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他的家园他的梦
2013/07/28 19:45
浏览2,701
回响37
推荐344
引用0

 

 

 

他的家园他的梦

    

么弟传来简讯说,向市长上访土地征收的事有了反应,市府要研讨处理。他暗笑这是政府敷衍的一贯手法,果不其然,事情又回归原点。

 

家乡这块约两百多坪的地,被规划为公共设施保留地已经很久很久了,他多次向原县府上访归还未果。县市合并后,家乡有了亮丽的名称,却落后依旧。听说施政很有口碑的市长设置的信箱颇有效率,么弟一试果然奏效,可惜问题仍然无解。

 

他的脑海一直浮现这地的原始风貌。几丛高耸的刺竹迎风嘎嘎作响,菜园的蔬果正欣欣向荣,他放牧的几只山羊在啃著青草和绿蓠的扶桑叶。他才多次来回路旁水泵打水,把家里的水缸填满,又把猪舍的屎尿挑来菜园施水肥,还到附近水塘挑水到菜圃浇菜。他已忙了大半天,这是最轻松的时刻,可看着远方的夕阳做白日梦。

 

趁著夕阳余晖,他赶著羊儿回家,水牛也拖著牛车回来了。不知怎地,大他一岁的堂兄跪在埕尾,还被大伯父用藤条抽了几下,看他掉泪却没哭出来。他的旧厝是栋三合院,住著五户人家。他喜欢在晚餐时到各家餐桌寻宝,各家伙食相差无几,多半是蕃薯签配咸瓜仔或蚵仔酱、小虾酱或咸鱼脯,外加自家种的一两道蔬菜。晚餐过后,他就躺在铺着凉蓆的牛车上数星星,有时还有几只火金姑仔飞来陪他入梦。

 

后来这地起了变化,竹子被砍掉了,父亲在这里建了一栋农舍,还养了一条温驯的母牛,过著典型的农家生活。他曾经邀请中学的好友来这里体会农家风情,大家还在隔壁伯父的菇寮帮忙采菇。多少年过去,父亲又在这里增建了一栋鸭寮,他们成了养鸭人家,却常常入不敷出,寅吃卯粮。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石门水库任职的大哥回到这里养病,竟在而立之年随风而逝了。他悲痛欲绝,发愤图强,靠著月入不到千元台币的教职薪水,以会养会东凑西凑,居然以近十万元台币在农舍旁建造了一栋洋式平房。这平房变成他用功苦读的好所在,他屡败屡战,终于在二十八岁那年通过了国家公职考试,却也付出很大的代价让他大病一场,所幸遇上门城良医医师得以痊愈。

 

恋爱成熟了,他在这里结婚生子,父母也在这里含饴弄孙,直到这块地被划为机关用地,让他不得不考虑搬迁。

 

他对于一九七二年代家乡的都市计画强烈怀疑是黑箱作业,一项未经证实的传言让他不得不信,曾任县议员的堂兄和民选的颜姓乡长交恶,乡长公报私仇把堂兄家族大片土地划为公共设施保留地。最让人不解的是,明明旁边就是一大片农地竟弃而不用,而隔邻有子在乡公所任课长职的沈姓大户也丝毫无损。

 

没有人会关心小老百姓的权益,仅管市议员李退之曾经质疑,有许多公共设施保留地已经保留了数十年,或者使用分区、用地编定早已不合时宜,政府既不征收又不归还,造成地主权益严重受损(2011.12.23. 台南市议政新闻)。前不久,内政部长李鸿源夸下海口说要在短期内解决土地征收的问题,希望他言而有信。

 

其实他的梦很简单,政府不征收就把这家园归还给他吧。他还想把那平房增建为三楼别墅,地面再铺上朝鲜草,菜园的蔬果成为餐桌上的美肴,但愿那不是白日梦。                                     2013/7/28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随想随笔
上一则: 挣得名利随水流
下一则: 乡音、乡亲、乡情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7) :
37楼. 泥土‧‧‧郭誉孚
2016/04/22 12:51
会不会可能牵连到农组的故事去了。。。

此次拜读桑田兄多篇往事,真是很深刻的历史小品;

感谢分享。

泥人敬白


36楼. 烈日春风
2013/11/23 17:38

在台湾新闻偶然看到大陆民众与官商钩结开发农地抗争,大事宣传。给人感觉大陆官员欺侮农民。大陆这么大几千个县市,若以比例看台湾恐怕百年难得一次。我这次回乡,我弟东邻几百户被拆成废墟。正当 我用伤感的心情漠然观看时,一位中妇人也停车以愉悦微笑问我:「什么候开始重建?」她以为我是负责的官员。

我问她:「你家在那里?」「就是这一块。」「你住了几世几代,就这样被打烂了,不伤心吗?」」 「建好后我还是回来住,更大更漂亮」!

