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c远走高飞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c0928877070/26173487
打印日期:2019/12/06
马泰拉!故意被遗忘的岩洞穴屋
2015/07/20 16:21:46

 


马泰拉!故意被遗忘的岩洞穴屋



 



  歌颂意大利的文章是多如牛毛,没我多加著墨余地。原想浅介几篇就打住。只是距离阿尔贝罗贝洛(Alberobello)不远,也在意大利南方巴西利亚卡塔(Basilicata)首府的马泰拉Matera),那幕幕令人震慑惊愕的影像,再再浮现脑海,发痒的手又蠢蠢欲动,最后还是提笔啦



 



  细数中外懂得选择居所的古人类有中国山顶洞人距今约1.8万年、北京人约50-70万年、海德堡人(欧洲最早人种)约60万年,然而200多万年前,马泰拉人就知道选择居住地了。只可惜,马泰拉人这座拥有久远历史珍贵居所,却被世人及自己国家遗忘了千万年,虽然被唤醒至今不到100年,但唤醒后,却又被折腾了50多年。马泰拉人称这种古老居所为 Sassi萨西意大利语意为「岩壁」。马泰拉 Sassi 散布在格拉维纳(Gravina)河峡沟崖壁,远古马泰拉人就懂得利用谷壁钙质岩石,挖洞凿穴当栖身居所。 Sassi 源于旧石器时代,8 - 13 世纪,一度成为逃难修士匿身之所



 



  1945年,被流放到马泰拉,曾居于Sassi区的意大利作家卡罗列维Carlo Levi),出版基督止步埃波利Cristo si è fermato a Eboli )一书中,对Sassi有两极描述居民苦到极点,石洞美到极致。唤醒意大利政府对 Sassi 住民的重视,1952年,当地政府为了改善岩穴居民生活,花了6年,在 Sassi 区旁另建新城。没想到,搬离的都是有能力,而翻身困难的依旧困在 Sassi 区。更糟的是迁走空出的穴屋,竟被居无定所游民占住了,政府的一番美意,使马泰拉 Sassi 区,顿时成了最不安全的贫民窟,成了铲除不去的毒瘤和人人避不之唯恐及的恶地。



 



  由于 Sassi 岩屋通风不良,水源与卫生条件又差,时时遭受疟疾及传染病肆虐,饥饿与死亡不断上演。千百年前,马泰拉人为了安身立命,利用自然环境,凿壁为屋成就了Sassi区,60多年前,Sassi区也还是个失意人平静匿身的流放地。没料到,政府不够缜密的迁居计划,成了错误政策,Sassi成了人间炼狱, 近代史上也留下罪恶的骂名。



 



  1980年,当地政府再次整顿,辅导居民改建穴屋成旅馆、餐厅、酒吧和各式商店。改头换面后的历史遗迹,总算有了一线生机。1993年,马泰拉因拥有 Sassi古迹,被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曾遭世人唾弃先祖遗留总算出人头地了。受到重视后,马泰拉摆脱赤贫的卷标,摆脱地狱之都的恶名。


 


  现今马泰拉,还拥有 3千多座 Sassi 穴屋,150座洞穴教堂,沿格拉维纳河谷分布在南、北两区2004年,好莱坞电影,在此拍摄基督受难记』,2006年,拍摄基督诞生记,马泰拉的 Sassi 一炮而红,从此不再寂寞,也不再贫穷沦落了。


 


 


 马泰拉!故意被遗忘的岩洞穴屋


 




从新城区往马泰拉古城,马路上一辆设计奇特的广告车。


 


 


古城区与新城区,仅隔一条小街道,位于南部边陲的马泰拉,是座寂静而不招摇的山城。





一路过来,整座城市是静悄悄的,没太多行人。人呢?!才转个弯,看见聚集的人群了,人都集中在旧城Plazza Sedile和Piazza Vittorio Veneto广场,都为了探望 Sassi穴屋群。



马泰拉旧城的 Plazza Sedile 广场,始建于14世纪,当年是个什么都卖的大市集,重要的机构也都集广场周围。


 




经过 Plazza Sedile 广场,走向 Piazza Vittorio Veneto 广场人更多了,几乎都是当地学生或居民,悠闲慢活著,其时两个广场并连,外人很难分不出彼此啦!



