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33wang/128150491
打印日期:2019/12/12
忆长江三峡
2019/07/22 01:44:51










2002年因为儿子提议在长江三峡大坝蓄水前去游历一趟,于是报名旅游团探访了张家界、九寨沟,再加码上船游览长江三峡。10年前加入UDN博客的时候,选了一些相片贴在格子里,准备整理出"神州初探"系列游记。才写几篇,事情一忙,加上后来有新的活动和旅游,这些相片就逐渐被搁到脑后了。直到最近看新闻传言说三峡大坝可能变形,才又想起那次旅游的最后一段,也是第一次去大陆的主要目的 : 长江三峡游轮之旅。


上船之前 (重庆)


从上海开始,我们和这个旅行团一起游了长沙(岳麓书院)、张家界;成都 (三星堆、武侯祠、杜甫草堂)、都江堰、卧龙熊猫保护区;越过松潘草原到九寨沟。然后又驰车下山到李白的江油故里,参观了自贡的盐业、恐龙两座博物馆,在大足的宝鼎山观赏佛教石刻,最后到了重庆。



吃过这顿晚餐,就各奔东西。次日向导送其它团员去搭机,我们则在雨中游览了钓鱼城(钓鱼城 … 影响亚欧历史的古战场)。然后在重庆随便看了一天,找到一间教堂。21日在上船前望了弥撒。



教堂里望弥撒的教友很多,年纪都比较大。座无虚席,每张长条座椅都塞了能挤下的人,后面还有许多站著的教友。仪式还是旧式 (第二届大公会议以前的形式),诵念我小时候熟悉的经文,(几年后在北京西什库教堂望弥撒,已经是新式经文和仪式)。


第一天:  重庆 - 酆都 



我们登船时还早,可以四处走走看看。船上有一些活动,象是教太极拳、针灸之类。但那时主要兴趣是看风景,就都没有参加。



我们带了照相机和录像机纪录这一趟旅程。相机大多由小儿子掌镜,老大负责录像,结果各自拍他们有兴趣的。相片大部保存下来,(删掉了一些不清楚的),录像带却好久没有观看,连机器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


酆都


酆都原名丰都,明朝时才改名。中共建国后又改回丰都。


根据道教传说,中国北面有一处神秘荒芜之地,称「罗酆山」,是亡灵的归宿。统领的主神叫做酆都北阴大帝,也可以直接叫做酆都大帝。后来相传神仙阴长生、王方平在四川酆都得道,以其姓氏,树立「阴王」大纛,后人误将「阴王」作「阴间之王」解释。


于是有人误把四川丰都的「丰」字与罗酆山的「酆」字混为一谈,把酆都(丰都)定为鬼城。加上道教和地方政府的推波助澜,这个误解遂深植人心。


我们下船上岸,搭缆车到一半再步行上山。除了传统道教建筑,也有不少现代石雕。




海瑞是明朝的名臣,以直言敢谏著称。(而且,上海是因为他疏通黄浦江而产生的)。毛泽东很推崇他。因此当时的北京副市长吴唅(仰承上意?)写了一部京剧"海瑞罢官"。没想到几年后被江青手下的文人拿来斗争,开启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



在网上查海瑞的“寿字碑”,只有浙江淳安县的海公祠说明了来龙去脉,碑看起来也比较斑驳。难道酆都的海瑞题字是复制品? 下面是从网上抄来的说明:


“寿字碑”源于明朝名臣海瑞为母亲节俭祝寿的故事。海瑞为官清廉、生活简朴,一年到头吃不上几回肉。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母亲七十大寿,海瑞仅以“市肉二斤”而过,并书写了这个狂草“寿”字作为礼物,传为美谈。


这个寿字有几大特点,一是正看倒看都是寿字;二是这个寿字由“生母七十”四个字组成。如果细看还可发现,“寿”的上半部分是个“生”字,下半部分是个“年”字,整个字去头去尾则是个“老”字,而“生”字的最后一横和“老”字的最后一笔却构成了“百”字。所以整个“寿”字分开看就成了“生老百年”,和起来就是“寿生老百年”。独特的字体结构,体现了海瑞对母亲浓浓的孝顺之情。


沿路参观的道观中还有许多雕像,但可能因为人多,儿子边走边照,相片模糊不清,就没有留下。参观那天距最后迁村日期还有315天,不过这几天看网上的文章似乎没有完全迁走,不知道水库蓄水后有淹了多少地方。


第二天 :  夔峡 (瞿塘峡)、小三峡、巫峡 、秭归



第二天上午,邮轮进入三峡。为迎接仰慕已久的"夔门天下壮",全船上下所有乘客拿出各种相机,列队在窗口、船舷、拭目以待。偏偏天气不好,在经过夔峡的八公里(20分钟)雨雾蒙蒙。我们特别到甲板上等待,潮湿的水气却让电子相机和录像机完全动不了。毕生唯一的"和夔门相遇"没有法子记录下来,只在脑子里留下一点逐渐模糊的印象。



夔峡过了相机才能运作,拍下长江两边的山势和崖壁上的山羊


大宁河/小三峡


游轮到达巫山下,换搭小船去游览大宁河流域的小三峡: 龙门峡、巴雾峡、和滴翠峡,但好像没有到滴翠峡。



大约在巴雾峡,据说可以看见崖壁上的悬棺。我眼睛没那么好,只觉得四壁山上看起来都差不多。


那艘游轮上最大的团体是某学校的教职员旅行团,一路谈笑风生,旁若无人,在导游讲解时也如此。有几次噪音盖过导游解说,我忍不住请他们小声一点,但效果有限。这天在巴雾峡河边观赏风景同时等小船的时候,几个年轻人开始捡起石头打水漂。那学校的一位(可能是)老师说:"这石头台湾也有",我忍不住偷笑 ... 这也值得比吗?


