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T2000 的网志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YST2000/6255494
打印日期:2019/11/21
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和中国大陆最高权力的政争(上)
2012/03/25 00:01:17

台海两岸最近都有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它们是台湾的「美牛事件」和大陆的「薄熙来事件」。它们之间唯一的相似处是都牵涉一个闪亮的政治明星,马英九和“大陆的马英九”。


其实把薄熙来说成是“大陆的马英九”对薄熙来而言是不公平的,虽然二人都外表英俊,但是薄熙来的聪明、才智、魄力、干练和政治手腕都远在马英九之上。


如果一定要拿一位台湾的政治人物来比拟薄熙来,那么宋楚瑜是一个更恰当的选择。薄宋二人都是高干子弟,都英俊潇洒,都恃才而傲,都有口才,都深深了解媒体,都有中心思想,都有燃烧的政治热情,都有强烈的企图心,都有行政手段,都有亮丽的政绩,都有民意支持,都不服中央,都被中央整,下场恐怕也都非常类似。


「美牛事件」是一个相对而言很简单的事件,只因为马英九的无能把这个简单的经济事件演变成复杂的政治事件。
「薄熙来事件」是一个相对而言非常复杂的事件,只因为薄熙来太能干把这个非常复杂的经济和政治事件上升到了动摇大陆最高统制阶层权力结构的层级,不但震惊整个大陆,也惊动了世界。


「美牛事件」再怎么闹也是茶壶里的风暴,「薄熙来事件」则影响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九人小组的组成分子和中国大陆未来施政的方向,这就兹事体大了,全球瞩目。


今天YST就来谈谈「薄熙来事件」。


(一)从什么样的角度看「薄熙来事件」?


薄熙来早在二十年前做大连市长和十年前做商业部长的时候就引人瞩目,因为他风度翩翩又能言善道非常不同于一般的共产党官员。但是真正震动世界政坛是今年二月六日,薄熙来的属下王立军投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保护,重庆和中央所属的武警单位派出大量(据说有七十多辆,照片上看非常壮观)装甲车辆包围了美国领事馆和美国进行交涉。第二天王立军在中央大员的陪同下走出领事馆,然后解送到北京。


王立军是薄熙来的左右手、重庆市警察局长兼副市长,是薄熙来打黑运动最得力的助手,据说武功了得,一生出生入死,是全国闻名的打黑英雄。由于薄王关系密切,王立军投奔美国领事馆的原因就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有说是薄王反目,有说是薄王联手要胁中央,有说是中央压迫王立军演出这一幕把薄熙来拖下水就不能入政治局常委,再加上没有人知道王立军交给美国领事馆的机密资料是甚么,于是各种流言都出来了,制造更多的八卦新闻。


YST一直非常犹疑不决,该不该谈论「薄熙来事件」,原因是「薄熙来事件」的主调已经变成「阴谋论」,而YST不是大陆人,也不是“消息灵通人士”,因此没有什么著力点,不愿意跟随大众去臆测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更不愿意去评论中共高层人物的个人腐败问题。YST认为这些八卦也许可以吸引大量读者,有娱乐价值,但都不是核心问题,没有论述价值。


YST决定把重点放在大陆的民生问题和国家未来发展的方向。
如果是从上面这个角度来看「薄熙来事件」,那么YST非常认同薄熙来和他的「重庆模式」。


(二)薄熙来这个人


薄熙来是个非常有魅力的政治家,这不仅仅是外貌可以获得的。YST最喜欢薄熙来的谈吐,直率、活泼、幽默、生动、有趣、有内容、而且神采飞扬。


YST认为薄熙来是目前大陆政坛最有智能和最有才干的领导人,非常像台湾的宋楚瑜,幽默和风趣甚至还好一点点。


面对薄熙来,中共政治局的九人小组显得弱智;
面对宋楚瑜,台湾府院的一大票人也显得弱智。


薄宋都是鹤立鸡群,因此在官场也都非常孤独和遭忌。


中共的九人小组不敢让薄熙来进入政治局常委;
国民党集团也不敢让宋楚瑜进入最高权力圈子;
中共的九人小组也不敢让宋楚瑜做湖南省长,这是有趣的交叉比对。


想想看,堂堂大国,拥有二十二个省,却容不下宋楚瑜做一个省的二把手,这个九人小组能有多大的器量和出息?


