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一亩桑田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abc1288/127708894
打印日期:2020/01/18
那天他在街头游荡
2019/06/24 14:21:51

    那天他在街头游荡


  那天近午,阿田在桃园车站买了一个八十元台币的台铁便当,找个位置坐下,边吃便当边看人来人往。突然发现一浪人状甚怪异,他手持钢杯在饮水机前加水,用筷子在钢杯内搅动,不时以筷子沾口,慢慢走到放在墙边的单车,单车前两个背包,并从一背包里拿出一包内装白色粉末的塑料袋,将白粉倒出少许于钢杯内,又走到饮水机处装水,并用筷子揽拌之,然后慢慢的啜饮。


  阿田的视线被一位穿白短裤著短袖黑上衣赤足夹脚拖的美少女吸住了,紧跟美少女身后的竟是一位著土黄色袈裟的女尼,然后是一位著一套深色西服的仕绅,不久又来一位著僧服的比丘。阿田慢条斯理的吃著便当,眼前又浮现一衣衫褴褛状甚哀凄的妇人,和那位有意无意敞开事业线笑容可掬划手机的性感女郎恰成鲜明对比。


  半小时后阿田走出车站,沿中正路右转中山路,连中山东路,来到曾住宿过的「君悦长虹酒店」(Hotel-Honest&Warm),然后走回头路,绕道中正路七七巷五号「桃园七七艺文町」,参观充满日式气息的警察宿舍,这片具历史意涵的「艺文町」,现已成为人气美拍和美少女体验日式浴衣走拍的打卡点,阿田也随手以手机捕捉不少镜头。


  回到车站旁的百货公司,阿田遍寻不著金石堂书店,只好坐在树荫下的圆形石椅上小憩,左右两边的年轻男女讲著让阿田听不懂的语言,阿田猛然发现这地方的外劳不少。一位穿制服约五十开外的保全,和一位神采奕奕的老妪对话,让阿田觉得有趣。保全说,台湾八成的老板都苛待员工,还问老妪你是日据时代出生的吧?老妪以标准台语回应,正是,我已九十岁了。她对自己年届九旬还能一个人出来趴趴走,状甚得意。老妪身著轻便淡色唐装,足穿白袜黑布鞋,银发发髻罩上黑裯网,揹著时髦蓝色背包,坐上七零九号公车要到桃园机场。另一对自称住洛杉矶的华裔美人夫妇,也适时加入保全和老妪的谈话阵营,大谈他们的旅台见闻,还好褒多于贬,他俩也拖著两个大型行李箱挤上公车了。阿田对这七零九号公车印象深刻,因为他也曾来回坐了两趟。


  阿田于午后十五时再度走回车站候车室,在便利商店买了一份苹果日报和一杯美式咖啡,坐在座椅上,一边喝著咖啡,一边看着报纸,这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的报纸头版尽是韩国瑜发表声明参加蓝营总统初选的消息。阿田对台湾的选举已感厌烦,他不屑的口中念念有辞:「台湾选举数十年,选出新贵享特权;政党恶斗无解方,国力衰退百姓哀。」阿田也很想转个念,譬如把选举看成办嘉年华,可是太难了。


  随兴翻阅了报纸后,阿田闭目养神数分钟,睁开眼睛又发现那位流浪汉,这浪人又演出中午同样的戏码,阿田若无其事的趋近一看,确认钢杯内装的白粉应是奶粉,原来浪人以奶粉冲热开水充饥,阿田一时涌起一丝怜悯之心。没多久,那浪人慢慢走向单车处,这时单车倾倒了,浪人破口大骂王八蛋,连骂好几遍,声音好大,还夹杂其它不雅粗话,用的是华语,骂够了就牵著车走出车站。阿田看这浪人,长得还算体面,著深蓝色牛仔裤,一件旧白色衬衫,一件灰色薄外套,头戴黑色鸭舌帽,足踏蓝拖鞋。阿田没闲工夫再跟踪他,心想这流浪汉几乎以车站为家了。


  车站候车室一角的手机充电站,几乎演出铁公鸡,三男一女有所争执,女人说那男人太霸道,不排队充电还施暴,令女人的老公和朋友很火大,想要痛扁该男生,这男生后来道歉了,仍得不到谅解,幸有一位年轻警察当和事佬,圆满收场。阿田在一旁观望,还被警察问了一句,有事吗?他摸摸鼻子摇摇头,不好意思的走开了。


  此时,已逾下午十六时了,旅伴适时出现,赶紧买了两张自强号车票,他们还得回府城呢!(2019.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