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二
2010/05/08 18:16
浏览5,585
回响1
推荐4
引用0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二

(本剧有62集,超过62小时的故事)
出品:韩国MBC
首播日:2009.05.25
集数:62集
主要角色
德曼公主善德女王:(李瑶媛饰)
天明公主:(朴艺珍饰)
美室宫主玺主:(高贤廷饰)
金庾信:(严泰雄饰)
毗昙:(金南佶饰)
金春秋:(俞胜豪饰)

善德中兴?
中兴的帝王,少康中兴、光武中兴,拨乱反正的英明君主,会不会承袭过去的弊病?会不会再制造同样的问题?总会有一个新的气象?总会有一个新的局面?但是德曼的想法是诡异的(
其实是编剧自己),她竟然成立一个奇怪的单位(司量部),就像明朝时期的东厂机构,由君王直接统辖,司量部单位层级之高,可以任意对官员进行有罪推定(认为你有罪,就可以抓你来问),让毗昙来总管司量部,更把美室一派的余孽交由毗昙掌控。

善德不知道毗昙的底细,毗昙的底子是”爱是不遗余地占有,毗昙若爱著德曼,毗昙就得要这么做”,此乃美室告诉她儿子毗昙的,也意谓著”想要得到德曼,就要夺走德曼的一切”,包括德曼头上的皇冠,也等于美室把大业传承给毗昙,毗昙想登王的野心是存在的。

美室宫主之于真平王,犹如毗昙之于善德女王。
善德女王的父亲是真平王,真平王是个傀儡的君主,真平王的君权受到限制,大臣多数是美室的人马,真平王会受制于美室,并不是真平王自己所造成的,原因不在于真平王自己,而是真平王的祖父真兴王造成的,因为祖父养出美室这样的人物,有一只猎犬反噬主人,真平王只是承担这个结果,祖父种下的因,孙子来承受。

德曼却与她的父亲不同,德曼是个开创者,开创了新局面,如果德曼是从小养在宫廷里,她就没有对抗美室的能力,因为德曼是在沙漠中长大,不同的环境才能养出不同的人,德曼的想法与王室成员不同,西域中各国商人聚集之地,让德曼思考不受局限,德曼展现的智能不会食古不化,敢使用美室教她的道理,以美室之术对付美室。

最后的情势似乎重现过去的陋习,但是不知不觉中,却也把不堪的真实给抛出来,当德曼成为善德女王,整个新罗情势是如何呢?首先善德抛弃在沙漠长大的自己,善德的作风改变,她没有美室的统御人才之术,也失去鼓舞人希望的热情。当德曼成为女王之后,表现的是比他爸爸还要糟糕,因为美室的存在,是真兴王养出来的,美室获得到人心,把持朝政,控制花郎,真平王没有能力去对抗她,真平王也无法改变现况,只能唯唯诺诺,听从于美室。

那么,善德到底有何功业与成就?以整出剧的观点来看,真平王有一个美室,善德也养出一个毗昙啊!?真平王的君权微弱,善德的君权也不高啊!?但是善德与真平王的不同,善德是打破一个混乱局面,成功讨伐叛逆集团,是一个中兴的女王,时势创造英雄,英雄创造时势,而且名正言顺,新的势力,新的人马,必然成就新的典范与制度,善德会有自己的班底,会有一番新的大作为,展现与过去不同的新气象,可是新罗最后的结果,还是发生同样的问题,猎犬还是反噬主人,朝政虽然不是完全被把持,便殿中的大臣还是与王唱反调,善德的臣子也不听她的!?

