿意因文会友来电话算是台湾 CEO 中很了不起的人了。


        那天通话的内容已经不记得了﹐但有两件事却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件事是郭先生问我星期六能不能回台湾替他们的中上级干部作一次演讲。我问﹕「是下星期六吗﹖」他说﹕「不﹐是明天。」我当时想﹕哇﹐哪里有这么急的道理﹖第二件事是在通话中郭先生说﹕「信老师漂泊半生﹐我们鸿海是信老师很好的栖身之处。」


        回头用hindsight is 20/20 (事后有先见之明)来分析﹐那通电话是《我的鸿海故事》的开始﹐也是结束。星期五下午来电话﹐要我 24 小时后就动身回台﹐郭老板的霸道和急效绝非浪得虚名。但他当然也有考验信老师的意愿和忠诚度的意思。其实郭老板并不知道那时候我的儿子刚进 Stanford﹐女儿还在小学﹐我太太放弃了她药剂师的专业﹐全时间投入她家族企业在美国的公司和工厂管理工作。我早已离开美国的职场﹐以个体户的方式﹐希望能开创出一个事业的第二春。我的确在香港和台湾「漂泊」过三家公司﹐但到了关键时刻﹐就像有人说的﹕「你终归是个要回家的男人」﹐而我的家在美国﹐这是我生涯规划不能改变的公约数。 郭老板用「鸿海是信老师很好的栖身之处」虽然用词有待斟酌﹐并且过份悲壮﹐但当时信老师对郭老板只因为看过他的文章就越洋来电的确也有心怀知音难得的感动。


        鸿海硅谷的办公室替我买了星期天的机票回台。星期二清晨到桃园机场﹐郭董特助接机后我们就直奔土城鸿海总部﹐接著信老师就给鸿海中上级干部作了一次面试性的演讲。我站在台上往下一看﹐整个大厅坐得满满的总有上百人罢﹐但其中只看到一个女性的面孔。我当时心里很纳闷﹕这是什么公司﹖重要干部中怎么只有一位女性﹖后来我猜那位女士可能是黄秋莲﹐鸿海掌柜﹐公司元老。那天演讲的题目忘了﹐内容记得﹕我用我手中那本《时代杂志》为了纪念二次大战结束 50 周年﹐重印当年的原版杂志作为开头﹐我介绍当年在《时代杂志》登广告的公司﹐分析哪里些公司还在﹐哪里些公司被人收购﹐哪里些公司已经不存在了﹐结论是 50 年后鸿海是基业长青﹐还是也成为恐龙公司﹐要看大家的努力了。


        讲完后郭老板做讲评。他说﹕「信老师文章中提到过立功﹑立德﹑立言。立功﹐信老师年龄已过﹑立德﹐信老师年龄未到﹑立言最好。但我请信老师做我们鸿海的立言导师没用﹐要大家赞成才行。现在愿意请信老师做我们鸿海的立言导师的请站起来拍手欢迎。」我在台上有点尴尬﹐心想﹕这不是李登辉想干党主席的搞法吗﹖我看到坐第一排的三位副总有些迟疑﹐回头看了一下﹐既然大家都站起来了﹐他们也只好站起来鼓掌。我知道郭老板在挺我﹐心中也很感激﹐就这样﹐我就成了鸿海的执行顾问﹐算是客卿而非正式员工。顾问前加执行两个字是我的建议﹐后来证明是多此一举。


        那天晚上六七点左右﹐郭董的特助陪我到餐厅用餐﹐我见餐厅坐的满满的﹐我问﹕「这些年轻人吃了晚饭回家不必自己再搞吃的﹖」特助回答说﹕「信老师﹐他们是吃了后好加班。」我听后猛然一惊﹐感觉上象是接受了一天的震撼教育。就这样﹐在信怀南 "What a strange long trip its been" 的人生旅途中﹐加上了鸿海这一段短暂﹑奇怪﹑而有点滑稽的插曲。


兼谈郭台铭的管理风格


2019 0825 日星岛日报《信怀南专栏》﹐0826 日上网


        我想问那些打算把票投给郭台铭的人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在郭老板麾下做过事的员工千千万万﹐当郭台铭决定出来选总统的时候﹐为什么我没见到有人挺身而出用举例来说明郭是多么好的一个领袖人物呢﹖你不觉得这很怪吗﹖


