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韩剧面包王金卓求心得
2010/10/14 04:45
浏览12,886
回响8
推荐6
引用0

韩剧面包王金卓求心得

(本剧有30集,超过33小时的故事)
出品:韩国KBS
首播日:2010.06.09
集数:30集
主要角色
金卓求:(尹时允饰,男1)
杨美顺:(李英雅饰,女1)
申俞静:(柳真饰,女2)
具马俊:(周元饰,男2)
具日中:(全光烈饰)
徐仁淑:(钱忍和饰)
金美顺:(全美善饰)
韩胜载:(郑成模饰)
具子静:(崔慈惠饰)
具子琳:(崔允英饰)


满分有5分,3分可看可不看,小弟评本剧3分。本剧发生在80年代(
公元1963~公元1989),豪门家业的传承与延续,女主人为了传宗接代,不惜出轨借种生子,但是伴随庶出长子的出世(金卓求),演变成继承人之争,复杂的血脉争斗是本剧的主轴剧情,继承的争斗不在于是否拥有血脉资格,参不参与争斗也无关当事人的意愿。

本剧的剧情就像一棵树,枝干长得跟主干一样粗,拥有20条主干的大树,看似茂盛繁密的大树,却长在三千年神木的旁边(
血脉继承的斗争),枝干之于此树,犹如此树之于神木,枝干无以当成主干,枝干也难以对比神木,于是此树在神木阴影笼罩下,此树变得相对渺小,而具有可看性的枝干,远而观之只见神木,近而望之无法分辨,时而阴影遮蔽,时而光亮乍现,枝干变得很不起眼。

若把”血脉纠葛”比喻成神木阴影,可见光的有料剧情,就只有神木旁的小树的3条枝干,其它17条枝干描写上也很广泛,而且都是具有份量的描写,让主线与旁枝份量一样重,相互间又不能融合一起,加上神木级的大阴影包围下,主线剧情彰显出的意涵就更薄弱了,过份的广度不能凝聚焦点(
场景),这就是本剧所表演出的剧情。
(
寻遥子注:可以拿一只汤匙,费时19年挖出一条隧道,也可使用许多种工具,费时19年挖出两个互通的隧道,但是若使用上百种以上的工具,在地面上到处乱凿一通,只见地面上到处有洞,却不见有隧道时,其所诠释出的主要意涵,就只会看到挖洞的力道。连续性贯穿出的力量才是深刻的,持续在同一地方挖洞时,简单的洞口就会变成一条深远的隧道,本剧是30集挖出上百个洞,单一意涵没法堆叠成形,没有酝酿到最高点。)
↑源自电影《刺激1995》拿小铁鎚挖出隧道的比喻

剧情的连接上并不顺畅,多有违反常情的因果关系,且把血脉纠葛拉得太过广泛,无法突显出本剧的主要诉求,33小时剧情要延续著走,其表演上少了顺畅与自然,其表现法不够明确,应有的看不清楚,还加入其它来调味,就更加模糊。为了营造某个目的,或为了避免负面效果,反而使造戏的过程太过明显,成因过份的瞎扯,然后兜转了一大圈,使得造戏感非常严重,30集的剧情欠缺自然流畅感。

大致介绍剧中人物:
金美顺(
全美善饰):金卓求之母,善良有母爱,具家的护士,受具家之恩惠,坚守自己的本份,照料著具家人。徐仁淑产后休养期间,具日中与金美顺有私情,金美顺怀有身孕,徐仁淑返家后得知,强逼金美顺堕胎,金美顺不肯乃逃离具家,此后独自养育卓求12年,日子过著安贫知足,怎奈韩胜载苦缠母子不放,12年躲避尚且不足,金美顺无路可走,乃将卓求交由生父(具日中)扶养,具日中为切断母子关系,派人把金美顺”带离”住处,原是保护却误解成绑架,让金美顺失足跌落山崖,从此卓求与母亲分隔14年之久。

具日中(
全光烈饰):妻子徐仁淑,巨星食品公司会长,具家的大家长,金卓求的生父。个性温和,待人宽厚,为了生产良善面包,不使韩国有挨饿之人,为了此目的与徐仁淑结婚,他的婚姻是基于政治联姻。

徐仁淑(
钱忍和饰):丈夫具日中,女儿具子静具子琳,为具家的女主人。个性任性妄为,永远按自己的想法来做,不顾及别人的想法如何,总是目中无人,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她的想法,即便不择手段也要顺从己意,偏执且独断独行的作法,牵动著许多人的命运。因迷信坊间算命,为了生下男孩,不惜借种怀孕,与韩胜载私通,生下具马俊,且因家业继承的问题,千方百计阻止金卓求进入具家。
某日风雨交加之夜,她与韩胜载的私会,婆婆发现媳妇的奸情,双方在推挤拉扯下,婆婆不慎跌倒,她却见死不救,现场留下手链,成为她在场的证据,却被她的儿子具马俊所拣走。
(
寻遥子注:徐仁淑角色是本剧的卖点,是许多婆婆妈妈热爱的角色,本剧在韩国能有50%的收视率,我认为此角色功不可没,可以让观众在看本剧的同时,嘴里还骂不停的女角色,创造洒狗血的最佳人物。好人不会使婆婆妈妈看得很入戏,但是很可恶会让婆婆妈妈边看边骂。)

韩胜载(
郑成模饰):受具家恩惠,是具家的”家臣”,也是具日中朋友,会长秘书室室长,于公于私都是具日中信任之人。受徐仁淑之诱惑,成为具马俊的生父,他为了得到徐仁淑,也为让自己血脉继承具家家业,便与徐仁淑合谋,不择手段来巩固具马俊的”血脉”身份,不让金卓求母子曝光,成为本剧的最大反派。
(
以上四个角色,在本剧中都很有份量)

金卓求(
尹时允饰,1):庶出的身世,生母为金美顺,生父为具日中。与母亲相依为命12年,12岁的时候,母亲遭人劫走,母亲下落不明,只知绑匪手臂纹有”风车”,为了母亲安危着想,离开具家独自生活,12岁起便在街头中自食其力。金卓求有著无与伦比的韧性,为了找到母亲,怀抱永不放弃的信念,在金卓求24岁时,在八峰面包房找到纹有风车的男人。
个性直率,拥有真心,乐观正直,不懂得迂回绕路,只懂得直往面对,未经雕琢的朴实无华,保有忠厚傻气的味道。12年的街头生活,失学未受过正规教育,依靠自己的力量而生存下来,行为上虽有冲动的一面,却也不触及不可逾越的分际,拥有感动人的真心。

