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4993011
打印日期:2019/10/18
问天
2011/03/18 14:08:21



音乐--Ventolera


问天


夜深如壑 再深也就是这里了
远峰也许有神只
祂不在左右
不在可攀之处
不在咬牙瘁裂的齿缝间
也许也不在我敬畏的高度里

但我用我的魂魄在攀爬
不曾停息用血和泪浇灌自我
那非献祭的流淌也非荣耀谁
只为证明我活著
活著就是活著向前
命运的怖憟如棍棒摧身伐形
莫说这是上帝的恩典
我用卑微的苦骸燃烧天怒

天国的门窄有如针缝
艰苦攀缘却似象身过隙
经典里的蠹虫赞唱法门
十万八千门里没有遁处
活著就是有我
无我悬在天穹
当下就是这里
活著就是活著
继续活出阿难

九百九十九尊者已在天
我在地问天 多闻何所偏
一念未息法眼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