要知道52集之后的局面是谁创造的?那个答案正是善德自己(
真相是编剧),毗昙一派的势力是谁创造的?毗昙又是谁养出来的?毗昙凭什么结党营私?(朋党是必杀之罪,藐视君权)毗昙凭什么人见人怕?这答案都是善德女王自己造成的啊,可不是父亲真平王造成的喔!也不是曾祖父真兴王造成的!善德是开创新局面的君主,是中兴的女王,剧中的善德等同于开国的帝王,是少康、刘邦、刘秀之流,可是我们所看到的剧情,最后还是走回头路啊,造反(政变)、把持、内战,归究其因,因为她还是养出一个新美室(毗昙),但这与人才完全无关联的啊。
(
寻遥子注:开创的帝王,惩于前代的过失,避免错误再发生,定会有革新的动作。秦朝因为没有宗室相助,秦朝传到二世就亡国,于是汉帝刘邦大封刘姓为王,刘姓诸王不但没有互助,反而是骨肉相残,结果在汉景帝时发生七国之乱,汉武帝惩于诸王权力太大,把分封的王统统变成小王,让小王没有造反的能力,刘秀因为王莽的篡位,王莽是外戚出身,因而刘秀禁止外戚干政,料想不到的结果,后来的皇帝年纪都太小,母后的兄长或父亲把持朝政,小皇帝长大就联合宦官消灭外戚,然后宦官坐大…,历史都是摆动来摆动去,惩于前代发生的问题,会修正避免发生,不让问题再度重演,矫枉过正,就算改变之下会有其它后遗症,也不会是改变者在承担,长兴王让他臣子有充份的权力,所以使美室成为一个权臣,受苦的是长兴王的儿子与孙子,不是造成者长兴王在受苦受难,反观善德女王的作为,善德消灭了一个权臣美室,她也培养出一个权臣毗昙,毗昙依仗善德给的权势来反咬善德,一个有为的君王一生要对抗两个权臣,那两个权臣竟然会是母子档,若不是善德的脑袋有问题,要不就是编剧的脑袋有问题,从五楼摔到一楼没死的人,他一生之中还会再摔一次吗?本剧的善德就是这样女王,一生之中从五楼跌到一楼,跌过两次竟然都没死!我不理解的是编剧还以要这样操作,战争是可以对外发生,可是新罗经常在搞内战,大神国乎?花郎道乎?一个经常在内战的国家究竟是如何统一三韩的?内战的新罗自我残杀就足以亡国,还需要百济国来帮忙杀吗?

善德的中兴,没有包袱与压力,可大刀阔斧进行改革,首要废除的就是”和白会议”,这制度现实中难以存在,不论是君主专制,或是民主政体,这怪玩意儿是幻想出来的,因为首先面临的第一个问题点就是:《什么样的议题可以摆在和白会议中讨论?》,新罗王可不可以放屁?新罗王的妈妈该嫁给谁?和白会议是否该管呢?而且和白会议中的成员是谁任命的?难道是民选的?还是王任命的?君王会找跟他唱反调的人去当大等?
所以,如果和白会议管得大又管得多,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表现君王的意志,君王千方百计也一定控制它,如果管得小表示没作用,这样的制度要来干什么呢?不如废除掉算了,最后和白会议的作用,是权臣用来对付幼主的,当先王太早死的时候。
我原以为和白会议在后期就消失了,想来是善德把它废除掉了,可是毗昙在61集拿来玩弄,实在让我惊吓不已,善德就像他爸爸真平王一样,同样无法掌控和白会议,毗昙竟然十席中有七席在挺他,那么善德到底在混什么的?她是什么样女王呢?善德自己打下的江山,如果和白会议没被废除,将会是王位命脉之所在,任何时候都要百分百掌控住,况且和白会议中的成员是谁任命的?我们可以这样来想象,真平王是傀儡王,人事案只能听命于美室,本剧没把”胁迫”表现得很张牙舞爪,实际上美室必然是这么对付真平王的,但是善德是开创之主,不是傀儡王,人事权定然在善德的手里,怎么会让一个和白会议,毗昙就轻松取走了七席呢?本剧最后的和白会议再现,若非善德太笨,就是编剧太瞎,和白会议抛出善德的无能。

