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一
2010/05/08 18:12
浏览6,689
回响0
推荐1
引用0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一

(本剧有62集,超过62小时的故事)
出品:韩国MBC
首播日:2009.05.25
集数:62集
主要角色
德曼公主善德女王:(李瑶媛饰)
天明公主:(朴艺珍饰)
美室宫主玺主:(高贤廷饰)
金庾信:(严泰雄饰)
毗昙:(金南佶饰)
金春秋:(俞胜豪饰)


满分有5分,3分可看可不看,基于本剧是中长篇剧,小弟思考再三,乃以第58集为分界线,善德宣布国婚为准分割成A、B两部,A部从1到58集前段可有4分,B部从58集的国婚到62集结局仅得1分,那么善德女王全剧共有几分呢?将会是4分加1分之和,再除以二所得之分数,小弟评本剧2.5分。

A部共有58集之多,可有4分,B部不到5集,仅得1分,若以集数加权来算,也不该4分加1分之半数,至少也有3.7分以上,而我所以不按比例来评分,是因为最后的5集剧情,摧毁掉全剧剧情的关键。

我会这样来形容本剧,前面的58集故事,象是煮了一大锅粥,这锅粥香味四溢,看起来美味,看起来好吃,将把火给熄掉时,将煮好的一锅粥,却拿一坨屎来加料,拿汤勺搅拌几下,瞬间让整锅粥臭到不行,后面5集就是那一坨大便,份量不到10%的剧情,不是一粒屎败坏一锅粥,而是一坨屎臭掉整出戏。
………………………………………………………………………………………
善德女王之大便神功
小弟以此为标题,相当刺目,必有人会感不悦,我所以用如此耸动标题,可绝不是譁众取宠之用。
看戏者的投入心态,置身在剧情内,那一刻是忠实的观众,跳脱戏剧之外,能够体会韩剧的操作手法,领悟到戏剧应用的手段,酝酿、营造、迭起、冲破、爆发,亮点桥段之存在,使观众感动落泪,让观众震撼不已,不论看戏者的感受为何,能够入戏也懂得入戏,否则只是看戏是傻子的道理。能够沉浸在剧情里,也能够跳脱剧情之外,那一刻就能懂得鉴赏戏剧的本质。

韩剧的制作,剧本、拍摄、播放三位一体,三者同时进行,韩剧是just in time的制作,50集的大河剧,或16集的迷你剧,从来不是有完整的剧本才去拍摄的,所以可以机动性地调整剧情,收视率佳则必然加戏,加戏是好听的名词,其实是灌戏捞钱。

如果某剧定调播出50集,播到25集时收视率飙升至45%,电视台必然会做出决定,选择加戏
(灌戏)!假设要加拍12集,其实是无法得知要加几集(后面剧情还未定),电视正演到25集时,事实上30集之后的剧情都还没有着落,别说加拍的12集要怎么样来编写!
韩剧一向是即时制的制作,边拍摄、边写剧本、边放映,打个比方来解释,看着报纸内文打5万个字,1分钟若可打出60个字,5万字就得花14个小时,费14小时只是用”抄”的而已,如果是要编写出5万字的小说情节,基本上就一定得超过14小时的时间,那么一天(
24hr)可以编写出5万字的戏剧情节吗?如果可以的话,那个人一定是神仙,要不然就是文抄公转世,三天可以吗?我不知道有谁可以有这种能耐的?一周呢?两周呢?三周呢?

