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韩剧灰姑娘的姐姐心得
2010/08/18 01:53
浏览5,682
回响3
推荐7
引用0

韩剧灰姑娘的姐姐心得

(本剧有20集,超过20小时的故事)
出品:韩国KBS
首播日:2010.03.31
集数:20集
主要角色
宋恩祖、具恩祖:(文瑾莹or文根英饰,女1)
洪祈勋:(千正明饰,男1)
具孝善:(瑞雨饰,女2)
韩廷佑:(玉泽演饰,男2)
宋强淑:(李美淑饰)
具大成:(金甲洙饰)


照惯例,满分有5分,3分可看可不看,小弟评本剧2.5分。本剧的背景是米酒酿造,场景发生地是”大成都家”,这个场景是古宅,看起来相当特别,但背景并不重要,本剧主要述说的是亲情部份。

极度嗜利的母亲带著一个女儿,命运多蹇,未能觅得好男人以托付终身,总往糟糕的男人身上吸血,偶然中遇上富贵人家,拥有古厝大宅的鳏夫,让嗜利女人认为是机会,于是施展演技功夫,刻意亲近这对父女,最后她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本剧是两组家人结合成一个家庭,家庭成员有四人,母亲、姐姐、父亲、妹妹,若以四个字来象征这四人,即为真、假、善、变。

文根英(
文瑾莹)所饰演的姐姐,个性冰冷不理人表现”真”;其母亲矫揉造作擅长演戏表现”假”,其继父是宽厚温和的长者是为”善”,阴晴不定公主病妹妹即为”变”,四个人的相处互动,遂构成本剧的主要故事。

本剧有描写到无血缘的父女情、无血缘的母女情、无血缘的姐妹情,以及拉扯型的爱情,四种的描绘皆有涉及,却不能深入其境,进展至更沉的境界,不能把一个意涵贯彻到底,还不时回头来摧毁自己,所以矛盾感太重,断处太强烈,没有一脉相承的方向目标,酝酿不够,欠缺架构,还强加冲突来创造剧情张力,以延伸戏剧的长度,因而本剧少了一个主要剧情,不知道本剧是在表达什么的?是父女情?是母女情?是姐妹情?亦或患难式的爱情?还是写个性?
(
寻遥子注:本剧表现出四种情感,带入剧情之中,但都未能酝酿到最深沉的一刻,徒有韩式风格的泪水来传达”感动”,以及无料式对白来说故事,所以看得出本剧是没有完整架构,如果本剧一开始即有完整架构,剧情会以20集剧情来描写一个意涵,或者两个意涵,有方向目标来写全剧,桥段会一直往”意涵”来加持,慢慢积累,悄悄前进,瞬间才以口白点露明白,然后创造一个亮点画面,就会使观众感动不已。
但是…,若编剧只有半套剧本,就来拍摄本剧的情况下,一旦后段无料可抛,就显出剧情的空洞无力,但为了戏的延续,只能取用前面发生过的事端,以小放大来编造戏码,所以本剧剧情没有一贯性,想到什么就演什么,若说是姐妹情的故事,想表演姐妹情的温馨,可是姐妹俩斗起来很凶狠,那个味道无法一贯!或说是无血缘母女情,妹妹曾表现出高贵孺慕之情,但她不爽时却立刻翻脸,否定掉深厚的孺慕之情!?若说是无血缘的父女情,父亲却在中段去世,亮点走不到最沉的一刻;若说想表演艰困式爱情,只见拉扯与推让,没来由的就分开…,那么本剧是表演什么的呢?以泪水来表现情感,以口白在呈现桥段,后段剧情比中段差,后段剧情也比前段差,全剧只有前段有可看性而已,韩剧只要遇到前段最好看,就是一张纸定调整出戏,起于”不同个性姐妹的相斗”,刚开始的争斗是很有趣,可是后面难以走下去,没有目标没有意涵就会是这种表演风格。
)