杨美顺(
李英雅饰,1):八峰面包房的成员,父亲是八峰面包房队长杨仁穆,外祖父是面包师名匠八峰,她想成为蛋糕师。金卓求学做面包期间,杨美顺多有帮助他,而且让金卓求不再使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从旁看着金卓求的成长,最后喜欢上金卓求,是金卓求口中所说的”凋花”。

申俞静(
柳真饰,2):生于不堪的家庭,母亲私奔,父亲是酒鬼,经常遭受父亲的拳打脚踢,受伤是家常便饭,和金卓求是同乡,也是小学同学,因恶劣父亲之故,金卓求挺身而出,两人相知在小时候,长大重逢之后,恋情即快速进展,正当两人感情稳定时,具马俊却从中介入,申俞静选择劈腿。

具马俊(
周元饰,2):生母徐仁淑,表面是具家的血脉,徐仁淑借种生子,生父是韩胜载。原是含著金汤匙出生,因金卓求的存在而改变。徐仁淑为了生下男丁而与韩胜载私通,遭受世人诅咒的不伦,在祖母过世的风雨交加之夜,12岁具马俊获知身世真相,不是具家血脉的事实,使得他性情变得乖戾异常,阴晴不定,变化多端,总是不择手段与金卓求竞争。

本剧开始于子嗣的问题,徐仁淑为了传宗接代,竟然迷信坊间之说,生子不得与韩胜载有染,向韩胜载借种生子,生下儿子具马俊之后,尽管徐仁淑情感上未变心,内心仍是具日中的妻子,但是徐仁淑夸张偏执的个性,任谁都无法改变,她只能以情夫来对抗丈夫,也只能为了儿子来攻击丈夫,不能以温柔来感化丈夫,徐仁淑联合韩胜载,尽一切的手段来排挤金卓求,她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确保具马俊可以继承具家,所以要消灭其它竞争者。
(
寻遥子注:徐仁淑的”借种生子”,她只是为了生下一个儿子,她不是基于感情上的出轨,她只是让”肚子”出轨,她依然是深爱著丈夫具日中。
借种生子与深爱丈夫,两者不是很兼容,这是很牵强的戏剧表现,个人觉得缺少”保有地位”的基本盘,徐仁淑何以一定要让她的儿子来继承具家,而且还不管是与谁生的儿子,一般女人要以自己的儿子来继承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一夫多妻的”元配”地位,可是具日中并未三妻四妾,而且徐仁淑也深爱丈夫具日中,但她肚子借种的行为就像与路边的野狗生下了儿子,然后不管儿子的父亲是谁,就一定要让她的亲生子来继承具家,这感觉好像闻到母系社会的味道,传宗接代的本质就是父系社会的延续,100%重男轻女的徐仁淑,父系社会观念那么强烈的徐仁淑,而且对丈夫具日中感情又那么执著,她实在是不可能与别的男人搭上线,然后就为了生下儿子,况且不生下儿子并不会危害她的”元配”地位,这样女人出轨的刻划就很奇怪,若要描写情欲、若要描写受丈夫冷落、若要描写感情上的出轨、若要描写正妻地位的不保…,但本剧的徐仁淑都不是这样子的,她与别的男人生下儿子,难道就是为了争口气??证明她的肚子是可以生男孩的!?为了具家的传宗接代,难道与别人生下男孩就能当成传宗接代?!传宗接代是延续丈夫的血脉,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算是什么血脉呢?只能算是徐仁淑的血脉而已,这就违背传宗接代的观念了,所以她为什么一定生下儿子,而且采取了借种生子,我觉得这个部份很奇怪,我觉得要有两部份的加入比较合理:
一、具日中有很多女人,为巩固元配地位
二、徐仁淑受丈夫冷落,感情上真的出轨
上面两项加入任何一项,我觉得才说得通。)


具日中与金美顺有私情,金美顺生下金卓求,在青山独自扶养儿子12年,难以躲避的命运,血脉的存在威胁著徐仁淑,母子俩遭韩胜载的压迫,金美顺不得已带著儿子来见具日中,把孩子交给父亲扶养,具日中喜得孩子,却为切断金卓求对母亲的连系,要让金卓求成为具家的长子,乃派赵振久往青山执行任务,赵振久的任务有三,保护金美顺(
1),不使母子相见(2),带金美顺至指定地点(3),原无恶意的行为,却不对金美顺说明,强行带走金美顺的作法,被误解为掳人绑架,使得金美顺趁机脱逃,双方在追逐的过程中,金美顺跌入山崖,此后金美顺下落不明。

当时金卓求才12岁,亲眼见母亲被匪徒劫走,误信韩胜载的谎话,以为母亲在韩胜载手里,母亲生死掌控在韩胜载手中,金卓求为顾及母亲的安全,乃接受韩胜载的条件之说,金卓求答应离开具家,金卓求开始他的独立生活,12岁起自己照顾自己,在大街小巷中讨生活,但始终都不放弃寻找母亲。当时有申俞静的告知,金卓求获得惟一的线索,绑走母亲的匪徒手臂纹有风车,金卓求便从风车线索着手,寻找当时绑走母亲的匪徒,这一找就是12年之久,他终于在八峰面包房找到赵振久。
(
寻遥子注:往后的故事多缠绕在血脉争斗,八峰面包房里的故事没有很多,背景若是在描写面包,场景若摆在八峰面包房,这两者的份量要超过全剧的一半,但是这两个部份相较于其它,都不觉得很有份量,血脉继承的争斗就象是泰山压顶,把面包作小块了。)
…………………………………………………………………………………………

角色塑造的诡异一-具日中
金卓求的母亲金美顺,金卓求的父亲具日中,父母的感情非常淡薄,金卓求的存在并没有连接他的父母,反而令父亲要拆散母子关系,具日中派赵振久保护(
其实是绑架)金美顺,目的是不让母子相见,金美顺当初把孩子交给具日中,金美顺无所求回到青山,这样不够还得消失不见,具日中的作法非常无情。
当时金卓求已经住在首尔的父亲家,他的妈妈金美顺住在青山,母子俩相隔两地之远还不够吗?怎么样才能让母子关系永远分离?孩子的父亲如何去分割孩子与母亲的连系,这绝对是天才父亲的想法,都选择住在父亲家还不够吗?
对于金美顺这样的一个女人,她帮具日中生了个儿子,在外独自养育金卓求12年,当她把金卓求交给具日中,具日中对金美顺没有强烈反应,金美顺的付出与辛苦是可看见的,在于她独自扶养儿子12年之久,可是这个男人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具日中表现得很无情无义,他没有想过要安顿金美顺,反而是为了争夺金卓求,要拆开母子关系,具日中的选择等于是”杀鸡取卵”,对于像金美顺这样的女人,把鸡安顿妥当,蛋就百分百捧在手中,何必要去杀鸡取卵?。