5万字的剧情也许不到2集的剧情,定调50集决定加拍12集,电视上已经播出25集,编剧只准备到30集,剧情大纲有到40集,后面10集没着落,还要加拍12集,总计有32集剧情是下落不明,电视是一周播出两集,编剧尚有四个半月可编写剧本(
一个月共播出8集),却要编写出32集()的剧本,换言之,四个半月至少要写出80万个字!?边拍摄、边写剧本、边放映,每周播出两集,时间一直在逼迫人,编剧是会越来越赶,如何完成灌戏12集呢?剧情矛盾、感情拉扯、原地拖沓,在我所看过的韩剧之中,没有见过灌戏灌到好看过的,反而是定调20集,却因收视率改为16集,那种韩剧反而不错看,韩剧在即时制的制作下,16集迷你剧演起来都可能荒腔走板,更别谈50集要加灌12集的中长篇剧,后面的剧情永远无法预知,韩剧是在混沌的领域中创造出来的,在于没有完整的剧本,可是电视会一直播下去。(写作与时间的战争)

再换个方式来说,我以桥段来做解释,假设每20集需要100个桥段,1到20集共拍摄出120个桥段,将会从120个桥段剪成100个桥段来播出,21集到40集共拍摄出90个,却还差10个桥段,编剧与导演只好赶工加拍10个桥段,可是41集到62集只拍出40个桥段…,你我都会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了,赶工、赶工、再赶工,努力赶工的结果呢?奇怪、矛盾、很诡异。

灌戏是韩剧的”天职”,有高收视率之后必然会灌。以”该隐与亚伯”卖到日本的版权来说明钞票的意义,日本人口有1.2亿,该隐与亚伯1集是卖11万美金,那可是天价喔!20集卖给日本要价220万美金,台湾代理进来自然不会那么贵,从此例子或可懂得钞票的魅力,风之画师卖到海外60几国,韩剧是称斤论两来卖,灌戏灌得多自然赚更多。

选择加戏,善德女王也不是第一部,别剧也许只是灌水,以朱蒙剧为例,朱蒙剧最爱祭天了,要不然就是场景注水法,排排站的5分钟到10分钟祭天,重复的口白各场景说不停,再去联想编剧在”赶工”,就能体会出那个意思了,赶工、赶工、再赶工,懂得韩国编剧们的辛苦,空白的支票随编剧填数字,那种”抢钱”的辛苦令人羡慕,如果能用画面停格十分钟来捞钱,观众又不太会靠妖的话,编剧一定把画面停格给大家看,用停格来抢钱比较轻松简单,还是会有fans相挺说:「爱死男主角了!」
「拜托画面多停格十分钟好吗?」
「帅啊!帅翻了!」
「男主角好可爱喔!」

有了收视率之后就灌戏,灌出拉扯、矛盾、琐碎,那是别剧常发生的情况,善德女王所灌出的问题,截然不同。本剧善德女王的可看性其实拉长很远,到50集美室死时,剧情虽然已有颓势,仍然是有可看性,到了58集其实也还不差,似乎有一个方向性在,但是58集之后的5集,后5集的内容却毁灭掉前面58集,后面的5集就像一坨大便,融入前面58集的剧情时,两相搅拌在一起,瞬间让整出剧臭到不行,一般灌戏是加葱、加蒜、加调味料,过咸、过油、过甜也就算了,何必把一块屎丢入粥里呢?当场是搞坏了一锅粥!见好就收岂不美妙,如果没有灌出像屎的那5集戏,其实本剧是非常不错看的,后5集抹杀掉前面58集的剧情,这就是善德女王之大便神功,真的是没有办法,不是为了创造经典,而是为了商业利益考量啊。
……………………………………………………………………………………