主要背景
本剧的主要背景是写”米酒酿造”,场地多数发生在古宅里(
大成都家),可是酒的背景描写得相当粗糙,本剧的米酒酿造等于没说,而且剧情越往后说得越少,到中段时几乎消失不见,动弹不得,慢速前进,每走一步就发生问题,便把背景搁下,再跑去玩弄各种感情,本剧纯粹以此背景用制造冲突,没有深度地描写背景,只当激化剧情来使用。
在优质的韩剧之中,其背景是细腻的,写酿酒、写事务所、写医疗、讲时尚,必然会把人(
主要角色)摆在背景之中,以桥段来呈现,桥段会表现出双层故事,一层看人物、一层看事务(背景),画面中能看到两样,看到主角们的互动与其个性,也获得背景的知识(米酒的酿造),惟有充份描写背景,才能看到剧中的人物,因为人是背景中的道具,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写背景也会写到人物,可是本剧不是这样表演的,人物与背景是分开的,丰富地描写亲情冲突,背景施展牛步进度,两者采独立桥段来给观众看,所以会采用这样的表现法,是因为本剧没有架构之故,而且收集背景的知识很草率,刚开始可以带出米酒背景,后来却不敢去碰触它,当写不出背景的细腻度时,最后只能往简单的情感来煽火,挑动很无聊的亲情纷争。
本剧背景是拿来演冲突的,当需要制造剧情的冲突时(
张力),本剧就会往背景来营造问题点。
一、无力的背景描写手法

主角不作为 →背景会自己产生问题 →创造剧情转折 →主角被动排除问题
(主角平时不在背景里)
二、有力的背景描写手法
持续努力 →在背景中遇到障碍 →营造剧情转折 →主角主动排除问题
(主角是一直在背景里)

无力道的背景(
职业)描写,即便人不在背景里面,背景也会自动跑来对人捣蛋,主角不在背景之中,当需要创造冲突时,背景就会跳出来告诉主角,有问题需要主角们来化解;而有力道的背景描写,人本身就是在背景里头,在背景持续努力的过程中发现问题,然后必须来把问题排除掉。感觉会是主动与被动的差别,在主动式的背景描写之下,人是一直在背景(职业环境)当中,背景若传达不够细致,人是不可能进入到背景里面的。

韩剧《热血商人》很勇于写背景,可是该剧背景悖离现实,根本就是鬼扯瞎掰,也就是乱写背景;韩剧《天下无敌李平冈》是扯得太杂乱,无法在渡假村中找一个点聚焦来主打,所以背景杂乱不堪;韩剧《Hero》太专注于一个反派打击,以至于背景不够详尽,欠缺完整面相的描述;而本剧《灰姑娘的姐姐》背景的失当,则是心虚不敢多扯,因为肚子的料是有限的,最后只好避而不敢多谈。
许多背景往往都是专业领域,专业领域不可以随便乱盖,但并非专业领域就不能够成为连续剧中的背景,而是编剧得要收集足够资料,理解得更多方能转化为故事,让知识性的背景化为桥段,背景有人、人在背景,才能把观众不知道的专业领域,透过连续剧说给大家知道,如果编剧没有花心思去研究,而又要写这种专业背景,在下笔的过程当中都会感到心虚,所以会越说越少,最后避而不谈,粗枝大叶来表现背景。
”主轴要坚守,视野另闢决战点”,如果连续剧的主轴是讲爱情,主角们的爱情忌讳转向,而且最好不要拉扯造戏(
韩剧很爱玩),而观众看的部份就是视野,无论把主角摆在何地,职业就会是那个背景,背景要足够细腻,背景若不细腻,背景中就没有”道具”(人物),无法使主角发光发亮,除非能强悍到纯粹”描写个性”。
(
寻遥子注:剧中男1家世是可以当成背景,可是本剧创造了它,并未把它充份利用,洪酒家不是一个舞台,不是能衍生许多故事的场景,所以这个部份并不重要。男1的父亲与哥哥,只是化为一个”洪酒家”概念,本剧把洪酒家的存在,只是当做制造问题之用,当需要表演戏剧冲突时,就往洪酒家来借力,反正坏人就由洪酒家来当,剧情需要刺激感时,也往洪酒家来营造冲突,本剧把背景当成”问题制造机”,观众所看到的场地与背景,此两者对于本剧而言,其实都是没有意义,有些场景没有角色,大背景无知识性。)
………………………………………………………………………………………