在台湾,小民个案无人处理,大型开发案,官商钩结,行贿过关,官商「合法」共贪,逼民自杀、上吊。

小民权益,无官负责------无能!

官商钩结,勇往直前------贪腐!

政府无能加贪腐------「一日皇帝」百姓可怜!   老二姜

土地被征收,

有幸和不幸,

在台湾不幸者居多,

在大陆也常黑幕重重。

一亩桑田2013/11/23 18:04回覆
35楼. 其正
2013/10/15 10:08
把家园还给他,让他圆他的梦.这难吗?

这是活生生的例子,

政府是不会为小老百姓设想的。

一亩桑田2013/10/15 15:10回覆
34楼. 慕白
2013/09/14 18:20

抱歉!我是奇摩过来的新移民,

只有二天没有推荐权啦!只好写个回应。

 

这政府的效率总是奇差的,往往一托就是几十年。

有些事到现在已不合时宜,但却任之摆著,

唉!拜托效率高一点吧!别让我们等老了容颜.....

欢迎慕白新移民,

优迪园多温馨,

就是这样的政府惹人怨,

但是他就是无动于衷,

升斗小民也无可奈何。

一亩桑田2013/09/16 17:16回覆
33楼. Quilter's world
2013/08/25 23:42

如此现象在米国亦随处可见,小老百姓没钱又无后台,只好让那些有企图心的政客操纵罗。最简单的一个例子,路易斯安那州的纽奥良极贫户在几年前被一场飓风扫荡而消失,那些黑人几代住在最低洼处过著几乎是山顶洞人的生活乏人问津,家园毁了只好远走休市顿等临近城市暂时栖身,我还加入慈济的捐钱救助活动,纽市长的确收到一笔为数可观的紧急救助金,但是这批贫户可无福消受,如今安在哉??

天下乌鸦一般黑,真是悲哀!

慈善捐款常被歪哥,

苦主却无缘受惠,

这样的案例多的是,

不是也有红十字会黑幕重重的,

我也是慈济长期的小额捐款人,

也期盼慈济做慈善钱要花在刀口上。

一亩桑田2013/08/26 15:57回覆
32楼. 俗 客【达摩祖师的故事】
2013/08/23 09:54

廉政才能兴邦 腐败的政治 令人情何以堪

我家里田地 小时也是有政商勾结现象 好好一块地

被划定为绿地 还威胁要迅速卖出 现在是土地不晓得翻几十倍的地区

小老百姓的委屈 又有谁了解? 所谓 事不关己 关己则乱啊

家园的梦想 也许 永远是梦

人类社会到处是弱肉强食,

民主极权政客天下一般黑,

最近台湾大埔征地拆屋事件沸沸扬扬,

县长刘某还大声喊冤,

如果这地这屋是他家的,

不知他又如何想法?

一亩桑田2013/08/23 11:47回覆
31楼. 老查居士新书4-明月依然在心底
2013/08/21 23:01
30楼. 梦屋子 (阿霞的初恋)
2013/08/21 17:00
梦在家乡

这篇文章真令人心酸,也令人感动,大环境的变迁和人为私利无情造就许多

简单而朴实的美梦破碎...真是情何以堪...

桑田叙述的画面栩栩如生的在脑海里呈现,多朴实的梦..是单纯的爱著家园

,有心的政府焉能不动容...

他是何等的热爱家乡,

常常思索如何回馈乡里,

可这家园又是他心中的痛,

有心的政府不知在那里?

一亩桑田2013/08/21 17:21回覆
29楼. 爱的记事簿 (宛如走路..)
2013/08/19 23:13
无奈
政府效率不彰,小老百姓想达成心愿的盼望,竟难如登天。尴尬

要政府赶快征收,

他说没钱征收,

要政府归还又拖拖拉拉,

小老百姓只能任人宰割。

一亩桑田2013/08/20 11:02回覆
28楼. paulao
2013/08/15 21:22
有很多人的地获得合理解决者还是有很多,我们的产业是在天上,要看得开。

过去有位亲戚从不肯支持国民党因他们老家有块地被以很少的价钱做补偿成了军营。但他家还是因拥有很多地而富足。

往好的想老天对他还是公平的,他们家也为国家利益做了贡献就当积德何妨?

老记那些不愉快的事对健康是不利的‘。

只是忠实的记下一段台湾庶民生活史,

和愉快不愉快无关,

很多无可奈何的事,

不放下也得放下呀。

一亩桑田2013/08/16 13: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