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媳妇台湾婆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ALLURE/2287384
打印日期:2019/12/10
夫妻新关系
2008/10/13 00:27:49

在我还没将凌乱的小房间整理好之前,也还来不及把我早已在脑中盘算多年的想法付诸实现,金鸡就已早我一步,率先开启我们新夫妻关系的第一章。

想和金鸡分房的念头已经行之有年,理由不是因为我们相互交悪彼此看对方不顺眼,也不是因为我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个人空间(开玩笑!他每天从早到晚都不在家,整个房子根本就是我一个人的),而是我觉得我们两人长久以来完全颠倒的生活作息已经到了需要做个了断的地步,再这样彼此折磨下去,相信在不久之后的将来,我可能会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再老个十岁也说不定。

金鸡每天早出晚归只把家当旅馆的生活模式,把我训练得像一只昼伏夜出的猫头鹰。每当他已经累到眼睛张不开快要陷入弥留状态的时候,也正是我精力最旺盛的时刻,等到我东摸西摸准备要睡了,躺在他身旁根本就难以入眠。姑且不论他大到吵死人的鼾声几乎要让我抓狂,就连他的呼吸声,听在我耳里都是一种噪音。好吧,对付这种人就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他上半场让我不得好眠,那么下半场我也绝不让他好过。根据当事人指出,我专挑清晨六、七点,距离他还有再一个小时就必须起床准备上班的时候,发出有如五雷轰顶般的打呼巨响把他吵醒,当事人说在那最宝贵的一个小时里听到我的鼾声或是那种一听就知道睡得很爽的均匀呼吸声,心中就充满无比的怨怼,「想到自己再过一个小时就又得要起床到公司卖命赚钱养家,旁边这个女人却可以幸福地爱睡多久就睡多久,而且竟然还在我最重要的一个小时里睡得这么香甜,简直教人不可原谅!」,当事人在自白里道出他有好几次想把我掐死,严重有谋杀亲妻的思想犯罪行为。

金鸡说我会打鼾这件事,原本我是绝对不相信也不承认,打呼这种有损淑女形象的行为我怎么会做?不过好像事实胜于雄辩,加上听过我鼾声又指证历历的人也不只一位,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认了。所以我才说为了追求更好的睡眠质量,一人一房的办法势在必行,而且还得越快越好。要比行动力,我就像和兔子赛跑的乌龟,永远心有余而力不足,好在金鸡过了3字头的最后一个生日之后,生活作息一夕之间变得像个老头有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才十点半不到就开始在沙发上"度姑",刚开始我怕他会着凉还会叫他回床上睡,后来常常叫不动就索性让他在沙发上睡到天亮,卧室那张大床就由我一人独占,少了噪音加上空间变大,说有多好睡就有多好睡。

毕竟睡沙发不比睡床来得舒服,金鸡终究还是会回房间睡觉,只是他上床的时候我早就睡得像条死猪,而他起床时我还是睡得像死猪,完全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哪里边过夜,只知道不再互相牵制的两人都比以前好睡多了。

天气逐渐转凉,不能让金鸡再睡在沙发,而且上班这么辛苦还让他睡沙发岂不是让我落人口实,误会我是个无情的冷血之妻吗?我还是要尽快把小房间整理好才行,主卧的大床就给他睡,我再偶尔去插一下花,我对我们的夫妻新关系还是抱持一片光明美好的期待。

.

.

夫妻分房很怪吗?我不觉得,至少,我很满意现在这样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