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c远走高飞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c0928877070/113088609
打印日期:2019/12/12
土耳其内姆鲁特的人头山
2018/07/08 14:40:55

土耳其内姆鲁特的人头山


   1920年,鄂图曼帝国崩解,比邻各国归还占领土地。1923年,安卡拉(Ankara)成了土耳其新都,战略地位优越的伊斯坦堡(Istanbul)成了废都。


  自1300至1923年,由盛到衰的鄂图曼帝国,吒风云600多年。19世纪末,20世纪初,横扫欧亚的土耳其,由盛往衰。此刻,英、法、俄、……乘机而入,崩东离西鄂图曼帝国,被协约国瓜分了。1920年,英军再度入侵,土耳其革命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屏除战略地位优越的伊斯坦堡,以内陆的安卡拉为革命据点,对外抵御入侵异族,对内推翻封建苏丹帝制。


  短短几年,驱逐了侵略者,恢复国土完整;推翻苏丹帝制,建立土耳其民主共和国。


  1923,安卡拉被钦定为土耳其共和国新都,废掉博斯普鲁斯Bosporus海峡畔的旧都伊斯坦堡,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克成为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有理想有抱负的凯末尔,执政12年间,首先修宪,废除伊斯兰教为国教,凯末尔认为,不拨开宗教束缚,摆脱传统,土耳其无法现代化,必须世俗化,才能全面西化。他用强权与暴力,普及西方教育,使土耳其政治、文化、教育迈向现代化。凯末尔实现了他的理想,也让土耳其走向工业化。土耳其人赞称凯末尔为土耳其国父』他当之无愧。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克中的阿塔图尔克土耳其语意为土耳其之父』。土耳其伊斯坦堡阿塔图克(Atatürk国际机场,就是以他名字命名。土耳其全境,凯末尔的画像,无所不在,这位全民偶像的国父,备受爱戴崇拜的程度,让外人难以想象,近乎疯狂没有凯末尔就没有如今的土耳其。


  旅人都知道,安卡拉旅游价值不高,可去可不去。只是,过门而不入一国之都,又有些缺憾。其实,安卡拉是个转运站,要往安纳托利亚(Anatolia)中部的番红花城(Safranbolu,去马拉提亚(Malatya尼姆鲁特的人头山 (Nemrut Dagi)安卡拉是最方便的中继站。


  参观过安纳托利亚博物馆(Anatolian Civilization Museum,赶搭2350红眼班机。飞抵马拉提亚,已是次日凌晨2点。接近中午,2辆休旅车在旅店等著,是要接往尼姆鲁特人头山。


  内姆鲁特人头山于1987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公元前80年,米迪雅特一世(Mithridate I) 利用亚历山大大帝死后,分裂出帝国之一赛琉古(Seleucid)王国,正处动荡内忧,又遭逢马帝国入侵之际米迪雅特一趁机立国成立了科马吉尼王国(Commagene)。米迪雅特一世逝世后,他的儿子安提奥克一世(Antiochus I)继位。安提奥克国王为提高身分,神化自己,自说是希腊众神之一,要与宙斯(Zeus)、阿波罗(Apollo)、提喀(Tyche)海力克斯(Heracles)诸神齐名并列。


  安提奥克国王,开始在海拔2134公尺,内姆鲁特山顶修建神殿,雕刻希腊神像和自己墓穴。其实,当年安提奥克国王的父亲,心中也认定自己跟希腊神明有渊源有关系。他儿子安提奥克国王上位后,更夸张认定自己就是希腊众神之一,开始建庙、修墓、雕众神像,除了希腊神话中的诸神像外,也雕了自己石像齐放希腊各神列中。从此这尊尊神像,围绕护卫著,身后安提奥克一世为自己修筑的锥形碎石陵墓。


  不久,势单力薄的科马吉尼王国灭亡,尼姆鲁特山顶的神殿、陵墓和神像从此被遗忘了。2000多年间,历经一次次大小地震,神殿灭毁,昂傲端坐石台9-7公尺高的神像,也经不起摧残,尊尊巨头被震落断裂而散落一地。这巨头群,跌立地面,突兀像自地表长出来的人头田。


