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15268892
打印日期:2019/10/15
呼拉山的障眼劫07--小说
2018/09/07 23:47:38


呼拉山的障眼劫07--小说


小型工程还没做完,有位陆战队上尉乘著一辆卡车来到工地,他说师长要借一些工料,我回应他工料不是我管的,上尉用工地电话去向师长回报情况,师长要我接电话,我没接,转向潘上尉侧耳低声说︰「他借去的工料一向都有去无回。」潘上尉拿起电话回应髒锅︰「请长官开具公文或借据。」那头的电话就再没打来了。该项工程是海军港湾工程处承办,陆战队只是协办单位,潘上尉不隶属这里,髒锅没辙!伸出的黑爪力有未逮。

小型工程刚做完回到营里,我才知道我又逃过一劫!营长设计承做的师部游泳池工程,我因不在单位未被列入工案编组。游泳池工程才开工不到半个月,主要工料几乎就被髒锅搬空了!髒锅不但官运亨通,在外关系甚至通到那时在社会上逐渐崛起的"党外"政治人物。在外做自己的生意也搞得有声有色,他到市郊到处买地,然后去部队各处工地"借"工料,卖的房子由于价廉,很快都能卖空。那些被"借"的单位可就惨了!工料从没还回来过,承办人员得要各显神通,自己想办法解决缺料问题。我营营长是个一介不取的忠诚干部,就连去营部福利社喝一罐饮料都是自掏腰包,没少付过一毛钱。

回营的一个夜里,我和营长坐在工料场的边坡地上,看着一大片空掉的堆积场,欲哭无泪!苦思该怎么办?我营以往经营副食生产,养鱼、养猪、养羊,收入颇丰,是该地区最有钱的一个营,我们三不五时加菜都用不完,营房哪里里有破损自行更新,整修工程不劳上级拨款。因而也引起师部注意,师主任姚痞坏在擅于威逼属下,争功诿过,倒也不似髒锅胃口海大,姚痞偶而以师部福利金告罄为由,要求我营支持个一、二万元捐输师部,对我营而言算是个小数目,帐目上不难挪平。髒锅个头小却是胃纳无限,他暗示营长工料的问题可以设法调拨福利金。

经过再详细估算后,要填补髒锅"劫夺"后的大缺口,除非把我营福利金全都投下去才能勉强打平,但福利金属于全营官兵共有,挖福利金肯定触犯的是军法,这可就是营长和我都万万不能苟同的。营长叹道︰「快让我活不下去了!」我霍地一惊!想到年前工兵单位有位预官上吊自杀的悬案,比较内线的耳闻也指向类似情况,现在我不能再袖手了,但在财务上我不可能帮得上忙,于是只能提出一个砂石和油料方面的襄助方案。我们已被逼上梁山,只好去"偷采"砂石了!高屏溪里虽然多得是现成砂石,但河川管理单位不会允许私采,而那些在经营砂石开采的也都不是寻常人家,要去动砂石,可就是去狼嘴边拽肉末了。

仍是透过以往流氓营里的故旧转托,砂石场同意给我们稍稍放水,但我们必须捡一个夜暗时分去开采,而且不能出现灯光,如此他们可以睁一只眼也闭一只眼。砂石来源搞定后,如此大量运输还须不少油料,营里的汽车油料常被师部非正规要求支持,已是捉襟见肘。这方面潘上尉又成了及时雨,他向海军码头单位请托,运来两个五三加仑桶,我们的"运输计画"才得以成行。那夜我营三辆卡车在一辆小吉普前导下驶入高屏溪岸,一进入岸边就完全熄灯,缓慢驶近水边才开始采砂。这个动作在行进中仍有著高度危险性,所幸来回三趟就已安全采足游泳池工程所需砂石,但钢筋和水泥就无处可求了。营长被迫把家里的六十万元积蓄都提出来填补那项工程缺口,到年底前他和老婆也因此离婚了!