共产党的领导人一般来说给人非常刻板的印象,扑克牌的脸、公式一般的刻板讲话、文宣式的念稿演说,连拍手都是制式的。但是薄熙来完全脱离这种现象,他为什么能做到呢?


YST认为薄熙来能够与众不同,因为他有坚定、清晰和具体的中心思想而且充满热诚。
薄熙来和宋楚瑜都可以随时在记者面前不看稿子侃侃而谈,随时可以讲故事,随口可以举出生动有趣的例子。由于他们的政治理念和中心思想已经融入政治活动,浑然一体,所以可以随心所欲。


薄熙来的治国理念已经形成融会贯通的中心思想深深存在他的脑中,所以很自然地就从他的谈话和肢体语言中流露出来。不要小看「融会贯通」这四个字,只有把中心思想完全融会贯通后才能在谈话的时候轻松自信,才能在应对的时候随机应变和妙语如珠,才能在施政的时候拿出不离开原则而又千变万化的办法。这一点温家宝做不到,胡锦涛就差得更远了。


上面「融会贯通的中心思想」是一个政治家非常重要的质量,我们会用不同的例子来说明。


(三)薄熙来的经济政策


由于薄熙来「打黑唱红」,台湾人(包括一部分大陆人)把薄熙来看成是把中国推回毛时代的极左人物,温家宝更公然用「避免文革灾难」这个理由解除了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并布局进行下一步的政治清洗活动,这是非常错误的,完全不能服人。


薄熙来的经济政策走的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这和胡温政府的路线并没有任何违背,唯一的差异是他的市政治理成效,不论是大连还是重庆,效果远比其它地方成功。我们用实际例子来印证。


薄熙来的治国理念外表看似用了强烈的政治手段,其实是以经济为主体和最终目的。


薄熙来在大连市长任内是第一个提出「城市形象工程」的人。这个看似粉饰表面的政客操作其实有经济上的实际效果。薄熙来说“我认为城市建设基本上是一个经济问题,而非所谓形象工程或面子工程”。薄熙来认为中国了解并做了很多农村改革但并不了解城市也需要改革,这对企业的发展不利。其实城市不仅是企业的载体,同时也是招商引资的依托。一个城市的形象好了,不仅可以使国家政府在土地转让的时候获得更大的收益,也可以使企业以平等身份和国际企业对话谈判。


上面这个观念看似平淡无奇,其实非常深入,但是为什么以前的政客都想不到呢?
因为薄熙来对商业行为是观察入微的,已经进入心理层次,比其它人高出不止一个等级。


有理念还需要有方法,薄熙来在美化大连市上进行绿化和广场,于是草地多和广场多成为大连最被人称道的景观。大连市到处有大片草坪和大大小小八十多个广场,绿化面积达到41%,是全国城市绝无仅有的。
这个“浪费”土地的景观给大连带来什么呢?
答案是:大连的竞争力逐年上升,土地价值在十年内增高十倍,远远超出它的投资,并且赢得东北地区唯一获得世界卫生城市的称号。想想看,这对招商引资产生多大的吸引力?