  安提奥克一世去世于公元前34年,长眠在自己安顿好内姆鲁特山顶的陵墓内。早料到,国小兵弱,败亡迟早。正如他所料,不久,国破了,家毁了,人民远离了,唯独自己能不受敌友惊扰,安稳沉睡在自选的内姆鲁特山顶2000多年。她寂寞吗?不在他长眠山麓下,有条蜿蜒绵长的幼发拉底 (Euphrates) 河,忠实回绕陪伴他,不止尽为他吟唱解忧;春花、夏草、秋叶、冬雪循序拜访,为他细数岁月。


  国王!您虽然被遗忘了 2000多年,但,您应该不曾寂寞过吧!1881年,您被发现了,1953年,您被考古工作者唤醒了,但愿,从此您能习惯人来人往的探望与干扰!



 土耳其内姆鲁特的人头山


 


1881年,一位德国工程师,在尼姆鲁特山顶,发现了栽在高原上的一群人头。1953年,开始了考古工作。1987年,这座人头山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也是世界八大奇景之一。



这头像就是自称落入凡间,也是希腊神话中,众神之一的安提奥克一世国王(Antiochus I)。



首都安卡拉(Ankara)市中心的土耳其国民议会。



经过安检后,进入土耳其人心目中的国父,凯末尔陵寝纪念馆Ataturk Mausoleum)。沿途,经过精心打理,偌大草坪与葱茏林木。



入口前,一处休憩凉亭,悬挂著一幅凯末尔巨型画像。凯末尔陵寝纪念馆占地 750,000 平方公尺,分成两大区,一为和平公园区(PEACE PARK另一为陵墓区MONUMENT BLOCK)。陵墓区再分成三区:狮子大道(Lion Road)、庆典广场(Ceremony Area)及陵寝(Mausoleum)。



1923年凯末尔立都安卡拉(Ankara),他毫不留念,挥别了伊斯坦堡及贪腐的鄂图曼帝国。在安卡拉重启土耳其民主共和国,安卡拉原是山区小镇,立都后成了土耳其第二大城。19381110日凯末尔病逝伊斯坦堡新皇宫朵玛巴切宫),遗体运回安卡拉,暂厝于安卡拉人类学博物馆大厅。1944年,开始陵寝修建,1953凯末尔死后15年,安卡拉市区詹卡亚(Cankaya)山丘上的陵寝完工了,凯末尔总算能长眠于这座宏伟的陵寝纪念馆



凯末尔陵寝纪念馆,主建筑荣耀大厅(The hallL of   honour),凯末尔陵寝置于其中。



拍照时,突然听到乐声响起,所有群众和学生迅速放下手边工作,收拾笑容,停止走动,人人面向凯末尔陵寝的荣耀大厅,立正致敬,我一阵错愕,身旁学生眨眼示意,要我暂停拍照,学著他们立正不出声。乐声结束,人人重回嬉闹,原来刚刚的乐声是土耳其国歌,场内土耳其民众,这种自动自发的爱国行为,及对凯末尔的崇敬很让人动容。




