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29709568
打印日期:2019/12/06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2019/09/26 21:22:07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下了交流道不到一个钟头,就已抵达一处小山村,上山后的道路狭窄,刚好可让一辆卡车慢慢迂回上行。山势虽然不高,到处都是起伏蜿延的丘陵和丛林,如果徒步攀越并不会很吃力,但要隐身其间则到处都是适合藏匿处,这么一大片山区要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阿国的住家在一块台地上,这里约有七、八户农家,都有一些沾亲带故的亲戚关系。卡车一停妥在三合院前的晒穀场,就有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男人焦虑地来到车旁问谁是带队官?他是阿国的舅舅,首先就问我如果找到阿国会不会就抓去枪毙?可不可以原谅他的过错?我老实告诉他军法的事非我所能掌握,但我是阿国的长官,现在的心情和立场和家属是一样的,希望很快找到他,也要争取他的生路。如果能让他先向单位人员交回械弹,有个转圜余地,或能求得一线生机,我也会尽全力往这个方向去做。


毕竟只是第一次见面,阿国的舅舅对我肯负责任的说法仍心存疑虑,接下来这些天,我很能理解他既想寻求我是否能提供一点协助?又很怕让我知道阿国太多事的复杂心情。而我也自知因层级太低,我能给予的协助实在也很有限,因此我不能对他保证,只要找到阿国把人交给我就全都没问题了。阿国的父母都是传统一世务农的老实人家,遭遇这样的事只能不断摇头叹气。我交代随行的九个士兵,先到屋后去搭起帐篷,我们还不知将要在这里待多久,这是必要的起居设施。


把随行士兵安置好,第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即刻和已抵达彰化的营参谋主任联系。确定阿国的女友和其家人已移往安全地点后,我稍松了口气,参谋主任仍留驻该处埋伏,预防到万一阿国窜至该处,可立即通报有关单位搜捕。


过一会儿,来了一位刑警和我交换情报,他先详细问我有关阿国的生活习惯以及交友情况,我早有准备,行前交代该连连辅导长写了一张状况判断影印三张留存。刑警看完资料后表示,天一亮警方就会先展开访查行动,山区太广,而且还不能确知阿国是否躲在这个山区,希望我方再继续搜集情资,双方面需要密切保持联系,每天交换情报。这正是最专业的起头作法,但往后有太多单位介入干涉,情况就开始变得愈来愈混乱!


地方调查站有位干员是第二位我见到的,他话不多,只详细问到我对阿国的了解情形;以及我的判断看法,以后就只见过一次,因为他们只须根据经验和技术指挥刑警办案。其它军方情治单位陆续现身才是我头痛的开始,无论来人阶级若何,大多都是一副上级指导人员的姿态,尤其警备总部的来人更让我暗叫不妙!


过去在围捕大型海上走私案时,我曾受命去支持,有过共事经验,由于他们能调动的宪兵人数很有限,而我带去的人才是真正有格斗能力的,我需要顾及到我方人员安全,他们则完全不作此考量。而且人一带去就是他们全权指挥,更糟的是他们的军官素质实在说普遍不佳,我这边的人手因为有军人身分,虽穿著便服也不能持枪,只能手持棍棒却被遣去打前锋,他们端著长枪短枪的反而躲在后面暗处呼来喝去,只这一次配合任务,他们的颟顸作风就够让我印象深刻了。


国防部反情报队来了一个上尉,每次只问我有没有新情报可以提供给他,然后就不见人影,我问他有无其它消息?他只要求我不要问。警备总部来了四个人,一找到我就像在审问人犯,带头的也是个上尉,对于较高阶的我毫无尊重之态,一边问还一边语带威胁,先警告我如果有所隐瞒,要当心我会负担严重的连带责任。那时他们是情治单位的太上皇,连调查站的人和刑警都要不时受到他们的指指点点,当然不会接受任何任务管制,不时冲进进冲出,搞得整个调查步骤大乱。


接受几批来人的陆续询问后,天已渐亮。我走到台地边缘举目远眺,如果不是遭遇这件麻烦事,而是来此民宿小住,这里可真是个非常清爽怡人的地方。晨曦刚从东面远山峦头露出泛金色的红色云霞,三面环山下是一大片盆地,盆地上到处零散矗起一堆堆像馒头的小丘陵,盆地上的浅绿农田阡陌纵横,配合周围深浅不同的丛绿山峦,景观煞是美丽!我站著静观稍顷,开始在心里思考阿国此时会在何处?是否有可能就藏身在这些山峦密林里的某处?