简单介绍本剧主要人物
宋强淑
(李美淑饰,女1生母、女2继母):独力扶养一女,为生活所苦,以虚假来过日子,懂得察言观色,擅于媚惑演戏,本性嗜利,表里不一,对世道怀有怨愤,故心中无鬼神,敢向天争斗,感叹命运多蹇,不能遇上好男人,只能在糟糕男人身上讨生活。偶然中遇见富贵人家,她把握住机会,善待对方女儿,终能成为名门媳妇。婚后原是不愁吃穿,只是个性强悍的女人,原本就不是良家妇女,不时要昧著性子迎合家人,8年的婚姻过于沉闷,瞒著丈夫在外有男人。

具大成
(金甲洙饰,女1继父、女2生父):中年丧妻,育有一女,经营大成都家,乃米酒酿造事业。其个性善良温顺,再婚之后善待宋强淑母女,既为慈父又是宽和的丈夫,是具家的精神支柱。

具恩祖(文瑾莹or文根英饰,女1):母亲是宋强淑,继父是具大成,无血缘的妹妹是具孝善。受母亲不良性格影响,性情变得异常极端,灰暗冷漠的个性,脾气倔强,不与别人搭理,承受不住母亲的伪善,不时想逃跑离家,想摆脱她的母亲,甚至有自弃念头,所幸遇上宽和的继父,给予恩祖安抚依靠,让恩祖愿留在大成都家。在都家认识洪祈勋,见祈勋笑看自己,听祈勋呼唤自己,笑容与呼唤把那冰寒的心给融化。
(
寻遥子注:女1的个性是”叛逆中不失本性”,看得见叛逆,也能见到优点。女1就象是一个”酷妹”,若只是单纯耍酷,如此角色不会很讨喜,但女1拥有用功读书、诚实正直、努力不懈的优点,就算女1性情再恶劣,有此三者的强势优点便能构成女1个性上的骨架,较之同样描写性格怪异的韩剧《灿烂的遗产》男主角鲜于焕,鲜于焕除了”脑死”之外,27岁的男主角根本上看不到有优点?!所以主角在表现叛逆时,也得把可取之处表现出来,否则就会象是在写反派人物。
本剧的女1象是一座”陆地上移动的冰山”,戏剧要表现出强劲的剧情张力,往往以更夸张的方式来表现,只是太超过的”性格怪异”,尺度不好拿捏,易于失准,其开头描写是很容易的,怎么延续下去就会很困难,如何导正个性会有难度,定调是奇怪的个性,如何转变为正常人,得要有充足的营造,转正过程又不能太急,否则会是自我抵触的败笔,有格格不入的感觉,性格转正要有足够的力量,如此表现才不会有突兀感。而本剧女主角的个性,刚开始的怪异就很强烈,转正过程并未很多,未经过许多开刀,却越来越正常!?因此会产生一种疑问,当初妹妹伸出的善意,女1无条件排斥,随后女1又何以能接受,妹妹对姐姐好,姐姐抗拒排斥,妹妹对姐姐不好,姐姐肯自我牺牲?
)

具孝善(
瑞雨饰,2):父亲具大成,继母宋强淑,无血缘的姐姐具恩祖。因生母早逝,见了宋强淑以为见到母亲,对宋强淑怀有孺慕之情。原是受宠爱的都家小公主,生命中多了母亲与姐姐,不料父亲对己的关爱被姐姐抢走一半,仰慕的对象也被姐姐所夺走,姐姐的才干更远胜过自己,内心无法平衡,于是引发许多冲突点。其个性多样貌,有时柔弱,有时泼辣,有时纯真,也暗藏心机,与姐姐相处不融洽,在父亲过世之后,无法原谅继母的外遇问题。

洪祈勋(
千正明饰,1):洪酒家会长洪韩石最小儿子,庶出身份,受尽长兄的威逼,躲避到乡下地方打工。原本是与世无争,但父亲与哥哥的争斗,得帮助父亲,窝身在大成都家,暗中图谋经营权,一通电话的巧合使具大成猝死,本无心伤害对方,却间接使具大成死去,心怀负罪感,决心帮助恩祖,解决都家经营上的问题。