(四)薄熙来的「重庆模式」


2007年,薄熙来被中央政府下放到重庆市做一把手(市委书记),这是明升暗降,国务院放出话薄熙来的政治生涯就到此为止了,也就是说,进入政治局常委已不可能。


薄熙来这个时候的处境有点像宋楚瑜被李登辉赶到台中去做台湾省主席,远离政治核心的台北。李登辉认为一个外省人做地方父母官是干不出名堂的,宋楚瑜的政治生涯就到此为止。


薄熙来和宋楚瑜都是有强烈企图心的人,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他们都在地方官的任上干出一番天地和大事业并且惊动京师。这是他们二人的相似之处,共同点是得民心。薄宋的另一个共同点是得民心者未必得天下,即使是在有选举制度的台湾也不行。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选战最重要的力量来自组织和财力而非民意。


薄熙来面对的工作远比宋楚瑜困难。重庆市面积八万两千四百平方公里、人口三千万,分别是台湾的二点三倍与一点三倍,事实上是一个小省(大陆标准),而且是地形复杂、生活穷困、多民族、多语言的复杂小省。重庆市和陕西、湖北、湖南、贵州、四川五个省接壤,幅员之大和人口之众都不是台湾人记忆中的国民政府的陪都。


薄熙来到了重庆不改其志,把大连的经验搬到重庆,但是他知道这远远不够,重庆比大连复杂和困难太多了。


薄熙来是善于动脑筋和运用方法的,他注重实际效果,就是英文中说的pragmatic,这是为政者非常重要的特质。薄熙来实事求是的精神(pramatism)表现在他在任上首先做的事,那就是为重庆定位。


薄熙来把重庆定位为「内陆改革开放的高地」。


看到没有?薄熙来的政治路线强调的是改革开放,不是保守封闭的文化大革命。温家宝胡乱扣帽子、自由心证加罪薄熙来是非常丑陋和黑心的政治斗争。


薄熙来这个重庆定位是非常抽象的,令手下不知所措。但是YST认为这个定位非常高明,因为把方向确定了,却把高度放到有无限想象的空间来激励手下动脑筋。这就是领导(leadership)!


薄熙来没有等待,不久就提出「五个重庆」把重庆定位中的“高地”清楚地刻画出来,它们是:宜居重庆、畅通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和健康重庆。


看到没有?薄熙来的施政全部围绕和聚焦在民生问题,非常明确地表达经济是主轴。


薄熙来的「五个重庆」要解决的问题都是中国大陆每一个大城市都亟待解决却一直未能解决的大问题,它们牵涉到最令大陆人诟病的住房问题、交通问题、环境问题和治安问题。


宜居重庆就要让人民买得起房子,薄熙来从改造旧城开始着手,在3~5年内投入一千亿人民币全面改造旧城,同时也拆除了所有的危楼。


畅通重庆就要建设交通,这不但有利招商,也有利平民大众的日常工作。


森林重庆就是大量种树,而且是种漂亮的好树。
薄熙来说:“对一个城市来说如何做到「以人为本」和「立足长远」?我看就是要种树,而且要多种、早种,现在就要组织千军万马上山种树”。
薄熙来又说:“不要小看种树,树长得漂亮、干净,城市就显得有精神。要选择优良的树种譬如银杏、水杉、香樟等”。


平安重庆就要打黑,这可不是小事,更不是轻松的工作。四川的黑社会是非常有组织的,而且历史悠久。YST记得以前的重庆市委书记打黑都不成功,但是薄熙来却成功了,当然是动用了非常手段,这是对的。


健康重庆就要做到环保和健保,这又是一项大工程,是中国大陆所有城市都未能解决的大问题,但是薄熙来做到了。


不到五年的时间,重庆市焕然一新,成效斐然。


重庆政府修建大量住宅,成功打压建筑商的暴利,使升斗小民,譬如出租车司机,都可以买到房子,有了安居才能乐业。


重庆市的高级公路增加了七千公里,高速公路增加两千公里。重庆四十多个县和区,除了最远的城口县,其它所有的县区全部实现了四小时到达主城区。想想看,重庆八万多平方公里的面积,重庆的主城区位于最南端,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重庆市的森林覆盖率高速成长,预计十年内完成造林一千一百万亩。


