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 Norton 开讲, 倾听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SirNorton/130116819
打印日期:2019/12/07
PG13 母夜叉
2019/10/15 21:49:38

甜蜜的家,是什么样的概念?理论上,「甜蜜」,不离甜美的经验,其吸引力令你垂涎而流连。理论上,「家」,使无数次出离回返,你一生耗在去归的途中。理论上,「甜蜜的家」的实体是大门阖上的休憩基地,其心灵恰似爱人张开的怀抱。理论上,甜蜜的家的反义词,是失乐园。




实际上,家的甜蜜味道,能被数码化吗?矩阵组合足以输出「甘美」、三维影音能够表列「幸福」吗?实际上,家的立体的点线面,可被人工智能取代了吗?纵使三厅二房的开关自如,嘘寒问暖的定量定性,能令你归去来喜吗?实际上,道道难题都值得检验,实际上,岂不就在今夜?




你订购、安装好的「甜蜜蜜之家」的软硬件套装设备,是一套最前卫的智能虚拟动态影音,由上海的一组软硬件高手写编、打造的冠军产品。这虚拟的甜蜜蜜之家的女主人叫孙二娘,别号母夜叉,原是水浒传里的地壮星,母夜叉成名于在梁山泊畔开了个民宿,每逢多金的不肖郎前来打尖,即予害命谋财。





「啪!啪!」你脑门被打个爆栗,有痛有声有影,两团的软凉小包正中大头,你低头瞧得软冰袋,竟是发射自你新拆封、刚组好的「甜蜜蜜」的机械手臂,未养虎先饴患,你不免失笑。


「你儍笑什么,老共?」有一女子的声音问道。你想发声的应该就是母夜叉了,这显示软件包程序的启动无误。


「起手式好俊,不凡的程序设计啊。」你心笑、也赞道,伸手抓抚挨砸的脑勺。


「喂,小姐,我还没身历其境呢,尚未决定要扮演豹子头林冲或及时雨宋江。」你大声道,还真不高兴遭受偷袭。


「老共不必粗声,要打才相识,谁叫你现今德性、活像痞蛋高逑,看我教忠效义,瞧好这路乾坤双刀、专砍西门庆之流!」孙二娘道,霸气而明媚。




你心中盘想,可志气了得的程序设计师,领头的肯定是位女生。你只买了PG-13的普及版,省了可能更要命的拳头、枕头版。初享受甜蜜蜜之家的「三厅经验」也妙,就客厅养神,饭厅养身,书房呢,养... …金鱼?!




「老共,披衣服,夜凉如水。」孙二娘说。你想,招呼暖凉已是线上互联网的基本功能了吧。


「哦,加件毛衣便是。但你干嘛叫我老共,我是用Kirk的名号登入的。」你说,觉得写程序的一帮子有点瞎整。


「咱生在沪西赣南,称良人为老共、相好、短命的,你学著听顺就是。」她说。你为之语塞,才记起是你自己键入的「关系项」。


「哎哟,是那样子的啊,二小姐,你也冷罢?」你说,将戱就戏。


「不冷,话一投机、人即暖和,我添点柴火去,外头看是下雪了。」她说,她影象是走去虚拟的壁炉添柴火,室内暖气立被计算机调高两度,你探外头真是下雪了。




当下宅男多,毛病更多,宅毛病与年龄的平方成正比,你最初是依「毛病百科」键入自己的计算机配对条件,人工智能因此提供的推荐次序为:樊梨花(揍老公),武媚(奴老公),张爱玲(换老公),孙二娘(夭老公)。你心恤最可怜见的一位、最没有虐待狂的一位、况且名字中还带「娘」的一位。有恋母情结如你者,选取有带娘的名讳的,更错不了!尤有甚者,这一位还创下旷世惊句:「你三生有幸,才喝得到老娘的洗脚水!」你小四读及此金句,即过目不忘好奇至今,是以旷世因缘,你跃跃必试。




「来,跳舞吗?唐宋飞天组曲、拉丁的吉鲁巴、印度阿山的哈啦健身操、还是你要另外点菜?」孙二娘问道,因你也曾键入自己性向「非常的」好动。


「跳舞,我最在行啊,但现在心情未到,周末时才来大显身手,好吗?」你说,想起要对著光影去扭腰摆臀,这仍嫌夸张,你还须先行的调适心身。


「那么,赛赛拳脚功夫?」她说。你看她反应自然,没因受拒而显愠恼。


「练家子敢情好,来,文打比形!」你说,不好浇凉她热忱。于是她立身施展长拳,中规中矩大开大合,下摆轻跃急纵,上半身截掌和擒拿,真是精采美仑,你大讃好身手、更是好程序。





