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天龙国浮世绘
2015/10/24 17:47
浏览3,344
回响23
推荐358
引用0

 

 

 

 

    天龙国浮世绘

 

这位运将没有笑脸不发一语,直觉似有心事,到高铁站车资两百五他给三百才露出微笑说声谢谢。

 

他携眷带幼在高铁奔驰九十分钟就来到天龙国,那如迷宫的车站逼他只能卷缩一角等待家人。他好奇车站大厅好多人席地而坐,阿帆说很多外劳在这里约会,例假日更是人满为患,早已成天龙国一景。

 

下雨天的街景有著朦胧之美,车过一陆桥下,据云好多游民在此露宿。掌灯时分,街道两旁霓虹闪烁,这座不夜城,不因下雨减其媚力,但这是寻常庶民打拼的牢笼,富人的天龙国。他只是寻常庶民,既不穷也不富,却是冷眼热心,想为她铺上五颜六色的浮世绘。

 

隔天近午他来到好友君推荐的飞页书餐厅,点了三客简餐近一千三,还差强人意。这邻近大安公园的餐厅颇具特色,布置典雅,书柜摆满各类图书,新书旧册分开放置,旧册多为上世纪绝版书,价值不菲。叶姓女老板还经营一家知名的出版社,很多单位以包场方式光顾,其营运甚具潜力。店里有多位作家题字,最显著的一幅是九一高龄作家锺肇政书写的「飞页书房」

 

离开这家书餐厅,他到塔悠路拜访兄嫂,下雨天临时造访让他们吓了一跳,刚到学学文创讲课完毕的阿丞也回来了。他说就是要带五个月大的女娃来增添喜气,一个女娃娃带来的欢笑无以伦比。他对兄嫂心存感恩,在陋巷经营美容院也能栽培一个博士儿子娶到硕士媳妇,可那价值逾千万的住家却经常只有阿兄留守,小俩口的爱巢筑居新店,思想守旧的阿兄很难苟同年轻人不与他同住,女方家人都到美国去了,女父也是一人独守空房,让他们在那里过旧历年都左右为难。

 

他的另一亲友展现不同类型,房屋虽不算宽敞,三代同堂其乐融融,偶有婆媳翁媳意见不合,还好有女儿孙儿做润滑剂,做夹心饼干的儿子乐得装傻。类似这样的家庭他看多了,他有自知之明,孤单寂寞是必然,有人相伴算捡到的,凡事就是知足与感恩。

 

那晚,他在景美溪畔踽踽独行,听到两位操外省口音的银发族在高谈阔论。一个说马总统任期快到了,支持度却每况愈下,真令人心烦,看样子政党轮替跑不掉的;一个说台湾是宝岛呀,还好没被毛泽东拿走,否则就完蛋了;一个说蒋介石对台湾有功有过啦,赖清德推倒蒋公铜像太超过,还要废除监察院怎么可以,他藐视市议会遭弹劾是罪有应得,公惩会更应撤他的职;一个说李登辉是日本人,难怪对国军八年抗战无感,可他当了中华民国总统十二年,还当了国民党主席,说话也应有分寸吧,有人说他血型是AB型,所以性格多变乖戾,不无道理;另一个说蒋总统也是AB型呀,难道他也乖戾多变,别一竿子打翻一条船;一个说蔡英文也是难以捉摸,她真的当选,也不知会把台湾带向何方,台湾,可怜呀。

 

他撑著伞,一边看着天边被云遮住的农历七月十六月亮,一边听著外省人对台湾又爱又恨又怜的复杂心情,一时之间心乱如麻。

 

还好隔天晚上应兄嫂之邀到莲香斋晚餐,这是自助式的素食料理,餐券一张六百,多购可降至五百,还算平价。虽是下雨天食客仍显拥挤,有比丘尼多人现身,出家人吃这样丰富多样的素食他认为太奢华。他们七人围绕小女娃逗乐妙趣横生,吃得尽兴而归。

 

奇怪那样的夜晚他居然睡不著,凌晨二时醒后思绪如飞鸟,突然想到江蕙唱的那首台语歌「我欲甲你揽牢牢」多久没揽牢牢了,他自觉好笑。

 

晚上没睡好早上补个眠,午餐过后他想独闯台北城,先到便利商店将悠游卡加值五百坐公车闲逛,误打误撞抵达台大舟山路。一路走到底,原来这只是台大一角,没有他想象的漂亮。他发现有些建筑斑驳老旧,学生多骑单车,偶有学生情侣走过,让他思及大学岁月不禁莞尔。

 

离开舟山路,他又坐公车到台北车站,进入新光三越逛了一下,这时雨下得大了,他搭出租车到台北101,运将好健谈,说孩子大了负担已轻,一天工作八小时收入二千左右。

 

买了票排队乘标榜世界最快的电梯一下子就到顶了,在观景台绕了一圈,拍些鸟瞰台北城的照片,看游客多为大陆客,导游声嘶力竭,大陆人必然在说台湾时前面加上中国,讲中国台湾他感到很刺耳。他们也不想想来到中华民国台湾还吃人家豆腐,这样的客人让他吐出三字经。

 

在台北101B1美食街点了一客秋刀鱼日式简餐还不错吃,看众生吃相亦一乐。下雨天等车很烦,还好适时坐上一部开往台北车站的公车,台北车站等坐车的人更多,公车车车客满,出租车也部部有人,好不容易等到一部出租车刚好乘客下车,他抢先坐上去,跟运将说到文山区的和兴路,运将征求他的意见说可能要绕经罗斯福路,他说无妨。这位运将也很健谈,说在台北开车认真一点收入还不错,自己一天工作十余小时还常开夜车,下雨天生意虽较好但较不安全。抵达目的地车资二五五他给了三张百元钞。

