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29262086
打印日期:2019/11/21
【英国】谈Brexit
2019/09/10 08:57:40

在过去这几年,Brexit一直是国际上的热门议题,提供旁观者许许多多曲折离奇、引人入胜的剧情发展。很多读者希望我做出预测,但是我在留言栏解释过,Brexit是一场势均力敌的长期战争,其胜负取决于现在和未来多场战役中的战术运用以及无数个别战士的随机抉择。既然决定最终结果的大部分事实还没有发生,那么试图做逻辑推测就毫无意义,纯属瞎猜。历史只发生一次,这种二选一的事件自然有50%的机率能瞎猫撞上死老鼠;如此欺世盗名的做法,当然是有识之士所不屑的事。


但是Brexit争执背后的真实动机,却是早就可以确定的。随著这个真相的关键时间点越来越接近,两边的阵营也有了越来越强的危机感,开始采用极端的手段做殊死挣扎。然而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中文报导对此有正确的认知,所以值得我在这里解释一番。


其实我在六月所写的《21世纪之民粹》一文中,已经简单提起这件事,但是似乎是没有讲清楚,以致于三个多月下来,仍然没有其它的评论者循著这条思路演绎下去。这里的根本事实,是脱欧派的力量完全来自英国的自私土豪;在台面上的媒体舆论,他们固然有一连串冠冕堂皇的理由反对欧盟,但这纯粹只是用来忽悠教育程度低的右派民众的骗术;私底下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欧盟的反避税指令(Anti Tax Avoidance Directive,ATAD)。


英国有很多富豪是继承祖产而来,藏钱、避税的手法经过几代人的钻研,技术水平很高。英国本土固然税法严明,但是有许多海外属地,例如Gibraltar,Jersey Island和Malta,都是著名的避税天堂,主要就是服务英国自己的财主。历代国会受土豪掣肘,始终无法填补这些税法上的漏洞。


然而欧盟的福利国家很多,避税的传统没有英国强,地方土豪对远在Brussels的新官僚团队掌控力又弱,使近年来欧盟对周边的避税辖区得以步步紧逼。原本主要靶子是瑞士,其目标是强迫后者配合欧盟国家查税。但是后来欧盟理解到,如果自身的法律能强制要求富豪们对国家申报自己的财产,那么吓阻力就会倍增。这个想法实践出来,就是前面我提到的ATAD法案。


很巧的是,几年前ATAD刚开始立法过程,Brexit忽然就成爲英国政坛的新主流,许多原本立场各异、互有恩仇的社会贤达,在一夜之间结成亲密的盟友,在政治、媒体和学术界鼓吹Brexit。他们所公开宣称的理由,五花八门,而且因爲毫无例外的会被打脸,总是必须每半年换一次,象是改善医疗服务、减低支出、促进自由贸易、维护主权、保障民主(因爲欧盟官员不是直选出来的)等等,基本没有几个智商在100以上的人会相信。但是既然总有一半人口的智商在100以下,他们知道只要有足够的努力,自然会有收获。


这里的一个例子是《Daily Mail》。历史上它原本是亲欧派的媒体,但是在ATAD之后,忽然总编辑被开除替换,然后成爲Brexit的拉拉队长。这个转变的关键是《Daily Mail》的老板,Rothermere子爵。在英国的法律下,Rothermere早已移民海外属地,不是本土居民,所以享有很多税法上的豁免;但是在ATAD条文里,因爲他在英国本土有许多资产和生意,这些豁免权将被剥夺,那么对他的资产管理就很不方便了。


提到一个子爵,我谈一下题外话。英国历史上世袭下来的老贵族很多,但是因爲历经几世纪的传承,大部分已经不是大富豪,真正有钱的大多是18、19世纪派任的新贵族。因爲上议院(House of Lords)也有几百年的历史,当前的议员以上中产阶级居多,比起被土豪渗透收买多年的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反而更加有大局观、更能为国着想。本周反No Deal Brexit的法案,能在上议院轻松通过,就是这个原因。


言归正传,我并不是说在ATAD之前,没有英国人说欧盟的坏话。象是Boris Johnson从名校毕业当记者,就是派驻在欧陆,然后以编造各式各样的故事而成名。但在当时这完全不是主流,是英国知识分子容许但会摇头的平民(Plebs)幻想话题之一,类似各种长寿保健食品。


后来这些Brexit土豪的代言人开始大闹特闹,把David Cameron搞烦了。因爲他已经有两次公投(在英国政坛历史上,其实公投很少见;这是因爲平民太笨,不能让他们直接做决定,必须有议员这些知识分子来过滤他们的冲动;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索Edmund Burke的著作)胜利的经验,以爲可以用同样的手法安抚他们,没有想到这次民粹的背后,是一大批土豪的生死利害关系。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偷抢拐骗,硬是赢得了公投。


然后Theresa May接任首相。May也不是土豪的人,原本对Brexit投的是反对票;当上首相之后,她努力的方向是在Brexit这个前提下,尽可能保障国家的利益。这就和土豪的利益背道而驰,所以她注定不可能成功。表面上Brexiteers一再狙击谋杀她脱欧协议的理由是爱尔兰边界上的Backstop,也就是爲了避免在北爱尔兰出现海关,必须有几年的过渡时期。实际上土豪根本不在乎什么海关,他们真正不能接受的是那个过渡时期。这是因爲ATAD预定在2020年一月1日正式生效;如果届时英国还是欧盟的一部分,或者因爲还在过渡时期,必须采纳和欧盟一样的法规,那么他们的钱财就会曝光,整个Brexit计划也就失败了。


Theresa May似乎并不完全明白这件事背后的脉络,硬是一根筋地要把她的协议闯过国会。这虽然浪费了三年的时间,但却也把Brexiteers逼到墙角:十月31日的期限成爲最后一个能确定避免ATAD的红线,无论如何必须在那天无协议脱欧。


所以在过去这一周,以Boris Johnson爲首的脱欧派固然是倾巢而出,相对的也有20多名保守党议员(大约10%;包括下议院议长)分五个批次,爲了阻止无协议脱欧对国家的损害,或脱党或辞职,其中有半数直接宣布退休。这正是我在前文《舍生取义的政治人物》讨论过的,西方体制下少有而且必然会被劣币驱逐良币的良心政客。一次能有10%的议员愿意牺牲自己的政治生涯来效忠国家,我想这是远高于任何其它主要西方国家的比例,英国作爲欧洲政治制度演化的先进,果然功底深厚。


正是凭借著这些良心知识分子的牺牲,脱欧的时限被延展到明年一月31日。这必然会触发土豪集团更加绝死的反击,(应该会)在十一月举行的大选将是决定性的关键,因爲它是无协议脱欧的最后机会。如果Brexiteers无法掌握多数,那么大势已去,无协议脱欧将失去它的意义,英国应该会在软脱欧和重新公投两者择其一,后者的可能性尤其不容低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