母亲会在哪里儿,孩子会跟定母亲,只要具日中安顿好金美顺,安顿好母亲就获有更完整的儿子,金卓求就会是具日中的长子,可是具日中行为是推倒伦常的,本剧时代是公元1975年,可不是现在公元2010年,具日中不曾想过安顿金美顺,任由金美顺住在遥远的青山,我觉得具日中是程度很低落的男人,偷吃还不负责任,不见得要与金美顺再有牵扯,可是说什么也要安顿好金美顺,不必要同住而增加问题,择一邻近地供金美顺居住,具日中必然要亲自面对金美顺,不该让母亲与妻子来决定,如果具日中是”很惧内”的男人,当然就只能对金美顺不接触,就让她住得很遥远,可是本剧的具日中并不是这样的男人,如果具日中是有情有义的男人,就肯定亲自安顿好金美顺,但本剧中的具日中却让金美顺住在青山,具日中好像未与金美顺有任何牵制过,金卓求是无性生殖下繁衍出的品种?再怎么说具日中与金美顺有过一段情,如果具日中是很自私的男人,他便可以只要小孩不顾孩子母亲,可是本剧中的具日中还算有血有肉的人,因此本剧在具日中角色的塑造,刻意采取了”不一样的变化”,剧情实在是不想太老套,只要想表演出具日中的好,不想让具日中有负面观感,又不自私、又不惧内、又不亲自面对金美顺,此三者难以共存,其表演的结果就会产生不协调。具日中对金美顺的处置,他的行为反应太异于常情,他应该这么做却没有这么做,其中就会产生负面的效应,但是又不能弄髒具日中的手,于是只好转弯代打来操作,于是退缩不让具日中去面对,不让具日中亲自面对金美顺,而是由具日中的母亲去面对金美顺。

我觉得集合具日中的所有一切,看似有血有肉人,看起来不是坏人,却只有”昏庸”两字足以形容。身为会长面对许多干部,任由妻子徐仁淑跑来削自己的面子,会长的妻子当众人面让会长难堪,具日中放纵徐仁淑的任性妄为,所以他的妻子与韩胜载有一腿;职务上让室长韩胜载权力无条件坐大,公司大权被韩胜载把持住,更放任韩胜载到处乱咬人,具日中等于公私两方面被矇蔽住,所以身边无亲信可用,既然他不能信任韩胜载,他又何以留著韩胜载不放?有个女人帮他生下男孩,养了12年没有任何要求,完好无初把孩子交给他,孩子竟然在具日中手中遗失,没能够照顾为他生过孩子的女人,他也不能把儿子扶养长大?这么认真努力的具日中,真的是非常辛苦的男人,何以看到他的是全都败呢?辛苦了半天,家庭、事业、爱情、亲情,家庭可以没有所爱,努力的事业无法掌控,也不能拥有爱情,亲情从手边流失,四样没有一样是成功的,何以这么努力的人是全都败?所以这角色塑造太不真实了,规避掉他一定会做出的恶,看似很纯净的角色塑造,最后变成很”昏庸”人物而已,这样的男人可以成为企业的会长,想来是大白天见到鬼了。
(
寻遥子注:金卓求为了寻找母亲,在街头中流浪了12年,12岁男孩就得要当大人了,就得自己养活自己,那个努力拆散母子俩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生父具日中的高竿杰作,具日中派人去”绑架”金美顺,这是全剧最荒唐的错误,而且又诡异又很离谱的行为,这结果让金卓求不停地寻找母亲,全剧到结局都没有吐露给金卓求知道,那个派人来绑架母亲的人是具日中,如果让金卓求知道指使者是具日中,我想金卓求打死从母姓,绝对不改从父姓,这个绑架不让金卓求知道,是根本就很难操作下去,这个绑架的本身就是一个”庄孝维”的行为,没有男人会这么干的,就是为了营造剧情的开头,一是让金美顺的失纵,二是让金卓求离开具家,寻找母亲。)

角色塑造的诡异二-申俞静
申俞静(
2)在感情上的表现就是怪,具马俊所以要抓著她不放,可当成具马俊抢走了金卓求的女友,以此做为打击金卓求之用,可是申俞静为何要靠向具马俊?申俞静也接受了具马俊,这行为的本身就是”劈腿”,但是本剧表现的过程很诡异,为何她不选择心中所爱,而要选择不爱的具马俊,那个劈腿的原因没有表现出来,本剧却是强加很奇怪的道理,使得涂抹的痕迹太明显,不想太直接表达劈腿,可是这种感情的转向就是劈腿,应该把真正劈腿心态表现出来,不该拿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充当理由。

如果申俞静承受不了生活上的艰困,不想再过著贫苦日子,想依靠在贵公子身上获得喘息,干脆就把它表现得更明白一点,申俞静在感情上本来就是有选择权的,为了想过好日子也是一种选择,而非本剧这种看到劈腿的行为,却看不到她为何要去劈腿,内心还有著金卓求的念头,行为是倚靠在具马俊身边,申俞静的一条腿却悄悄地跨向具马俊,然后心中还说保有著金卓求,这是在欺骗谁呢?申俞静可是在表演灵魂出窍的功夫?本剧拿出很鬼扯的理由,凑出天马行空的道理,其实申俞静就是劈腿了,本剧却不愿把劈腿表演得很直接,心中有所爱却不是变心,只是把自己靠在别的男人身上,其理由为何?
小时候的申俞静被父亲凌虐,但长大后的申俞静其实没有那么惨,剧情却刻意让她过得很凄惨,因为首先要问的是,她为什么一定要在巨星公司上班?韩国不是只有一家企业的!当初她选择巨星公司就很奇怪,没有道理。

