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6660735
打印日期:2019/10/17
初二我校的「猫道」
2012/07/22 17:58:45



初二我校的「猫道」

初中二年级时我校有两个很特殊的班级,三年八班是放牛班,都是些不爱读书但却很调皮捣蛋的学生,不过他们也只是一般的调皮而已。在九班以后就都是女生班了,至于我班是二年三班,为何却被称为「恶魔班」?其来有至。全校最有来头的「大哥」都齐聚这班,全校最恶名昭彰,或有特别犯行的坏学生也都在这班。


我班是全校唯一被安排到校区最边陲破瓦房去上课的班级,和其它任何一个年级或班级都隔著一个大操场,因为学校老师也觉得这班学生实在是太坏了!有位国文老师上课在写黑板时,就常被学生从背后投掷粉笔,因而拒上这班课。把这群小恶魔和全校其它师生远远隔开,学校认为有现实情况的必要。

这是个甚么样的地方?教室边墙仅隔不到一米五宽就是校区最边远的围墙角落,围墙外则是一大片竹林,竹林里经常都有些臂挟一床薄蓆的流莺;在林里席地做「无本生意」,也有几个摊贩会固定在林荫下;摆著脚踏车上的小食摊。


穿过西陲一大片竹林就是市区商店街,对于喜欢游荡的同学而言不晢是天赐福地,可是每天进出跳墙也觉得很麻烦!所以有五个「急公好义」的热心同学就展开了一项工程施工,各自从家里带来铁鎚、凿子,课余一闲下来就轮流挤进狭墙施工,不久后竟真开岀一个额外的便门,刚好够让一个初中小孩可以蹲著身子鑚出去,学校里其它学生知道有这条「猫道」的人并不多,因为全校最富恶名的恶魔班,没有其它学生会想靠近这里一步。


三年八班的阿强有天告诉我说,他们班上最近完成了一个「工程」,可以像拉洋片一样窥看隔壁九班女生。有个下午他们班上的自习课,我逛到他班上去,只见靠讲台右手边的墙侧,有块和墙壁色彩稍差些的白报纸贴在墙上,阿强把那块白报纸掀开,后面就是一个大约五公分直径的墙洞了,洞里塞了一卷报纸。


他把报纸轻轻向后拉扯,果然空洞直窥九班教室正面,还可瞧见那班有些女生正在换穿运动服,她们下一堂就是运动课。那时代的女生可真单纯,八班这个墙洞都已经开了将近两个月后,才被那班女生发现隔墙有眼,告到训导处去,而后很快就被学校找水泥工来补平了。我对阿强说,幸好没把我班弄到这里来,否则隔邻这班女生肯定全都会没命地逃出教室去!


「猫道」完工后,我班对外贸易活动顿时如火朝天,下课时小贩就鑚进墙内,公然在教室里分售各式零食。有几个鸡仔毛茂盛得比较早的同学,就开始经常溜到竹林里去;找卷蓆子的大姐讨教丢丢咚,干完事儿后还回班里讨论「大姐」,哪里个是生过孩子的?哪里个是还没长老茧的?至于小本的黄色秘笈,更是必传热门读物。


我可是在说实话,只看过两册小本之后,就已对那些秘笈感到索然无味!班上同学此起彼落在传阅黄色小本时,我在看的是「水浒传」和「镜花缘」以及武侠小说套书。我是恶魔班的坏学生?没错!我就是其中之一,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进到这堆小恶魔里,并成为其中一员的?


初二分班前,我的成绩虽不是跑在前面,可也没有在掉车尾那一群。不过有件事倒是曾经惊动当地整个军区,有个打瞌睡的米国卫兵,我把他的M1步枪,连枪带弹,还挂著刺刀给抱回家去,所幸后来没被枪毙!


因为军区指挥官也相信我说的,我只是要给这个偷懒的米国大兵一个教训!不过回家后,还是被我爸用藤条抽得像只小班马,至于那个米国大兵,则被他的士官长拳打脚踹,脸上肿得像猪头。


小红和安琪是三年九班的女生,虽然也被人称做「小太妹」,但她们的学业成绩都是全届排行榜上前端醒目的,我对很会读书的女生是很崇拜的,所以她们中午跳墙出去吃蚵仔煎和肉燥粄条,都是我弯腰做垫背,她们就踩我背上跳出去。自从我班开凿猫道成功,来往此道鼠辈如流。

小红和安琪是唯二利用此道的女生,不过我觉得她们两位比较像猫,她们此后不必劳我当跳墙垫脚,就常请我一起去吃蚵仔煎和肉燥粄条,我班同学说我闷骚在泡马子,而且还一箭双鵰!我告诉他们,小红和安琪不是我马子,而是我的两位「老大」,没人相信!


