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散文的天空无限宽广
2015/08/24 23:40
浏览3,163
回响21
推荐327
引用0

 

 

 

 

    散文的天空无限宽广

                          读「散文阿盛」札记

 

闲闲没代志,顺手拿本旧书,看篇旧文,居然欲罢不能,没多久就把这书看完,还引诱我重读一次,文字的魔力实在不可思议。

 

这书书名就叫「散文阿盛」一九八六年九月希代出版。那篇脍炙人口的「厕所的故事」就在书的第二篇,这文我读过好几次了,每读一次总要发出喀喀的笑声。对于习惯于使用抽水马桶甚至免治马桶的年轻世代,看这文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文中所写的我一一经历过,读来倍觉亲切。不说别的,光就厕所里的蛆,台语叫「屎学仔虫」我会记起好久以前在成功岭集训被排长大骂「不要像蛆一样乱动」 这样的经典骂法,至今记忆犹新。

 

作者阿盛(本名杨敏盛)是新营人,就在我的家乡下营的邻近,其间隔著柳营乡,对下营人来说,新营是城市下营是草地。我对新营很熟,因曾在那里读了六年书,但有些地方是看了这本书才知道。以前下营人说要到新营「蕹菜窟仔」七桃,我不解其意,原来那是查某间。以前下营上帝庙大拜拜来了很多外地乞丐等待分一杯羹,长辈说他们都住在乞食寮。原来新营有乞食寮,阿盛写「乞食寮旧事」好像神话故事,但却是真人真事。文中住在乞食寮的一户人家黄藤,以拾荒为生,妻子生下三男一女却不耐贫困生活跟别的男人走了。也不知黄藤怎么熬过来的,他就是有办法让儿女接受教育还大放异采,当大儿子黄金书考上台大让乞食寮破天荒出了一个大学生时,造成的轰动自不在话下。以后另两个儿子陆续考上大学,还让大儿子到美国留学更令人啧啧称奇。此人到底有多少银钱?

 

阿盛包打听的结果是阿藤哥收买破铜废铁簿纸生意时也兼收购古币,他拥有一袋龙银通宝之类的古代钱大翻身变成奇货可居,可到大城里换得大把新钞。好戏还在后头,当阿藤嫂得知昔日良人已富贵,要求破镜重圆,被老藤哥泼了一身自来水。

 

中文系出身的阿盛,他的笔法和观察与众不同,不落学院的巢臼,他在文章中很自然的加入台语,诸如「老岁人」「屎学」「一尾流氓」「度啐」「砖庭」「稻埕」「厝角鸟」读来更加有味。他的社会观察涵盖乡村与都市的光明面和黑暗面,笔尖也揭露一群不见阳光的弱势女子。

 

同是农家子弟,阿盛写农家生活常让我惊叹。在「火车与稻田」一文中,九岁的阿盛眼看不愿做农的三兄坐火车离去,三兄说他不喜欢土角厝、牛粪饼、沾粘乾土的布衣,恨极了车水抓泥,仅管阿母苦劝他要帮阿爹。阿爹拖老命在稻田里打滚,凭经验就能「一眼瞄出什么地方有多少抢吃肥水的杂草,要想除尽杂草,一凭除草剂是不行的,须得趴下身子,膝头没入田水中,手用劲,噗的一声声,跪著一寸寸往前移,体状全似爬行的龟,那是千年不变的最好的除草姿势,也是半百年纪的人最觉苦痛的姿势。」(P129)我读中学放暑假下水稻田除草就是采用这样的姿势,日头赤焰焰,甘苦没人知。

 

离乡多年的阿盛坐火车返乡,父亲的田不见了,变成一方方的灰面水泥。「几千百次我在田间痴迷想幻的望着火车直到它不见了,如今,我意绪纷杂的觅寻父亲的田,父亲的田确实不见了,我早知已卖掉,可是它怎会不见了!」(P133)这种良田变成灰面水泥的景况在台湾到处可见,不知该喜或该悲?「儿子伸手要拔路边的长草,妻喝止了他,髒髒,你看,弄髒髒了爸爸打你。猛抬头,我近乎愤怒的瞪著妻,她惶惑地注视我,我脑中一团紊乱,一时之间不想对她解释为什么生气,我拍拍儿子的头,顺手抓住一丛草,习惯性的捏著最底下一截草梗,噗一声,草根与碎土同时离地而起。」(P133)阿盛不失农家子弟本色,和过去在水稻田拔除杂草的习惯性动作一样,给儿子上了一课,妻子应该懂了。

 

农家生活的苦与乐,如人饮水。我最喜欢阿盛在「稻菜流年」一文中的这些文字:「丰年收获的谷子铺满稻埕,餐桌上却恒常见不到白米;丰年收获的番薯好像天长地久吃不完,番薯签、番薯块、签签块块,午餐晚餐,酱菜鱼乾,恒常是这般;度一回春节,买一回新鞋,恒常不套袜子就穿。」(P147)这样的形容让我会心一笑,早年的农家难得一顿白米饭,呷番薯签配咸瓜子是家常便饭,现在反了,番薯签、番薯叶成为餐桌上的佳馐。