角色塑造的诡异三-具马俊
具马俊的行为是非常可恶,可恶行为之后再加一点悔悟之心,再拚命的猛洒出涌泉泪,让人看不透这号人物的端倪,其实具马俊就是”可恶”两个字,只是本剧的手法采用模糊,不直接把恶走到底,就难以令观众理解”坏到骨子里的行为”,然后干了许多坏事又拉回来一点,于是观众对他的解读就会分成两派,一派是认为他的坏是本性的坏,另一派会归咎在他的心病,小弟是把具马俊归类在本性坏的一群。
剧中具马俊栽赃、下毒、纵火、掠夺,具马俊可以说是”没有人性”的人,没有人性也没有任何制裁,刚开始具马俊只属于”阴晴不定”,后来才转为”没有人性”,一般观众只要看3集,前面2集剧情就开始淡忘,就渐渐忘了没有人性的具马俊,认为具马俊是有苦衷的,所以他很真心地抓著申俞静,一副打死不退的真心,没想到具马俊与申俞静的婚姻,洞房花烛夜他就跑去搂著别的女人,把妻子申俞静晾著房间里,还大方拎著女人在妻子与母亲面前出现,他一点愧疚心也没有,那个真心瞬间变成申俞静(
2)口中的”混蛋”,还有更重要的部份,非常特殊的告白,关于他母亲徐仁淑的丑事,母亲外遇出轨生下他,母亲对祖母见死不救,这是具马俊死都不能说出口的秘密,结婚当夜他把秘密说了出来,他吐露给新婚妻子申俞静一人知道,随后具马俊进出夜店淹没在女人堆当中,那一刻我终于懂了,原来具马俊是”心理变态”,本剧这样的人物塑造,多元的”特质”加诸在具马俊的身上,可是本剧对他宽容到不行,可恶+阴晴不定+没有人性+混蛋+心理变态,结局照样可以涂抹掉这一切,再想想那个“真心”与“混蛋”,就只是一夜之隔而已。

角色塑造的诡异四-韩胜载
引发继承之争,血脉是关键因素,可以共享平分,为何要吃独食,若要全部占为己有,大概就只能采取”玄武门之变”的办法。
前提,真正的企业的接班问题,不是灭了兄弟就能握有一切,企业职位不怕亲人多,只怕能力无法扛全部,兄弟是可以分家,不同公司各自经营,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因占会长或CEO职务,就能把问题当成都没有过,在血脉斗争中的获胜者无法高枕无忧,因为企业经营的本身是面对广大的外部环境,能够战胜外部的竞争者才是强者,赢了兄弟不是赢了市场,兄弟各自向外争,饼干会越做越大,兄弟只往内部饼干抢食,饼干只会越做越小,所以家业的血脉斗争往往是”财产之争”,是为了分财产而争。

本剧韩胜载的行为很怪异,处心积虑要排除金卓求,不惜使用黑道手段,若要绝对巩固具马俊的势力,也只有一个方法可办到,而且是最根本的方法,况且韩胜载所面对的人,是极度”昏庸”的具日中,不用小弟说得太明白、太血腥,想要独吃却隐有人会来抢食,就得排除掉抢食者的存在。
前面韩胜载只是逼迫母子俩不能露脸,威胁金美顺母子不能在具日中面前出现,能够威胁母子俩又不怕母子去告御状,想来韩胜载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手中没有筹码如何威胁人?幸亏遇上金氏母子不爱告御状,否则这样的反派如何在皇帝身旁当奸臣?韩胜载的”恶”所以能逞凶全剧,有赖金美顺与金卓求来帮他隐恶,以及具日中坚信”背叛者的忠诚”,韩胜载才能在本剧走透透,否则这角色在第3集就该退场了。(
3集头,金美顺带儿子见具日中时,那一刻韩胜载就是背叛者)

本剧在第30集(
大结局)韩胜载才要致金卓求于死地,但这个动作实在是太晚了,本剧可不是古装剧,原以为定调在不使用强烈的黑道手段,但本剧还是使用极端的毁灭作法,因为血脉继承要彻底排除竞争者,本身是无解题,但有一个方法可以根本上排除,而且是最直接的方法,也是最原始的方法,也是徐仁淑一直要求韩胜载使用的方法,可是韩胜载使用大量的复杂手段来解决血脉继承存有竞争者的问题,而最直接也是最彻底的作法,韩胜载直到大结局才使用,当初为什么不这么做?剧情是让韩胜载以口白来自圆其说,但本剧的血脉继承问题,绕了那么远的路,我必须这么说,因为韩胜载够笨才能让本剧可以演下去,如果韩胜载智商有超过95以上的话,本剧就无法演下去了,虽然金氏母子放纵韩胜载逞恶,但韩胜载也让金卓求有获胜的机会,好人与坏人都为对方留了一手,都没有使出让对方混不下去的大绝招。
本剧韩胜载的坏,前面表现的太软又太牵强,后段表现的太黑道且力量强大,这样的反派开始时很被动,最后却又拱得太夸张的坏,个人认为这是编剧把一切的恶都让韩胜载来承担,韩胜载同时分摊了具马俊的恶,也把徐仁淑的恶揽在身上,因为此角色前面没有那么坏,后面却变成本剧的首恶,这是本剧编剧让韩胜载扛下全剧的罪。
(
寻遥子注:韩胜载偷了具日中的公司,偷了具日中的妻子,偷了具日中的儿子,三者加起来好象是”霸占财产”的反派,韩胜载就象是有野心的男人,传统戏剧中想霸占别人财产的坏人角色,但本剧的韩胜载并不是这样的反派,他不是为了自己而干尽坏事,而是为了徐仁淑与具马俊而没有人性,坏事干尽都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实在是难以理解了。只要想象一下”霸占财产”的样版剧情,暗中掌控住某人的公司,强占了某人的妻子,还生下了儿子…,再来比较本剧的剧情,其实本剧一开始的首恶应该就是韩胜载才对,但本剧的恶是起于徐仁淑,我会认为本剧是拼装车的改造,所以许多处的连接太不顺畅了。)
………………………………………………………………………………………

怪异点-绑架
本剧的前6集太过冗长,全剧共有30集,幼时就描写了6集,而且为了一个主要目标,其目标就为了营造”金卓求寻找母亲”,为了制造出找妈妈的目的,还是硬凑强加许多过程,把保护描写成“绑架”,这是高难度的描写风格,命令绑架的人还是金卓求的父亲,桥段硬凑起来的连动关系,剧情就为了那个结果,却用不合理的方式来交代…
(1)韩胜载指使申俞静的父亲去伤害金美顺(地点在青山)
(2)申俞静得知父亲要伤害金美顺,电报通知金卓求
(金卓求在首尔)
(3)具日中指派赵振久,目的是要保护金美顺,赵振久的行为象是绑架金美顺?
(4)金美顺趁机脱逃,赵振久在后追赶,金美顺失足跌落山崖
(5)金卓求以为母亲在韩胜载手里,并从申俞静信中获知匪徒手臂纹有风车,金卓求乃离开具家,开始12岁起的街头流浪生涯