简洁肃穆的荣耀大厅内,土耳其的民族英雄凯末尔石棺在此建筑中,凯末尔遗体并不在石棺中,而是在地下室



凯末尔陵寝内,宽敞明亮而不繁复。凯末尔让土耳其从帝制改变成民主,土耳其人心中的民族救星,但,他主政期间,靠军人把持国家,以强权和独裁治里国。



拾阶登上位在中心区的荣耀大厅,面向广场,左边有座自由塔(Hurriyet Kulesi),右边有座独立塔(Istiklal Kulesi),右边是狮子大道。



从偌大建筑广场上,眺望荣耀大厅雄伟的外观。



荣耀大厅前,磁砖铺设的庆典广场Ceremony Area)。凯末尔陵寝纪念馆建筑群,混搭希腊、古西台、拜占庭、回教与现代的各元素,陵寝建筑,黄色一,结构对称。



荣耀大厅望向庆典广场大得令人惊叹,四周是列柱回廊,广场地面,铺有土耳其地毯花纹的磁砖,极富伊斯兰风味



小学生聚集在庆典广场上,准备向荣耀大厅凯末尔陵寝致敬土耳其不论大人小孩,都把凯末尔当偶像,又敬又爱。



独立塔回廊有条宽敞通道,就是石狮大道( Lion Road,由24只狮子在两侧守著大道。



集合在庆典广场准备向凯末尔致敬的中学生们。前方的梁柱廊道,是俯瞰安卡拉市容最佳处。



狮子大道两侧,由24石狮子护卫,这些狮子模样取于西台帝国时期。西台帝国狮子是象征权势与力量,这条石狮大道长262公尺,地面铺有白色大石块。



这条笔直神秘狮子大道两侧的24只石狮子,也象征著突厥民族的团结与统一。



凯末尔曾在詹卡亚(Cankaya)居住多年,所以陵寝建在安卡拉詹卡亚小丘,听说从安卡拉市区任何角度,都能看见凯末尔陵寝纪念馆的建筑。



自由塔里陈列凯末尔丧礼所有照片,陵寝纪念馆建筑等信息,卫兵从狮子大道经过独立塔,再经过凯末尔陵寝的荣耀大厅,最后在自由塔前交接



整点在自由塔前,举行卫兵交接,不知是天热还是军纪松散,每位卫兵步伐是一人一个样,里里啦啦的,很搞笑。



凯末尔陵寝纪念馆卫兵交接仪式。



听说卫兵交接出状况是经常,有人当它是场搞笑的交接仪式。



自由塔前,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岗卫兵。



无论男女,他们喜欢和有东方面孔的游人拍照,游客找他们合照几乎不会被拒绝。这群拍毕业照的学生,到底是大学生还是高中生没人猜得出。这群学生对凯末尔爱戴之深令人难以想象,无论大小学生毕业时都会集体,到该陵寝缅怀凯末尔。



前往安纳托利亚文明博物馆Anatolian Civilzation Museum),路经安卡拉闹区,一尊土耳其国父凯末尔,马背上的英姿矗立



位在秋坡上的安纳托利亚文明博物馆,始建于1921年,博物馆原建筑为 15世纪的市集,火灾后重新整修,成为现今的安纳托利亚文明博物馆,1997年,获欧洲最佳博物馆美誉。



安纳托利亚文明博物馆馆藏,以西台时期文物为最多。西台Hittite)位于小亚细亚的安纳托利亚,如今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西部的一个古国。



安纳托利亚文明博物馆一楼展厅,各厅以年代划分展品。



骑坐在豹上的大地之母胸部巨大,两腿间有个出生婴儿,象征丰满健康的妇女,能有众多子孙,无止息延续家园。



农神雕像,弗里吉亚时期的大地之母。此年代的大地之母,已懂得穿衣遮身。雕像手上瓜果,也显示懂得农耕,大地之母此客成了农神,希腊神话中的阿提米斯(Artemis),就是该妇女农神



古代,一家人各司其职生活的璧面浮雕



博物馆内一室,全展示璧面浮雕,这些浮雕,古代都刻在皇宫外墙上。



璧面浮雕有文有武有居家生活有骑兵出征、有花草树木……。



参观的游客寥寥无几,到安卡拉的旅人,大部分是洽公办事,安卡拉虽然贵为首都,但,旅游资源欠缺,吸引不了太多游客。



参观的游客稀少,我们也不是刻意到安卡拉一游,而因要从安卡拉搭机飞往马拉提亚(Malatya,到神奇的人头山 (Nemrut Dagi)。



安纳托利亚文明博物馆简略介绍一楼展厅以年代排列,最丰富收藏为西台帝国。地下室则为希腊罗马时期的收藏。


旧石器时代Palaeolitic 公元前 10000000~110000)。最早穴居在安那托利亚高原的人类。


新石器时代 (Neolithic 公元前 11000~5500 )有村落定居概念,懂得利用器具种植,眷养牲畜。


青铜时期Bronze 公元前 3000~1200


亚述时期Assyrian Trade Colinies 公元前 1950~1750两河流域亚述人,来到到小亚细亚的安纳托利亚建国,开始有了楔形文字。


西台时期Hittite 公元前 1400~700)


