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韩剧我人生最后的绯闻心得
2010/08/02 05:49
浏览10,005
回响1
推荐3
引用1

韩剧我人生最后的绯闻心得

(本剧有16集,超过16小时的故事)
出品:韩国MBC
首播日:2008.03.08
集数:16集
主要角色
洪善熙:(崔真实饰,女1)
宋在斌、张东澈:(郑俊镐饰,男1)
张东华:(郑雄仁饰,男2)
李娜允:(卞贞秀饰,女2)
安有植:(男3→败类)

安智敏


满分有5分,3分可看可不看,小弟评本剧4.5分。本剧渗透出的情感意境,相当丰富,描绘感人肺腑的正向感情,也点露令人唾骂的负面人性,多种情感刻划虽厚重,却也不会使主线故事偏斜,桥段始终在主线故事加持,不因描写得多而有失焦感,后段且以过往秘辛作为引爆点,让规律摆动的浪潮,忽然跃起一个大波浪,以此高潮作为收尾,其应用上甚为恰当。

本剧所表现出的故事,有浪漫温馨,有感人温情,有趣味惊奇,有卑鄙恶心。深信不疑的信任,换不得应有的回报,窘迫无助的糟糠妻,不能体认自身处境,竭尽心力维系家庭,但是此种无我的付出,力守在”贤妻”的职位上,只是换来欺骗与背弃,执著、傻气、忠而不疑,惨遭被遗弃的命运。女人为了守住她的家庭,表现出无比的坚忍心,认分守己逆来顺受,半辈子都贡献给薄情郎,付出与回报的强烈对比,就像她扑倒再爬起,看见她跌了满身是伤,依然爬起再向前行,见到她的忠贞不移,看得实在很不忍心。

本剧充份描写坚守婚姻的女人,把丈夫高捧在掌心,为夫家奉献了大半生,死心塌地换来自私自利,任劳任怨只有诸多挑剔,愚忠妻子遇上无情丈夫。
但是,本剧营造上并非苦情剧,不时有惊奇笑点出现,反而朝温馨路线来走,落难之人有人搏命相救,受漠视者有人疼爱怜惜,不把走投无路给赶尽杀绝,使众所遗忘的优点得以显扬,窥见平凡中的美好,本剧能诱发观众的怜悯心,以侧写方式带出可怜的境遇,但主轴是等份量的美好故事,本剧剧情足以令人记在心里。
(
寻遥子注:剧中女1的妻子身份,不能以一般人妻来比拟,洪善熙是”以夫为天”,视丈夫为女1的一切,可是付出没有回报,还被嫌弃到一文不值,可问题是她天乐知命,一点也不埋怨,那种无药可救的”愚忠”,被丈夫骗得团团转,仍痴傻地守住她的家庭,旁人看到都会感到不忍心,但何以她的丈夫太忍心?
个人会这么认为,女1把妻子身份视为”职业分际”,洪善熙是在她的职务上尽忠职守,那是超乎想象的境界,比较像古代”烈妇不更二夫”,对应于男人就是”忠臣不事二君”,忠臣与烈妇是平行的”职位”。
妻子是一种身份,女性可以把妻子的身份当”女人”看,也可以把妻子的身份当”职业”看,也可以来回摆荡,两者兼顾,但是剧中的洪善熙并非如此,她只把妻子当”职业”看待,所以她心中的念头只有”夫家”,她己经忘了自我的存在,无视于自己是一个女人,所以只看到妻子职务,这是现代社会的绝版品,封建社会下的产出量较多,其实洪善熙的优点就是”贤妻良母”,许久不见形容女人的说法,现在除了”正妹”一词之外,大概就没有形容女人的方法了!?
妻子以夫为天,看不见自己是女人,付出越多会越辛苦,因为她最终会是一个女人,而她的丈夫肯定会是男人,男人本性不会是吃素的,而且许多社会风气的带动下,越滚越大,欲望高涨,人所处的世界越是文明,科技越是进步,但决定行为的念头是反其道的,越能够勾住人的行为,越是往”人的本能”来开发,以本能来勾动现代人,在于本性是难以用理智去克制,理性之中必然要用本性来突围,如此定可吸引到许多目光,营销手法、政治诉求都是这样操作的,因为人也是动物,人性就是天性,是生下来伴随自己的,难以磨灭掉。
而现代女性经济独立,产生不少的食荤女,所以天空中食荤男女经常交战,底下遂形成一片气候,造就地面上更多食草族男女,仰望天空中型男与正妹的战火,看得自惭形秽,看得目瞪口呆,看得提不起劲,整个风气带动出来的,把许多人变成食草动物,而食草族只是表现出食草族的行为,他们的内心是更狂野的,往更食荤的本性来想象,欲望与行为是分开的,欲望无穷,行动无力。
所以现在的女性步入婚姻,也要适应这种氛围,得要力守女人的姿态,因为男人不像男人想象的不中用,丈夫年纪多妻子10岁的婚姻关系,丈夫能吸引异性的时间还是比妻子多10年,此无关社会层面对女性的枷锁,纯粹对生理层面来说的。
)
………………………………………………………………………………………
大致介绍本剧剧情
15年前,明星李娜允(
2,卞贞秀饰)与张东澈(1,郑俊镐)相爱,原是美好的恋人关系,娜允意外怀有身孕,但为追求顶级明星的梦想,抛弃情人与亲生儿子(儿子,薰),决然远走他乡,娜允把儿子交给张东华(2,郑雄仁饰
)来扶养。张东华是张东澈的亲哥哥,本应该是孩子的伯父,未与娜允有何牵扯过,但薰的存在难以释疑,似乎东华与娜允有男女关系,东华甘愿担此恶名,于是遭到东澈的误解,东澈便误以为感情遭到背叛,哥哥抢走自己的女人,但张东华也不以为苦,接受此种情势,东华知道弟弟无法承受娜允的离开,只能以此来守护东澈,背负恶名来养育弟弟的儿子,视薰如己出,可是对东澈来说,却把儿子当侄子来看待,他以为薰是娜允和东华的孩子,并不知道哥哥为他付出很多,因此多年以来,甚至对东华无法谅解,可对东华而言,却是拚了自己的人生,竭尽心力守护著弟弟。