你从型录上得知,「母夜叉」识得96187个中文字词,录有171476英语单字,不复麻雀虽小,而是大鹏鸟级别的百科全书,例如人们学习司马迁、莎翁的大纲精句,她可是记忆连套完整的作品。眼前的孙二娘,已将古今中外的一千册钜著紧记在心,对于网络新闻、卖座产品、生活须知、新篇佳作也耳熟能详、存档立案,以备供你随问、她能秒间随答,真格的厉害了你的母夜叉。




「欸,母,不对,是二小姐,请暂歇一下,我们谈些别的话题,我若想要喝脂味高、自然甜的咖啡,但不能加糖类或乳制副品,怎么做出来?」你说,要考较她的生活常识。


「采用蓝山、哥斯达黎加等中美洲、海拔千公尺产的甜根咖啡,煨豆子以南洋风浓奶油再加烤焙,然后虹吸冲泡最佳。」二娘说,亳无顿挫。你只知一三,她却知其二及综合,她可真有点本事!


「二姑娘,那你洗脚水又是什么造化?」你说,世纪大疑云或可被揭晓。


「去你的,改天等你失眠时,给你服一帖便知真章,此刻稍安勿躁。」夜叉说,意谓好料理毋需一次端出。




「好啦,二妞,咱们再换聊另一个话题,在你那个年代,挣钱的好法子是啥?请举些好例子。」你说,要领教穿越时空的生财之有道,以及她的临场见识。


「说挣钱多难听啊,老共,是用银母生银子。」二娘说,神态竟俨若主母。


「人无横财不富,一息尚存找追横财。无恒产即无恒心,永矢弗谖置立恒产,此其一。」她接续说。你不插嘴,且听听梁山泊逻辑和菜根谭思维的分说。


「横财首要是官府的钱两,官府钱叫输银,左手输出给右手输入再输回给左手,每输要赚,此其二。」二娘又说。你捻须微笑,因为目睹举凡政客皆争恐此道。


「官办官营官卖,民损民赔民买,霸市必官,此其三。」她说。一席话使你大乐,这等图谋一本万利,对照台日中韩美星欧澳,全球仍依此圭臬,让你拍案叫绝。


「造桥铺路就属恒产了,良心买路钱最长,惠人先利己最久,此其四。」她再说。你已乐不可支,因你入股的金主会社方刚标下近畿所有的高速桥梁匝道。「智能型母夜叉」简直是通天籁的解语花,记得你忘记的忆念、比你知道的还多很多、学习效率远较你迅捷。




这「母夜叉」也挟美貌的吸引力,她的角色缺省精心,基本剧情彩排不赖,具备求同存异的反应能力,她表现了传统礼貌、好心肠、谅解包容。而进一步的应对进退、逻辑衍伸、同理心、适切的感性、特别是她的学习能耐,你且边检测边验收。




当夜,你漱洗完毕,换上睡衣摊开被褥,背滚翻一跃、软着陆于大床,在抓盖小被时,你才忽然又想到她。「晚安!」你高声叫道,理论上她已在客房安歇。「在睡了,不要闹。」二娘不耐烦地道。哇噻,人工智商上道啊,你好奇心再起。「明天早上吃什么?」你问道,想听她的反应和新主意。「自己烤吐司啦。」她说,声音困困、从客房遥传回来。「还真像我娘。」你低声啐道,自言自语。「我有听到,我叫二娘!」夜叉吼道,像被吵醒的母狮。




「甜蜜」的会话,疯疯的没定格,半句不嫌多,或白日梦连发,绘影捕音也妙,稍荤的不拘,小误会不忌,对话平易可亲,省略三弯五拐,避开敬语的地雷,强过了解即止的人间沟通,所以机器的呆板无妨,人工智能的「方正」失真恰好。至于「家」的概念,你只一道希冀,就是有一对眼睛在必要时、能好生地看你,另一个简微的要求,是一位不坠入羁绊的伴侣,管她是虚拟或非虚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