 

从文学角度看作品,有人认为散文素有美文之称,兼具思想和意境之美,为文清新隽永质朴无华。或许阿盛作品只算是杂文,但杂文仍属散文的一个分支,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特性,形式多样,修辞手法多变,讽刺、幽默、知性、感性并陈,林语堂鲁迅是代表人物。阿盛能在台湾文学上独树一格,也算是异数了。

                        2015.08.24.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1) :
21楼. 盹龟鸡~ 美丽的木造建筑
2015/10/22 01:02

资源回收 能晋入古龙银搜集, 这位乞食寮的老爹 也不是寻常人物啊 。 老婆跑掉了 咬紧牙根 硬是拉拔大 三个大学生儿子, 真有骨气 。 阿盛记录下当年的打拼小人物 ,也帮我们记下昔时剪影, 让我们还记得消逝的年代 。

原来地名乞食寮, 还真是住过散赤人家 。

阿盛这篇乞食寮旧事记录了当年不为人知的庶民辛酸,

孩提时代常听到的乞食寮竟然真实存在。

一亩桑田2015/10/22 17:25回覆
20楼. 邓洁
2015/09/13 22:19

谢谢老师的分享

好久没来老师家拜读您的好文

跟您致歉与祝福

第一 阿盛的散文

晚辈读过他的诗和散文

很少人还能够体会农家子弟的清贫

他把自己的生活与文学交融在一起

您的分享与分享  更加强阿盛的文学特质

第二  感恩分享

好久没逛网络格友的文章

感恩您与我们一起享受阿盛的文学之美

祝福您 合家平安快乐

思敏敬拜

 

恭喜出版新诗集,

祝福平安喜乐。

一亩桑田2015/09/14 21:42回覆
19楼. 三郎
2015/09/13 06:30

大自然的法则 与时俱进

稻田除草 在苗青达到一定高度

放水到适当的高度 完全可以交给褔寿螺

它们可以把杂草清得令人满意

重点是耘田的水平要做好 否则放水晒田时

水淤积地方的稻青 会被咬得很厉害

早安

只知农民为福寿螺伤脑筋,

早年我家水稻田除杂草完全用人工,

那是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

一亩桑田2015/09/13 13:24回覆
18楼. 放逐生
2015/09/09 20:27

新营是个还算方便的住处,可惜就业市场不够大,没法繁荣规划。

市区内除了水圳边与一些老房子及有钱人保留的荒地外,要看到农地或菜园子都难了。

新营是前台南县的县治是首善之区,

她本应欣欣向荣的,

县市合并新营也几被边缘化了。

一亩桑田2015/09/11 12:57回覆
17楼. 吹牛皮 大侠
2015/09/09 12:10

这本书该不该收藏到台湾文学馆呀? 这本书好像叙述广大台湾乡村庶民的生活经验.

另外, "早年的农家难得一顿白米饭", 为什么? 白米谁吃了? 这是_个很棒的研究题目. 这样历史才能大白, 现在年青人才能了解真正台湾之全貌.


谢谢你的来访, 我为你又写了下列文章, 请您来赐教批评:

台湾文学馆应不缺阿盛的作品,

吃番薯签配咸瓜子的农民太普遍了,

非农家子弟很难体会。

一亩桑田2015/09/11 12:54回覆
16楼. yusheng
2015/09/07 16:14
民国八○年代之前,报纸副刊是大众阅读文艺作品的主要媒介,阿盛的文章是那个时代年轻人最熟悉的趣味文,他的散文比现在热门的凸槌爱情小说更有趣得多!

阿盛作品多发表于各报副刊,

集结成书,

「散文阿盛」乃一九八六年出版。

一亩桑田2015/09/11 12:50回覆
15楼. 柔怡
2015/08/31 21:31
曾在某年度散文选集看过《厕所的故事》一文,印象非常深刻,对作家幽默传神的文笔深深折服。也看过他的其它作品,非常佩服您的介绍。

「厕所的故事」脍炙人口,

但没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

年轻世代必视为天方夜谭。

一亩桑田2015/09/04 22:09回覆
14楼. 王国良(阿国)
2015/08/27 09:41
《散文阿盛》

  本来想买一本来看,但因已绝版,还好可向图书馆借来看,感谢您精彩的介绍。
读这书要细细品味才够味道。 一亩桑田2015/09/04 22:06回覆
13楼. 酉愚
2015/08/25 23:27

《我们的文学梦系列讲座》8/7阿盛【追梦,从最熟悉的地方开始—阅读与写作概说】

http://www.kishuan.org.tw/event/?event_id=551&month=2015-08

久闻纪州庵大名,

惜尚无缘一见。

一亩桑田2015/09/04 21:58回覆

久仰纪州庵大名,

尚无缘亲访。

一亩桑田2015/09/04 22:04回覆
12楼. 潇 鸿
2015/08/25 21:12

读一本好书真的是会让人

心领神会而会心一笑...

那由衷而来的视野自是宽广无限了!

当初要订这文题还再三犹豫呢。 一亩桑田2015/09/04 21: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