15年后,东澈在东华的栽培下,化名为宋在斌,成为演艺圈的顶级明星,高龄39岁却谎称32岁,演技受到各界的肯定,已然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却有个不为人知的底细,其本名是叫张东澈,而且真实年龄是39岁,不时得靠微整容,常保外表的年轻帅气。

洪善熙
(女1,崔真实饰)
年龄39岁,临时演员,依靠打零工的家庭主妇,半辈子不是为己而活,为夫家贡献出青春,侍奉丈夫如天地神明,要照料生病的公公,还得侍候欲求不满的婆婆,尚且供养小姑念书,善熙身为人妻的15年光阴,不曾有过好日子,可她也不以为命苦,能够乐天知命,也能随遇而安,依靠打零工坚守在妻子、媳妇、大嫂的岗位上,可是她付出和努力再多,夫家人视若无睹,丈夫的距离超越一丈之外,存在有如空气,婆婆不体恤媳妇还百般挑剔,出嫁的小姑也看她不起,受尽夫家嫌弃的女人,视丈夫的家人为亲人,丈夫的家人待她如外人,对洪善熙来说,她的内心无一丝怨怼,逆来顺受,安份地维系著她的家庭,洪善熙最引以为傲的事,莫过于她坚守著她的家庭。

宋在斌年纪将迈向不惑之龄,虽拥有大明星的光环,个性喜动不受拘束,仍然保有大男孩的青春活力。高中时期,宋在斌与洪善熙是高中同学,善熙是在斌(
东澈)的初恋情人,善熙曾拍过”知道巧克力”的广告,那时的花样少女,遥想当年,青春无敌,高中生的淡淡恋情,让在斌存有许多美好回忆,宋在斌虽已贵为顶级大明星,可是大男孩般的心性,不忘初恋情人。
偶然中在经纪人误打误撞下,获得善熙的手机号码,虽然知道善熙是已婚女,在斌或多或少会感到失落,但也无损当年的美好回忆。在斌便想和善熙见上一面,怎料光阴使容貌变化太速,美好的回忆所剩无几,昔日少女转变成大婶,宋在斌见到洪善熙,才知她就是片场中的临时演员,当时残暴大妈拳打宋在斌,成为娱乐版的头条新闻,基于在斌预期太高,乍见善熙的外貌,片场大妈与初恋情人,判若两人,当场是痛失所望,伤痛之余不敢相认,矢口否认就是张东澈,可是洪善熙不可能不怀疑,认定宋在斌就是张东澈。