建议观看本剧的方式
本剧的剧情很多,个人是采A、B两部评价,我给全剧的评分只有2.5分,3分可看可不看,本剧似乎不具可看性,其实也不尽然,换个角度便可观看。长达62集的故事,本剧有它的力道,只是看本剧得改变习惯,其一是只看到50集尾,美室死掉的时候,略过后段德曼成为王的故事;其二是看到58前段,善德宣布大婚一刻,想象大婚对象是金庾信便可,后面的剧情就略过它,有大便的剧情是臭味十足,若不介意大便,就继续看到底吧。
(
寻遥子注:本剧为了灌戏就变了样,若我来修正的话,毗昙本来就是反派,毗昙继续走他原本的反派路,他的所为只是哄骗少女之术,甜言蜜语、嘴说恋慕,我会这样来改变本剧,善德对于毗昙只是虚与委蛇,甚至让两人发生过床戏,但这只是善德为缓和毗昙的野心,让毗昙的野心不得动弹,羁縻之策,以身体暂时控制毗昙的野心,属于善德的权谋,善德是不得已的,因为新罗将要亡国了…。
战争中,当金庾信击退百济的长驱直入,化解新罗亡国的危机时,善德立即与毗昙撕破脸,善德的爱情始终在金庾信身上,宣布大婚的一刻,对象应该是金庾信才对,善德自己就是神国,热爱神国最多之人,守护神国最多之人,善德便把她的爱情交付给对方,在那个时间点,善德自己等于是一个礼物了,对于一个劳苦功高的金庾信,化解新罗亡国危机的上将军,女王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赏赐给大将军了?!最后善德只能把自己犒赏给金庾信,无可犒赏之物,能让新罗免于亡国,此刻新罗王其实是金庾信了,当善德女王把她的爱情给了金庾信,等于把最大的礼物搞赏给金庾信,而且金庾信也的确救了新罗,善德与庾信的大婚,那是多么的名正言顺的事,像本剧中毗昙光用嘴巴说恋慕,说一套,作一套,所作所为的是暗中使坏、陷害情敌、结党营私、阴谋夺位、建议迁都,这样的人就算幡然悔过,程序中没有正义,本剧让善德爱上毗昙,比爱上脑死的人还夸张百倍,比瞎掉眼睛还要糟糕的啊!!
新罗已经连三败了,让百济军打到家门前,难道不是佞臣毗昙的杰作,善德还把自己送给毗昙!?
)
………………………………………………………………………………………

花郎道
花郎道是新罗时期训练青少年的制度与精神。初看本剧时,不容易理解花郎道、花郎、郎徒的意思,只要把花郎道想象成日本的”武士道”,那种意思就能理解一半。本剧中的花郎道,有多种的意义:
一、朝廷中的单位
想象中原武林有很多门派,门派有一掌门人,掌门人统领许多剑客,他们原本都是在野人士,朝廷却把这些门派全数收编起来,让原本在野的武林各门派,统筹为在朝单位,那就是花郎道,花郎道的意思也代表政府机关。
在野的武林门派成为政府单位,得有人来掌管花郎道,由”原花”来掌管花郎道,原花的意思是”花郎道的女首领”,为什么会是由女性来掌管,这与当初创立时有关系,也算是本剧中的基本定义,否则是可由新罗王亲自来管。本剧中的美室、天明公主、德曼公主都是原花。

(寻遥子注:剧中的美室是创立花郎道之人,花郎道为何不由王后来管,却交由公主来掌管,这也是本剧的定义。因为花郎道是门派与剑客的组合,要统率这些掌门人与剑客,也意谓著有很大权力,美室能够成为原花,成为美室的权力基础,意谓真兴王时代大权旁落之意。)
二、花郎道的组织与成员
花郎道成员是
花郎郎徒,花郎徒的少年团体是散布新罗各地,透过”比才”把各地花郎募集到徐罗伐,以新罗国都徐罗伐的十花郎最著名。徐罗伐的十花郎与其所属团体:(花郎与郎徒是从小锻炼,十几岁的年纪就崭露头角)
风月主-虎才
青龙翼徒-石品
(美室一派)
云上人徒-先烈
冬柏梅徒-朴义
天市垣徒-王允
梨花征徒-德忠
白虎飞徒-大男甫
(美生之子)
玄武信徒-弼吞
日月星徒-宝宗
(美室之子)
飞天之徒-阏川
(公主一派)
护国仙徒-林宗
*龙华香徒-金庾信
(主要角色)
(寻遥子注:比才即为才艺竞技,简而言之即为”比武”。我同样以武林中的门派来比喻,花郎道中有许多门派,门派是分布在新罗各地,各门派有一掌门人,掌门人带领许多剑客,门派等于是花郎道的少年团体,比如”飞天之徒”;门派的掌门人等于是花郎,比如”阏川”,阏川旗下的剑客等于是郎徒。上述的十花郎就象是徐罗伐里的十大武林门派,对应的人物就是掌门人。
花郎与郎徒之间的关系,有点象是将军与士兵的关系,花郎比郎徒尊贵很多,郎徒只是花郎的下属。花郎们听命于”原花”的指挥,但因为花郎道本身就是政府机关,所以花郎与郎徒也听命朝廷官员的派遣。
掌门人一定是花郎,但花郎不一定是掌门人,有能力的郎徒称呼上是花郎,花郎的称呼尊贵许多。
风月主地位高于十花郎,原花指挥风月主与十花郎。朝廷中许多大臣都有风月主的经历,意谓著人才多数出身于花郎道。
剧中的许多人名,弼吞、阏川、林宗、居柒夫、异斯夫、阶伯、斯多含等等,本剧充份利用了历史上的人名,可是对应人物的剧情都是虚构的,比如在三国遗事中,有记载阏川谈笑自若,抓虎尾扑地的一小段,这感觉象是换成”小叶刀”刺虎的转变。)