旧城区的两座广场,虽然不大,但古今并存,优雅而洁净,缓慢而闲适,是个慢游的好所在。


 




广场路边的小贩并不多,倒是嬉笑怒骂,快乐的学生是一大群。



 Piazza Vittorio Veneto 广场人群最多,因为广场边就是北区 Sasso Barisano  眺望台。


 




Plazza Sedile Piazza Vittorio Veneto 广场,于18世纪,重建成如今模样,广场边建筑是马泰拉的市政厅。



Piazza Vittorio Veneto 广场上,群聚著大、中、小学生奇怪从北走到南天天处处都看见学生。


 




Piazza Vittorio Veneto 广场上,年轻人不少,闲坐聊天的老人有许多,马泰拉居民享受慢步调的乐活。



才从热闹文明的 Piazza Vittorio Veneto 广走几步,就在繁忙现代化的广场,贸然出现与广场很不搭嘎,让游客俯瞰或眺望千年古迹 Sassi 全景的观景台



才从 Piazza Vittorio Veneto 现代热闹离开几步路的广场旁,一座迷你观景台,就将时空瞬间转化,让人一时适应不过来。如此古老奇特的景观,太让人震慑了。此为提供游客Sassi 穴屋全景,这是北边 Sasso Barisano  Sassi穴屋群



 


马泰拉古城 Sassi 穴屋,是沿著格拉维纳峡沟两边的崖壁修筑, 因河流弯转观系,分有2区, 北边为 Sasso Barisano,南边是 Sasso Caveosa。相片所现是北边 Sasso BarisanoSassi穴屋群。


 



耸立在远方最高处是 Matera Duomo 主教堂的钟塔,而Matera Duomo 主教堂正在修建中,被塑料布覆盖住了。位在 Sassi 两区致高点的Matera Duomo 主教堂, 始建于1207年 ,1270年完工。为罗马式建筑,教堂左边的钟塔是马泰古城的最高点。  



 


时间并不充裕,远眺过北边 Sasso Barisano 穴屋群 ,又匆匆往南区的  Sasso Caveosa 穴屋群前进。




 


离开观景台,绕过Piazza Sedile 广场不远处,一座建于13世纪圣佛朗切斯科教堂(Chiesa di San Francesco D'Assisi呈现,该教堂门是18世纪巴洛克样式 ,门中央上方的壁龛上,雕有一尊圣母像,左右两侧则是 St. Francis St. Anthony of Padua雕像。


 



马泰拉的炼狱教堂 Chiesa del Purgatorio)人叫它骷髅教堂』。



炼狱教堂旁的小巷,游客并不多,在这儿才能享受悠闲,但空间够,时间不够,虽然人少还是得来去匆匆。



 炼狱教堂以死亡为主题,大门门柱都雕饰有骷髅、天使和忏悔的灵魂。




炼狱教堂三角山花上也雕饰有骷髅,有些骷髅还戴著统治者和主教的帽子,该教堂以表达死是人人平等。




 


整座炼狱教堂雕饰骷髅为主,似乎有劝世行善,人人死而平等的意味




也许是春天,无论到哪里儿,都能看见意大利春游的大小学童。



 


天天出门到各名胜古迹、博物馆、美术馆都能发现意大利学童的身影。


 


马泰拉古城区,虽然外来的游客不多,但毕竟是意大利,街边依然有不少名牌商店。右手街边是施洗者圣约翰教堂。




 


看过北区Sassi穴屋群,继续往南区 Sasso Caveosa穴屋群前进。陆过矗在街边的施洗者圣约翰教堂St. John the Baptist),别弄错喔!是街边这一幢,前面那一栋是炼狱教堂。




 


快步走入施洗者圣约翰教堂内,教堂中看不出一丝古意,这应该是整修过或新的教堂吧?!不过从外观,门面不新喔!



