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14239150
打印日期:2019/11/13
野战撞邪
2018/08/17 15:07:18


野战撞邪

阿宝是个很铁齿的人,每当同僚闲聊话题涉及灵异事件时,他都会嗤之以鼻。自从那年八月他的女朋友玛雅被鬼拍了一巴掌后,他的观点才开始有了改变。我是某营的营辅导长,阿宝是友营某连的副连长,在屏东车城一场营对抗演习中该营是扮演我们的"敌军"。

演习后的检讨会在四重溪举行,会毕要来接我的小吉普在二重溪路边翻车了,路中间一摊滑油使得小吉普在空中翻了个大跟斗,然后又摆平在路旁泥田里,驾驶飞摔落到软泥上没有受伤,但已魂飞魄散呆若木鸡。我拦了辆过路出租车先把驾驶送回扎营处,试著启动引擎,车子竟奇迹似地完好无伤。我把车开上产业道路,半途遇到阿宝和他马子在路上并肩而行。

玛雅家在牡丹乡,知道阿宝已演习结束,即将放假三天,于是赶到四重溪来会合。演习检讨会后,小俩口躲在屋后卿卿我我,连上接送干部的卡车已开走,他俩只好步行走回阿宝连上扎营处的车城国小,刚巧我经过于是乘便坐上我的小吉普。我和阿宝很熟,玛雅是第二次见到,她是位外向型很洒得开的女孩,三人很快就聊得热闹了。她俩坐在后座,也不在乎让我听到他们的"淫声秽语",一上车就在嘴炮连连。

「十几天没有X 你,这么多天满山遍野跑,你的两条腿还有力吗?」玛雅在糗阿宝。
「两条腿是跑累了,不过,另一条腿饿了很多天,正准备要回去饿虎扑羊。」阿宝回扎营处向连长报备后,就可以就地放假了。
「可是我现在就想要X你了!」玛雅此言一出,坐在驾驶座上的我惊得驾驶盘歪了一下。
不远处就是一处占地很广的大坟场,是车城第一公墓。这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玛雅要到哪里里去找"野战"场地?

「这里也不错,李大哥停一下车好吗?」玛雅要求我停车时,我们已来到大坟场的路中央,我回头看向阿宝︰
「真的吗?老弟,你意下如何?」
「这里是坟场吔!你有没有搞错?」阿宝也有点怀疑玛雅是否在开玩笑。
「我幻想过很多次,如果在这种地方做那件事一定很刺激!现在刚好走到这里,机会来了,实现梦想就要即时把握。」
「这里恐怕会有很多鬼看着你们胡搞瞎搞哦!」我是真有点疑虑,玛雅却兴致盎然,她说︰
「想象一下吧!我和阿宝在蘑叽蘑叽的时候,旁边有这么多观众,哈哈!就像在大舞台上演出舞台剧啊!」

阿宝投过来一个征询的眼光,我点点头,玛雅拉著阿宝跳下车,往坟堆深处走去。
我在路边等候,今晚是满月,想到电影里那些恶地鬼魅都会在这时倾巢而出,手臂上的汗毛就不禁竖了起来。
坟堆里很快就传出一阵阵咿咿哦哦的喘气声,玛雅可真放得开,两百公尺方圆内可能都听得到她的狂叫声。可是不久后就有点不对劲了?
「妈呀!」起初我以为玛雅这位疯姑娘是在叫自己的名字?然后又一声︰
「快跑啊!」玛雅和阿宝衣衫不整;惊慌地从坟堆里窜出来,我才知道他俩真是遭遇状况了。

他俩飞也似地跳上车,玛雅忙著把短裤拉链拉上,阿宝狼狈地系腰带,腰带尾老半天套不进铜环锁孔,显然惊魂未定。
「李大哥,快开车!」玛雅说这话时又想起一件事,她说︰
「糟了!我的奶罩还丢在那里。」阿宝说︰
「还管那么多?逃命要紧!」
我问发生何事?玛雅惊魂甫定后开始叙述原委。他俩在路边不远处找到一座修缮讲究的西式坟墓,磁砖舖就的圆周地面,棺木是停放在凸出地面长方形的黑色大理石棺椁里,平坦的盖面,天气很热,这上面却很凉,比那些中式坟头更"合用",阿宝躺下后玛雅就骑了上去。

据玛雅陈述她正待要"冲顶"时,背后忽然一阵冷飕飕的凉风吹来,屁股上被重重拍了一巴掌。玛雅问阿宝︰
「刚才是你在打我屁股吗?」
「没有ㄚ?你看我两手是放在两边抓著你的手。」
「是不是李大哥躲在后面开玩笑?」
「李大哥在外面,不会进来的。」
再看看身边没有任何其它活动的物体,两人立刻跳起来!

小吉普驶出不远,玛雅说她觉得有点怪怪,屁股仍感到有点刺刺的,要求停车先查看一下。玛雅把衣角和短裤腰边捞开一些,露出半截屁股。阿宝立刻扭亮手上的手电筒照下去。玛雅坐在后座右边,我往右后方一转身,玛雅左臀上方有一面浅灰黑掌印,赫然就在眼前!掌印不是很清晰,但五指印痕仍明显可辨,可是较一般男人掌印整整小了三分之一。玛雅神经质地尖叫起来︰
「妈呀!怎么办?真的撞鬼了!」「赶快先离开再说。」
我加速驶离,到车城国小门口将他俩放下,还要再返回我营的临时扎营处;在车城第二公墓,凌晨全营才会开拔行军返回林园地区。

三天后我们都已在营房老巢,我问阿宝;玛雅情形如何?阿宝说︰
「每天晚上都在做恶梦。」
「她是信耶稣的,有在祈祷吗?」
「有啊!她有在向上帝忏悔祈求上帝原谅,可是黑手印在屁股上还没消失。」
「她得罪的是第一公墓的阿飘,该祈求原谅的对象应该是那些阿飘吧?」

到了星期日,阿宝带著玛雅重回第一公墓撞邪处,向那一堆坟头鞠躬道歉,以后就没再做恶梦了。过几天又再遇到她俩时,我问阿雅屁股上的黑手印消了没?阿雅说︰
「当然消了,阿宝在我屁股上又拍下一堆红红的乱掌,黑手印都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