主轴剧情
若说写个性

本剧个性的描写总在跳针,姐妹相处忽好忽坏,有时争锋相对,有时互为关怀,有时互不容忍,姐妹情岂是说打就打,说和就和?
会觉得刚开始的姐妹互动断绝了后面正常发展的空间,或是后面的改变与先前姐妹互动有了矛盾味道,而且一次的变化也就罢了,多次的转变不是刻划姐妹俩的互动,而是使姐妹两人的个性持续在跳针。
女1个性勉强来说是有一贯性的,可是她对妹妹从厌恶到施以温暖,这也是一种个性上的跳针,改变的过程说服力并不充足,前面姐姐不肯买帐,绝对不接受妹妹的善意,后面姐姐却能体谅爱护妹妹,若是因为继父的死而转正个性,欠债之说觉得不够充足,此种个性变化太两端,即为描写”性格怪异转正”的顿点,要把很不正常的人改变成正常人,比起正常人改变成坏人还要难描写。
描写女2个性是跳得最凶狠的,女2是个性乱错综合体,有时天真娇娇女,有时富有心机,忽高忽低捉摸不定。在14集中段时,继母外遇被女2知道,女2说了很奇怪的对话,而且是冲著继母来发作的,那句话的本身是自我矛盾。
具孝善对著继母怒吼道:(前面对话略过,本句话是责骂继母)
「我怎么能往我爸爸脸上吐口水啊!!」
当时女2是把外遇事拿来兴师问罪,可是向继母问罪的本身,其实就是冲著她父亲的面在对父亲吐口水,因为女2父亲生前知道妻子外遇,也未向妻子宋强淑问罪过,女2却说出这句话”我怎么能往我爸爸脸上吐口水啊!!”,其意谓著女2是不会对父亲吐口水的,可是当女2把继母的外遇掀开来数落时,其动作本身就是对父亲的不敬,女2此话本身就是颠三倒四,其行为与个性是错乱的!?
当女2知道继母不是真心待她,女2也承受著继母的恶言恶语,当时女2也不改对继母的孺慕之情,这是何等崇高的孺慕之情,可是当女2知道继母有外遇,那种高尚孺慕情就瞬间瓦解,不只是翻脸还当面呛继母,剧中女2的个性之多变,是乱到没有章法可言的,其个性不可见光,完全没有一贯性。

若说写背景
本剧背景是米酒酿造,越到后段越写越少,没有细腻度可言,背景也无知识性,本剧背景只是充当激化剧情之用,采笼统方式来创造背景环境,这样的概括式的写法适用于任何环境,以笼统来写背景,如酿酒、饼干、卖车统统都可使用,观看本剧是可以略过背景的,如果背景描写得好,甚至会是一个主动脉,引导剧中男女主角必得相聚一起的地方。

假米酒事件(1) →商誉受损(2) →米酒输出日本(3) →遭到诈骗(4) →引发具大成之死(5) →姐妹关系改善(6) →随后米酒在国内进营销售(7)
假米酒会有两种指向:
假米酒 →米酒本身有害人体 →违反相关法律 →不得贩卖(不能输出日本)
假米酒 →大成都家无责任 →不违反法律  →可以贩卖(也能输出日本)
假米酒事件(1)造成大成都家的商誉受损(2),如果假米酒是大成都家生产的米酒有问题,米酒的本身有害人体,即表示不能在国内贩卖(因为违反相关法律),不能在韩国贩卖,又何以能输出到日本贩卖?
如果米酒本身没有问题,因为舆论的关系,使韩国人有疑虑不敢喝,日本人就没疑虑很敢喝?如果米酒没有法律的问题,又何以不在国内贩卖,而要另外开辟一条路往日本线来销售?正常是应该先固守国内自身市场才对。
所以剧情上莫名奇妙转了个弯,刻意让米酒得往日本去贩卖,销往日本的结果还是一场骗局,从(1)~(4)的进展过程是没道理的表演,男1何以突然提出米酒要往日本贩售,这个提议其实是满足了编剧的目的,其目的是为了(5)引发具大成之死,再看剧情之后的变化,大成都家的米酒也在国内贩卖,本来就没问题的假米酒事件,就算商誉受到损害,也应该先巩固最重要的国内市场,怎会绕个弯往日本跑呢?如果舆论爆得太大,没人敢喝,在国内混不下去,难道在日本就能混得下去!?所以本剧背景收集能力太差,不懂得门道,只好采用看热闹的方法,足以令人瞧破机关!
 
