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29793418
打印日期:2019/12/16
【美国】【经济】从回购利率暴涨谈美国经济周期
2019/10/01 14:51:35

在两周前(九月16日和17日),美国银行之间的回购利率(Repo Rate)忽然从年利率2%蹿升到10%,随即引发了全球媒体的关注和联储会的介入。当时就有读者发问,但是因爲幕后的真正动力一开始无法确定,所以我决定等到月底,刚好是第三季结束,再做观察评论。


首先,我们必须解释一下回购是怎么一回事。Repo并不是Repossession(强制扣押抵押品)的缩写,而是Repurchase Agreement(我也不知道爲什么缩写成Repo而不是Repa或Repur)的意思。它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有抵押品的贷款(Secured Loan),只加上一个小小的变动。假设A要向B借钱,如果用的是普通的贷款,那么到期A还不出钱来,抵押品在法律上还是A的财产,B必须到法庭走程序来扣押它,这代表著额外的时间、费用和风险,所以美国的银行就发明了Repo,也就是A直接把抵押品依贷款额卖给B,但同时又签一个回购契约,到期B再把抵押品以本金加利息的价钱卖囘给A。从经济观点来看,这和贷款没有任何差别,但是从法律上来讲,抵押品在贷款期间就已经属于B了,所以如果A还不出钱来,违反了回购契约,那么B不须任何法律程序就可以处置抵押品,从而避免了风险和费用。


在实际应用上,是数额最大、重复率最高的贷款才有需要动用这种特别契约,亦即银行和银行之间的短期互贷。当然在最近二十几年,其它有短期贷款需要的大型金融组织,如对冲基金,也参与了回购。贷款期一般是隔夜,但稍微长一点的,如两周(14天期),也不算罕见。抵押品原本必须是绝对可靠的资产,也就是Treasury Securities(联邦债券),后来推广到其它AAA等级的债券,例如MBS(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住房抵押贷款证券)。


所以总结来说,回购是美国金融大户们彼此之间互通有无、做现金流动的主要管道。当没有足够的银行愿意提供现金的时候,利率就必须上升,以作爲补偿。这有两种可能,一个是银行之间,互相怀疑偿贷的能力,所以不愿意伤及本金;另一个是现金短缺,以低利率借出不划算。前者是Solvency(偿付能力,亦即是否破产)的问题,后者则是Liquidity(流动性)短缺。


这次回购利率的波动会造成媒体的关注,主要是因爲2008年金融危机正式爆发的第一步,就是回购利率的大幅上升。当时因爲天量的次等住房抵押贷款证券被鱼目混珠成AAA,实际上很多银行的资产远低于账面价值(Book Value),例如Lehman Brothers、Bear Stearns和Merrill Lynch这三家银行都已经实质破产,于是其它银行先是拒绝和这几家做回购交易,然后很快整个回购市场完全瘫痪。


但是这么一来,局部的Solvency问题也演化为整体流动性的短缺,然后现金不足会如传染病一样摧毁一个又一个原本还可以维持的银行。例如A付不出现金来偿囘做抵押的MBS,和它有回购交易的B就忽然损失了那一大笔现金,账面上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MBS,也就可能会资不抵债了。即便一开始没有任何人破产违约,很多银行手头上的现金只够几天之用,没有了回购这个管道,就必须紧急贱卖资产,大家一窝蜂地卖,价钱必然会崩盘,那么也很快会有资不抵债的银行。


美国的财政部刚开始还坚持芝加哥学派的不干涉主义,但是Lehman一宣布破产,当天晚上高官们面对著第二天必然会有的骨牌效应,还是屈服于现实,出手挽救了Bear Stearns和Merrill Lynch,以避免事态继续扩大。与其同时,爲了阻断上面讨论的传染机制,联储会特别设立了一个交易站:既然银行不愿做回购契约的贷款方,就由联储会凭空印钞票来当交易对手(Counterparty),把无中生有的现金交到有流通性困难的金融组织手里。


11年过去了,这次回购利率又突然大幅上涨,背后并没有任何一家主要银行有资不抵债的危险。但是流动性短缺的传染性还是有的。如果没人来管,那么体质比较弱的金融组织过几天就必须开始贱卖证券,然后真的会有银行破产。于是联储会就重新启动2008年的那个回购交易站,每天提供1000亿美元的隔夜回购和600亿的14天期契约,回购市场随即平静下来。


爲什么没人破产,现金也会短缺,这得要从短期和长期两个不同角度来谈;先说短期。


九月16日和17日,刚好美国财政部拍卖价值1130亿美元的债券;换句话说,联邦政府从金融界吸走了那个数额的现金。同时,第三季度即将告一段落,银行必须公开九月30日晚上的财务报表;传统上他们会尽力保留现金在手上,以便让账面更好看一些(Window-Dressing),所以自然就没有意愿到回购市场上提供贷款。


这两件事加起来,大约是两千亿美元的现金从金融系统流失。由联储会可能已经贷出五千亿(并不是每天的1600亿都被完全认购,而且其中的1000亿只是隔夜,第二天就偿还了)还不能收手这个现象来看,很难说是否还有其它目前未知的因素。这是因爲除了下面要讨论的长期现金饥渴,前面提起的流动性传染机制,本身也有隐性的杠杆作用,而这个杠杆比例多大,联储会自己也还在积极摸索之中。


至于长期现金匮乏,那就得从前面提到的2008年故事接著说下去。美国财政部和联储会阻止了连锁反应,暂时稳定局面之后,接下来就面对著资产价格大幅下降的问题,这使得还没破产的银行也觉得自己很穷,预备金不足,自然不想再放贷。然而金融危机刺破了泡沫,经济严重萧条,光是联邦政府投钱进入基础建设,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资金让公司投资和平民消费。于是联储会就开始了非常著名的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QE)。