初恋情人的会面,宋在斌是千万个悔恨,一人分饰二角的人生,宋在斌就是张东澈,有如把柄握在洪善熙手里。宋在斌心中难安,睡梦中惊醒,乃设法以演技哄骗善熙,只盼能封住善熙的嘴巴,于是在斌以深情男姿态出现,半骗半安抚来稳住善熙,摆脱善熙的追缠,可善熙所以和”东澈”见面,其实善熙也有苦衷,因为善熙的丈夫经商被骗,背负债务蹲在看守所,需要金钱来救急,一心想要救夫的善熙,才会不得已找东澈借钱。
在斌得以摆脱善熙的演技,让善熙信以为真,”愿以所有产财买一天的洪善熙”,善熙为了救丈夫出来,愿付出任何的代价,乃往在斌的住所求见,她是想出卖自己身体来救出丈夫,最后虽然不让善熙”得逞”,却也歪打正著,让善熙成为张家的入住褓姆。(
女佣、管家,入住的家庭的帮佣
)

当洪善熙为了筹钱救夫,不惜出卖身体,要让丈夫获得保释,可是在此同时,善熙丈夫安有植已获得交保,有赖富翁遗孀高贞淑的帮助,安有植恢复了自由身,安有植给予高贞淑的回报,竟然是”委身”于高贞淑,安有植选择抛妻弃女,安有植的余生将为高贞淑而活,而忙于搭救丈夫的洪善熙,却不知道她的丈夫已遗弃妻女。

安有植脱离牢狱后,第一时间不告诉妻子,透过母亲与妹妹传达,丈夫、婆婆、小姑伙同来蒙骗洪善熙,夫家三人沆瀣一气,依靠逼真的演技,善熙便以为丈夫为躲债而跑船去,其实安有植住在高贞淑的家,过著高尚的生活享受,更成为会员制酒店的社长,只对妻女不闻不问。
(
寻遥子注:剧中三位刻薄寡恩的夫家人,流著共同的无情血脉,苦主却是女1洪善熙。本剧的手法不是描绘大量的”苦”,而是使用了侧写的方式,只是透过简单的对话,或几个桥段来表现,此种简单的表达法,意涵就能够流露出来,完全不会有”洒狗血’的味道,本剧是把夫家的对待当成背景,主体故事不是写洪善熙的”悲惨”,而是一个转折点的开始,主诉求是洪善熙的新人生。
剧中是这么描写女1的遭遇:女1嫁给安有植15年,要照顾卧病的公公,她还要负担读大学的小姑,还要准备小姑的嫁妆,还有侍奉不明理的婆婆,半辈子为夫家的付出,换来什么也不是的地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在比较正常一点的夫家,像洪善熙这么称职的妻子,就算婆婆不挺媳妇,也应该会有小姑相挺,可是婆婆不以她为媳,小姑不以她为嫂,丈夫不以她为妻,三者皆不是的身份,而自许守住家庭的女人,其实是傻得很可悲,但是见到她那种坚持与执著,她的愚忠会令人感到难受,只会严肃看待她,会觉得很不忍心。
)

安有植抛弃善熙母女,房子遭房东收回,善熙无以为家,有赖张氏兄弟(
1、男2
)的收留,善熙母女入住张家,以褓姆身份照料张家人,专职负责煮饭、打扫、洗衣等工作。
善熙虽然是张家聘雇的褓姆,但也是张东澈(
宋在斌
)的高中同学,也曾经是张东澈的初恋情人,东澈与善熙的相处,有时是雇主与女佣,有时表现朋友情谊,有时又像冤家男女,东澈个性放纵不拘,勇于表现真性情,就象是大男孩一般,总是多所作弄善熙,没事就借题发挥,以解雇来要胁善熙,其实他心地纯良,对于善熙的遭遇虽然知道不多,却也能理解她的难处,对初恋情人独有的亲切感,还有些许的眷恋情怀,不知不觉表现在行为中,会刻意想找她麻烦,而善熙面对雇主的出招,以同学身份来接招,毫不示弱,反而处于更高的姿态。