第二个要动的是”原花”,也就是花郎与郎徒的女主人,天明、德曼、美室都当过,这位置权力太大,不可以落入他人之手,因为美室的存在,丧失了花郎道的许多精神,花郎被某些人当成工具,任意指挥派遣,充当下属之用,花郎们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互拥其主,相互争斗,善德要发扬花郎徒的精神,使新罗人才成为神国的人才,心中有神国,入则孝于家,出则忠于国,而非作为贵族派遣之鹰犬,要纳入王的权力之中。
可是本剧最后的几集剧情,完全把”郎妆决意”痛踩在脚底下,誓死不归的精神是谁说的?誓死不归又是被谁踩的?成也编剧,败也编剧,都是编剧自己说了算数,过去的花郎如虎才、弼吞等人,他们变了个样都在造反,为何而造反?为谁而造反?只有个人利益,心中没有大义,有门第的利益,没有国家利益,再去对应美室何以能取信于众花郎与郎徒,因为美室的任何作为不违反大义,所以当美室违反大义时,美室发动宫廷政变,其实应该叫造反,尽管美室给过花郎们许多恩惠,虎才等等的花郎们是群起反抗美室,这是美室造反会失败的原因,当时的花郎们尚有花郎徒的精神,心中正义犹在,但是后来虎才等花郎们竟与毗昙结党营私,毗昙的目的也是要造反,拥护毗昙的花郎们,如虎才、王允、弼吞等花郎,对抗美室时的大义,以前怀有大义的花郎们,都变成惟利是图的乱臣贼子?本剧52集后的故事,其剧情是逐步消灭掉花郎道的精神,这是编剧自己砸锅的本事,一个神国竟然分成两边,一边是有大义,一边要更大利益,想着想着,看着看着,想到郎妆决意,以切腹精神迫史荒淫无道的王退位,再看到花郎在造反,就会笑了出来,58集后的剧情每分钟都很搞笑,61集最后一刻是笑到最高点,硬是凑出相爱的两人要决战,都是在摧毁本剧先前创造的背境与故事。)


当美室退场时(
死掉),善德继位为王,善德握有完整的权力,大破坏之后的建设,过去的旧规通通可以改掉,可是本剧的最后的故事,让我们看到的,在消除一个逆党后,也创造出另一个逆党,真兴王养了一个会咬主人的猎犬,留给了孙子真平王,善德消灭了曾祖父创造出的猎犬,她自己也养了猎犬在身边,结果还是内战,一个国家骚扰不断,三韩一统是奢谈,什么样的国家可以经常在政变,然后会富强到消灭两个国家呢?
(
寻遥子注:美室退场,留下的余孽要以正国法,谋反必然要付出代价,民主时代叛国会没罪吗?善德不可思议地把他们留了下来,皇帝的女儿造反也是要死的,国法不得宽容,薛原、世宗、美生、夏宗、宝宗能够不用死,最后还重用成为朝廷官员,这可是编剧善于用人的伎俩,因为他们可以再造一次反。
古代太子谋反、公主谋反、皇帝姐姐谋反,我不知道古代造反的人有谁活下来过的?除非是造反成功的人吧!?不能以人才为借口,要以正纲纪,造反若没事,谁要当忠臣?若怕牵连太多,为首谋乱之徒都要以正国法,善德的作法不是因人才之故,丁丁也是人才,是为了后面剧情施展之用。
)

小弟特以提问法来表现本剧最后的荒谬处,去思考一下”付出与回报”的关联性,再去欣赏最后结局时新罗分裂成两派,善德与毗昙将要进行决战的戏码,神国为什么会发生内战?就会懂得编剧玩弄的手法低劣到不行。
善德女王是暴君吗?不是啊!何以毗昙一造反,其结果跟随毗昙者众?外面的军队争相赶来徐罗伐?
善德女王不勤政爱民吗?不是啊!关心人民生计,可是百姓不买帐,一艘祥瑞船驶来,善德女王变成四不像,让毗昙成为共主?
善德女王昏庸吗?不会啊!御下有方,但为什么让毗昙结党营私,结果养出一个权臣来?
 