我相信我是班上最像天使的小孩,可是也没一位老师相信!班上三天两头都有人打架,砖块石头齐飞,这我不吃惊,因为家里就常见俩老演练,教室内有时还刀棍齐舞,只要不砍上脑袋,卸了手脚,我都是翘著二郎腿坐旁观战。如入鱼肆,怎能不沾鱼腥?所以像我这样乖的小孩,即使不喜欢打架,频遭池鱼之殃还是难免。


警局少年组每次来学校巡视,不会去别处,一进校一定是朝著我班来。猫道未出现前,常见我班同学在教室前一字排开半蹲罚站。我觉得少年组的条子两眼如炬,比学校所有老师罩子都亮得多。他在问案时,我班一狗票都被罚蹲著,还有一个被踹倒在地,条子问案时,一脚就踩在他脖子上,问到我时,只有我是站著的,我说我是班上最像天使的小孩,不是没道理的。


猫道建成后,少年组的条子们喜获便利通道,我班通商渠道成了条子的军事训练便道。差不多班上三分之一以上的同学都在此受过军训,大家钻出猫道,在竹林里间距站开,条子一声令下,就开始原地翻滚,要从墙边翻到竹林外大马路边,长得比较像「大哥」的,可能还会从大马路再翻回墙边。

这一阵翻滚下来,天旋地转,早上和中午吃过的东西都吐个精光,接下来好一阵子,这个班就会很安静、很斯文。我本来就很斯文,也被整得像只死狗,趴在地上晕半天,不过这对于后来我高中毕业去了军校,倒是个很扎实的早年先期训练。


这个五人小组辛苦开凿出来的猫道,维持了将近一个学期的繁荣,鼠辈们钻进钻出,女生禁区;还有小红和安琪来此绿叶添上红花。小红和安琪钻猫洞时,总有几对贼眼想看她们股咖,都被我挡了视线,气得很想扁我!可是班老大罩我,他们也莫可奈何,至于我?看多了;也没啥稀奇!

这条猫道后来遭封,得要怪饿鬼坏了大局!我们原来都不认为恶鬼是个色小孩,因为班上有人在传阅"小本"时,恶鬼翻两下就传给别人,看来对此兴趣缺缺,可是恶鬼亮出色胆时,却不是班上任何一个色小孩会做得出来的。


饿鬼两眼两眉外侧都往下吊,长得很像庙里善书中画的地狱饿鬼,因之以此得名。恶鬼天生一脸衰样,看来有气无力,却是我班江湖上的头号「贼王」。我班每个人都有一、二项绝技,各自所擅不同,例如"昏泥"开锁一把罩,却从不偷人分文。

饿鬼从初一这般小鬼时,就已是闯门越货的惯窃,而且若没偷到那家值钱之物,还会在人家床上屙一坨屎。饿鬼干的都是"大"事,零头小钱看不上眼,而且这班横来竖去绝不缺狠货,因此我班从没同学失窃过,饿鬼知道「好兔不吃窝边草」不但是名言,也是必须避过的杀头铡。


全班都没料到,我班会出现20世纪我校第一世出的「遛鸟侠」,而且是懒趴一向都懒洋洋的恶鬼!恶鬼不但坏了这个恶魔国「自由贸易区」的局面,还把这个鬼地方好难得见到的一张天国来的面孔给吓跑了!

才刚过一个学期,班上就换了好几位老师,老是被粉笔砸头的老头国文老师,换了个年轻的彪形大汉。数学老师几乎全班一网打尽,一周补六天,补习费又太贵,被人告发换了人。英文老师兼行政工作,和人结伙吃花酒,用的是公费,遭撤换。以大都不喜欢读书的这班来说,换多少老师都没差!


新任英文老师到课堂第一天,我班所有同学立刻感觉大大有差别哦!这位名字有点像日本女人的英文老师,一站上讲台全班立刻鸦雀无声,众兄弟们两眼都迷了,这可不就是林黛第二吗?那个年代公认最美的女星就是林黛。

三个多月下来,我班英文成绩虽然仍未见多大起色,但英文课堂秩序的确是大大地改头换面。在频频发问中忽见学生的学习精神高昂,但这些小鬼其实心有旁骛,英文老师喜穿宽领洋装,每堂英文课后,就有一堆小鬼聚拢研究,英文老师今天穿戴的胸罩颜色和质材;以及漏出多少弧度?


有天下午第一堂课,后来被全班喻为「班殇日」!这个祸首就是饿鬼。我班教室偏居全校最边陲的墙角独立屋,每位老师来课堂,都要走过一大片操场。只有一位新任的大块头国文老师有这个礼遇,老师还没走近教室,全班已坐进座位,。美女英文老师情况也不错,至少她走到走廊时,全班都会入内就座。


但这天英文老师才刚走近教室,大家都进了教室,恶鬼却反而跑出教室,钻进教室外的边墙空隙。英文老师先走到边墙叫饿鬼︰「上课了,怎么还不进教室?」未料饿鬼一声不响地转过身来,小便还在往前洒,这位未婚单身女老师何曾遇过如此不堪状况?吓得花容失色!立刻转身嚎啕,一路哭著快步走回教师办公室,以后就再没来这班上过课。


恶鬼遛鸟吓走美女老师,起初还笑嘻嘻地,为这个恶作剧得意不已。可是一进教室就面对一群愤怒眼神,脑袋上还被班老大连搥几拳,沉默地缩到座位上。第二天以后,饿鬼就再没在班上出现过,听说被警局少年组找去谈话,当即押往少年监狱。饿鬼遛鸟原不致坐到苦窑里去,但警局这一问案,数罪并发。


饿鬼以往闯空门去别人家偷窃的事,之前还没被查到,这一遛;是自动坐上直达车去苦窑受训!至于那条猫道狭墙,学校不但用角铁打桩,还缠上一綑铁丝网封得死死地,我们的「自由贸易区」完了!美女老师不来了!连小红和安琪也不走这里了!都是恶鬼闯的祸,毁了那些美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