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28082847
打印日期:2019/11/23
不说再见 达鲁15--小说
2019/07/13 16:27:48



音乐--永恒的回忆


不说再见 达鲁15


娜娜是个很外向的女孩,即使在全然陌生环境,她也很有本事把场面炒热。
我过去引导她到我座位坐下,然后站旁边。她又站起来自我介绍︰
「我是XXX的女朋友,今天特地未告知就杀过来,看她在这里乖不乖?」教室里又一阵哄然︰
「他不乖,不乖啦!有欠修理。」我赶快缩头坐回座位。
这阵子我和教室里这20多位同学;为了学弟管教方式意见相左,正处在矛盾状态中,被藉机调侃倒也并不意外。


娜娜一下子就成了会场主持人,她说︰
「你们大概都见过我吧?」全场齐应︰
「你是娜娜!娜娜!娜娜!」一时间这里犹如选举时的造势场,娜娜逐一问在座同学名字,然后问谁最喜欢我这位同学?
只有两位同学举手。娜娜又问︰
「谁最想扁他?」又一阵齐应︰「我们都想扁他!」
娜哪里从随身提袋里取出一盒印著英文的巧克力糖,逐一分送给大家。然后指著我说︰
「他这个人脾气有时是有点别扭,我有时也很气他。今日到访还劳各位兄台多担待点,对他好点,感谢各位了!」


快到晚自习上课时间,我送娜娜出门路上,娜娜说他父亲下周日要来台北,想要见我一面。到大门口看着娜娜坐进出租车离去,我转身时仍有如半梦半醒中。娜娜的忽冷忽热使我心情一直悬在半空中,这样的女孩在以往我从没遇到过,就在我觉得我们快要更冷却时,他又忽然冒出来,还要再去面见她父亲?


在电话里,我告诉瑞瑞下个周日我有事不能陪她,瑞瑞频问我是甚么事?我一时编不出理由,就要她别问了,瑞瑞立刻就说︰
「听说你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是为了她的事吧?」
我这才想到,几次办郊游都是瑞瑞在找女孩,我的底细从同学传到那些女孩耳里,她们会转知瑞瑞也是想当然尔。我闷哼一声表示就是如此了,瑞瑞在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哥,你答应过我,即使所有人都不理我了,还有你在。」这句话的解读这时让我有了两难。
「你一直都是哥最乖巧的妹妹,我不会不理你的。」可这时我心里有一团乱麻,这情况该如何处理是好?


下个周日来到前,我恳切向队长请求,有长辈要来台北约见我,队长又放我一马让我出去了。那天在饭店的午餐,我正襟危坐面对娜娜的父亲,她父亲是位举止很有威仪的老人,说话慢条斯理,一问到有疑问时就会稍顿住然后继续问到底。


我把我家的情况都交代完,他看来并未有嫌弃之意。但另一个问题一下子就点到了我的死穴。他说︰「我们家以后将有计画要移民美国,你有没有可能放弃现在的学生身份,到美国去另行发展?」
我没有迟疑就回应他,已经还剩一学期就要从军校毕业,放弃这里远去美国是不可能的。


老人的表情沉了一下,很快又转回笑容说︰「你回去后,也许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
不久后,娜娜来了一通电话,他说她父亲对我印象还不错,觉得我很诚恳,我还须再付出更多些努力。但她认为我们也许该先分开一些日子,冷静再思考一阵。我回说︰
「好吧!就这样,以后再看看。」几年后我才知这句话其实很伤,娜娜觉得我似乎蛮不在乎的态度很令人生气!从那次会面后,我们之间再次处于断线状态。


大四寒假来临前后,是我交友圈一个较大的转折变动期,我正在逐渐落单。首先是雪英又忽然出现,宣告她已有固定拍档。一月份我校校庆前,雪英挂了通电话来,他说要和周哥来校看我。周哥是她的同居人,比我长10岁,那时在江湖上已经有点名气,早先我已略有所闻,心中不免有点紧张,他一定知道过去我和雪英很相熟,心想这趟来是否要来摸我的底?