量化宽松和前面讨论的回购交易相比,也同样是凭空印钞票来买那些债券,差别在于量化宽松买下的债券被长期囤积起来,所以效果是累积性的。自2009年初开始,经过三轮的量化宽松,联储会一共新印了37000亿美元,买下联邦债券和MBS大约各半,再加上2008年既有的8000亿,总共是45000亿(参见下图;这是当年美国GDP的27%,创下新的记录,作爲对比,二战最后一年联储会的账目是GDP的20%)。



到了2017年年底,联储会怕这些额外的现金外放太久,会让美国金融和经济像吸毒一样上瘾,所以开始紧缩(Quantitative Tightening),至今不到两年的时间,一共回收了大约1/5,亦即9000亿。显然单从现金流动性的角度来看,它还是开始得太晚、步调却太快,美国的金融业承受不了这样的失血,各大银行早已普遍缺乏现金,所以整个美国金融体系才会爲了区区2000亿(略高于GDP的1%)就休克了。


既然2008年的次贷并没有重现,也没有出现像Lehman那样已经资不抵债的银行,那么是否到了新季度之后,美国的金融和经济就能雨过天晴呢?我认爲答案是否定的。


在二战之后,经济周期原本大约是5-7年一个轮回,但是在冷战结束之后,因爲美国一超独大,得以肆意用金融和其它非生产手段(例如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1997年亚洲货币危机和前面讨论的量化宽松,参见前文《美元的金融霸权》)在世界搜刮,使得景气阶段得以延长。与其同时,制造业向亚洲转移,产业链全球化,使得世界市场经济的规模翻倍,投资管道大幅增多,这些现象也都推迟投资报酬率下降和通货膨胀率上升等以往的经济衰退起因,所以周期成爲大约10年左右。


这其中以中国兴起所引发的通货紧缩效应最爲重要。中国制造史无前例地极度压缩了工业产品的价格,连带使得欧美日的工资也无法上涨,所以传统意义上的通货膨胀不再发生。欧美的产业空心化,使原本在景气末期过度投资于生产工具(包括机械和人工)的现象,也转变成金融资产的泡沫。1999-2000年是股市;2007-2008年是房地产和债市;现在经过创纪录的11年景气,美国的房地产价位还不算离谱,但是债市(这里我指的是公司债中的Junk Bond,垃圾债券)和尤其股市又达到历史性的高峰水平,一旦企业的盈利不再持续上升,泡沫就会开始爆破,这正是美国经济当前的处境。


所以与其去研究2008年的金融危机,想知道未来两年美国经济动态的人,更应该参考2000年初的局势。当然差别也是有的,亦即前面所提的联储会的债券账目,在2000年只有不到7000亿,现在却是36000亿。随著经济下行的压力逐步增加,联储会应该会很快重启量化宽松,接著打破45000亿的现有记录并不一定需要超过一年。


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所以联储会印钞票是没有边际成本的,一放一收之间还可以引发其它国家的经济危机,从而为美国金融机构创造极大的盈利机会。然而这次经济衰退的时间点却明显打乱了联储会的节奏,在它原本还想要继续紧缩银根的时候,从经济(企业盈利成长趋缓)、政治(Trump为连任而希望降息)和金融(这次的回购利率暴涨)三方面强迫联储会立刻转向180°去做量化宽松。过去11年通过国际贸易和投资而散布在全世界的美元现金,大部分还在海外,所以这一轮的收割是无法指望了,而且新的宽松货币政策对正处在经济低迷状态的世界经济反而有些助益,尤其是像印度这样高度依赖外来资金的国家。


联储会无法依最高效率的节奏运作,是美国经济空洞化的慢性症状之一。美元的金融霸权,固然一方面方便金融财阀在海外掠夺,另一方面使联储会在货币政策上拥有主动权,但是美元长期坚挺,非常不利出口;对外发债几乎毫无实际代价和风险,又会鼓励借贷消费。刚好在1980年之后,财阀全面掌权(参见前文《从Trump的支持率谈起》),一个很自然的结果是企业把生产制造外包出去,以提高利润,同时在金融上不断创新,既方便民众借贷以维持生活水平,又可以对他们做金融剥削。但是30多年下来,民脂民膏和国家元气快被榨乾了,中产阶级持续萎缩,就业率直线下降,这套外包生产+借贷消费的办法,终究不能无限继续下去,这才导致Obama任内的美国经济对量化宽松反应迟钝,迫使联储会在金融危机9年之后才敢开始紧缩,从而引发了美国货币政策最近的反复。


长期来看,中、欧、俄都想要替换掉美元,而联储会账目的无限增长最终只会使美元日圆化,也就会是一个助力。Trump一直希望美元贬值,然后贸易出现顺差,其实最容易达到这些目的的办法,就是让美元放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只不过届时美国还会有经济大萧条和失去世界霸权这两个副作用罢了。


【后注】我在十月初的这篇文章以及《八方论坛》的节目上,对Repo Rate蹿升现象做了总结,认爲远因是美国财政部增发国债和美联储回收QE,以致金融界整体流动性(Liquidity)失血过多;近因则是经济前景欠佳,大银行判断可能有泡沫爆破的危险,所以开始囤积现金,准备过冬。今天是2019年十二月8日,根据报导(参见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arkets-bis-fx/u-s-banks-reluctance-to-lend-cash-may-have-caused-repo-shock-bis-idUSKBN1YC0IQ),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世界各主要中央银行交流沟通的集社组织)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其结论正是我两个多月前所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