若说写母女情
若说描写无血缘的母女情,其实会是令人动容的,可是本剧把女2个性变得很诡异,时而爱母时而恨母,如果本剧企图把母女情贯彻到结局,就会悄悄地进行,持续在这个意涵不停加持,不会公然地摧毁它,然后再去修复母女关系,维系观众对母女情的感动尚且不容易营造,还让其中一方采明目张胆地破坏,就会有损观众对母女情的感受,一旦剧情选择此种负面操作时,母女情就无法拉回来了,母女情在营造上,只能慢慢前进,可以制造误会,却不能由任一方砍到流血见骨。
女2父亲在日记上写下继母的外遇,具大成因为深爱妻子,知道妻子有外遇,也只是责怪自己,并未问责妻子的错,女2父亲对于妻子的宽容,宁可不说也不愿说了让妻子离开,可是女2却代父亲追究继母的外遇问题,本剧竟是闹大此事来玩弄,逼得继母宋强淑得要离开这个家,然后女2再去把继母找回来,女2自己把问题摊出来,女2又得把问题收回来,我怎么去看本段都觉得很奇怪,丈夫的具大成生前没去追究他妻子的外遇,他女儿具孝善跑来追究她爸的老婆有外遇,这是相当无聊且不搭的一段,如果女2选择不说出来,女2当成没看过父亲日记,剧情可以表现”一个不说,一个付出”,因为那时宋强淑已有悔悟之心,数个桥段慢慢来走,其实可以把母女情营造得很感人,继母对丈夫犯下的错,可以转化成对女2的好。
2知道继母有过外遇→ 发作→ 争端→ 问题→ 闹大问题→ 目的是”增加剧情

若说写父女情
本剧这部份描写得最好,可是没有延伸到更深远的一刻,那种感觉是感动到了,却不真正敲进心坎里,足以令人回味的后劲力道,因为具大成在第10集就死去,父女情的描写必然有限,因为父女的互动就此中断,无法让父女情贯穿整出戏,不能放得更远的一刻,伴随剧情一直走下去,就不能成为剧中的一个意涵。如果具大成能不死,桥段便可慢慢施展,始终维系著父女感情,本剧若采取此种方式来营造,父女感情是可以成为本剧的亮点,本剧却选择让具大成死去,这是为了成就爱情戏的拉扯戏码,让男1成为大叔的角色,有了”借口”不能与两女有感情戏。

写冲突
本剧所营造的冲突,缺少曲折过程,冲突的起因,无须桥段紧密连接,就能够表现冲突点,多是采单点自动表现,没有环环相扣的营造,善用背景与场景来协助,或是小事原可略过不谈,但却放大来操作,采无料内容来制造冲突。
最大的”冲突制造机”是洪酒家,善用虚无的背景来点火,所以不用先带出蛛丝马迹,一般写冲突还得要铺陈,跨数集来透露部份讯息,可是有背景式的”冲突制造机”,随时都能抛出有冲突的问题,场景能够自动发射炸弹,炸弹一丢出来,主角们就开始要忙碌了,关联度甚低的冲突制造,却见主角们神情凝重,但就只忙碌了一分钟,随后主角们再继续玩起亲情纠葛。
(
寻遥子注:洪酒家可视为背景,也可以当作场景,背景主要是与”职业”相关,场景则是用来摆人物进去的。)

