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陈真:台湾比朝鲜可怕之处:洗脑到让你以为自己很聪明、自由、开放
2016/10/26 23:43
浏览1,077
回响1
推荐3
引用0
先智依觉醒能力把民众分三种: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讲通俗点就是聪慧,一般,脑残。
  依我看,聪慧者不及万分之一,远远不及一般人和脑残者数量之多。所谓脑残,也就是那些时下自我标榜为觉醒公民的热烈表态者乃至参与者。

  人很难不受媒体及教育洗脑,洗成一般脑,或甚至洗到脑残,通常就只有这两种结果,少有例外。在这一点上,台湾和朝鲜是没有多大差别的,共同特征就是极端封闭。朝鲜的例子大家很容易理解,但若要说台湾封闭,肯定会有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台湾人不能认同。这就是可怕之处,洗脑到让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很自由,很开放。

  朝鲜依靠高压枪炮统治,藉此净化舆论,塑造假象,一如过去的国民党。但恐怖高压只会使人敢怒不敢言。一旦有缝隙,真相就会扩散弥漫,甚至过度渲染。你越高压控制,人们越好奇。党外就是这样窜出来的,成功利用人心的不满与好奇,颠覆官方说法。

  在这岛上,在一片所谓自由与解放中,媒体控制的本质半个多世纪来却始终一点都没有改变。
  若要说它有所改变,那就是变得更狡猾更微妙与入骨,以一种投民众所好的方式来塑造舆论,进而颠倒是非黑白;平常就餵给人民大量垃圾信息,使之与真实世界完全隔绝;它不是依靠枪炮棍棒让你害怕,而是用垃圾信息使你脑袋腐蚀而灭顶,并以及各种高超的广告手法来塑造任何纯属虚构的事实,让你以为事实就是这样,丝毫不会有一丝怀疑。

  依靠无孔不入的谎言与信息柯断以及精妙生动的广告手法之洗脑效果,自然远远胜过枪炮黑牢式的言论控制。
  一样都是封闭,但前者却让被洗脑者以为自己处于一种很开放很美妙有趣的环境。美国就是一例,只是不像台湾封闭得如此夸张,完全就是与世隔绝,完全接受岛内绿媒的喂养与彻底颠倒是非黑白。

  荒唐程度经常让我感到极度不可思议,原来人是这么容易被洗脑的一种生物,完全可以把白雪公主和邪恶巫婆的真实样貌给整个颠倒过来,低能到爆者可以捧成天纵英明,捧成不凡的明星,捧成人人皆知的所谓 "著名" 意见领袖,猥琐下流、贪婪无度者美化成神明,再怎么荒唐离谱的人与事都能轻易描绘成截然不同的面貌。至于所谓 "历史",更是瞎掰到彻底,说是纯属虚构一点也不为过。所有人渣,竟然在新一代的 "历史" 建构中全都变成圣人了。

  反之亦然,白白布轻易就能把你染成黑,正直良善者打成邪恶份子,正当合理之事轻易就能说成丑陋之举。不妨想想马英九的遭遇,不要说台湾,就算全世界你恐怕都很难找到一个比马英九更干净正直而且为公众利益如此努力工作的政治人物,但他却被抹黑成不堪闻问的丑陋全民公敌。

  人就像一种机器那样,只要媒体、政客及其同路人一下令,随时都能动员群众起来进行各种所谓正义举动。最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闻声起舞的被动员者,绝对不会以为自己其实是被动员的。举个例,比方说一些劳工昨天包围立法院,而且挨了揍,抗议人渣党选前选后之出尔反尔。我敢说,觉醒公民们此时绝对不会觉醒而起来行动,更不可能觉醒到像之前反什么服贸那样半夜都还在校园讨论怎么救国。为什么?因为他们的主子没叫他们觉醒。

  主子分成大房东和二房东,大房东当然就是那个人渣党,二房东就是选前那些所谓人权律师及开明学者或什么爱国艺人及什么学运明星们。他们绝不会跳出来说这是国家暴力,或是去控告蔡啥小杀人未遂,当然也不会在街头开课谈什么碗糕社会理论。不管人渣党上台后如何在各方面违法乱纪,彻彻底底伤害民主与法治,他们绝对不会有意见。不但不会有意见,而且还会用另一套同样光鲜亮丽的美丽说词 (例如x它妈的什么转型正义) 来美化、歌颂这一切丑陋行为。

  骂这些人没有用,因为没有人会信。你越骂,只是自取其辱而已。不管事实多么显而易见都没有用,不会有人信就是不会有人信。国民党横行的年代,你才说一两句政府的不是,大家就笑了或怒了,因为觉得你真的好荒唐好可耻,连这么伟大的政府,连美国都公开歌颂是民主灯塔的蒋公和国民党,你却说他们贪污、不民主、反人权。你越说,人家就会越觉得你脑袋不正常或人格偏差。

  高压管控的洗脑比较容易指出真相,但是,所谓民主世界的洗脑方式却很难让人们意识到自己被洗脑的事实。台湾是一个极端例子,在美国的染指与操盘下,香港近几年也逐渐有类似的发展。各位不妨想象一下,假若今天你手上有无数的金钱,有各种权大势大的爪牙完全由你操控使唤,有一切媒体任你颠倒黑白与炒作,你想,你要培养出一群脑残人士来发动各种所谓民主自由与独立的抗争有什么难?

  这二十几年来,美军在世界各地发动无数血腥战乱,背后起因往往都是一些所谓民主自由的 "伟大" 抗争,进而引发动乱,甚至内战,难道你真的蠢到会相信这些真的是什么单纯自发的什么民主自由的抗争?当然不是说参与者每一个都是冒充的或虚假的,而是说,一个强大主流势力要进行任何操弄、动员或洗脑,一点困难都没有。

  你不可能期待恶棍不作恶,你不可能期待骗子不骗人,你只能期待人们的脑袋要灵光点,不要那么蠢,那么容易被洗脑。问题是,一般人的大脑和心智是可以期待的吗?平常你要让病人不要乱买地下电台的假药吃都很难了,更何况其它更细腻复杂的事。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徐百川
2017/05/08 00:05
😎

的确!由于人民各有立场,人民会排斥不同的立场而只看合于自己立场的媒体。

是以,虽有言论自由,但是民众各自偏注一方,这比一言堂更可怕,因为在一言堂之下,人民认为媒体只是传达政策的愚民工具,会产生抵制和防范,人民反而不容易被媒体牵著走。而在言论自由的国家社会,偏听一方的民众认为自己是自由意志的自我选择,会盲从盲信自己立场的媒体,自己受著党同伐异的影响而不自知,受到思想的控制和柯断的效果反而更强于一言堂之下的民众。

只偏看偏听合于自己立场的媒体,原来的误解就硬化为偏见,歧见就更深固,社会更加恶性对立。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