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2324 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cash2324/10428872
打印日期:2019/12/15
一番风雨,几番情!
2014/01/08 03:20:24

中午看报「监院弹劾黄世铭未过」,关说案主角不予评论,反倒是有利委主张监察院「废掉算了」。到了晚上 苏贞昌表示:后面一再有各种势力护航,让人民彻底失望;蔡英文认爲:政治操作。


依照《中华民国宪法》,监察院为中华民国最高监察机关,行使弹劾权、纠举权及审计权。院长、副院长、监委都是总统提名,立法院同意的,怎么说也不至于是路边拉来,临时拼凑的杂牌军吧?难不成「利苑」行使同意权时就很率性、随意吗?如果是,利委有负选民之托,请辞职以示负责。如果不是,请尊重宪法,尊重专业!收回一个有担当、够成熟的政治人物所不应该说的话!


说句老实话,监察院曾经有段时间自己演出荒腔走板;民间很有意见。不过,看了利苑这段时间的演出、走秀;使我们深深憬悟:纠察、调察权还是不能交到阁下手里!否则,不堪设想!不敢设想!


这是第一情!


黄世铭该不该遭受这种凌辱?说凌辱不对,应该说凌迟,精神上的凌迟;其实庶民百姓心中自有一把尺,理盲滥情或会有之,嫉恶如仇者也在多有;就像高本衲说的还有百分之四十的是唤得回来的!最可恶的是那些无法回头的势利小人;凡事都要上升到敌我矛盾?你死我活?佛经?谁没读过?我不想亵渎任何宗教,但我敢说佛陀不是这样度人的!释迦摩尼佛舍身喂虎,你们不需要如此高洁;不要指鹿爲马就阿弥陀佛了!排除异己的手段令人心寒!黄总长,数十年公务员,两袖清风,积蓄如此之少,还有人要砍他的年终奖金,令人不忍!事理、人情硗薄到这种程度?可叹!可叹!


这是第二情!


今天在中国时报上看到胡佛院士的文章:《光天化日,陷人于罪》估计这个自由学派「宪政主义」的民主斗士,提笔之时应该也是百感交集;这些个早期走在红线上疾呼宪政民主的斗士,从来没想过自己;在李朝初起之时,1990年李提名胡佛为“国是会议”25名筹委会委员之一,他还被选为“国是会议”主席团成员。后来胡佛看到李的主张有许多与其宪法理念不同,他认为会议已失去公正性、客观性,于是毅然写信退出会议。 「国师」之位弃之如敝屣;能想象此人之风骨吗?嫌他老的年轻人,回家去看看你阿公啦!


他今天这篇文章、这番话,早该有人站出来说了;却是让一个老斗士巍巍颤颤的站出来一一点明,理念断层了?徒子徒孙死光了,还是被吓傻了?老师都站出来,还等什么?非要等到万劫不复?让人痛彻心肺!岂不是我们该好好想想的第三情!


“监察院去年八月纠正行政院,指出「假农民正在掠夺弱势族群的资源」,纠正文也促成老农津贴制度的改革。


监委沈美真、杨美铃、洪昭男等人调查,揪出依附在老农津贴制度「吸血」的「假农民」。沈美真指出,主计处提供的农业人口为五十四万四千人,但农委会农保人数有一百四十多万人,相差九十一万人;这九十一万人,一年要花掉政府二百七十亿元津贴。【联合报╱记者李顺德/台北报导】2014.01.06 02:42 am”


这段摘录自新闻,大家要想清楚:任何一个政策,应该是合情合理,终身为农的当然应该照顾!但是,一个政党爲了胜选,却把万民往水深火热之中推挤,合理吗?该得的,得不到周全的照顾;不该得的却嗜良民的血泪!政客!政客!光头主席!只为胜选不惜任何代价的结果就是曲扭正义!您留给子孙的是什么?万劫不复的债务!冤有头债有主,各位,记清楚了!「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谁做的让谁还!


这是第四情!


黄世铭又何罪之有呢?


不法不能拒绝合法监听


四、再谈监听。特侦组的检察官是依据通讯保护及监察法的规定向法院声请通讯监察书,经过核发后,才开始执行(参见第5条),所以监听过程基本上是合法的。但特侦组检察官在实际操作时,将立法院的小总机误为柯建铭总召的手机,这种对通讯符号的误识,充其量也不过是执行技术上的错失,但真正的问题却在:「监听不法立委」不等于「监听国会」,特侦组为何不能透过立法院的总机合法监听涉嫌不法立委的通讯呢?一位洁身自爱的立委又何惧特侦组的合法监听呢?又何必将检评会都已确认的不法关说,扭曲为一般所谓的「关心」呢?从严格的法治观点看:无论任何涉嫌不法者,包括立法委员在内,皆无拒绝检察机关合法监听的特权,更不可寻找种种借口诬指检察官越权监听,那岂不成为以不法维护不法了吗?


放过立法院长关说?


当前的台湾政局,在族群撕裂、金权交易、派阀牵引、民粹操弄及蓝绿恶斗的情况下,整个社会变成无是无非,甚至以假当真,不但缺乏正确的价值观与发展方向,且令人对民主法治丧失信心。这些在近日发生的司法关说案中,表露无遗,真是十分慨叹!现不禁要问:在光天化日之下,全世界都注目民主、法治的时代,要将一位奋力追查司法关说的检察总长,加以撤职与入罪,而对非法关说司法的立法院长及民进党总召不予处置,再轻纵接受关说的高检署检察长与检察官,果如此,法理能恕吗?天理能容吗?再有一问:代表最高民意机关的司法关说者及受到关说者关爱的受惠者,究竟要在历史上留下怎样的名声呢?


我要向从不相识的检察总长黄世铭及特侦组的检察同仁致以敬意。(作者为中研院院士)


这是胡院士原文的一部分,如果引错了,责任全在我!


我要向从不相识的检察总长黄世铭及特侦组的检察同仁致以敬意。


以上的人我都无缘认识,连选举握手都没过,但是不容是非黑白都不分吧?这是我的第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