61、62集的两方阵营,毗昙方并非弱方,有廉进公、虎允公加入毗昙阵营,屈阿火县城主也率军来投,剧中还提到”明天有5千兵到”,未来合兵共有2万兵的实力,观众看到此处时,心中难道不生疑惑?(
百济的2万兵是长驱直入,新罗差点亡国)
多么奇妙的一个毗昙人物,天降神兵下凡来,他做了什么丰功伟业,何以众人拚著灭族的风险,会被杀头也要来支持他?
善德到底有什么没做到,女王到底干了什么坏事,本来不会死的新罗百姓,却甘愿冒著被杀头的危险,也要站在女王的对立面?
要知道人性多数是骑墙派的,砍头与利益的选择,平凡人都晓得一件事,钱再多也会没命花!如果当权的女王快倒下了,会有大量墙头草靠向毗昙,那时候是因为不会有死的可能,才”敢”挺身而出,当会有送死的风险时,把全家赌在毗昙身上,如何肯定毗昙会胜过善德呢?要知道不赌就不会死,赌了就可能会死,所以赌毗昙会赢,难道是大义精神的感召,还是觊觎权力利益之心?可是为了利益有可能没命享受,利益与性命可不是天秤上的两端,性命的质量远远重于利益,当生存被压迫到无法喘息时,才会拿性命去对抗当权者,不会吃饱撑著跑去造反的。
皇帝活得很爽所以很怕死,想长生不老;贵族爽著活也很怕死,只盼死别人;百姓没得爽却更怕死,只要不让我死便可。
阿呆对傻蛋说:「你看,好多人在造反喔」
「我们快快去加入吧?!」

本剧的最后两集剧情,演变成两大势力之战,有自发性想把善德赶下台?那种感觉就像闹血荒,一堆人跑来捐血,卷起袖子拍拍手臂,捐血把女王赶下台,只怕这一捐是抽光全身血!?难不成他们的脑袋不怕刀砍?或者是说每个人有金钢不坏之身?风起云涌,携老扶少,大家一起来冒险挺毗昙,抛头颅,洒热血,共同来造女王的反?善德到底欠了谁,她的百姓要造她反,就像吃便当那样简单,不惧怕死,勇于挺身表态,难道是花郎道精神在作祟?然而很清楚的真相是,他们是利益共同体,非大义精神的感召!!
当一个王国发生内战了,最简单态度就是观望,站某一方都有可能掉脑袋,不支持任何一方,脑袋就不会掉下来,因为造反或是剧中的政变说,将会是谋逆之罪,可不会死一人,不只是死全家,而是全族消灭,可以不表态支持谁,就不会有死的机会,若说要去表态支持,握有朝廷一切资源,而且名正言顺的女王可拥护,却去相挺女王任命的上大等,人心的理解是这么错乱的吗?人的算计是这么糟糕的吗?不去挺女王,却支持王的叛臣,拥戴以下犯上的乱臣贼子?

善德不是暴君,也勤政爱民,算是明智的女王,为何有那么多人要揭竿起义,执意要造女王的反,善德有勤政爱民的付出,却没有合理回报来给她,善德怎么做就怎么错!毗昙什么都没做就是对?毗昙曾是司量部令,司量部是监察机关,也是特务机关,那是女王的黑手与鹰犬,用来监控众臣的单位,毗昙身为司量部的首长,定然得罪不少人,许多贵族最想杀的就是毗昙吧!
百姓在暴君统治之下,心有百般怨,也不敢谋反,有勤政爱民女王在,就更不用说。当真一堆人吃饱撑著,闲来无事,拿命跑去图谋叛逆之事?
所以58集之后的剧情,编剧丢了一块屎在一锅粥里,搅拌了几下,让原本煮得很香一锅粥,顿时臭到整间屋子都是屎味,不仅推翻先前创造的背景与故事,也让善德女王成为无能之君,为了增加本剧的集数,为了讨好观众想看的演员,于是把男2跃上为男1,让一个反派人物反复不一!?象是亦正亦邪谜样的人物,表演乱臣贼子与女王相恋的故事!?突然间我想起朱蒙剧”带素”的逼婚,为什么召西奴不嫁给带素,被逼婚只好嫁给优台?若要比烂的话,带素还没烂赢毗昙的啊!?反正戏剧怎么演出,观众就怎么接受,于是就有人很喜爱毗昙的角色,花枝烂绽,手舞足蹈,惊呼道:「我好喜欢毗昙喔!!」谁叫严泰雄帅不过金南佶啊!?