 

这是收获甚多的一天,夜晚让他好梦连连,还梦见在101花六百元拍的那张头戴US101的帽子与台北101的合影照片,帅透了。

 

隔天他与君有约,再度光临飞页书餐厅,由君作东请了三位客人,一位是已八十二岁的推理小说家傅先生,另一位是杂志发行人先生,初次见面还和餐厅主人小姐合影,相谈甚欢。他还花了一千二百元买下君推荐的一本书:苦雨恋春风、青年锺肇政初恋情书集。这是年轻时代的锺肇政以日文写的情书,并翻译成中文,中日文对照,由张良泽、高扳嘉玲合编,限量发行。

 

后林君邀他到龙泉街参观一家颇负盛名的二手书店「旧香居」标榜经营项目和高价收购涵盖文、史、哲、艺术、古旧书、文献资料、名人信札书画。他发现一本一九七九年五月由时报文化出版蓝荫鼎著「画我故乡」当年定价一百三十元他竟以九百元购得,只因亟想一睹这位宜兰出生的本土西画大师丰采,应验了「书越陈越香」的谚语。

 

都说纸本书店已趋没落,另一家不起眼的书店却生意鼎盛。据说老板以书定价五折购入,七折出售,绝不退书,造成口碑。老板多角经营还触及房地产,看似殷实朴拙的人很难连上腰缠万贯这形容词,每年到纽约渡假可是花钱如流水。他听著君如是说,想象天龙国真是无奇不有,让他瞪大了眼睛。

 

他在太阳偏西时顺道游了大安森林公园,林木蓊郁,水榭凉亭人声鼎沸,天龙国的子民的确得天独厚,让他又羡又妒。在这里他听到一则谁比较高级的笑话:某外地人说,郭灌瑛算老几,他也算高级,林北北京、上海、美国都有房子,台北还有三栋呢,林北现住五楼透天豪宅,计价以亿为单位。在地人冷冷一笑,你这些加总只是我的零头,有什么好瞎掰的。旁观者曰:原来都是吸蓝色奶水长大的。还好那只是笑话,否则他准会昏倒。

 

他却亲眼目睹一位九旬翁钱多多,可苦于找没伴。也听到长者租屋到期,屋主拒绝续租,只好搬到养老院,月须缴两万元,或许跟在日本的家人难相处,只身返台后陷入困境,老本将耗尽,写小说稿费难餬口,老境堪怜。

 

他像做了一场梦,匆匆忙忙逃离天龙国。

                    2015.10.24.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3) :
23楼. mate :感恩「和平繁荣」
2016/08/11 22:12

22楼. 牛仔3号
2016/01/18 11:55
如此的偶遇

都不是巧遇

相信是市井小民的肺腑之言

经过您平铺直叙反昵了烟硝味,读来好极了

而文中提到的文创式的二手书店经营法

是我颇兴奋且乐见其成的风气

可能跟一亩兄有同感的是,我进入天龙国也会不知该把自己放哪里里...?

外行人看热闹,

内行人看门道。

一亩桑田2016/01/18 13:35回覆
21楼. 云大少爷
2015/11/18 23:30
熟悉的台北市场景

在文章中出现

天龙国是某些人说的~

各国首都难免优渥些~可以考虑迁都~别人台北人老担这名

 

市井小民拼三餐,

高级天龙人拼享乐。

一亩桑田2015/11/20 12:41回覆
20楼. 梦屋子 (三更有悔)
2015/11/12 23:21
栩栩如身随
彷佛观赏了一场浮世电影..

浮世录:

每天一早,我都计划得非常完美,

却又晃荡终日。

一亩桑田2015/11/15 22:31回覆
19楼. 快乐水兵甲狗狗
2015/11/08 00:38
读毕「天龙国浮世绘」联想

台湾现今最严酷的贫富阶级对立, 不工作军公教月退俸是基层劳工例如打工快递者工作报酬的两三倍, 令人不平.

个人以为曾经执政的国、民二党都不及格.


年少作农三餐蕃薯签配咸瓜仔,

隔邻大户顿顿白米饭有鱼有肉,

只能怨叹一个人一个命。

一亩桑田2015/11/08 14:36回覆
18楼. 神仙
2015/11/07 09:39

走一趟天龙国,冷眼旁观百姓生活点滴

听尽底层人间耳语,天龙国子民与乡土

百姓,在您笔下细说分明。

令人省思的一篇好文

凑巧被他听到看到,

他就胡言乱语。

一亩桑田2015/11/08 14:32回覆
17楼. 浮云任游
2015/11/05 07:33
如此复杂
这天龙国,有著是人世间繁景。
浮云任游

人世间云云众生,

酸甜苦辣皆繁景。

一亩桑田2015/11/08 14:30回覆
16楼. 张凤哈佛 哈佛问学录 得首奖
2015/11/05 05:15
久违了﹗您改变书写文类﹐写得一手好小说﹗

张凤富国际观视野宽广,

写文自是与众不同。

一亩桑田2015/11/08 14:27回覆
15楼. 林书玉
2015/11/05 00:00

看到您给格友回应「......写小说的念头蠢蠢欲动」,让我忍不住想说,若不动笔, 岂不太浪费您的文笔. 这篇文章写得太有意思了......

很想看书玉的小说集,

让我观摩学习,

不知那里有售?

一亩桑田2015/11/08 14:24回覆
14楼. 心之
2015/11/04 09:15
不管哪里个政党执政之下
那些所谓天龙国人
依旧过著富贵荣华
坐享世界贵族的生活
台湾人对他们太仁慈了!

只能说他们命好,

含著金汤匙出生,

市井小民认真打拼得来小确幸更值珍惜。

一亩桑田2015/11/04 13:5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