我开始用一套心易判断法在心里盘算,这套原属命理学的玩意,过去我曾多次套用在部队演习中,几乎都能推算出对方指挥官的驻扎藏身方位。但毕竟这只是玄学,不是可以用数据呈现的实务,我从不认为可以百分百依赖这套玩意保证下次也成功。现在在毫无头绪下,我也只能用这套去姑且猜测了。


面对东方,心易判断法给我的答案是;我要找的人就在五公里内的东方,东面前方下是一大片农田密布的盆地,盆地延伸到右前方二点钟方向,就像一个葫芦嘴;逐渐缩小成另一块较近处的小盆地。小盆地上有一处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小村背后的山形较我站立处高些,远处才是较高的山峦,山形延伸到右侧渐低。


再往右方看过去,右边的山坡不高,山形也不复杂,山坡上有一块台地,台地上有一座废弃的砖瓦厂,离阿国家仅约一百多公尺远,我心里有个腹案,一但展开初步搜索,那里应是个重点区,但现在还不宜"打草惊蛇",而且我的心易判断法目前指出的方向不是该处。我们首先须要做的仍是到处查访,这个动作应会让阿国警觉到,人烟较密集之处已不宜随意出入,他就会再寻找其它可以藏身避雨;又方面料理食宿之处,那么砖瓦厂就是个很合理的优选处之一了。


一夜未睡,待九位士兵都睡醒后,我先带他们去附近小镇上吃早餐。早餐聊天时我才有机会和这些士兵详谈,又得到一些重要讯息。有位士兵回忆到阿国是个军事迷,最喜欢看越战电影,崇拜军事英雄。他曾在高雄盐埕区旧货市场买到一支美军军用刺刀和望远镜。士兵中也有人提及;简易突击兵训练那一个月,阿国认真到有一本专门做笔记的小册子,已经写了很多文字,他怀疑阿国是早就有备而行。


同僚即使睡在阿国旁边的大通舖,也不能完全知道他在想甚么?这时我们这几个要赤手空拳去找人,仍须先顾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我把地方管区的警局电话让他们先记好,人手一张阿国半身照的影印纸,然后安排这第一日的计画,先各自分头去近处山区走访住户。如果看到阿国不要去近身接触,先去附近打电话回阿国的家里请其家人来协助。如果阿国随身带有枪械,就先即刻通知警局。第一日我先单独驻守该处,还须要应付其它情治人员的联系。


第一日完全没有任何消息或可参考的状况判断,警总来的那四个人,带头的上尉我姑且谑称他"土匪"好了,他的行为也的确有点名符其实,一来就要求阿国的家人在烧饭时;要同时准备他们四个人的份量,以后这些天的三餐,这几个土匪就大剌剌地坐在苦主家里厚颜不惭的用餐。我认为他们出勤应该都会有公贴餐点经费,这点钱他们也省下了!至于国防部反情报队的那个上尉,那些天里大约只见过三次面,多半时间都在独自行动,一见到面就急问有无新的情报?我姑且戏称他"土拨鼠",土拨鼠的态度比土匪稍好些,要对我说话时都是用"欸!你有没有甚么消息?"起头。


第二日到下午时还完全没有消息,却有让我头痛的人来了!师部的副师长和政战主任;那天黄昏坐着军用旅行车也来到阿国家。姚痞一向最擅长打哈哈做表面功夫,阿国的舅舅向他请求什么,他都拍胸脯说没问题,就连携械逃亡涉及重罪一事,也敢打包票说;只要家属先把人找回来就甚么事都没了。我一旁听得心头直在冒汗,他给我丢过来的大麻烦还在后头! 



有线连的行政士也来了,带来了必要的后勤补给,往后这些天我们还需吃饭,没有钱是不行的。他还带来了三张黄条纸,是清水岩附近一处"何仙姑"神坛交给他的符咒,何仙姑说,三道符咒分三次不同日烧,三次烧完后阿国就会自动回来了。之前我从没进过神坛,对这种东西心里有点排斥,但为安这些士兵的心理,当天下午仍在他们面前烧了第一张符。


未完待续~

导读︰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656730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829547
呼拉山的障眼劫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呼拉山的障眼劫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131973
呼拉山的障眼劫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743655
呼拉山的障眼劫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068041
呼拉山的障眼劫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268892
呼拉山的障眼劫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996723
呼拉山的障眼劫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594278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709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