张东华是经纪公司社长,弟弟宋在斌是当红明星,张氏兄弟在财经界、时尚圈颇有份量,张氏兄弟曾接受过郑会长的帮助(
注:郑会长,高贞淑已故丈夫),因而张氏兄弟认识高贞淑,高贞淑为了经营酒店,不时向东华请教经商之道,高贞淑也介绍安有植给东华认识,东华见高贞淑与安有植互动亲密,只当高贞淑身边的男人,却不知安有植是有妇之夫,而且是家中褓姆(1
)的丈夫。
可巧东华见弟弟(
宋在斌
)与善熙互动亲切,更兼有李娜允的提醒,两人不象是雇主与女佣的关系,于是私下调查善熙的背景,方知善熙的丈夫就是安有植,而善熙口中不知去向的丈夫,对善熙母女不闻不问,使善熙母女流离失所,他却能与贵妇高贞淑享受生活,委实是抛妻弃女的无耻男人,东华清楚知道善熙遭丈夫遗弃,可转身见善熙仍不离不弃地寻找丈夫,便无法对她吐露实情。

善熙从手机门号的退租,查得丈夫仍在国内,既挂念丈夫的安危,又怕丈夫落难街头,乃千方百计和在斌纠缠,终于借得一笔钱,便透过侦信社查访到丈夫下落,善熙于是亲往来见,安有植未料妻子找上门来,只好扯谎应付善熙,善熙不能察觉,对丈夫所说的竟不有疑心。
安有植深知善熙的个性,为了能够摆脱妻子,顺利与高贞淑订婚,乃设计哄骗洪善熙,先是假装被债主追打,为了保护善熙母女的安全,必须切割两人的夫妻关系,于是提出”伪装离婚”的设局,而善熙对丈夫敬若事天,即使心中有些疑虑,也会听从丈夫的安排,况且安有植打出悲情牌,洪善熙便听信丈夫的话,只当这是权宜办法,离婚只是表面上的,不影响两人实质的夫妻情份。

另一方面,宋在斌见善熙的苦,很不忍心,派人请善熙的丈夫来见,一见之下,刹时间恍然大悟,酒店社长就是安有植,他是高贞淑的男人,也是善熙的丈夫,当场惹毛了宋在斌,引发饭店中打架事件,最后东华出手挡住媒体的报导,只把安有植当性骚扰犯处理,明星宋在斌追打人间败类,洪善熙见了报上新闻,还说在斌在欺负好人,那个好人恰巧在当天与妻子签字离婚,可怜洪善熙被丈夫骗得团团转,始终不知真相。
张氏兄弟各自从不同管道,知道内情,得知安有植是何等货色,兄弟俩实在看不下去,转身见善熙的执著,那种无药可救的信念,便不忍相告实情。此时张氏兄弟与善熙的相处,越来越是融洽,不只在斌把善熙摆在心里,连东华亦对她很有好感,俩兄弟能看见善熙的优点,前夫弃若敝屣,而早被遗弃的善熙还抱持著”伪装离婚”,离婚的女人守著丈夫的话。
(
寻遥子注:第7集中,有段善熙的爆发,坚忍的情绪冲破而出,冲击的情感很到位,虽然是爆发出来的结果,却是反过来描写的意境,述说出女人坚强与隐忍心,如果善熙不爆发出来,根本看不到那份无比坚强的轫性。
其过程是男2责数女1行为不堪,已经有孩子的人,经常无故不在家里,晚上也跑出去,意指她私德有损,可是善熙表现出弱势者的抗礼,她外出并没有做出丢脸的事,她一个女人的委屈,什么样的自尊都可以不要,但她信守的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一定要力争回来,她最自豪的地方就是她守住了她的家庭,而社长指著她是失德的女人,一个失德的女人不可能会是守住家庭的女人,家庭根本上就是女1的圣地,不容许任何人来侵犯它,她万般辛苦地维持著,毫无怨尤,绝对不可能自己打破碗,而男2以私德来数落她,就意指”女1辛苦半辈子维系住的家庭,女1是无时无刻都在毁灭它!?”,女1听了咽不下这口气,她最努力付出的地方却被人质疑,所以含著泪水就是要男2道歉。
这段女1的话一说出口,虽然是爆发下的情绪,但观众看到的是女1,就会感受到她过得很辛苦,反而一种很深入的描绘,爆发的情绪不是表现生气与自尊,而是她坚忍许久的那份心。
)