三、花郎道的精神(
花郎徒精神)
花郎与郎徒是内外兼修,不仅是在武艺的修练,内在也对己要求甚严,入则孝于家,出则忠于国,其内在的精神很象是日本武士道精神,不惜舍身取义。
本剧花郎道的精神之极致,表现在”郎妆决意”,为了大义可以誓死不归,这是花郎徒的自豪,能够为大义捐躯,也在所不惜。
(
寻遥子注:剧中的花郎徒不只是武夫,内在修为是令人感佩的,是有信仰有信念的侠客,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这是出自内心的修练。
以阏川为例,必死的诱饵军任务,阏川挺身而出,慨然接下送死任务,他率领飞天之徒,准备牺牲小我,当伤兵会防碍任务的完成,阏川毫不留情杀死伤兵,当阏川自己成为伤兵,心中的信念不迟疑,命令其郎徒杀死自己,若不是德曼的阻止,阏川已死了一次。
天明死于凶徒的杀害,天明公主的死因,阏川是知道实情的人,他为天明公主鸣冤,郎妆决意,表达若不能严惩罪犯,阏川将誓死不归,但因为真平王受制于美室,双方协议掩盖天明的死因,阏川的疾呼不被见容,阏川不能为公主的死洗刷冤屈,为了大义将切腹以殉,又是德曼救了阏川。
三国史记中的记载,关于的花郎的精神,以斯多含为例子,可说明之。当时真兴王要攻打伽倻,派异斯夫去讨伐,斯多含年纪16岁不到,请愿从军效力,真兴王见斯多含年幼,原是不答应的,但见斯多含意志坚定,于是任命斯多含为副将,斯多含率领5千骑先驰,出其不意,率先攻进入城门树立白旗,城中军民完全没准备,都惶恐不已,来不及防御,于是灭掉伽倻国。事后论功行赏,以斯多含的功劳最大,真兴王赏给他三百个伽倻降民,斯多含接受却都放了他们,真兴王又赏赐良田,斯多含再三固辞,不得已才请赐给他荒芜地。所以,斯多含表现才是真正的花郎徒精神,内外修为的境界,本剧的花郎徒精神是空壳子,前50集时有时无,花郎徒精神是因人而异,后5集的表演却是砸锅,因为花郎为了利益忙于造反。
)