能把一个乱臣贼子,诠释得不像乱臣贼子,得要有深奥的功夫,太过于奸险之角色,过份露骨没有神秘感,不易于迷惑观众视野,于是创造”代位行恶”,何谓代位行恶呢?为恶不染主角之手。
剧中的毗昙是有野心的,52集后的故事,拢长的”复倻会”剧情,毗昙用了许多心机与手段,陷害、排挤、布局、金钢计、结党营私…,拢络许多势力,控制朝政,对抗的是善德,这是善德不自知,养老鼠咬布袋。戏剧中刻划人物的一贯性,坏事干尽最后抽手,那个反派就是个好人?不能因为毗昙恋慕善德,先前的为恶就能一笔勾消,身为人臣而搞朋党,此乃必杀之罪,利刃老早就刺入善德心脏(
新罗),只要再多刺进两公分,善德女王就躺平了,最后却选择把刀抽出来,刀子捅七成却缩手,这样的一个人没有罪?当毗昙不想当王,廉宗等硬要拱他为王,廉宗只不过是一个打手,编剧笔下的打手,廉宗所图为何?廉宗的动机为何?美室一派图什么?他们的大业是什么?失势一派而要再起,利慾薰心,岂有大义精神,所谋是无正当性,编剧善用应死的余孽,来代位行恶!
(
寻遥子注:看宝宗的角色就知端倪,这是编剧忽略掉的部份。宝宗的女儿宝良,宝良嫁给春秋,所以宝宗是春秋的岳父,那么春秋是谁呢?春秋是未来新罗王位继承人,那么…宝宗不就是未来国丈!宝宗应该挺春秋才对,去挺他妈和别人生的儿子当王,是脑袋瓜被灌过水了吧?宝宗只要什么都不做,待在家里等著就会是国丈?宝宗的弟弟当王会有什么好处?可是女儿宝良当王后就不一样了,如果春秋死得早,太子又年纪小的话,宝良就是太后,国丈的权力有大呢?可以篡夺王位的。本剧后期的美室一派,基本上宝宗不会去挺毗昙,宝宗与薛原会围在春秋身边,保护春秋王位的继承权,换句话说,宝宗与薛原的立场,其实会与善德靠在一起。)

把善德塑造成傀儡王,还是拱毗昙为王,何利益较大?何者较为容易?52集后的善德已经是半个傀儡王,王位让善德来坐,也不影响结党营私,众人暗中继续牟利,坏名给笨王善德来当,善德勤奋累个半死,便殿中大臣和王唱反调,和白会议十席也拿下七个,还不是照样把持朝政,那个王位夺下来反而累,就让善德去宠幸毗昙,底下的人才好办事,犯不著冒著杀头的罪,活著享受岂不悠哉?

