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普士纯文字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DrComposting/1958745
打印日期:2019/12/07
四三期战工回忆(09): 建华狗肉
2008/06/14 14:29:22

金门有个小工兵基地,在建华附近;但知道工兵基地的人,绝对没有知道建华狗肉店的人多。

我在防卫部时,与几位常备役的老哥结成莫逆之交。其中有一位步兵科的梁上校,下部队十六年共有八年在金门。我对狗肉并不感兴趣,甚至说有些反感;但有一日在半迫半就的状况下就被梁中校﹝当时还是中校﹞带去了建华狗肉店,这应该是八十三年底。 

狗肉店的外表并不起眼,挂的是什么招牌我忘了。倒是门口绑了只不知死活的黑狗,算是个活招牌吧。老板看起来是退伍的外省老士官,虽叫不出梁中校的名字,却显然与他非常熟识。梁中校熟练的点了几人份的菜,之后识徒老马般的提醒老板,「请给我们点好肉,别尽是些老母狗的奶子跟肚子。」我特别有印象的就是烧著火的狗肉锅,沾料,花生米及竹叶青酒。

这狗肉锅看起来是清汤,没有中药,正巧当年的我最不喜欢中药味。狗肉外表象羊肉,带皮,狗的骨架显然比羊小。汤中还值得一提的就是冻豆腐与大白菜。金门的大白菜是有名的,因为气候寒,经过霜打,所以特别甜美。这沾料很简单的就是酱油加豆腐乳,豆腐乳臭到令人食指大动。这狗肉加上沾料后,更是绝配,再佐以金门特有的咸花生,实为人间美味。说到金门出名的花生,跟肥大的美国花生完全不同,小小的,看起来很没有肉,但味道超级好。再来就是走私来的竹叶青,非常好入口。每次我们四、五个人,约八佰圆左右就可酒足饭饱。我在金门时可能总共去过五、六次。梁上校吃著吃著,从排长升到了旅长,我也吃到了退伍。 

吃狗肉如当兵一样,非常令人难忘又可以说一辈子,但是若说再来一次,就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