巫峡和巫山


从小三峡回到游轮,继续往东穿过巫峡,北岸就是神女峰。


"丹山西即巫山者也。又帝女居焉,宋玉所谓天帝之季女,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之阳,精魂爲草,实爲灵芝。所谓巫山之女,高唐之阻,旦爲行云,暮爲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早视之,果如其言。故爲立庙,号朝云焉。其间首尾百六十里,谓之巫峡,盖因山爲名也。"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停午夜分,不见曦月。至于夏水襄陵,沿泝阻絶,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春冬之时,则素湍緑潭,回清倒影,絶巘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潄其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絶。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水经注/34 ... 高中国文读过的一段)


如今听不见猿鸣,唯有巫山云雨依旧如是。前几天新闻里说,大坝完工后气候改变,连云雨都可能受影响了。



秭归 


依据《水经注》“屈原有贤姊,闻原放逐,亦来归,因名曰姊归”,“秭”由“姊”演变而来。秭归地名由此而来。


到达秭归之前,导游指著江岸某处说那里是"昭君故里",因为三峡水坝工程,整个村庄将迁到长江对岸比较高的地方(*)。过了一会儿,指著另一处说那是"王昭君新的故里",我不禁笑起来。


秭归最重要的名人还是屈原,在船上远远望得见屈原祠。但游轮计画的活动不包括参观秭归或屈原祠,而是观赏民俗歌舞表演。我们对歌舞表演没有很大兴趣,提早离开会场。想自由活动,却不能上岸参观。事实上接近江边的很多房舍已经被拆毁了。只能就著黯淡的天色,远远拍几张破损的房子和屈原祠。





* 谷歌到的资料:


兴山县始建于三国吴景帝永安三年(公元260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因「环邑皆山,县治兴建于群山之中」,故名兴山。历史悠久,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在此出生。 因三峡工程建设需要,兴山县城整体搬迁,向大山深处挺进了16公里,从香溪河东岸的有1700多年历史的县治高阳镇(现改名为昭君镇)迁到了上游西岸古夫镇。



第三天 :  西陵峡



第三天,船过西陵峡。西陵峡以西陵山而得名。西起湖北省秭归县香溪口,东至宜昌市南津关,全长约66公里,是三峡中最长的一段峡谷,以滩险流急峡长山奇而著称。西陵峡中有著名的兵书宝剑峡、牛肝马肺峡、黄牛峡、灯影峡等。所谓兵书宝剑的"兵书"其实是崖壁上的悬棺。


三峡悬棺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古代巴人的一种特有的风俗。据说“高棺”具有保佑子孙后代富贵之意,另一种更为现实的说法是,悬棺可以保护亲人的尸体,以免遭动物的侵犯。 悬棺的搁置方式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将棺木放置在距离地面约10米高的天然洞穴中,另一种是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一个或者数个洞穴,然后将棺木置于其中。在考古发掘出的悬棺中,从尸骨摆放以及陪葬品的种类可以反映被葬者的身份和地位。




江岸上海拔135米的标记




崖壁旁穿山而过的公路,不知何时修建的



最后两张张飞和关公的塑像,分据长江两岸,相距数十公尺。没有查到地点和立像原因。


三峡大坝水利工程 


我们2002年七月去参观的时候,三峡大坝还在兴建中。远远观看了五级船闸,听了简报,但是已经没有甚么印象,毕竟不是学工程的。当时没有博客,也不会用心做笔记。




要孩子们站在浮雕前合影,他们摆出逗笑姿势



葛洲坝 


葛洲坝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坝」,是长江干流上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位于宜昌市境内的长江三峡末端河段上,距上游的三峡水电站38公里,距下游宜昌市主城区约6公里。因坝址处江中原有一个葛洲坝岛而得名。


葛洲坝岛原为长江中的一个沙洲,与旁边的西坝岛相邻,将这一段长江自南岸向北分成了并行的大江、二江和三江这三条河道。原来叫「搁舟坝」,船家为了吉祥,把搁舟改个谐音成为「葛洲坝」。葛洲坝水利枢纽的坝址就穿过这个江心小岛,这个小岛随著大坝的修建而消失了。



 经过闸门的时候拍的


那天晚上是"船长之夜",由船上工作人员和乘客表演。外甥应要求自弹自唱两首歌,可惜照片影像都太模糊。


第四天 :  宜昌 - 武汉


荆江 (湖北古时候称荆州,所以这一段长江也称荆江) ... 水流平稳,一派优闲宁静。


另一艘游轮在船上远远看见的教堂

武汉 



我们在武汉港下船,结束四天三夜的三峡旅程。


汉口是当年爸妈一路搬迁到台湾的起点,


大姐在那里出生。


可惜我们要赶搭往上海的班机,没有时间参观。


只能拿著相机随时取景。



四天船上的行程 (严格说是三天),欣赏到秀丽山势和滚滚长江,参观了游轮公司安排的景点。只是没有看到儿子最想参观的石宝寨和张飞庙,也没有拍下巍峨的"夔门"。据说大陆搬迁、复建了重要的古建筑,或许将来有机会去参观错过的地方,但终究不是当初的地理环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