为了让毗昙有当王的念头,不惜制造出问题,还使出各种手段,硬是让毗昙下决心当王。为了灌戏的转化,本来是有野心想夺王位,改成得到爱不夺王位,但结局月城与明活城是定调的,也就是说毗昙一定会造反,已经修正成他不想谋反,自然要想办法让他有造反的念头,于是表演”代位行恶”,如果毗昙还是想着当王,他就不过是一个逆臣而已,戏中的美感荡然无存,所以廉宗等一票人,拿刀架在毗昙脖子上,就一定要让毗昙当王,毗昙不愿当王还不行,廉宗那么卖力造反,把臭陋与邪恶都揽在自己身上,帮助毗昙去搞政变,可是毗昙不想当王,廉宗这样一个大烂人,可获得了什么呢,搏命演出又不是廉宗在当王,廉宗何以命都不要,非得逼人来当王呢?廉宗的目的为何呢?廉宗的目的很简单,编剧笔下”代位行恶”的角色,廉宗不是慈善家,也没有大义精神,也非有双脑袋的商人,牛若不低头怎能喝到水,可是编剧不想让观众看到毗昙低头喝水,于是找人押著毗昙灌水喝,太烂的男主角与善德谈感情,惹眼的乱臣贼子与女王的爱情故事,会令观众大吐血的,不只是会骂毗昙而已,连带善德也会是瞎到离谱的鸟类,只好叫廉宗拿刀架在毗昙脖子上,千方百计就是要让毗昙去当王,编剧的作用为何呢?表演相爱的两人在战场上的冲突与挣扎,东沾西染,方向错乱,兜转了一个大圈,营造出一个误会,很可笑的结果是,表演一个英雄末路(
其实是奸臣),毗昙杀了不少善德的臣民,善德垂泪远望,她不是哭泣死掉的新罗臣民,而是哭那个杀番天的男人,一个杀很大,屠杀女王的臣民,女王在哭泣,哭泣杀他臣民的男人,英雄壮烈死去的表演法,却也间接诠释出”善德只是一个妇道人家而已”。

善德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再回顾复倻会的问题上,金庾信代表著伽倻势力,当善德面对复倻会的问题时,善德明知道庾信无辜,善德表现出的冷漠与决断,宁愿让庾信死也不能有害新罗,但对应后面同样的一个问题,毗昙如果是代表一方势力,那方势力也是有害于新罗,别人如春秋公是要毗昙死,春秋要肃清整个毗昙势力,这是神国未来的大毒瘤,可善德女王是怎么回应的呢?发生在60集后段…
善德冷面呛春秋道:「怕了毗昙,是吗?」
「从此毗昙将失势」
「不构成任何威胁」
「你在怕什么?」
「为什么非要除掉无辜之人!!」
「没有我的命令」
「不许动毗昙一根汗毛!!」
善德明知道金庾信无辜,也要让金庾信死,因为伽倻势力,当善德面对毗昙时,忽然变了样,善德竟然说:「为什么非要除掉无辜之人!!」
很矛盾的是,善德就是这么对付无辜的金庾信!?如果善德对人态度是一致的,她的个性上将不会是问题点,问题点在于善德是没有章法的,毗昙真的是无辜的人吗?当然不是无辜的,一切的问题都是毗昙自己惹出来的,结党营私、把持朝政、设局使计,只是昏庸的善德不知道而已,应该信任的人不信任,使无辜的人下狱,不该信任的人委以大任,养老鼠咬布袋,所以善德是识人不明。
当毗昙不想谋反夺取王位,但毗昙过去的所作所为,让他自己脱不了身,毗昙所属的势力蠢蠢欲动,在那个时间点有个妙招,可以化解所有问题,善德有很好的解救之道,应该要怎么做呢??
善德在复倻会的问题上,她是怎么对付金庾信的,只要善德如法炮制,就会是让毗昙脱身之道,方法就是
让毗昙下狱!如同金庾信下狱的道理一样,那个时间点要保护毗昙,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毗昙关进大牢,随便按个罪名把毗昙抓起来,毗昙在女王的手里,那票人没有头子怎么造反?投鼠忌器,私下在与毗昙说明白便可,两全其美,既保情郎又羁縻反动势力,只是编剧肯定不会这么干,宁可让善德变成妇道人家,也不能让善德变成沙漠中的德曼,因为这样一来,后面的战争就消失了,无法灌戏了!