安有植骗得善熙离婚后,不再保留,转趋恶劣态度面对善熙,十五年的夫妻相处一朝丧,如同陌生人般的冷淡,善熙的苦闷难以排解,暗自泪流,她愿意继续装傻,当什么都不知道,也盼丈夫能回到她们母女身边,而在斌在远处窥见她的苦,心生不忍,便打算帮她完成心愿。
隔日,在斌往见安有植,给安有植一大笔钱,盼前夫带走善熙母女,善尽丈夫应有的责任,妥善照料善熙母女俩,然而两男人的会面,高贞淑无意中见到,觉得事有蹊跷,于是暗中跟踪安有植,安有植果真厚颜无耻,约善熙出来见面,拿著在斌的钱交给善熙,当成是安顿她们母女的费用,未料善熙见是一大笔钱,不肯收没来历的钱,前夫妻俩正在争执中,前夫的”未婚妻”突然到场,安有植惊惶失措,为取信于高贞淑,颠倒是非,反指责前妻向他要钱,他不得已才向宋在斌借钱,洪善熙听得目瞪口呆,至此方认清安有植的真面目,断绝前夫的念头。
(
寻遥子注:安有植的丈夫本份,丈夫该做的事情,竟然是由旁人代打!?一个男人能力不够也就罢了,可是男3是有足够的财力,只要付出一点点的钱,就可以妥善安置母女俩,而且女1有自食其力的能力,甚至只要把女1从张家接出来便可,可是男3就是什么也不肯做,男3的烂是一种很夸张的境界,四字的形容是”刻薄寡恩”。
但是反面来思考,如果男3烂得不够彻底,依照女1的个性,本剧根本上就无法演下去,因为女1是一个很听话的妻子,被前夫给绑住的一个女人,男3只要花一根小指头的力气就摆平女1,只要男3把女1安置在别的地方,岂不是作享齐人之福?
所以剧中的男3角色,颇有韩剧《那个傻瓜》金江模的味道,只是男3的烂是明显的,易于看懂,但本剧男3的角色是作为背景之用,突显女1遭遇的凄惨,因为真实的男人是精明的,当他知道妻子是如此”死忠”时,任何男人一定会把女1带走!!因为女1是不用给家用就自给自足,没有妻子名份她也能接受,丈夫天天不在家也能体谅,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出现,只要给女1一份”妻子的工作”,女1就愿意辛苦一辈子为那个男人而活!?这样的女人只有本剧的男3不带走的啦!金钱不用、名份没有、身体不在,这三样都不要的话,一个女人要一个老公是干嘛的??所以女1是”妻子的职业”在作祟。)


李娜允的归来,当年她悄然离开,抛弃爱人与儿子,15年后梦想实现,成为最顶级的女明星。李娜允此番归来,是想回到15年前,当时她抛弃的两个人,她想取回相对应的身份,在斌的恋人、薰的母亲,对娜允而言是一个完整家庭,因此娜允不是为放弃而回国,是为了得到一切而归来。
然而宋在斌被隐瞒多年,不晓得当时的实情,只是认为当年感情遭到双重背叛,他一直以为薰是东华与娜允所生的儿子,所以对东华不甚谅解,更对娜允感到怨恨,尽管娜允多所示好,在斌只当娜允是”哥的女人”,刻意对她保持距离,甚至排斥娜允的靠近。