若说写爱情
本剧的爱情戏表现在”推让与拉扯”,姐妹俩都喜欢男主角,女1为了妹妹,只能选择退让,女1得把所爱的男人让给妹妹;男1认为女1继父是因己而死,所以男1不能原谅自己,不能与女1有爱情,男1只能以大叔身份来照顾姐妹俩,此种爱情戏的拉扯风格,是很普及的应用手法,简单来说,即男1间接害死女1父亲,所以男1与女1不能有感情关系。
女1是为了妹妹,她必须选择退让;男1间接害死女1继父,男1不能与女1相爱。如果女1的推让是成立的话,男1拉扯也是成立的话,前面男女主角都没错,最后为什么两人可以在一起??
所以此种描写爱情的手法,就是把爱情戏定调在前4集,前4集的男女主角已然相爱,又不能让相爱两人开花结果,只能设法把两人拆开,其方法就是”推让与拉扯”,刻意让双方看得到却都吃不到,好让剧情刻凿出脸部的凝重与挣扎味,此种爱情戏的手法,只靠四集就能够定调,往后也不需要很多互动。
姐姐要把喜欢的人让妹妹,这已经是很复古的爱情戏了,再加男主角间接使女1继父死去,本剧在爱情戏上采用了”双复古制”,此种古早味的口气,男女横跨八线道的马路在谈爱情,不会是很有看头的爱情故事。
(
寻遥子注:男1为什么要离开8年,消失8年之后又回来,以为男1是屈服在父亲的指示,8年时间有要事得去处理,所以才不得已要离开,而8年后重回到大成都家,会有个”重要任务”要去达成,表面上男1是要夺走大成都家,剧情后来让男1说出内心话,男1只是”玩票”而已,他潜伏在大成都家,只是为了要和哥哥较劲比赛,并不是真的想夺走大成都家,当男1夺下大成都家的经营权,最后还是会还给具大成!?男1这般说词看似无责,其实这是剧情使用不当,呈现出的露馅问题。
编剧似乎想一边玩拉扯,一边又不想让男1太受伤,毕竟男1是间接使具大成死去的人物,所以要特地涂脂抹粉来降低那个伤害性,可是男1这段内心话本身就有问题,正常人可以把别人视若生命的宝贝当玩具来把玩吗?男1竟然窝身在大成都家,想要拿下经营权的念头,只是一个”玩弄心理”而已,男1这番内心话可对应了两件事,一是当年男1的离开是没因果的剧情,二是具大成的死实在是很倒霉,前者男1为何要离开8年,其答案是为离而离;后者具大成的死是死在”小屁孩”手里,图谋别人公司只是想乐一下自己!?只要去看前后因果关系的形成,就会发觉《这个结果造成太大的影响,开头行为的理由实在很弱》,因果关系根本就不成比例,却造就了具大成的死,剧情所呈现的是刻意涂抹却留下痕迹,使人看破手脚,因为把别人公司当玩具来玩,只有幼稚性格的人才会觉得这是个”好借口”,编剧不觉中把这个好借口当成”好理由”,其实这个好借口本身就很夸张,把严重犯错的行为当成微小的过错来看待?!正常人的心智能够借别人的老婆来玩一下再还给对方吗?因而具大成所以得要死,就是为了成就男1的存在,以达到拉扯爱情戏的手段。
)

若本剧不让具大成死去的话,就能够彻底描写父女情(
1与继父具大成),还能够修补夫妻感情(宋强淑与具大成),母女之情(2与继母宋强淑)也可以表现得很温馨,本剧在结局的一刻,就能够把三个感情抓得很牢固,但是像本剧此种混乱造戏法,就是通通都有沾染到,却不能守住任何一个,一边在自我摧毁,又不能往一个意涵贯彻始终,所以本剧剧情没有一个重心存在,所以在看本剧的时候,主要剧情是讲什么的?姐妹情?父女情吗?母女情吗?爱情吗?没有一样能够突显出来的,所以看了本剧是抓不到主线剧情,成为没有核心剧情的一部剧。

结论:本剧是没有架构的一部韩剧,或许是由一个发想就开始,由一个趣味引导出的故事,并非有一个目标而走全剧,有头、无身、无尾,尾段从前面抽取细微处放大来操作,以泪水表现感动,以口白讲演故事,以背景激化剧情,没有酝酿,没有营造,缺乏亮点,没有一个方向性的剧情故事。
而且本剧的问题,还存在一种很残忍的对白,难以进入耳里的感觉,比如女1说的话”代替母亲下地狱的对话”,此种对话太过激烈,有自虐的意思存在,并不适合多数人来看,有一种人会比较适合观看,就是郑克塽他妈,郑克塽死了,郑克塽他妈不停喊:「爽死了!爽死了!」(
冷笑话)除非生活优渥到不行,以这样题材入电视剧,总要避忌这个部份,否则不适合一般人来观看。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回响(3) :
3楼. 热爱戏剧
2013/08/28 23:58
你只给这部戏2.5分,很显然你对这部戏没有感触,没有引起你的共鸣,你对某些戏的评论的确一针见血,评的也很实在,但在这部戏的评论,只能说可惜了!你没经历过,才没感觉,当然也不是要经历过才能有感觉,如果像你说的两姐妹坏到无所不用其极,那不就是洒狗血,你不就是在自打嘴吧吗?!恩祖不是坏只是厌恶,你给女人的香气高分,我很认同,因为我给了10分,而(灰)我给11分,我对戏剧都是边看边分析自己跟自己评论要像这打出来常会词穷,所以没办法跟你说我对该剧的想法和对你文章的很多的不认同,你的心得我看一半就看不下去了,这些是个人见解。