所以善德转变成感情用事,才会让毗昙去推火郡,顺利制造出一个误会,开启最后的两派之战。可是内战的营造上,却极度夸大毗昙阵营,编剧赶工胡乱一搞,以口白膨胀战争气势,却也壮大毗昙阵营,相对来说是讽刺剧中的善德,善德的作为必有不足之处,否则何以那么多人来反她,必推倒善德而后快?搞大新罗的内战,对善德女王有何美名?事出必有因,空穴不来风,看得懂的人自然明白,编剧创造出一个毗昙,美化了一个乱臣贼子,却让这个角色来摧毁剧中的主角善德女王,回想过去1到50集的剧情,美室要当一个权臣有多辛苦,如果让美室活在61、62集,美室早就称王称帝几十回了,因为毗昙的造反太轻松了,美室向来只有挨打的份。
(
寻遥子注:看到58集,再往后看到60集、61集、62集,善德变成这副德性,幸亏金庾信没与善德再续前缘,否则这样善变的善德女王,配上这么有份量的金庾信,根本上是污辱金庾信。就历史而论,整个三国史高句丽、百济、新罗的历史中,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过金庾信在历史的定位,五个王加起来也无法胜过金庾信,善德只是个过眼云烟的王而已,在位16年份量不重要。可是本剧在52集后诠释出的善德女王,只是更遭糕的结果,宠幸邪佞、识人不明、反复无常、感情用事。)

韩剧中演出性格怪异男,早已不稀奇,肛门吃饭的脑死家伙,也能跳上台面当主角,本剧收尾力道之猛烈,成为韩剧中顶级之最,最后的5集是发人未发,升华到最高境界,以”乱臣贼子”当男主角来收场,把忠臣当男主角,没有观赏价值,拿乖乖牌当男主角,也不具吸引力,韩剧中的性格怪异男、脑死专家当道,竟然让乱臣贼子出头天,韩剧的编剧实在有够厉害的。
(
寻遥子注:本心得仅就52集后的剧情,来反应全剧的荒谬处,善德女王之大便神功。前面50集有可看性,我若有其它的时间,再来写前50集的心得,不过本剧不令人回味,就算前面50集不错,一块屎砸锅就臭到底了。)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一)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三)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回响(1) :
1楼. 最爱大长今
2010/05/12 15:35
拜读中
呃啊! 版主的形容太可怕了!!看来我得改一下边吃饭边看这个版的习惯........
呼,还好版主有觉得前50集好看,当推荐人实在压力太大了........拭汗中........
 
版主写的正是我希望看到的部份,拜读了。
其实我看完后也很惆怅,我的女王少了美室后竟然就偷懒了?想必是将国事交给自己的F3后,专心于农改太花心力了.......
因为前面很精采,我不希望被结局破坏了,好在可以自编自导的空间很多,所以只好对自己施以催眠......这年头当观众真辛苦..............
前面我看得很投入,真的觉得很好看
52集后的复倻会,玩弄的手法非常郁闷
照以前的手段,不该是这么操作的
复倻会的剧情实在太拢长,且是很负面的表现法
似乎要营造出什么东西来…?!
瞬间,我领悟了,是要营造”政治婚姻”
拉到最高点制造出一个亮点桥段
本剧是这样在表演给大家看的啊
但结尾突然转向…???

照理58集宣布大婚,对象应该是金庾信
金庾信把对德曼的爱,升华到对神国的热爱
当德曼成为善德女王,德曼也化身为神国了
男女之情的交会点在神国啊!
两相搭配的感情戏,差点私奔的两个男女
本剧把它走了回来,多么融洽的结局营造
前面的50集味道刚刚好,后面的部份带出感情戏
58集结局时将会是很经典的一部韩剧…
结果灌出问题来..(屎味)
毗昙最后的结果就像一般韩剧中的男2
耍了许多手段最后才领悟,男2自认为输在金庾信的真心
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伤残,美好的结局

以前韩剧是靠剧情取胜,现在靠韩流明星混饭吃
狠命抢钱就是这个样子,灌戏创造集数
不是为了创造经典,而是为了努力抢钱
寻遥子2010/05/13 00:08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