西台人推翻亚述帝国,成立西台帝国,该时期的文物丰富,该馆藏以西台时期文物为最大宗。



往人头山中途,在人烟稀少山窪中,一家庭式小餐厅,突然出现一大票长像相异的人到来,孩子们错愕又好奇。平时少有游客到此僻远的餐厅,大人们也开心极了,大人忙上忙下,3个小孩躲在门后椅背,探头探脑,把我们当怪物。



山中饭店,一堆东方面孔齐聚,孩童惊惊愕愕,怯怯帮忙送菜,频频偷窥偷望,跟他们不一样的我们。要孩童拍照,他们羞涩立刻躲开,不是不愿意,是胆怯害羞,一旁家长鼓励,他们终于展开笑容让我们拍。



人头山途中,午餐餐馆老板2个害羞土耳其男孩,眼睛深邃,双眉浓密,另一位女孩,一直摀著脸,不愿面对镜头和我们。



往人头山要经过一段曲折迂回,长长的攀山道路。



要到尼姆鲁特人头山交通极为不便,游客必须得自己想办法租车。



人头山沿途,人烟稀少,唯有苍翠的山景与寂静的公路陪伴。



一路是曲曲折折的山路,一路上看不到任何车辆。



曲曲折折好长的一段路后,抵达人头山的入口,包含人头山,这整座山区,已定名为尼姆鲁特人头山国家公园(Nemrut Dagi National Park),游客此得换该公园的车或徒步上内姆鲁特山顶的人头山。



公园派的车子,正往海拔2134公尺,内姆鲁特人头山 (Nemrut Dagi)顶攀登,没铺柏油,坑坑窪窪的山路,很是颠簸。



几番迂回曲折后,终抵海拔2134公尺内姆鲁特山顶,仰望触手可及的云朵,俯瞰刚刚走过的崎岖山路。



虽然到了山顶,但,还有一条长长极难走的碎石路等著攀爬。路虽难走,但,清新的空气,稀少的人烟,自古未变的景色呈现眼前,让人身心舒畅。



车沿著蜿蜒泥路滑行,缓缓登上内姆鲁特山山巅。



内姆鲁特山在托鲁斯山脉(Taurus Mountain东南边,想到此一游的旅人,可从附近的阿德亚曼(Adiyaman)或马拉提亚(Malatya)到此,我们是从马拉提亚过来的



登山车子不大,先抵达下车,车再回头载其它游人,从山顶望下,车盘旋在一连串90度大转弯群峰中。



东侧平台前,只见重峦叠嶂,神殿早已不见踪迹。



难得让自己高高在上,在海拔2134公尺,内姆鲁特山东侧平台吹冷风看人头。



转身就是东侧平台的人头群、人头群后,是这群人头的基座,神像基座后的锥形碎石堆,就是特安提奥克一世国王(Antiochus I)的陵墓。



走过陡俏的碎石路,到达东侧平台,一个个人头种在泥地似的,奇妙的尼姆鲁特人头山。  



内姆鲁特人头山东侧的石像群,最前方是希腊神话中的诸神头像,头像后是众神身子与座椅,最后方碎石堆,就是安提奥克一世墓丘。该石像群被发现于1881年,因散落一地巨大人头而扬名。经过2000多年大小地震,头像跌落地面,只剩身子端座石椅。经考古学者整理将断头对号入座,归位石座前方。



无法照出全景,这张一张相片组合,叫出石像名号。由右向左看看他们是谁,就从这张的守卫狮子和老虎开始。





这是东侧石像群,由右向左,最右第一尊是守卫狮子。



第二是老鹰,狮子和老鹰都是守护神。



第三尊是大力士海克力斯(Heracles)。



靠左就是自认是希腊神的安提奥克一世国王自己(Antiochus),后方碎石墓穴就是他的陵墓,人头山神殿、陵墓、石像都是他一手筹画修建。



下一张相片,右边第二尊是跌断下巴,风流倜傥的宙斯(Zeus),第一尊为安提奥克国王。



第三尊是一脸斑驳的提喀女神(Tyche)



