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2005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打印日期:2019/11/15
呼拉山的障眼劫03--小说
2018/08/10 10:55:09


呼拉山的障眼劫03--小说


驶上楠梓附近一处小山坡后,路就变得很狭窄,只容一辆车单行。不久地形忽然开阔,这家市郊餐厅就显得有点阔气了,外面有荷花池和凉亭,两层楼的建物里外都经过讲究装潢。

一行人一进门,就立刻有一个妈妈桑模样的中年女人迎过来,看来春咧是熟客,也有习惯的包厢,我心想惨了!又是一处地下酒家,如果让人传出去,我和一群流氓半夜跑到地下酒家喝酒,这个军阶不被拔掉才怪!以前给髒锅当保镳我一向都守在室外,或在厅堂,他也不会希望我跑进内间看到他的丑态。现在这情况既难脱身,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刚坐定不久我就说要先上洗手间,好不容易揪到机会,本打算藉尿遁干脆闪腿走人。未料春咧对一个小弟说︰
「你去护驾,把李大哥照顾好。」
我慢吞吞撇条,甩了半天,那个小弟仍专心守在门口,纹风不动。我刚跨出洗手间的门,又看到一张熟面孔,想躲都躲不掉!
「李大哥,你也来啦!」阿英扯起嗓门叫,整条走廊都听得到。阿英的老公在以前那个流氓营里待过,那时他们未婚,时常在假日来营会客,所以已很面熟,他老公退伍后在台南经营野鸡车,未料这时却有空跑到高雄这个野地方来吃饭喝酒。问过我在哪里间包厢后,阿英说等一会儿会来敬酒。

进包厢才坐定,五个陪酒小姐鱼贯进入,一字排开,
「李大哥,你先看看喜欢哪里位小姐?」春咧话音未落,我就侧过身小声对春咧说︰
「可不可以不要叫小姐?」
流氓兵要搞倒军官干部,过去见过多例,无论是自己喜欢往下跳的,或是被人设计入了座,只这一招就够让肉咖身败名裂,翻身无望。我太清楚这个眉角了!能够进出泥淖无数次还保持干净,除了够警觉以外,还要有足够定力,偏偏流氓的酒局若无粉味,就觉不够尽兴。

「刚才有得罪之处,所以我特别安排这个给李大哥赔罪,春咧很有诚意,请你给个面子!」春咧已略显不悦之色。
正在左右为难时,房门敲响两下,一个小弟先开了条门缝,问明来意后,向春咧报告是李大哥的朋友。
春咧点点头,门一开,阿英的大嗓门就灌了进来︰
「台南进香团来此进香,各位大哥有赚有发财哦!」
门口站著阿英一行三男三女,这个包厢不大,他们也挤进来刚好坐满。春咧犹豫一下,再问我︰
「李大哥真的不要粉味?」我用力点头。春咧挥挥手把几个陪酒小姐辞退。阿英这伙人的出现更让我没机会闪离,但也无异帮我解了围。

一边是高雄兄弟,另一边是台南兄弟,透过我这个"外方人"找到共同话题,倒是聊得很热络,杯觥交错,酒酣耳热自不在话下。他们聊的都是江湖鸟事,我其实是如坐针毡,食之无味,又不得不应和几句。我本是意外间跳进来的配角,席间却忽然宛若主角,大家都不断冲著我干杯,但我知道此时千万不能喝醉,可是酒量一向不佳,所以我使了点小伎俩,不断抹汗,频换湿毛巾,酒杯里大部分的酒都已让我给倒进湿毛巾里。

这里的主要客源是道上兄弟,店方供应的湿毛巾比一般餐厅都大些,也方便了我藉巾倾酒,干杯喝下去的大多是清水。我在桌下脚边放了一个小水桶,泡了酒的湿毛巾不断往里扔,一场酒局下来那个小水桶里已泡满了酒。右边坐的是阿来,左边是阿英,我把酒倒进湿毛巾,然后用清水注入酒杯的动作都在桌下进行,他两位都很上道,看在眼里一直没有吭声。

这里有说有笑愈来愈热闹,其它包厢也钻出几个陌生人偶来敬酒,有个已经醉了七分的大眼疯仔,长得有点像老外也说是台中来的,不知哪里支神经短路电到我这里来?出去又进来好几回不断缠著我碎碎念,第一次对我说︰
「大吔!我闯荡江湖多年,就从没见过像你气质这么好的鲈鳗。」把我也当成道上的了,唉!哪里知我此时巴不得逃出去啊,干一杯!
过一会儿他又钻进屋里,又要找我敬酒︰「大吔!我就是觉得和你很有缘。」掏出名片来,礼貌上我收了。
「我的小庙暂厝楠梓,一定要找时间来给我请哦!我有个妹妹在港都舞厅都是挂头牌的。」
「看你很帅就知道,你妹一定很漂亮。」
他一高兴又要和我干一杯,隔著阿来座旁的春咧,已经被他烦得在皱眉头。我也感到有点吃不消!

没过多久,大眼疯仔又跑来了!他一进门全场都静默了几秒,阿英掩著嘴偷笑。他又溜到我座位后面举杯说︰
「今天很高兴遇到李大哥,我们一起给李大哥干一杯!」阿英一伙正待举杯,春咧一张脸已经整个垮了下来。我赶忙站起来说︰
「这场聚会是郑大哥的盛情促成,我们应该给郑大哥干杯才对,祝他政躬康泰。」春咧站起来回敬大家,其它人也都站起来︰
「免客气!大家都恭喜发财。」乾完一杯 ,春咧指著大眼疯仔说︰
「你!回企睡觉,不要来了!」大眼疯仔乾笑著,缩头出了门。
可是......过一会儿他又来了!搅和得屋里一锅子大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