(1)的开端就存在著超大问题点,子嗣的问题在于血脉,不会因为金美顺不存在,继承的问题就能够化解了,要让具马俊享有绝对的继承权,就得要排除竞争者,那个问题点一定是在血脉身上,金美顺不会是继承具家的候选人?所以金卓求的存在才是根本问题,可是韩胜载吃饱撑著的作法,不选择向孩子动手,却挑孩子的母亲来打,这是为什么呢?不向眼前的金卓求动手,更简单更容易的事不去做,竟然跑去打天边的金美顺,子嗣的问题的根本,不是存在著妈妈,而是存在著小孩,何以要打妈妈呢?本剧完全搞不清楚状况,(1)的开端根本上就不可能发生了,这全然是浪费力气的行为,没有反派会笨到这种田地。如果韩胜载要祭出黑道手段,指使申俞静的父亲去为恶,其下手的目标,不会是妈妈金美顺,必定是孩子金卓求,动到金美顺对韩胜载根本就没有好处?促进具日中与金美顺的关系,反而有利于徐仁淑更靠在韩胜载的身边。

(2)的点是带领(3)的进场,剧情的目的是为了让”金美顺失踪”,(1)是用了铁鎚强敲出来的开端,让申俞静偷听到,并向金卓求通报母亲有难,才会有赵振久的出现,(1)的开始就为了(3),而(3)本来是要保护金美顺的,保护之人看起来就像绑匪,具日中派了一个脑残人物去办事,才能把保护金美顺当成是绑架金美顺,以方便演变出(4)的目标,因此保镳逼著受保护的人去跳河?!会不会太离奇的造戏。

怪异点-绑架2
28集时又来表演绑架,似乎在呼应前6集的那段,可是还是一样很可笑,相关的人物再现,赵振久照样扮演乌龙角色,被绑的苦主还是金美顺。
当时赵振久决心要帮助金卓求,于是卧底在韩胜载身边当手下,韩胜载命令赵振久去绑架金美顺,神奇的是要帮助金卓求的赵振久,真的把金卓求的母亲绑来给韩胜载,本来金卓求正找到母亲下落,绑架的插入让金卓求又见不到母亲,找了14年还没见过母亲,这时候金美顺竟然又被赵振久给劫走,而且还是那个自许要帮助金卓求的赵振久!?当时赵振久要去绑架金美顺时,也就等于他知道了金美顺的下落,对于苦寻母亲不到的金卓求,赵振久不就得立即通知金卓求说:「我找到你母亲了!」
第一时间就要告诉金卓求才对,就算为了表演赵振久的卧底,也就姑且认同本剧所表演的方向,但更大问题又出现了,金美顺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是金卓求花了14年时间寻找的母亲,赵振久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自许要帮助金卓求的人,却把金卓求的母亲送进虎口,敢表演假绑架真卧底的戏码,就要有周全的计画,要笃定这个人质(
金美顺)在绑架过程中,绝对不会有遭遇危险的可能,即不能以冒险来换取机会,否则会是一场”真”绑架假卧底的乌龙,如果赵振久不能有把握,就干脆通风报信比较正确,通知金美顺快逃,得失之间的拿捏很简单,无法确保安全就通知快逃,因为没绑到就没有输,绑错了就输到底,而非绑了金美顺送进敌营,然后赵振久却不能维护她的人身安全,这样的假绑架简直是在开玩笑,凭白无故就把金卓求的母亲送给韩胜载,而且还是好人亲自绑来送给坏人的,可会有这种卧底的笨蛋?本剧就创造出这种超级大笨蛋,离谱到不行的卧底笨蛋,那就是乌龙大师赵振久,绑第一次是发生乌龙,绑第二次还是乌龙。
此段就为了接下来煽情造戏,为了营造母子相认的一段,想出让金卓求当成肉垫,匪徒对金卓求狂打,金卓求被打还执意要见母亲,匪徒打金卓求打到手软,打人打到良心发现,才放了这对母子,本剧是要想演出”感动”,其实这段是100%的洒狗血,而且洒得非常难看,前面制造出的绑架很搞笑,后面母子相认也挺搞笑的,因为这些匪类就是要杀掉金美顺的,不管金卓求被打几百下,他们都是无动于衷的,天良那么容易发现,匪类都要改行当神父了,打人打到良心发现?不该用在这种冒起的桥段当中,没有前因后果的”放下屠刀”,这必然梦见明牌的表演风格。
………………………………………………………………………………………

爱情戏的问题点
本剧有主动脉的开端,6集时间是颇为冗长的营造过程,金卓求(
1)与申俞静(2)的认识,他们是从小认识的关系,而且是有约定的味道,剧情要创造一个源远流长的关系,男女主角必得靠在一起,简单的主动脉就是采用”从小开始”,本剧有著主动脉的存在,令申俞静具有第一女主角的资格,可是结局不是把金卓求和申俞静凑成对,反而是让金卓求去搭配杨美顺,如果当初定调杨美顺就是女1的话,男1与女1的相处明显不足,味道还不够强烈,所以第一女主角定位是被改变了,小弟会是这么认为的,原本的女1应该是申俞静,只是为了要制造”拉扯型”的爱情戏,便让申俞静多靠向具马俊,只是为了要制造出”相爱而不能爱”的戏码而已,可是施展空间太狭窄,两人互动就像水火一样,没有靠近的缝隙,一出手就会太强烈,申俞静已经往”劈腿”的方向前进,先劈腿又要劈回来就会很难看,于是便顺著劈腿的方向来前进,而杨美顺(1)是很好用的人物,比起申俞静游移在两头,杨美顺更有可看性的亮度,是可以把女2当女1来使用。
我认为本剧并没有完整架构,是顺著自己的剧情来承接下去,很典型的韩剧”即时制”的制作,不是有30集的架构来走全剧,而是没有剧本顺著每周两集的剧情走下去,如果本剧是有完整架构的话,感情戏的结局必定是已知的结果,定调杨美顺是女1的话,要表演金卓求与杨美顺的相处,这是有充份的空间可以施展的,因为男女主角拥有八峰面包房的场景,两人是被绑在八峰面包房里的,有专属的场地,可是属于男1与女1的相处互动并不充足,开头主动脉是表演男1与女2的关系,前段11集男1与女2有了感情成果,可是中间空了一大段,最后再来表演出男1与女1的感情戏时,就会觉得感情戏有断层,因为中段可以充份表现男女主角互动的(
八峰面包房的场景),可是本剧却没有这么做,所以我觉得第一女主角的位置是改变了。即时制的韩剧制作无法”补强”,我会觉得男1成为女1的奴隶那段很有意思(2年一晃的时间里,也可以选择慢慢走),可以再多使用一点”奴隶戏份”,桥段可以多作发挥,细腻度自然就会出来了,后面如此的结局就更完整了。
(
寻遥子注:不论是杨美静或是申俞静,本剧两女加总的戏份都没男2多,男2的戏份是非常重。”拉扯式爱情”等于是韩剧的风格,”先到先占位,后来没有份”,韩剧要端出挣扎凝重的爱情,要表现出此种爱情风格,正打著火热的男女肯定无法办到,一定得设法把男女分开,才能使男女”相爱而不能爱”,各种因素都能够使用,只要把两人分开便可以。
我觉得本剧也是想这样来玩弄的,只是用得很不顺畅,干脆就顺著变化来走,男2一定抓住女2,可以视为对男1的打击,可是女2为何要接受男2,这是没有理由的劈腿?本剧拿出莫名奇妙的道理,女2靠在男2身边,男2竟是要让女2来报复他妈?这劈腿的理由是鬼打墙,不如直接表现出女2想过好的日子,不愿再过贫穷的日子,如此的表现还比较正常心。有时候,戏剧和现实还经常划上等号,喜欢柳真的人可以鞭我。
)