我是过虑了,校庆见面那天气氛非常愉快,周哥个头不高,全身打点得很干净有型,见人就笑眯眯,一点也不像传说中江湖杀手的样子。他将左手插在裤口袋里,说话时脑袋习惯往右歪一点,我年轻时也有点这个痼癖动作,站一起还真像哥俩。周哥说以后有甚么困难或被人欺侮,尽管找他就对了。即使不久前因学弟管教问题,我差点被同教室的同学围殴,也没想要找他来围事,那时倒是达鲁及时赶到解了围。


周哥很想给我照顾,但我已大四,又不是爱玩的人,几次邀我去舞厅和雪英一起聚聚,我不便去那种场所。他只好拜托我校一位军官不时来照看,这位军官就每周请我去馆子吃一餐,我的话愈来愈少,聊不起劲,聚几回;在我表示很感谢后,就婉拒了他的请客。


春节来到,大年初一我去了瑞瑞家,瑞瑞的阿母很高兴地迎出来,一见我就说︰
「卡紧进屋去,瑞瑞有事要找你参详。」
瑞瑞是公司业务员中日语最强的,公司打算送瑞瑞去日本再受训,以后很可能就会留在日本做公司驻当地的业务代表。这是个向上发展的大好机会,但瑞瑞很犹豫,对于要跑那么远去也有点惶恐,须要我给她建议下决定。我当下就说︰
「机会来了就要好好把握,你当然应该去。」可这一去就成了永远。


四年后,娜娜在登机赴美前也挂了通电话问我︰
「最后再问你一句,你如果要我留下,我就不走了。」
我回答娜娜的也是同一句话。情况不同的是,这四年后,我终于确定了"当我要谈婚姻时,一定会有状况"的疑虑,是真会发生的。
娜娜来我家中时,我私下和父亲商量打算要结婚了。过去我把每月绝大多数的月薪都交给他,手里只留著少许可以乘车的钱。
父亲两手一摊说他没钱,我不能难堪地告知娜娜实情,只好对娜娜说;「你还是去美国吧!」


四年级下学期,我开始独来独往,星期假日时若不是窝在图书馆,就是在学校操场不停的跑,跑得精疲力尽才歇下来。这半年读了很多有关心理学的书,体力训练得虎虎生风。我常自己说「现在的自我训练,就是在为未来的需要做准备。」命运也如此给我安排好了下一站。
毕业典礼那天,雪英和周哥来校观礼,在学校送别餐会上一起吃过午餐后他俩才离去,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过雪英。

一下部队我就被分配到陆战队的一个小看守所做小牢头。又托周哥的福,监里有个人犯是周哥的小弟,在他的交代下,监所里那十几个人犯就像羊群般很好管理,没出过一点仳漏。


毕业后达鲁分发到陆军,不久后就和小惠走进了结婚礼堂。小惠的父母是随和老实的小生意人。婚礼次日,小惠就把她的几位闺蜜找来一起吃饭,她们早已看过达鲁以前写给小惠的情书,都很好奇背后的执笔人是什么样子?餐后小惠的阿母问我对哪里位女孩印象比较深刻?我用"每一位都很好"的回应塘塞过去,这时的我有点像一出电影里的阿甘,一闲下来就独自跑跑跑,脑袋里却空空如也,根本没心情再觅情缘。


军校毕业后,军旅倥偬,很多朋友都逐渐失去联系,和达鲁间也一样。七年后我是海军陆战队的少校,却又在野地里遇到达鲁。


把悲伤留给自己_YuSheng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
不说再见 达鲁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537931
不说再见 达鲁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506529
不说再见 达鲁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779208
不说再见 达鲁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891566
不说再见 达鲁14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976918
不说再见 达鲁15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082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