善熙与在斌的互动,外表看似雇佣关系,其实是同学情谊。娜允无意中瞧见两人相处亲昵,觉得甚不寻常,善熙对待薰的亲切,更让娜允感不对劲,她极力想得到的两人,似乎被一个不起眼的女佣给夺走,娜允努力想挤进在斌的世界,在斌眼里只有善熙,让娜允感到没有她的位子,让顶级明星输给一个褓姆,对娜允而言实在无法接受,于是在愤怨之下,便把真相告诉在斌,在斌认为娜允是”哥的女人”,事实上娜允并未背叛过在斌,而且薰是在斌与娜允所生的儿子,在斌得知真相后大为震动,原来多年来误解了东华,东华背负这样一个恶名,其实是哥哥抛弃自己的人生在守护弟弟。

善熙与在斌感情增温,无娜允插入的空间,但她是为得到一切而归来,眼见在斌、薰与善熙同住一个屋檐下,融洽甜蜜就像一家人,遂引发误会的导火线,娜允以为地位被善熙夺走,娜允怨恨心爆发开,迳行招开记者会,便要抖出一切实情,要掀开当年的秘密(
在斌年龄、本名、薰的存在),以前在斌有任何事端,负面消息将要曝光前,都是东华设法摆平,但东华见在斌过得适意,脸上洋溢著幸福快乐,也许是明星的在斌回归到真实东澈的机会,于是不再阻挡事态的发展,任由在斌按照自己个性来选择,要以宋在斌而活,还是以张东澈而活呢?
宋在斌于是在记者面前,说出自己的秘密,为了能与善熙相聚,为了成为薰的父亲,决然选择张东澈的身份…
………………………………………………………………………………………

男女主角的互动
若说本剧是主打《明星的故事》,男1与女2虽然是顶级明星,男2是经纪人,有把演艺圈的骨架表现出来,但著墨在明星的职业很少,几乎没讲到拍戏的部份(
戏中戏
),所以本剧不是主打明星的故事。
(
寻遥子注:大明星对比糟糠妻,有会强烈的高低差效果,就象是”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所以明星并不是重要背景,而是利用明星光环把男1变成王子,男1的明星职业是为了让女1变得不平凡,突显出女1的亮度。
)
若说本剧是主打《遭遇凄惨的妻子》,”惨不忍睹”的味道是很浓厚,但细节多数靠口白,应用桥段不多,并非主打”惨的过程”,所以本剧也不是定调在糟糠妻的故事。
若说本剧是主打《再续前缘》(
初恋
),”初恋”只是一个小开始,不算是剧中的”主动脉”,初恋不是剧中男女主角定得交会在一起的原因,因为女1一开始就是已婚女,而且初恋描写的很小,写明星或是写糟糕妻都远大初恋的部份,所以本剧也不能说是主打再续前缘的故事。
若说本剧是主打《雇主与女佣的爱情》,男女主角是同学、初恋情人、雇主与女佣(
褓姆
),三种关系都是存在的,却不能断然说本剧是讲”雇主与女佣的爱情”,如果这雇佣关系是一座山头,前面必然还有更大的山阻挡著,本剧有”雇主与女佣的爱情”的形状,但形状不是主体,因为糟糠妻的惨太大,足够扑杀单纯女佣的身份,所以本剧不能说是主打雇主与女佣的爱情。

本剧营造出的背景味道很重,多个山头凑在一起,从一个山头跳到另一个山头,这是很容易失去焦点的,难以营造出一个重心(
背景
),可是本剧另行创造一个重心,其实就是男女主角的互动。
上述四个主打都非主流,不论女1遭遇有多惨烈,女1一出场就是已婚身份,本剧却能够营造许多桥段,发生在男女主角的互动,等于主打男女主角的相处,持续往男1与女1的互动加持,就不会因为多山头的存在,而模糊掉整出戏的主轴,始终没有让主要人物偏斜,就像男女主角一同去旅游,去过的地方都拍照,照片中的背景尽管不同,可是照片中一定会有这两人的存在。
(
寻遥子注:而且本剧描写不少情感,有父子情、兄弟情、不忍心、太狠心、男女爱情,浓烈的情感加上厚重的背景,却不有失焦感,其实就是不停往男女主角的互动来描写。
)

