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媳妇台湾婆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ALLURE/2665894
打印日期:2019/12/12
「食」在大不同
2009/02/20 02:53:12

人气部落客--酪梨寿司写了一篇以打包食物回家为主题的文章,从读者的200多则回应中看来,大部分的人对于日本人不打包的做法感到讶异与难以苟同。因为和金鸡都是属于食量很大又爱吃之人,所以这几年来出去吃饭都没有所谓打包问题,因此看了寿司的文章之后也开始好奇日本到底是不是一个无法接受顾客打包食物的国家。

金鸡淡淡地说:「没有硬性规定不能打包,但日本人也没有打包的习惯。」

对于这个值得探讨的议题,我又跑去请教我的日文老师,得到以下说法:「的确没有规定不能打包,但是基于食品卫生与质量管理,餐厅基本上不鼓励也不建议顾客把吃不完的食物带走,假使客人打包回家后因为食物保存方式不当导致吃坏肚子,又万一不幸把事情闹大上电视的话,到时店家可能得承担责任归属与赔上商誉的风险,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非难与无妄之灾,多数的餐厅不接受客人想打包的要求。

但是呢,要打包也是可以的,店家会选择可以打包的食物让客人带回去。生食如杀西米或握寿司,是店家绝对不妥协打包的东西;日本料理中常见的煮物、还有豆腐与蛋等容易腐坏变味的料理,基本上也不让客人带离餐厅。能让客人带走的一定要是熟透的东西,因此炸物是最可以打包的食物代表。至于种类繁多又必用大火煎煮炒炸的中华料理,如果说要打包,店家多半不会拒绝而且还会包得好好的给客人。所以说,在日本是可以打包的,只是端看要打包哪里种食物回家而已。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绝对没有人会包白饭回家,不是不能带,而是因为这实在太白痴了所以没人这么做。(白饭回家煮就有了不必打包)

打包很丢脸吗?其实并不,但,多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打包呢?当然是食量不大(装的?)又对家庭经济锱铢必较的主妇才会做的事罗,嫌麻烦又怕丢脸的日本男人才不打包呢!」

听完老师的说明,真是让我豁然开朗,原来「日本人不打包」的论点并不成立,想想也有道理,全世界都有人在打包,怎么可能只有日本人会不打包嘛?日本人可是最害怕跟别人不一样的民族咧。


说到饮食习惯,这是在异国生活中最直接碰到的文化冲突了。因为不知道各家情况如何,只能拿自家举例,我和金鸡光是因为「饭要怎么吃」就争论过上百回 。

新婚第一个月,每次上餐桌,金鸡都要问我小盘子在哪里里,我娘家吃饭没有用小盘子的习惯,就算有也是两个人合用一个,对我们来说小盘子是用来装骨头鱼刺的。金鸡说没有小盘子他不会吃饭,因他不知道菜要放在哪里里。靠!第一次遇到没有小盘子就不会吃饭的人,简直要笑死我了。我说就直接用筷子夹菜放进嘴里吃,然后再扒白饭不会唷? 走优雅路线的金鸡坚持一定要把菜夹了放在小盘子上后才吃,这种多此一举的吃饭方式我还真难接受,我说我家都不用小盘子的,他竟然回我:「你们很ㄙㄨㄥˊ,直接把菜放进嘴里的吃法很下品(Gehin,低级的意思)。」

好吧,人都是有羞耻心的,被人用「下品」侮辱就要改进,此后我们家就开始使用小盘子吃饭,但我一直都改不了把菜直接送进嘴里的习惯,尤其是一定要跟白饭同时吃才够味的麻婆豆腐,看到金鸡先舀一小瓢放在小盘子上,再把豆腐丁一个一个夹起来吃,我真的好想抱头大喊「救~命~呀!」。

住在台湾三年半的金鸡非常爱吃中国菜,但他却极端讨厌台湾的便当,不是因为不好吃,而是他不能接受为什么台湾的便当要把菜铺在白饭上面?我发现不只是他,在台湾的日本人大都不喜欢连白饭都被「污染」的台式便当,除了不能好好品尝米香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这样很恶。(哪里有恶啊?明明就很好吃好不好!这次回去吃到久违的台式便当,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呀!!!)

生活在一起久了,总会互相影响。现在的金鸡就算不用小盘子也会吃饭(多么惊人的成长 or 堕落?!),还会把麻婆豆腐淋在白饭上吃;我呢,也学会把菜夹到小盘子上,虽然多数时候还是吃得很粗鲁。就连好命娘也有进步,当年知道被女婿说很ㄙㄨㄥˊ,自此之后不管用不用得到,她都坚持摆碗筷时一定要有小盘子,五年多下来也养成了习惯。所以说,我们都在学习如何消弭文化冲突,就像金鸡在学当台湾人,我们学当日本人,结果就是我们越来越「往上提升」,让他一个人慢慢去「向下沉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