最左这位是跌断鼻梁的大帅哥阿波罗(Apollo)。



从右向左,分别为提喀女神、阿波罗和老鹰的石像。



别再挖掘打扰众神了,让幼发拉底河陪著诸神与国王,静静在此安息。



尼姆鲁特山顶散落一地的石雕头像,虽然神殿不见了,头像七零八落,栽立地面,但,依然能看出,当年修建神殿、神像与陵墓之艰辛,至今,没人知道,碎石陵墓下埋藏了些什么秘密。



碑文记载,国王安提奥克国王去世前,曾说要葬在与世隔绝的高山,心愿终于达成。图中头象是海克力斯和安提奥克国王。



午后,强烈阳光,让一群上山游玩的孩童也有些吃不消。



东侧平台上的狮子和老鹰。



这是谁!猜到了吗



又是谁



东侧平台上的帅哥,谁猜中了吗



这是内姆鲁特山东侧平台,早上太阳从这里升起。



通往东西侧平台的木栈道。看过东侧平台的人头,自此木栈道往西侧平台,看另一落地人头。



西侧平台上守卫的老鹰。



西侧平台,另一组跌落地面的人像,一尊尊巨头雕像,沿著碎石斜坡散落。



西平台由左而右,海克力斯、提喀女神、安提奥克国王、宙斯和老鹰。



坎坷难行的西平台,登上高处,可远眺幼发拉底 (Euphrates) 河的上游。



西平台上帅气十足的阿波罗。



西侧平台上的海克力斯巨大头像。



西平台上安提奥克一世国王。



西平台上的风流宙斯。



西平台上的提喀女神。



倒栽在地面的海克力斯与安提奥克国王头像。



海克力斯与安提奥克国王,土耳其星巴克国家杯以此画面,印制在杯面。



土耳其购买的星巴克杯子,画面是不是和上张照片相似,安提奥克国王和海克力斯人头像。



这只星巴克国家杯的另一面是卡帕多奇亚的热气球。



经过2000多年的风霜雪雨,阿波罗依然帅气十足。



守卫老鹰与希腊神话故事中的阿波罗。



老鹰在西侧平台上守卫著安提奥克国王陵墓。



狮子与断了头的老鹰,在西平台上,在碎石墓穴旁。



一个个巨大石雕人头,跌落在海拔1234公尺群山陡璧高原上,造成千古奇妙绝景,静静的人头,就这样在高原上过了2000多年



错落在西平台的雕像,太阳从此落下。



左边石像就是自认是神的安提奥克国王。



西侧平台的几片石刻人像。



西侧平台落难的提喀女神和安提奥克国王,后方是国王墓穴。原在东西两侧修建有神殿,祭神、敬天、礼拜君王,两千年,历经多次地震,神庙早已灭毁,



东侧平台地面,整齐排放头像,后是尊尊头像的基座,安提奥克一世国王高约9公尺,其余神像高约7公尺,都比好胜的国王矮小,这些神像原本好端端坐在自己座位上,哪里知,一次次地震,让神像身首分离,头栽在地上,剩下身子牢坐石椅上,石椅后碎石堆垒的陵墓,原高50公尺,不知是因风吹雨打,还是墓被盗过,陵墓比从前矮了许多。碎石堆的下面,到底是不是安提奥克国王的陵墓,至今还不得而知,考古人员不敢随意挖掘,唯恐破坏金字塔状结构,再则,椎形碎石堆砌,挖了即塌,难度颇高。



这是谁!阿的头像若不是 1881 年,一位德国工程师为了修建铁路测量时发现,该遗址就会被彻底遗忘。1987年,内姆鲁特人头山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内姆鲁特山虽然已成国家公园,但,依然寂寂清清的,依然不改这块土地的神秘与诡谲。庄严肃穆的巨大石像群,不屈不饶,矗立山头2000多年了。我猜,他们还会继续守护这里过去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