结论:本剧在韩国有50%收视率,以收视率对应剧情而言,我觉得剧情连基本水平都达不到,这个收视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会认为婆婆妈妈会热爱本剧,握有电视摇控器的主宰权。因为泪水够多制约感动,坏人够坏方便唾骂,血脉争斗容易理解,三者加总起来可以在韩国大热?小弟对于本剧的接收度是极低的。
本剧是没有完整架构来走全剧,典型的韩剧即时制的制作,顺著自己先前剧情来编织,就像一群人在玩连字游戏一样,如果备妥30集总量的架构在,就不会有那么多诡异处的营造,整体的感觉就是很不顺畅,以大量的工具来挖满洞口,而不见一条连续性的隧道。
本剧的可取之处是母子感情,孝子与慈母有表现出来,两次绑架是母子分散与重逢的关键,但两次绑架都是很假的造戏,为了表演出那个目的,进展过程刻意营合结果,于是整个过程就很不合理,有过程顺著过程导引出结果,剧情才会自然与流畅。结果迎合过程而走是正常的,但过程配合结果强加植入,就是演得太凶的造戏之作。本剧没有抢眼的特色,我看到第22集涌出持续看戏的动力,可是没多久又会很没劲,个人觉得本剧若强化在八峰面包房的场景,以及寻找14年的母子感情,那个特色就会明亮起来,只是扯得太广,扯得太夹杂,就只会见到四处挖洞的力道。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回响(8) :
8楼. 水上飘
2018/03/29 00:02
明明就超好看的!!(dicky04280428@yahoo.com.tw)
7楼. Tami
2014/05/16 16:29
这部我看不下去,可能因为我是比较喜欢男2这个演员,但是编剧用,和男2打赌输了男1就不能跟女1见面来当赌注,非常可笑。还有许许多多很弱智的情节,所以我没看完就投降了><
这部戏其实就是怪,男2(周元)是她妈和别的男人生下他,母亲的丑事,这种事还说给妻子知道,男2下毒、纵火、凶狠、心理变态,很怪又扭曲造戏,没看下去的选择,是对的.. 寻遥子2014/05/18 20:52回覆
6楼. 小年糕
2012/12/12 16:14
第二点补上~

第二点

窝主认为女二角色申俞静与具马俊在一起就是劈腿,并没有足够理由构成她与具马俊再一起的理由。但我认为最后与具马俊结婚不就是为了报复徐仁淑不断的步步进逼与时不时像踩死小蚂蚁一样简单的态度对待她。刚开始是具马俊为了抢金卓求所爱而纠缠她,她也是被动的被喜欢追求,但徐仁淑就象是她死缠著具马俊一样,不断侮辱践踏。久而久之,以她的个性(我想这角色也是相当好强的个性)产生我没这个意思,你硬要说我有,我就做给你看!!”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她与具马俊在一起是为了这个理由吧!
你这样的说法是入戏太深了,尽信本剧拼装的胡扯剧情,替剧情的合理性寻找出口。
或许,人是会有一种犯贱心理你越是说不要,我就偏要”…,某男人在某女人面前一直说你不爱我,最后那女人会这样子你越是叫我不爱你,我偏偏就是要爱你,可是有什么样的女人会拿单纯的犯贱来赌上自己的幸福呢?吃太饱也不是这样子拿婚姻来耍著玩的。

对于申俞静这个角色,你要用单刀直入法来理解,不要被本剧多种手法给诱导到另一个方向去。(2的想法与女2的行为是不搭的)
申的角色就是想攀附富二代,她想要成为富豪人家的少奶奶,这才是根本的目的。
1.
论爱情,本剧是这么说的,申俞静是喜欢金卓球的。
2.
对于物质,本剧是这么说的,申俞静不是嗜利女人,换句话说,她挑男人不是为了
从上述两项来看,既不是为了情,也不为了钱,女2何以要选择具马俊?你若为本剧剧情来找答案的话,当然会是因为徐仁淑逼人太甚你这样逼我不做,我就偏要做之类的可能,但这可是一个正常女人会对自己的婚姻所做出的行为呢?
我又不喜欢具马俊,又不贪图少奶奶的地位,可是女2为了报复人家的妈,把自己嫁给那个妈的儿子,以嫁入豪门来报复那个妈?_
如果女2是这样想的话,我可以肯定女2是被火星漂来的陨石给打到过,因为女2是可以远离()的,没必要嫁入豪门来报复人家的妈
所以,单刀直入法来解读女2的行为,那就是穷小子贵公子的选择,女2就只不过是选择了贵公子而已,可是本剧的手法用了数样,来模糊一个很根本的选择题,放入了卖火柴的女孩来装可怜,又摆入爱情不变但身体不听话,于是你就看不透这倒底在演什么的??说来这是拼装车的剧情,车身是80年前的古董车,外观是现代的烤漆,问题这车是不能发动的

我发觉到你的看戏时的盲点
当剧情有20个点呈现给你时,你可能只挑3个点来解读;或者剧情用10点来模糊化,于是令你看不透根本核心 寻遥子2012/12/13 00:19回覆
5楼. 小年糕
2012/12/12 15:02
两点与窝主讨论!!