重庆市的治安更是令人称道,基本上抢劫、收保护费等事故根本绝迹。


在「五个重庆」的建设下,重庆市的经济突飞猛进,人民生活水平显著地提高,GDP平均每年增长10.2%,经济成长连续三年在全国前三名,2011年跃居全国第一。


重庆市的高速经济成长不是靠借贷造成的,重庆市政府的负债是GDP的20%,在地方政府中属于偏低的。


想想看,胡温政府头痛的各种内政问题重庆市基本上都解决了,这就是「重庆模式」。


不过这么一来,坐镇中央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反而不高兴了,就像坐镇台北的李登辉不高兴在台中干得红红火火的宋楚瑜。这就是政治。


北京的胡锦涛和温家宝要除掉薄熙来,就像台北的李登辉要除掉宋楚瑜。


(五)「重庆模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重庆模式」绝不是毛泽东式的作法,强调土法上马、一切公有、吃大锅饭。
「重庆模式」是国营企业、私有企业和外国企业全部并进,它们各有各的角色和作用。


薄熙来在发展重庆经济的时候是多头并进的,大力引进外资企业,譬如知名的惠普,同时也扩张民族企业和发展国营企业,这其中国营企业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关键和不可取代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重庆市崎岖多山,建造公路成本高但是使用的密度低,这种高投资和低回报的工作私人企业是不肯干的,是国营企业挑起这个非常重要的建设担子。


重庆的国营企业除了缴纳税金,利润的30%还要上缴财政局,如果上市,10%要用作社会安全保障,这种要求私人企业不可能答应。


重庆的国营企业在稳定物价、稳定交通、稳定能源上作出贡献,每年无偿让利30亿,私人企业根本不可能办到。


YST认为能源、矿产、水电、交通、通讯等基本民生工业必须国营,避免寡头柯断,更不能让外国柯断。「重庆模式」做得非常好,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六)贫富差距的问题


2005年五月,宋楚瑜来到中国大陆进行「搭桥之旅」并且在北京清华大学发表演说。宋楚瑜是个非常务实的人,他的演说主要传达两岸的感情、政治使命和台湾经验,其中就特别提到贫富差距的问题。


宋楚瑜说,创造台湾经济奇迹的经验是同时维持「一高两低」。「一高」是高经济成长;「两低」是低通货膨胀和低失业率。最后政府通过税制和教育让穷人有翻身的机会,达到均富。然后宋楚瑜就用一连串的数字说明。


宋楚瑜指出在蒋经国先生执政台湾十六年当中(1972~1988),台湾每一个国民所得从482美元成长到5829美元,成长11倍。但是台湾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家庭所得最高的1/5和最低的1/5一直维持在四到五倍以下。


宋楚瑜强调台湾经济奇迹真正的意义不是在于「富」,而是在于「均富」。YST认为宋楚瑜的说话是柔性的和善意的暗示,当年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现在需要适度的检讨和修正了。可惜的是,宋楚瑜的建言胡温政府显然没有听进去。


今天大陆贫富差距之大令人咋舌,而且还在不断地扩大,是所有问题中最严重、也最危险的问题,基本上已经威胁到中共政权的生存,必须尽快解决否则肯定会出大事。


薄熙来非常了解贫富差距对国家带来的灾害,他有两句话特别具有深意:
薄熙来说,“三个差距,特别是贫富差距拉大,会导致人心涣散,侵蚀党的执政基础。”
薄熙来又说,“即使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先富起来了,还有百分之四十九,也就是六亿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国家也不会有稳定。中国搞资本主义行不通,只有搞社会主义,实现共同富裕的社会,才能稳定,才能发展。”
上面这两句话听在胡锦涛和温家宝的耳里当然不是滋味。


薄熙来不是光说不练,重庆的国营企业是全国首先实行高级管理人员的薪资不得高于低阶人员薪资的十倍。


今天中国大陆维稳的经费已经超过国防经费,YST认为这完全是国家错误的政策造成的。
想想看,国家一方面放任贫富差距变大,一方面加强武警维稳,这是何等的愚蠢!中央政治局的九人小组要负完全责任,温家宝则要负主要责任。


大陆的历任总理以温家宝最差,但是他最会表演做戏。大陆网友讥讽温家宝为「影帝」,这个绰号相当传神。



(未完待续)


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和中国大陆最高权力的政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