        很多人提到郭董就说他有霸气﹐但「霸气」和「霸道」不一样。我认为郭老板的性格特质是「霸道」而非「霸气」﹐这是为什么我认为他不适合做总统或从政的原因。在我用亲身的经验来证明郭是个霸道的人之前﹐我要先解释霸气和霸道的区别。同时﹐我亲身经历的例子是很多年前的往事﹐这些年来郭董待部下之道是否有所改变﹐我不知道。照理说﹐年岁渐长自信心会渐强﹐有人因自信心而变得谦虚﹐有的则变得更嚣张。郭老板是那种人我不敢说。但人要改变作风和性格往往需要挫折的磨练﹐这些年来郭董一帆风顺﹐要彻底改变也难。


        在英文字典中﹐霸气的同义字是 aggressiveness, hegemony, domineering。而对霸道的解释是 to rule as a despot or to tyrannize. 这很清楚地分辨出霸气和霸道的区别﹐但对英文不熟悉的人﹐容我用比较浅显的话来解释两者的区别﹕霸气是理直气壮的态度﹐这种态度并不一定要靠地位和权力。霸道是一种理不直也气壮的行为﹐用现代话说就是「霸凌」。 「霸凌」靠的是地位﹐财富﹐权力。霸气不一定会伤人自尊﹐霸道可能会。我看到的郭台铭是对部下霸道多过霸气的人。


        我在鸿海时常听到播音器里传出﹕「信老师﹐董事长有请」的呼叫声﹐我就知道郭董在开会要我去旁听。有次开会的人比较少﹐他面对的是他办公桌后面半弧形坐着的四五个高级主管。在这些高级主管的背后是两把沙发椅﹐沙发中间是茶几。我面对著郭董坐在沙发椅上﹐秘书客气端上茶。那天郭老板在和大陆的一位高干用对讲机讲话。郭要对方「再讲一遍」﹐「再讲一遍」﹐如此重覆命令不知多少次后﹐对方精疲力竭﹐声音已经沙哑了。我于心不忍﹐一直用表情和手势要他停止﹐他视若未见。开完会后我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告诉他不必如此。他笑一笑﹐没出声。一直到今天我还在想他的那一笑是什么意思﹖可能是觉得你们这些喝洋墨水外来的和尚﹐只会纸上谈兵﹐哪里懂东方的管理之道。也许他想杀鸡儆猴在演戏﹐不过为什么要我当观众﹐我是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


        郭董出马争取国民党提名﹐大家突然发现他的口才如此之差。郭很懂营销﹐听说当年他说服 Michael Dell 就是靠 Intel Inside, Foxconn Outside 这句口号﹐把戴尔计算机的主机板比喻为公主﹐用富士康的外壳当城堡来保护。能用「漂泊半生栖身之处」这样动之以情﹐晓之以利的话来打动信老师﹐郭的口才并不太差。差的是他习惯于训话而不会沟通﹐做 CEO 可以过关﹐做政客就要穿帮了。


        郭董喜欢开会﹐一开就很长﹐同样的话重覆说﹐乐此不疲﹐真吃他不消。有次我注意到三个副总轮流出去 40 分钟﹐我后来好奇问﹐其中一人告诉我﹕「信老师﹐他同样的话我们不知听了多少次了﹐我们有事要处理﹐因此大家有默契轮流出去。」有次郭老板突然问一个与会的干部﹕「你站著干嘛﹖那年轻人回答说﹕「董事长没叫我坐下啊。」外传郭台铭会罚人站绝对是真的。又有一次﹐郭老板突然问一个与会者﹕「你怎么在这里﹖」那人回答说﹕「董事长叫我来的啊﹗」郭的回答也绝﹕「好﹐好﹐好﹐ 你坐着听听也好。」


        在我进鸿海不久﹐郭老板从一家世界级的外商公司(归隐其名) 重金聘来一位人事部门的主管。听说此人得过 「戴明奖」﹐凡是对管理有点知识的人应该知道 William Edwards Deming 是什么人﹐Deming Award 的含金量有多少。此人留学美国﹐年龄﹐背景和我相近﹐想来现在早已离开鸿海﹐是鸿海唯一请我到他家吃过饭﹐介绍他母亲和夫人和我认识的高级主管。开会时我们通常坐在一起﹐有一次郭老板又在上面猛讲鸿海的「问题」所在﹐他递给我一张纸条﹐我看后笑笑放进口袋。纸条上四个英文字﹕He IS the Problem


        郭台铭绝非坏人﹐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性情中人。他的优点我会谈﹐到目前为止﹐我没说过他没资格 (un-qualify) 做总统﹐我只说他不适合(not suitable) 做总统﹐两者是有区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