虽然我的见解不一定对,不过有两点我想提出与窝主讨论。

第一点

关于徐仁淑这个角色,窝主认为她并没有一定需要生男孩的压力。我个人认为她的确是有生男孩的压力!当她第二胎生女孩的时候,已经面对具日中会长的母亲各种冷嘲热讽,怪她肚皮不争气。

以剧中徐仁淑角色的好强个性,外加一个大企业总是希望有个儿子接班,因此我认为徐仁淑是有生子压力的。除此之外,金卓求的母亲金美顺是在徐仁淑生完老二没多久即与会长有染并怀有身孕,这其实已经威胁到她的元配地位,如果真如江湖术士所言金美顺生下男孩,那膝下无男孩的她是否就要将偌大的家业拱手让人,为了后半辈子着想必须生下男孩确保肥水不落外人田吧!虽然徐仁淑在发现金美顺怀孕之后强逼她堕胎,就算金美顺真的堕胎了,但除去一个金美顺不能确保没有金美顺第二甚至第三吧!万全之策就是生个男孩,这就是我认为她有生子压力的几个因素。最后她相信江湖术士之言而与别人借种生子,这的确有违常理,但我认为以这个角色极度好强与超强占有慾的程度来看似乎也不无可能。

 

你所说的,看似成理,却忽略了构造全剧的所有要素,却只是拿部份生男丁的成因与徐仁淑的地位要搭造你认同该剧所演出的结果。
1.
徐仁淑是个性非常强势的女人,在公司部属面前直接呛会长具日中,徐在家中的地位甚至大过丈夫。>>休夫才有可能发生,这是本剧所表演的,还演出具是为了事业才和徐结婚的政治婚姻。
2.
生男丁与男女爱情归属是没有关联的,元配是法律上的地位,不是那么容易被动摇的。
3.
在那个时代,若把女人当成生孩子的工具的话,小三就只是负责生丁的工具,老大婆依旧是大老婆的份量,那是完全不影响元配地位的。>>你把时代错置,你用现在的大老婆想法,一夫一妻制的想法,错解那个时代有大房多房的传统社会,若是照你所说的,金美淑是真的生下男丁金卓求了,那为什么徐仁淑的原配地位没有被动摇呢?
4.
家业只是个象征说法,徐的手中也有很多的股份,徐是有钱的元配,是有力量的女人。

总之,你若只是用部份的剧情来合理化,比方你只看到3点,可是还有其它7点剧情是你忽略的,就会以3点来接受徐仁淑的肚皮要变大,且要生男丁,但是本剧却用了10点构成某另一种情势时,你认为的3点成因就会很不够力了,单从徐仁淑既爱丈夫又和别的男人搞上为了生下儿子,那个儿子又不是她深爱男人的种,既传统又强势又深爱丈夫又借种生子,你就不能把徐仁淑当成一般常见会被企业主给休掉的配偶了,徐仁淑休夫才有可能发生。

如果以金美淑的个性来演徐仁淑,那样的徐仁淑会被休掉才有可能发生,剧中金美淑是生下金卓求,在外独力扶养12年,把小孩给了具家,金美淑不吵不闹,一人选在青山住,照你所说的压力会发生在哪里种人身上?不能单看3个成因,不去透视全部构造的环节。
以上是我的回应。

寻遥子2012/12/12 16:09回覆
4楼. 路过
2010/12/16 19:18
我觉得超超超超超好看!!!

3楼. 韩贩
2010/10/25 18:37
头热尾冷冷

其实这出在韩国创下高收视率...

小弟也觉得有点莫名奇妙~

人性冲突演译得不够咬牙切齿...

感情戏又没浓到让人意犹未尽...

好想是啥菜色都来上一盘~

吃个几口后丢在冰箱,隔天拿出来热一热再吃~

不会让我有看完这周两集,恨不得后面的好菜一口气全上桌那股渴望......

不过最近比较能看的,集集都想追的就只有李凡秀主演的"巨人"~~已经演到中后段了...

建议版主有空能欣赏一下,应该不会让你失望啦!!

2楼. v
2010/10/18 04:52
同意你的看法

觉得剧情还满洒狗血的. 还好有善良的金卓求. "因为要生活, 在活著的日子里,什么事情都不是终点. 不会因为我今天好了,我的人生就结束了. 也不会因为我不好了,我的人生就结束了. 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最后都是会过去的." 金卓求第29集. 喜欢金卓求对马俊说的这段话.

很纳闷的是,本剧的50%收视率,很邪门…

有声有泪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有声无泪谓之嚎
看本剧令我感到惊讶的是…
男性演员的哭功
看韩剧会觉得..男星很会哭不多见,哭的表演总是哭输给女星..
男星一般会这样:”我想哭 但是哭不出来”→张惠妹的歌
最后会表演出有声无泪的”嚎”(乾哭)

但是…本剧的两男(男1与男2)超会哭的,令人震慑的”泣”(有泪无声)
本剧男星哭赢女星,尤其是男2的泪水,好像把水龙头装在眼睛里(不输给
灰姑娘的姐姐的瑞雨)
在拚收视率的过程中,男星不擅长演哭戏,就会非常吃亏的
(有哭有感动,哭才会令观众觉得感动,哭不出来怎么让观众感动!)

而且演坏人更需要哭,哭功强可以掩盖”坏”
反派若超会哭,总是眼眶泛红,眼睛矇著一层泪水,看了也会让人心疼
他”只不过”是杀父杀母杀妻杀子而已,观众看了也愿帮他脱罪解读,认为这样的反派很可怜
→怜者”爱”也
这样会哭的反派有机会把男1干掉,男2跃升为男1
善德女王的严泰雄就是哭不出来 →
我想哭 但是哭不出来
男1严泰雄哭输给男2金南
佶,所以严泰雄被干掉了
洒狗血所以有用,就是因为有哭有感动,不哭让观众无所适从
只要一哭出来,观众就能看懂剧情了
哭实在是太重要了,现在一线男若不会演哭戏的话,就得要小心了
角色再善良也不是重点,收视率才是关键
幸亏尹时允也很会哭的,否则他的男1地位会被男2蚕食掉的
寻遥子2010/10/28 16:46回覆
1楼. 胡涂人
2010/10/15 01:22
又是让人裹足不前?
看见窝主给了3分,心想,可以一看。(虽然窝主的定位是3分可看可不看,不过小弟是比窝主宽容一点,即是要求更低⋯⋯笑)
不过,跟著的人物介绍却又让我觉得乱七八糟。那到底为甚么会有3分呢?因为阁下之前给「灰姑娘的姊姊」及「检察官公主」都是3分以下。
那两部剧我最后没有看过,无从比较。
那,请问此剧有3分的理由⋯⋯是因为情节推进快速,暂时让人忘了剧情糟糕?演员厉害,令人忘了角色的缺陷?还是枝节够多,总有一两段剧情可取?