这一关我虽没伤到,潘上尉向我提出示警,我的这段劫数至少还要三年多才能走完,凡事仍须保持高度警觉。接下来的半个月看似平静,姚痞为了他自己的绩效,又给我出了个馊点子,要求我去研究办理。1970年代到1980年代上期,国际间咸认,中华民国海军陆战队战力是仅次于美军世界第二强,以我在部队的亲身经历,对此看法是很认同的。虽仍有极少数像髒锅这般贪得无厌的屎官在腐蚀基层根基,但大多数官兵仍在戮力从公,奋励求进中。这个时期兴起了一股军事革新研究潮,不少革新方案都是在那时从各阶层中被激发出来。姚痞不是个很有创新能力的人,但他也不想落于人后,于是压榨部属取得成果自拱。

我营伙食一向丰盛可口,姚痞早就放弃师部三餐,每天都在我营搭伙,为了伺候他,我得要特别派出一名士兵专门照顾他的用餐。这三餐时我很多时候还不免要陪"王爷"边吃边聊,我的个人空间相对更为狭小,他的"任务指示"没完没了!每个月只有星期日一天的休假也常被他剥夺。老婆首次怀孕产女,正是部队空档没有重要事务时,我正待请假,他竟揪空先一步排出讲座,要让全师干部来听我上课,说明如何做好部队营务管理和士兵管教。并要求我无须请假回家,他可以派一名士兵去我家照顾,女人生产可以让一位陌生男人来照顾吗?我铁了心,把请假条递出后就赶回去守在老婆产房待产。

三天后回营我准备接受处分,髒锅先来一通电话祝贺,并让传令送了两罐奶粉和几样新上市的哺育婴儿用品。姚痞则把我臭骂一顿,还好没有发布处份。从这件事就显示出这两人的行事风格差异处,髒锅的个人节操糟透!但他在人情的环顾上却很周到,收到他致赠小礼物的干部并不多,送个小礼给某位干部有著无须言明的内涵,只这个小动作就足以让过去曾有过节;并且伺机想要修理我的几位长官却步,但我也必须极力避免让别人认为我和他是"同路"的。

姚痞没有贪赃枉法的狗胆,可是他会不断压榨下属,不会考虑别人累过也需要喘息之时。一回来,我就在师部会议厅展开三天下午的专题讲座课程,每次一小时,课中我借题发挥把他狠狠糗了一番,我说,我们的干部中有些作长官的脑袋里只有自己的绩效,完全不顾下属死活,做为一位负责尽职的干部,下属的艰苦处我们也须主动体察到,这样才能带心,带心比军令更有力。姚痞坐在第一排还频频点头微笑。过两天他就突发奇想,要创造一个战场新思维,他想不出什么点子,照例把相关构想丢给我思考。他说︰「你们这个营是全军兵员最多的营,战时应该还可以发挥更多的边际效用。你以前受过特种训练,你给我做一个战术新构想,让通信营在战时也可以在前线担任战斗任务」。

姚痞并不了解通信营兵员虽众,战时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要分配到全师各团去支持指挥通信。战时,营部连要调度全营装备和后勤事务,以及车辆安排,扯不开!海空连和无线连会分配到各团去支持,战时已非我营掌握。只剩下一个有线连,战时我营必须衡量战况;灵活调配各方,而且马不停蹄难有休息时间。姚痞坚持要搞出一个创新战法,好呗!我们就凭空画葫芦搞吧!只花不到四天,我就写出一本"通信单位支持战场预备队之研究方案",还托人代打字装订,封面研究人署名则是姚痞的大名。写完连我自己都很想大笑,姚痞大喜,立刻命我下周就展开相关方案训练。

我学过的特种部队战法,不同于一般突击部队,而是以三人一组编成,专门训练战场猎杀手段。以往的训练内容太危险,也不可能用以照章行之,况且我也不想当真,因此就调整成以课堂讲课为重,室外训练只着重埋伏、伪装和攻坚的方法和技巧。有线连大部分士兵都看得出,这不是玩真的,摆个模样模拟些战斗动作就行了。但有一位下士却特别认真,每一堂课他都会发问,勤写笔记,而且务必让我详予解说后才满意。这位名叫"廖国城"的下士,有线连大多数干部都认为他是全连最优秀的下士,只有他的连辅导长认为该员"桀傲不驯",不久后他就让中部一个小山区热闹得天翻地覆!


未完待续~

导读︰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656730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829547
呼拉山的障眼劫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呼拉山的障眼劫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131973
呼拉山的障眼劫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743655
呼拉山的障眼劫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068041
呼拉山的障眼劫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268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