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鸟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75a2043d/111944049
打印日期:2019/12/09
阿罗哈, 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 (世界日报家园版)
2018/05/13 12:00:05

夏威夷州是由一连串的火山岩岛屿组成, 而且正在不断地扩大中 ! 其中最大的岛就叫「夏威夷岛」, 又叫「克拿岛」, 俗称「大岛」。她有许多出名的景点, 但是最闻名于世的是「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中正在喷岩浆的活火山, 大名是「冒那罗雅火山」, 海拔四千一百六十九公尺。现在这座火山正大爆中,连最近的观景台都关闭了。



二○一六年十月十四日, 我们搭机飞了十小时后抵达大岛的开放式「克拿国际飞机场」, 当机舱门打开时, 迎面扑来一股热风, 太阳热情四射, 阳光亮花我们的眼睛。没有接驳走道接应, 乘客迳自飞机上经由楼梯走到机坪。


明健在赫兹租了汽车, 我们取车后, 直接南下夏威夷11号环岛公路, 公路两边是辽阔的黑色冷凝火山岩, 无树木, 无花园洋房, 无工厂, 只有矮矮的芦苇。约开了三十六公里, 到了我们下榻的「希尔顿维叩楼阿度假村」, 位于岛西。名为度假村, 实为一座巨大旅馆。


该旅馆有展览众多骨董家俱、字画、雕像、手工艺品、青铜器的艺术走廊, 穿梭不停的载客电动车, 还有载客娱乐的快艇, 看两岸的绿柳飘扬、红鹤散步、夏威夷野鹅「内内」觅食、乌龟晒太阳做日光浴、水中锦鲤漫游等闲情逸致, 还有游泳池及海水浴场, 是一个老少咸宜的度假旅馆。晚上天边悬了一轮明月,满如玉盘!



「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 成立于一九一六年八月一日, 今年正好是一百周年。十月二十日我们开车北上夏威夷11号环岛公路, 沿著太平洋海岸, 阵阵白浪花涌到海滩上, 像白纱裙般的, 海水的颜色由近处的淡绿色, 变成碧绿色, 再变成深绿色, 最远处是庄严神圣的深蓝。大约开了半个岛, 经过岛东的西萝 (HILO), 然后续开二十分钟到了公园门口。我们先去游客咨询中心, 看影片介绍, 听管理员做公园简介, 然后驱车找景点。平地上有多处地孔喷著白烟。等开上了山, 两边看到的是大片的热带雨林, 椰子树、香蕉树、蕨树交错生长, 满坑满谷, 密密麻麻地充满绿意与生机, 令人欣然和激动 ! 夏威夷州鸟「内内」应该也漫步其间。



山路上很清楚地标志研究室、火山池链、岩浆地道、杰科勒博物馆等等。我们停下车去探访岩浆地道, 徒步走了两千公尺陡峭的下坡路后, 来到一个直径约十五公尺的圆筒地道, 据说是五百年前, 火山停爆, 熔浆流尽后之遗址。我们入内, 洞顶上不断滴水, 地上水湿地滑, 走了一段, 想象五百年前一股火红滚烫的熔浆流动的壮丽情境, 不禁动容 !



看完岩浆地道, 我们开车去看火山池链, 那是先来后到的一层又一层的熔浆流过盖过叠过的生动地貌。由地貌可观测出熔浆的成分, 就像面糊一样, 打得细密均匀的熔浆, 流动力度强, 形成弧形的一坨一坨的地貌; 若是颗粒粗大和空气多的话, 流动力度差, 形成的是交织成网状的地貌。经过之处植被稀疏, 所见均是黑色地貌, 悚然哉 !



 开过火山池链, 向上爬「冒那罗雅火山」, 爬到三千五百公尺时, 到了「基拉韦厄峰」顶的火山池中池, 该处被称为「火喷泉」(FOUNTAIN OF FIRE)。可以看到一阵又一阵火红激烈的熔浆围著火山池口喷上来。那是神话中火神佩蕾 (PELE) 的心中之火。人们纪念葬身于熔浆的少女佩蕾与其家人, 多年后佩蕾变成了冒熔浆的火神, 而其姊变成了接纳熔浆造地的海神。



黄昏时, 我们赶忙驱车下山去看海神和她的太平洋。远处山后是一片晚霞, 衬托著「冒那罗雅火山」的傲立挺拔。山路迤逦, 绕来绕去, 绕得我头晕, 等到了停车场, 公园管理站已经下班关闭, 幕帏已降。旅游指南说想要近距离看岩浆落入太平洋, 得徒步七千公尺, 我们徒步约一千公尺, 天色就全黑了, 伸手不见五指, 除了远处的火红熔浆落入太平洋冒出的一大片红光白烟与天上的满天星斗之外, 茫茫旷野里空无一人, 万籁俱寂, 无生命, 无文明, 无人声, 无污染, 我们像处在开天辟地的情境, 很原始, 很神秘, 很孤寂, 很荒凉 !



仰头见星星对我们眨眼, 银河清晰如洒出的牛奶, 织女星和牛郎星分立银河两侧。北极星、天狼星、三姊妹、北斗七星都热情地向我们招手, 我情不自禁地说「阿罗哈 ! 」此时不过7点半, 却似夜凉如水的深夜!


我们转身回到停车场, 开出「冒那罗雅火山」, 然后又开了一百六十公里的路才回到度假村, 依旧喧譁, 才被火山淬炼和旷野穿越的我们, 身心平静 !


 


(2016年10月22日写于回马里兰州的飞机上;


原刊登于2016年11月12日世界日报家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