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7744309
打印日期:2019/11/18
台湾公部门的致命伤--平行协调功能不彰
2013/06/11 04:11:06



台湾公部门的致命伤--平行协调功能不彰


2009年八八水灾期间,我在气象播报中看到南部降雨量已经飙升到700厘米,心里就在担心糟了!要成灾了!气象人员也一直在提醒暴雨可能酿灾,但看中央各部会,久久仍没有齐一面对变局的动作出来。灾后马总统去灾区勘灾,竟还须亲自向台北市请调清运垃圾车,我有个感想;国家机器的螺丝钉都松脱了!


今年(2013年)的广大兴渔船事件,民众愤怒回响初起时,我们的政府官员似乎还不知道该对菲律宾做何反应?近年有人对「媒体治国」的现象很不以为然,固然媒体名嘴并非都能持中论议,或者也并不一定真能鞭辟入里切中时需。但若不是有人点提,政府官员能主动拿出作为来吗?


从中央到地方,多年来我们的公部门;不但已松脱了不少螺丝钉,连发条都松掉了!军事作为上有一句话「致胜关键在于总体战的充分发挥」,这句话拿来比喻其它团体作为,只要换个说法也是一体适用。流氓要抢地盘,不能只靠一个够勇的小弟,得要懂得怎么调动人力"打群架",才能抢得到地盘。在政府部门而言,要发挥效率机能,就必须要有良好「平行协调」的机制。


近年来每逢重大事务,政府就出现左支右绌的混乱局面,在此我敢大胆断言,关键问题就出在「平行协调」功能残废了!外来投资不彰,因为一个开发案可能要盖几万个章,各主管单位只消极地根据本位立场同意或不同意,不会去环顾整体影响面,提出建设性观点。本国人端著公文就已快跑断腿,外国人谁有这个精神去深解台湾官场文化?或可能耗掉高额先期成本后,却在不确定因素下不得不全般退场。


人才正在快速外流,这将会是台湾未来最严重的问题!在台湾目前仍在痛骂蒋介石的人不少,蒋介石过去在政治上的失策的确不少,但平心而论,今天台湾仍有不少人才在维持著国脉基础,和台湾很早就在积极打下深厚教育基础很有关系。台湾刚从日本手里光复,教育就已经在上山下海了,很多高山和离岛的学校是从民国36年就已开始设立。


蒋经国的十大建设能够顺利推动,并因而又教育出很多后继人才,可不是蒋经国一个人动动脑就可以成就的,当年那些各部会的官员;以及很多基层公务员,如果都没有跟著动脑动手去做事,就不可能出现后来的四小龙之首,但现在有些公部门的人;如果还在重提「四小龙」这个名词,可就很让人齿寒了!


还在读中学时我就听说过,韩国来台湾考察此地汽车工业,三年后韩国的外销车就出现了,现在台湾的这家大车厂还仍没有自己的自制品牌。1980年代,台湾本来有个可以称傲亚洲的鹰扬计画出列,准备要自制战机、战舰,1992年汉翔造出了优秀的IDF战机,到1999年因为短利考量就停摆了!韩国目前自制的新战机T-50攻击机,就是收编了当年汉翔被遣散的人才因而兴起飞机工业。


政党恶斗和政客的私心害国,使台湾在1990年代失去了成为亚洲营运中心的契机,并造成外商的搬迁潮。台湾公部门的神经中枢逐渐失调,也是从那时开始逐渐恶化。政党恶斗是个共业,短期不可能消弭,但执政的公部门如果能能发挥总体功能,政党恶斗因为缺乏题材可以使力,也必会较为减低。但目前不是这样,每个执政的人都想把失能责任推咎给前朝,那么我们还能选谁做舵手;来引导大众未来的方向?


公部门要确实发挥出行动马力,我认为最须改进的就是「平行协调」功能。平行协调是不能期望自动自发的,没有一个统合方向去刺激公部门,公务员在冷气房待久了,就会变懒变呆变得更麻木!主管官员不行的就该换掉!确实有能力的即使跳级拔擢也行,要让国家机器产生动能,就必须排开情面走这个方向。


平行协调的实务重点在于「会办制度」,公部门任何重要执行案,都须要透过会办来集思广益,并赋予各部会共同责任,以免故步自封;或挂一漏万。还须有个统筹会办并监督工作进度的统一窗口单位,以免公文旅行或习于拖死狗的公务员怠惰盲混。

管经济的人也许会认为军事和他完全无关,但在国家机器的齿轮运转中真的无关吗?美国的罗斯福在二次大战前;就是利用军火工业救了疲弱不振的美国经济,并开创了往后美国更加富强的局面。台湾的汉翔如果没有在1999年停摆,台湾今天决不是如今这个局面,由汉翔将会再衍生出许多零组件的厂商,提供许多就业机会,甚至还会因研发的外围效益,带动起其它科技业的创建成果,台湾30年来江河日下;就坏在一些领袖人物的短视!


要让台湾重新启动前进的引擎,我认为第一步首须建立的就是中央各部会「平行协调」的功能。



真心的呼唤--李冈陵翻唱

▃▃▃▃▃▃▃▃▃▃▃▃▃▃▃▃▃▃▃▃▃
▃▃▃▃▃▃▃▃▃▃▃▃▃▃▃▃▃▃▃

附记﹕

各国"不管部"现况︰


英国不管部大臣(英语:Minister without Portfolio,意为没有部长职务的大臣)并非真有一个实质的部会。而是在内阁里有几位未被指派正式职衔的大臣,在某一重大事务被分派到专责时,由该大臣去统筹和协调各部会的连系以及推动工作进度。"不管部部长"也是内阁成员,须出席内阁会议,参与政府决策,并承办内阁会议或政府首脑交办的特殊重要事务。但在爱尔兰政况趋缓后,近年也已处于虚设中。

其它国家也有『不管部大臣』类似设置的:

01、在日本,『不管部大臣』被称为『无任所大臣』,属非常设的国务大臣,专设时可担任副总理。

02、中华民国行政院也有类似『不管部大臣』的职位,称为『政务委员』。行政院"不管部会"之政务委员5~7人,不掌理特定机关事务,而以出席行政院会议为主要任务。广义解释各部会首长也是有管的『政务委员』,因此政务委员的官职与各部会首长同级。

1970年代的政务委员︰
周宏涛、张丰绪、俞国华、李国鼎、高玉树、陈奇禄、林金生、费骅
2012年代的政务委员︰
管中闵、陈士魁、林政则、罗莹雪、黄光男、杨秋兴、薛琦、张善政、陈振川

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自李登辉起,政务委员的产生和功能都已有了很大变化。由上述名单可看出,1970年代和目前的差别处,就可理解到,为何1970年代的政务委员可以充份发挥功能。

03、中国大陆的国务院里有类似『不管部大臣』的职位,称为「国务委员」,人数约5~10几人不定。
国务委员的人选,由国务院总理提名,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投票决定,并由国家主席根据全国人大会议的决定任命。
国务院国务委员在层级上等同于副总理,只是职权没那么大,但地位比英国不管部部长要高得多。须参加讨论国家大政方针和地方重大事务;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作提出建议和批评;对违纪违法行为检举揭发、参与调查和检查,并决定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事项。

由以上陈述可知,目前世界上凡有设置"不管部"的政府,几乎大都已趋于虚设,唯中国大陆相较于英国政府,"不管部"的权力不但较大,更有实质上的行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