这种剧太虐, 我不想感受, 也不愿感受,你能感受到..??也真的不是太容易的事..
姐妹不对盘, 继母出轨,继父被所爱男人给间接害死,两姐妹抢一个男人,如此冲突又狭窄的世界能令你感受到??你的世界发生过吗?我还真抱持高度的质疑啊,你这是否能算是在感同身受,我存有疑惑的..
我觉得此剧是没有可看性内容,你觉得好,也任君自由来感受你所感受到的好的虐...

 

寻遥子2013/10/13 00:39回覆
2楼. 胡涂人
2010/09/05 00:28
究竟可以一看否?
嗯⋯⋯窝中主人只肯给2.5分耶⋯⋯那到底看不看好呢?
踌躇中。
本来想看文根英及千正明,文根英的演技没话说,千正明嘛,因为看过他的狐狸你在干啥,觉得他的演译与一般韩男星不大相同,所以想看一看。但现在⋯⋯
编剧好象是不汗党的那个。呃⋯⋯
3分可看可不看
3
分即表示或者不看两者差别不大(凭自己选择)
那么.. 2.5分是离可看近 还是离可不看远呢?
不用小弟说得那么坦白吧 寻遥子2010/09/05 01:23回覆
1楼. 偶然经过
2010/08/21 20:46
文章真精彩
看完您的文章有如品尝一锅汤底丰富辣味十足的麻辣锅令人气血通畅,凭借著风之画员的影响而收视灰剧,看完后认为其剧情虎头蛇尾.结构支离破碎.人物得了精神分裂症,话虽如此还是不能不佩服文根英哭功了得,有一幕恩组成功酿成新酒时在具大成照片前痛哭并称呼具大成为父亲时,小弟被画面震慑的说不出话来

具大成的角色是灰剧中少数人格具有连贯性的,用他的"善"去包容他人即便遭受背叛依然选择信任与原谅,这也是影响全剧走向的核心...(具大成真是个"傻瓜"阿)

最后引颈期盼您新文章的到来
大抵上,看完一部韩剧,若看不到剧中人物的角色个性,未呈现出剧中人物的性格(包含配角旁枝人物),就不可能是好看的剧
有把人物个性塑造出来,未必能是好看的韩剧;但没刻划到人物个性的韩剧,多数是无料之作!
(
个性无法一场戏就塑造出来,需要多桥段慢慢地表现出来,没把个性做出来,就是采用矇字诀表演的韩剧,描写个性只是给予角色灵魂而已,这可是在要是第一集的开始,到最后一集都得贯彻到底的构思,反之若没有,即表示开始连基本构思都没有,这样的韩剧剧情的走向将是即兴发挥的剧情。)

即兴发挥、赶时间的韩剧,个性就会跳针,因为戏一定要播下去,收视率若好,说什么也要多演个几集,心中已无料而又要加料的韩剧,角色个性就会是编剧们笔下的牺牲品,就会变成你说的精神分裂症,精神分裂症这一词说的真好,不少韩剧就是这种玩弄法。

你如果有看灰剧的花絮,猛哭大赏应该属于妹妹的,演具孝善的瑞雨
她的泪水像水龙头一样,哭完了NGNG再拍,哭戏还能再喷泪,要哭就哭,好赛丽,惊,惊,惊!

如果本剧一个演坏妹妹,一个演恶姐姐
坏可以坏到无所不用其极,施展各种手段
恶是性格叛逆之恶,行为与心理一致,但不逾越无所不用,采有限度的恶,但也不矫情
为什么姐姐就一定要让妹妹,姐妹俩可以各凭本事抢所爱的男人给大家看,有何不可?
看花絮时,若有再注意一点,就会发觉灰剧自己的简介描述,与它自己诠释出的剧情,两者是不同的
本剧同样是即时制下韩剧的问题
寻遥子2010/08/22 15:34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