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打印日期:2019/10/21
不说再见 达鲁07--小说
2019/04/11 10:42:40



不说再见 达鲁07--小说


07、

晚餐前从屏东来的两位女孩先到,以前已熟悉,还没用餐前就已聊得很热闹。达鲁晾在一边没话可说,我还在气他刚才的恶劣动作,没给他介绍两位女孩的名称。已经吃完晚餐雪英还没到,屋里墙上的联通喇叭传来会客室的守卫呼叫,大门有翠英的电话,翠英下楼去接电话。两位在座女孩聊起雪英,雪英最近不知受到甚么挫折?情绪很不好,刚从新店搬到公馆附近。过一会儿翠英上楼来,说雪英有事要晚点来。

直到夜里九点多雪英才来,雪英一推门进来,达鲁就两眼发直,目光贴著雪英游走。雪英进门还没坐定就没好气地指著达鲁说︰
「这是哪里里跑来的野男人?」我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正准备要介绍达鲁的名字,未料雪英又说︰
「都吃过饭了吧?他还待在这里做什么?」我看情况不对,就转头对达鲁说︰
「她最近情绪不好,你还是先回家吧?有什么事我们回学校再谈。」未料达鲁皮还真够厚,他说︰
「这么晚了,我家那里已没有公车可搭,今晚我可不可以留下来,我不会麻烦你们的。」

雪英刚坐下又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声说︰
「老娘这里不是收容所,你如果没有钱坐出租车,年纪轻轻的,总还有两条腿可以走回去吧?」
我把雪英拉到角落里低声说︰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他是我朋友吔,给我留点面子好吗?」雪英一脸气呼呼地说︰
「你现在就让他离开,否则我要跟你翻脸了!等一会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我无奈地把达鲁拉出门去,送他走出大门,还连声道歉,叫了一辆过路出租车让他坐上去,他仍一脸无辜样。

转头要进大门时,门口守卫也对我说︰
「小李,你这个朋友不是好人,以后别带他来,我不会再让他进门了。」
我问警卫怎么回事?警卫说︰「上楼去问你那些姐妹们,她们应该比我更清楚。」
上楼去一开门,屋里四个女生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好,你回来了,先坐下。我们刚才在谈你今天带来的那个烂朋友,你好好听仔细!」
雪英首先放第一枪,但把说明预留给翠英,翠英平时是个特别没脾气的人,这时也语微愠怒︰
「邻房锺妹是我们的好朋友,这里的室友们过去也都相处得还不错,你和锺妹的男朋友都知道自制,所以才允许你两个男生进来,但今天你这个朋友做的事让我觉得很难堪!我去跟人道歉都道不完了!

「哼!甚么玩意嘛?那个人活像只发情的野狗,你知不知道他还干了什么事?」雪英交叉著臂膀质问我。
达鲁下午窥春隔墙的事已够我坐立不安,没料到就这一会儿时间还有其它事发生?
「刚才我才一进来就有两个女生向我告状,你那个烂朋友下午跑到大浴室去,架子上晾著女生的胸罩和内裤,他全都抓著一条条嗅过去。已经让别人瞧见了,现在整层楼的女生们都知道此事,有些人叫著好恶心!就直接把胸罩和内裤丢到垃圾桶里去了。」
我张著嘴半天说不出话来,翠英和雪英两姐妹讨论一番后,又想起了我的胡涂旧事。

「璐璐每次一进他家门,他就一溜烟从后门逃出去。璐璐就说︰【兔子跑了,却把他这些狐群狗党留在这,本姑娘有这么可怕吗?】」
「还是璐璐犀利!李哥早就该挨骂了,就没看他交过几个好朋友。」其中一位又补上一枪,女生们一阵笑,我只能低头听著。
「没看过这么蠢的男生,朋友怂他办舞会他就办,却没有人说要出钱,他自己也不会跳舞。他那些朋友家里都有给零用钱,只有他是在工地搬砖头自己赚零用钱。」
那时我们都是高中生,朋友们知道我有钱,却只有雪英知道我爸是从不给孩子零用钱的,我的手脚多次被砖头砸伤过,童工靠打工赚来的微薄工资都和著血汗。

雪英瞪我一眼又继续说下去︰
「年终舞会那天上午我陪他去买要用的物料,下午在厨房里面忙了半天,到晚上舞会开始,我已经累得想打瞌睡。他那两个像七爷八爷的朋友,就轮流缠著我尽说些没营养的话。我表明对他们没一点胃口,他们才转头去叮别人。舞会结束,他那些朋友又都忙著把妹跑光了,留下残局仍是我帮著他去收拾。」雪英这一开炮,新怨旧恨都上来了,抹一把口红继续说︰
「收拾残局的时候我对他说【你这些朋友很不够意思,不出钱倒也罢了,吃喝玩够就跑光了,就连收拾桌椅都不会帮点忙。】」

「你们猜他是怎么说的?」雪英斜眼看着我,然后幽幽地︰
「他说︰【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这点事又何必计较?】」雪英话语甫落,在座女生异口同声说︰
「那么你呢?他怎么说?」
「我们忙到夜里一点半才收拾完场地,他送我回到家门口说了声谢谢!就没别的话好听了,那晚我又被我爸狠骂了半个钟头。」
雪英翻了翻白眼,做出两手一摊的无奈动作。其它三位女生又异口同声说︰
「这个豆腐脑,该骂!该骂!」

将近午夜时分,我起身告辞,走出门外迎著毛毛细雨,走了好长一段路淋了一身湿,觉得脑袋已凉下来,才雇了一辆出租车直驶校门。冲个冷水澡,在只剩几条孤影的军校大通舖躺下来,仍在思考我的决定。翠英那里我已没有脸再去,况且因为达鲁搞出来的状况,那处女子公寓以后也应会加强门禁了。第二件事,我开始认真考虑到是否该和达鲁疏远了?在未正式疏离达鲁前,另一位屏东的眷村妹妹被人坑了一笔,必须去帮她讨个公道,我又再次见识到达鲁的滑头。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