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
打印日期:2019/10/19
不说再见 达鲁09--小说
2019/05/03 17:15:47


不说再见 达鲁09--小说


几位学姊改变了我的交友圈,我不是个擅交际的人,过去我常来往的朋友仅限于眷村和军校生这两个圈子,眷村附近农村的朋友,自我去军校后大约也只有逢年过节时才会遇到。

农村朋友在台北还会遇到的就只有瑞瑞了,瑞瑞很内向,比我家妹妹更像我妹,她家里没有兄弟,从初中到高中的上下学,她家是我必经之地,放学经过时,她阿母一看到我就常拉我进屋里去吃晚饭。雪英那些妹妹们叫我都是直呼名字,只有瑞瑞是直接叫我"哥",她跟著我出门时常会不经意就落到我半步后,我提醒她并肩走无妨,她才又跟上来,这个习惯来自她家严格的家教,有点旧时的日式风格。而这些所有的妹妹们,包括后来认识的娜娜,也只有瑞瑞见过我没穿衣服时的糗相,却完全无关男女私情,还待以后剧情再说。

我年轻时的死脑筋,即使在那个时代仍是同侪里难得一见的"水泥铸造"型。别人交付给我的角色是甚么,我就只会认真去扮好那个角色,少有变通,常被同龄的朋友讪笑"乌龟吃大麦,浪费粮食"。既然做"哥哥"就要十足像哥哥,既然做学姊"跟班",她们忙著把军服换成便服,而后又把便服换成军服时,我背过去的头绝不会稍往后偏一点。不过这应该也就是我在一群红花女孩群里一点绿,却从没惹过花边的原因。而那几位学姊对我会那么放心,也因由于此。我说我不擅交际,却熙来攘往忙得很!只有高中时我那几位"狐群狗党"相信。其中两位不断在泡我身边那些妹子,而且明里暗里还换著泡,我就从没表示过任何意见。

瑞瑞和雪英是不同路的,凑不到一块,顾到这边就顾不到那边,起初常见雪英时多,瑞瑞就很少见到。陪瑞瑞压马路最频繁的时候,已是我大四时在认识娜娜之后,大三时我和娜娜热得很快,到大四时不知怎么地就凉了!巧的是瑞瑞这时时常挂电话来,军中电话要经总机拨转,一条线路很多人在使用,要接通得要有不断拨不断等的超级耐性,娜娜对这种情形感到很不耐,但娜娜擅于驭繁化简,直击事务重点。

瑞瑞则是那种超级有耐性的人,她为了一通电话打进来可以等上一个小时。我这个一丝不苟,喜欢遵守规矩的人,这辈子不得不牺牲形象冒著翻黑的风险为女生跳墙,先是娜娜,后是瑞瑞,那时我竟搞不清楚我是否在恋爱?多年后两女在国外都成了"大咖",其实当年我就可以感觉到她俩的不凡,各有常人不及的某些个性特质。


跟著学姊们做跟班,不但又结识了一些其它系所的同学,又逐渐认识了很多文校生,我开始写诗、写散文投稿,还叁与过大学生的联合公演跑龙套,到四年级美术系毕业联展,我这个系外生也破格送了一幅画去参展。多年后再翻开旧照才发现,去军校前我在影中的样子十足像个小混混,好像随时都准备好要冲出去找人打架。进空军官校后是另一段改变,不过老是会故意摆出很雄赳赳气昂昂的铜像姿势。

跟著这些学姊跑场之后又有了新样,姿态看来似乎比较自然、比较文雅点了。也许这时我已有点气质了?娜娜才会接纳我进入她的男友候选名单。但那时我心智未开,总以为我只是她泛泛之交中的其一而已。娜娜是聪明绝顶的女孩,从小生活的优裕养成环境是我从没接触过的。


大二将结束前,在一所大学的游园会里初识娜娜,那天学姊们没有活动。我刚被禁足一个月不能外出,还是学姊们去说情,学长才让我改成了禁足半个月,终于解禁有机会出外透口气,仍有点愁眉不展。本来漫无目的一个假日,先是和一位同学穿著军服去士林逛花展,同学说附近这所大学今天正在办游园会,于是我们又逛到校园去。

娜娜在游园会摆了个相命摊,我和同学刚走到摊子前,娜娜冲著我说︰
「小伙子,你有心事哦?让我帮你看看吧?」她这时是大一新生,比我小了好几岁,口气却很老练。看看我两手,再往我脸上看一眼︰
「你在愁甚么?最近也快要转运了。」
「他在愁没有女朋友。」同学又在瞎掰了!我愁眉不展是因为被一个怪咖学长盯上了,甩都甩不脱,没安宁日子好过。
「嗯!你以后会是块好丈夫的材料。」娜娜才刚说完,旁边的同学趁机帮敲边鼓︰
「那么你就把他列入考核吧?」
「你们甚么时候可以放假外出」娜娜问。
「我们只有星期日可以外出。」
「好吧!下个星期日上午九点钟,在我们学校校门口,不许迟到噢!」

我有点不相信我的耳朵?那时军校生把妹大多是"票房毒药",旁边的同学原本只是在开玩笑,也大出所料地说︰
「真的吗?」
「君无戏言,尔何为信?」娜娜竟冒出一句文言文。
同学转过身就伸手从我军礼服的右襟上,把我的兵籍名牌卸下来交给娜娜︰
「下个星期日见面时再还给他,如果他没准时赴约,我会代你狠狠搥他!」
到了赴约那日,先在士林附近逛,娜娜忽然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我对军校生的生活很好奇,中午可否到你们的学生餐厅去午餐?」
如果在平时当然不大可能,星期日学生大餐厅人很少,于是在校门口办妥会客手续后,我们就进了学生大餐厅。

达鲁这时仍是伙委,已经有点像办伙食的专家,连任不休,我们已经半个多月没照面。我和娜娜一进大餐厅,他就迎上来,兴奋地忙进忙出,弄了两盘丰盛的学生伙食端上桌,我们三人边吃边聊。以后每逢星期假日要去哪里里?我这个呆男有点伤脑筋,达鲁就帮我规划去处,大多时候我们就成了"三人行",我原来想要疏远达鲁的企图又烟消云散了。后来我和娜娜在一次较严重的龃龉后,彼此都不联系,又是达鲁的一个出奇动作;把我和娜娜相互拉了回来,这份情使我以后都难卸下和达鲁的连结。


所以我说,没有达鲁的嘎一脚,我和娜娜肯定难以维持以后的"七年长跑",而没有娜娜的出现,在复兴岗生活还没结束前;我和达鲁应是早已分道扬镳了。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