结局不同营造
本剧或可采另一种结局,以男2去搭配女1,可以营造出另一种感受。因为男1与女1的桥段甚多,有充足的互动过程,虽然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但还算是温馨的过程,多场男女主角互动的戏,看了会觉得挺充足的,遂使小弟产生犯贱心理。
可以换个方式,用以刻划兄弟情。本剧在最后引爆真相,男2是为了弟弟而抛弃了人生,牺牲自己的人生来守护弟弟,弟弟对哥哥尚有诸多不谅解,描写兄弟情的部份是很动容的,而且后来男1想把女1推给男2,可是我觉得使力不够,男1若真的选择退让,而男2与女1有了结果,女1成为大嫂,男1与女1只能遥望,男1的退出成全兄弟情,毕竟哥哥用他的15年人生来守护弟弟,而弟弟回报的就是把所爱的女人让给哥哥,这样的结局较适合电影中的表现,圆满又有若干不圆满的惆怅味,就像一把铁链缠绕心脏的感受。
对女1而言,剧中的三个男人,洪善熙对他们的态度是:她对男3是”敬若事天”,她对男2是”相待以礼”,她对男1是”使唤屁孩”。成全兄弟之情不是孔融让梨,女1并非无选择权,变成那个”梨子”,成为受人推让的物品,因为我觉得”相待以礼”对于女1,其实也是很好的选择,像男2这样的男人,会比男1更适合托付终身,但总的来说,不论男1或男2,对女1来说都是捡到宝,命中有贵人。
(
寻遥子注:韩剧有时营造不出那种”细腻”,男女主角互动已经不多,采取又少又很粗糙的男女互动来点燃爱情戏,以两场互动就要烧出感人的男女相爱!?欠缺不停接触的营造,过程就是会空洞乏力,等于没有过程就有了爱情,然后又想在结局表现出悲剧,这样韩剧实在很过份,过程没有,结果没有,到底是在玩弄什么爱情戏码呢?但本剧就算以悲剧来收场,其实也会很感人的,在于过程描写的很充足。
)

结论:饰演洪善熙的崔真实,在本剧中扮丑,刚开始颇为好笑,可是看了又看,其实是很有韵味的女人,个人是这么以为的。本剧描写许多细腻互动,不时还有惊奇的笑点,笑到肚子痛,虽然有很凄惨的遭遇,但不是本剧的主诉求,男女主角在墙上的留言,正好作为本剧的主诉求:
张东澈写说:「比起19岁的洪善熙,更喜欢39岁的洪善熙」
洪善熙写说:「感谢你,能让我更爱自己的人生」

对于本剧的观赏价值:女人该看,但没让她的男人看,就会很可惜;男人看了,不让他的女人看,会是天经地义!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偶然经过
2010/08/29 04:25
现实不像戏剧一般美好
其实在欣赏本剧时就已经知道崔真实在该剧拨出半年自杀的消息,她现实人生所遭受的挫折与非难不亚于剧中女主角,因此看到善熙在剧中获得到人生另一段幸福时不知道本人做何感想?想必在接拍该剧时就做好准备也不一定,小弟认为崔真实也因如此比其它演员更能诠释失婚女性的心境...

现实不像戏剧一般美好,一位失婚演员来扮演失婚的角色或许比想象中还要困难...
戏剧不像现实一般残酷,广大的观众能抱持著看"戏"的心态欣赏演员展现演技
戏剧终归戏剧 现实毕竟是现实
讨论这部份是有点给它伤残了些
还是希望正面进取的态度 来看待自己也看待别人
所以看到好笑的韩剧桥段就多给它笑两下

我相信这是某个导火线而造成不幸的结果
专业的演员 应该是不会把戏带入生活
而且 我会觉得本剧有种量身打造的味道在
韩剧都会根据演员来写剧本的
崔应该老早就看过剧本内容 也知道题材为何
不至于因剧情而联想过多
毕竟韩国人自尊心很强 重名誉 爱惜羽毛
压力自然是不小的

最重要的是轻松看待本剧剧情 其余就忘了它吧 寻遥子2010/09/05 01:16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