意大利作家卡罗列维(Carlo Levi,是位医生、画家兼作家,因反对法西斯独裁成为政治犯,


被放逐到马泰拉,出书揭露Sassi住居悲惨的生活, Sassi才引起当局与世人的重视。


 



  


 


穿出大街,走进小巷来到 Palazzo Lanfranchi, 广场,广场旁依然有一座的观景台,这就是南边 Sasso Caveosa 的sassi穴屋区,一样辽阔无际令人震撼。


 


 


 


无论从哪里一区看 Sassi穴屋群,都能见到耸立在远方最高处 Matera Duomo 主教堂的钟塔,只是方位改变,但钟楼模样不变,永远不会远离游客视线。




 


从Palazzo Lanfranchi, 广场旁的观景台,远眺或俯瞰南区 Sasso Caveosa 的sassi穴屋群,令您震慑了吗?!




 


从观景台眺望南区Sasso CaveosaSassi穴屋群,远方山壁一个个洞穴,才是真正古代Sassi洞穴屋,现在已经废弃无人居住,眼前的Sassi穴屋群是近代改良过的。



马特拉的Sassi洞穴建筑分布在古城南、北二区,Sassi薛屋群看似简单,其实巷弄多如蜘网,大小不一,层叠穴屋,人在其中有如走迷宫般。



马泰拉古城,味于南区 Sasso CaveosaSassi穴屋群。



远方山谷崖壁是远古时期的Sassi,眼前Sassi穴屋,是几世纪前挖掘的穴屋,年代相距甚远



 


南、北两处 Sassi ,都扫瞄过后,沿著坎坷石道走往峡谷边区。


 


 


弯弯曲曲的巷道,若拍照一不留神,友伴到底消失在哪里条巷弄,哎!我惊常迷失方向而惊吓。 



走在忽上忽下的坡道,常常会发现令人意想不到的奇特场景。



 


前方乱石堆叠高顶有十字架地方,就是石窟教堂 Madonna de Idris。马泰拉老城原叫Sassi di Matera  Sassi 是岩石之意。凿在岩洞的穴屋,清一色的简单朴实。


 


意大利景点,能有如此稀疏的游客,还真是难得,意大利南部每个城镇,都是这悠闲模样,我爱极了!




从前的 Sassi 没水、没电、没窗户,又与牲畜同住,卫生差,缺乏医药,当年婴儿死亡率有五成。


 


数十多年前,政府的一番善意,却因计画不够周详,成了错误的政策,造成 Sassi居民更大的伤害,幸好及时挽回,造就了如今的马泰拉与居民好日子。



1993年,马泰拉被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谁也没想到,被骂为鬼域的 Sassi,竟能摇身一变,成了意大利的骄傲。



 走在Sassi区中,穿街弄巷,曲曲折折,还很有意思。





别问我Sassi穴屋怎像砖房,告诉您!外表经过修砌,里面还是石灰岩挖掘的洞穴当住区啦!



为了拼观光,多扫些银两,Sassi穴屋区也闢有车道和停车场啦!虽然交通并不方便,但有能力,有时间的人,我鼓励到马泰拉要自助。



街边小贩展示的 Sassi 穴屋模型,请看!沿著崖谷层层迭迭的洞穴,好壮观啊!