这个编剧的作品我只看过「达子的春天」及「强敌们」,两部剧都是轻松小品,所以剧情有错漏也不会让人觉得差劲。
不过,「强敌们」的男1和男2最后对调了,让人不明所以,女主角到底喜欢谁也变得定位不明,分明是编剧临时改变主意又不知道怎样处理。
这位编剧的作品还有「情定大饭店」,我没有看过,窝主看过吗?好像男1与男2最后也对调了。
《灰姑娘的姐姐》给2.5分,女主角塑造上令人皱眉头,没有光明面,太灰暗而且很刺眼,因为太自虐了,把这样的人物当戏剧中的主角,有违宽和之心..
《检察官主公》给2分,因为该剧更是鬼扯,拿不该是主角的料来充当戏剧中的主角,拿恐龙检察官来当主人翁,实在是无言以对,拿日剧Hero检察官久立生公平来当主角,这100%没有问题,认真负责任的检察官办案的故事,这才是众所认同的检察官职业,可是该剧却端出超级脑残的公主检察官在”把玩”公权力(
何谓公权力?公权力是会致人于死的!),把脑子有洞的人绑在检察官的职业上当成戏剧中的主角,这是拿很严肃的事情在开玩笑,就像护士在病床上虐待没有意识的老人一样,护士自己认为这是很好玩的事情(等于公权力不能把正义伸张,还把公权力kuso一下,公权力的可怕是因为会伤害到无辜的善良老百姓,此剧却把”可以伤害无辜老百姓的力量”当成开玩笑在戏谑,《检察官公主》是何等夸张的烂剧啊,不仁之心!),护士对病人在开玩笑的视频一丢在网络上,大家看了骂翻了…为什么呢?你可以细想一下..

《灰姑娘的姐姐》、《检察官公主》的女主角,都不是纯良份子,不健康、伤耳目,不是光明面取向的故事剧情(
题材譁众取宠,荆棘感太重,戏剧是可以怪,但绝对不可触碰底限)

检察官公主就是写”怪咖”来吸引人,我用较露骨的方式来比喻,某些女孩身上穿的衣服太沉重了,那些女孩的身体撑不住衣服的重量,不是隐隐约约在展现曲线,而是直接把衣服脱得干干净净,游走大街来表现”性感”?夸张地想惹眼,极尽能事想引人注视,但这已经是触法”妨害风化”了,戏剧的规则可以隐隐约约展现性感(
比喻之意),可以露半球,不能全都露,可是该剧就是挑战底限,脱得赤条条向众人展现性感,逾越了”隐约的规则”…
我是拿女孩穿衣服来比喻戏剧取材的尺度,可以露小水沟、可以露半球,就千万不要玩过头,不要违反人所公认的价值观,如果真的觉得想大解放,还是有许多路可以走的,只是这样的题材不可能拿来当电视剧播出…

以前戏剧是专门讲好人该有特质,但好人的特质太平凡了,开始来描写怪人的怪,怪味道也不够强烈了,开始碰触到本性上的恶,把坏人的特质当成正派有的”缺点”,这些小小的缺点只也不过是”杀人放火”而已,这是许多人看韩剧时当做打发时间的解读…,我不敢讲崇高的教化意义,但戏剧也不该颠倒是非啊…,教坏小孩!

一部剧最重要的描写是主角(男女主角),其它人物的塑造若有问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眼,主角塑造是不能有败笔的,一部戏的整体是因为主角而存在的,由谁来挑大梁是根本(
有的人眼睛会偏斜,不爱看公主就专门在看”丫环”,韩剧常会把男2变男1或女2变女1,你只要想象写600字作文的时候,你开始所想写的内容,到最后会与你真正所写的不一样,韩剧即时制的制作就是这个味道。我没有看过《强敌们》、《情定大饭店》,男2会变成男1,韩剧中就是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韩剧是即时制的制作,即时制没有办法拟”草稿”,如果600字作文有拟草稿,开头是是先写A男,后来让B男出场,草稿写完后才发觉整篇作文B男才是主角,当草稿要再修改成为正式作文时,那一刻一定就知道B男就是男1,在修改草稿的过程中就会往B男来写,绝对不会混乱了A男与B男谁是男1的定位,可是韩剧制造是没有草稿的,没办法修改,当初是想写男1,剧情往后发展的结果,不知不觉男2份量也很大,受制于观众的喜爱、也可能因为剧情后来的变化、灌水捞钱也是原因,所以编剧是可以让男2变成男1,说来就是没有完整架构,没有完整架构就是没有整套剧本在拍戏,且战且走中编织故事,如果有整套的剧本来拍戏,草稿是可以把男2修改成男1,就绝对不会发生前面演男1后面演男2的怪点存在。)

面包王金卓求有到3分,至少主角金卓求是个”好人”,没有不当性格的塑造,很纯正的男主角,像这样纯良的主角还能活在韩剧当中已经是稀有动物了,尽管《面包王金卓求》的剧情是不怎样,但是主角的塑造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是金卓求是难得一见的孝子,12岁起就自食其力,花14年在街头中寻找母亲,这个点其实是挺感人的,只是营造的开端与过程太假、太乱扯了而已。
(
很奇怪的,时代在变,大家爱看的忤逆父母的逆子,韩剧把夸张的逆子当成正派来演主角,这是不稀奇的,会有人热爱这种角色,因为把看韩剧当成打发时间,却不知道他们家的孩子也看在”心中里”)
 
本剧的缺陷虽多,我是以”男主角的角色”与”母子感情”两部份来补本剧的不足,至少本剧还有这两样可以看。男2再烂都无所谓,因为他就是男2,不要把男2演成男1就可以了,而且本剧只是演戏太明显,不自然不流畅,并不是在荆棘感上的问题。(
不要把烂东西加在男女主角身上便可,这是编写一部剧最基本的道理) 寻遥子2010/10/16 02:03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