 


因为游客少,常常只见摊位,未见贩子,摊子卖的物品也很简单。



宣扬不够,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游客稀少,再过几年会不会也如此?!真希望永远保持现状。



 Sassi只有前面设有小门或小窗,进入里面潮湿而霉味重,谁都无法久待。




纵横交错的巷弄,土黄穴屋,世上独一无二失落的民居,很值得探究。



若看建屋前,有植花种草,表示有人居住。



1952年,已有2万多户Sassi人家迁往新城,而无法迁出只好留在旧城 ,继续跟Sassi穴屋博斗沉沦。50多年后,政府再度改善辅导,将Sassi住居转修成商店、旅馆、餐厅等等,约500户留伫或再迁入经营,才有如今样貌。



马特拉旧城区的Sassi,有古希腊、耶路撒冷、古罗马的历史模样,是世上难觅景观。



Sassi区不小喔!想好好走一圈得花大半天,若想进穴屋还得花钱,不过游客少的区域,偶尔会发现没关门没人看管的空屋,可以溜进去看看啦!




远方山坡洞穴,才是古代真传的 Sassi 穴屋,山坡下就是格拉维纳河切割峡沟。




Sassi 内部采光差,里面就是凿出的山洞嘛!唯一光源就是大门,湿气重,霉味浓,让人无法久待。 




通风不良湿气重,难怪各种传染病会一发不可收拾,Sassi不良的环境,是所有病毒的温床。 



马泰拉2019年,还被选为欧洲文化之都,被疟疾贫穷肆虐的鬼地方,终于获得重生。



从前故意被遗忘的山城,现在成了游人追寻的世外桃源。一个伤痕累累小城,若不是199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到现在可能还在恶名昭彰中。



 电影会找这儿开拍,不是没有原因,这儿很像2000多年前耶路撒冷的模样。前方石窟教堂 Madonna de Idris ,就是拍基督受难记电影,耶稣背著十字架往山上拖行的场景。




 


马泰拉石灰石层厚达350-400公尺,古代地壳变化形成峡谷;及2个天然凹地,当地居民在崖壁与凹地,凿洞供居称之Sassi



有了Sassi居所后,马泰拉人逐渐发展畜牧与农业。



简单的摊贩,卖简单的东西,摊贩的主人不知跑到哪里儿去了?!





马泰拉的 Sassi穴屋,别看它不起眼,也别看它简陋,它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建筑



穿破石灰岩,加个木门,钉个铁窗,就成了遮风避雨,马泰拉的 Sassi穴屋


 





Sassi改建成的餐厅。



别看像似砖头或水泥建筑,只是外表啦!屋内是石灰岩挖洞的室内。



各式各样改建后的 Sassi 穴屋。




一扇失修的旧门,一幢无人居住的 Sassi。



 


马泰拉的石窟民居,挖掘洞穴用大石垒居所,这种住区当地人称为 Sassi,就是洞穴的住屋啦!


 



 


马泰拉石窟民居Sassi,曾被称为地狱之城的地方。


 




 


改成商店后的Sassi穴屋。


 



 



Sassi洞穴屋经过改建布置后的餐厅,还是保存从前人遗留的壁画,虽然已经褪色斑驳,但却是珍贵难得。


 



看过了南边 Sassi穴居区,走回到Chiesa di San Francesco D'Assisi教堂旁的一家洞穴餐厅用餐,一群活泼的小学生也在此用餐。我发现南义居民对东方面孔很好奇,当然比中、北部意大利人客气友善多了



马泰拉那片荒凉的石灰岩崖谷,在漫长的历史中,古罗马、拜占庭、鄂图曼、………,数不清有多少侵略者曾经踏足蹂躏过。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朝代如何更迭,眼前如何兵荒马乱,洞居穴民的马泰拉人,一直守著峡谷 ,看着 Sassi 静默承受著。数十年前,历经几番风雨 Sassi 终于获得光明。如今的马泰拉人不仅更懂得珍惜,更坚持传承这份祖先的遗产,牢牢在祖传的 Sassi穴屋过日子。马泰拉人成了 Sassi 的一部分,Sassi 成了马泰拉人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