论述:花郎徒的精神,就象是东汉士大夫重视气节,东汉光武帝表彰气节,让大士夫有自我意识,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正义感,不屑于阿谀奉承,可是最后的演变是出世精神。
但花郎徒精神却是入世精神,剧中新罗官员多数当过风月主,花郎徒们也是新罗人才的来源。花郎不仅勤于武艺上的修练,洁身自持,严以律己,遵守著”
事君以忠、事亲以孝、交以信、杀生有择、临战无退”。本剧中的花郎徒何以那么重要,刚开始不太能够理解,朝廷中有军队有士兵,为何把任务交给花郎们去执行?军队与花郎徒的关系,表现出双轨制,相互分工合作,临战之时也能合而为一,剧中是这样告诉我们的,神国的根本是花郎,花郎们是当时社会的精英。
可是剧中的花郎徒精神,并没有完整地呈现出来,花郎徒精神的应用,经常是自我矛盾的,只是沦为各派系间的工具,有时花郎们有自己的想法,表现在花郎们的”郎妆决意”,却也有石品、柒宿之流,到底这些花郎内心的修练,是玩真的呢?还是顶著花郎之名,都是玩票的?前50集的故事,徐罗伐十花郎各玩各的调,有一堆人是充当鹰犬之用,比如石品、柒宿、宝宗等等;还有一堆人是正面取向,比如
阏川、林宗、金庾信,那么花郎道的精神应该是如何?事君以忠?交以信?临战无退?本剧所表现的并不是这个样子,偶然中有花郎徒精神,但多数都是自私自利,表演空壳的花郎徒精神。
前面50集的花郎徒精神,勉勉强强可以给它过关,可以把责任推给美室,但本剧最为夸张之处,竟是发生在善德女王时代,有不少花郎们忙于”造反”,这在摧毁掉花郎道精神,若回顾第1集花郎们的郎妆决意,以誓死不归的大义精神,不是采用宫廷斗争残杀,花郎们是以切腹迫使真智王退位,再去对照53集以后的花郎们,花郎徒消失不见踪影,而旧的花郎们在廉宗的牵线下,以毗昙为头目,花郎们也搞起党派,大大玩起朋党对抗王权,为了大义吗?当然不是,都是利益与权力为诱因的啊,最后的5集所表现的故事,营造出对立的气氛,但不该把不该的人摆进去,严重摧毁了花郎道精神,如果花郎道精神只是因人而异的话,这就不是令人敬佩的精神了。

………………………………………………………………………………………

金庾信
三国史记 卷41列传 金庾信 上(
绿色为原文,可以略过)
王命爲上将军,使领兵伐百济加兮城、省热城、同火城等七城,大克之,因开加兮之津,乙巳正月,归未见王,封人急报,百济大军来攻我买利浦城,王又拜庾信爲上州将军,令拒之,庾信闻命卽驾,不见妻子,逆击百济军走之,斩首二千级,三月还命王宫,未归家,又急告,百济兵出屯于其国界,将大举兵侵我,王复告庾信曰,请公不惮劳遄行,及其未至备之,庾信又不入家,练军缮兵,向西行于时,其家人皆出门外待来,庾信过门,不顾而行,至五十步许驻马,令取浆水于宅,啜之曰,吾家之水,尙有旧味,于是,军众皆云,大将军犹如此我辈岂以离别骨肉爲恨乎,及至疆场,百济人望我兵卫,不敢迫乃退
上文之中,王是指善德女王,上将军是指金庾信,记载金庾信之过家门不入。金庾信攻打百济国,获得大胜利,凯旋而归,都还没见到王,百济兵又再来攻,金庾信连妻子也没见到,再领兵迎战,同样获得胜仗,从一月到三月,尚未回到家门过,百济又大举来进攻新罗,金庾信同样也没回家,忙于练兵修理兵器…,将要出兵抵御百济兵的进犯,庾信的家人在门外等候他,金庾信经过家门,也没回头看他的家人,骑著马走过家门50步约的地方,金庾信才停下马,这时他才叫人去取家里的浆水,他喝了水之后,金庾信却说,我家的水还留著以前的味道(
这是在写,金庾信太久没回家了,喝了水之后,才想起家里水的那个味道),众军士听了大将军的话,都说连大将军金庾信都那么久没回过家,像我们这样士兵又怎能因为与家人分离为恨事呢?于是到了战场上,新罗军队士气之旺盛,百济兵见到了都怕,仗不敢打就撤退了…
(
寻遥子注:以上是粗浅的文言变白话,小弟的功力不够深厚,只能做到不求甚解的程度,约略了解原文的意思。原文中是写金庾信,”归未见王、不见妻子、未归家、又不入家、不顾而行”,都是在描写金庾信,堆叠渐起,相当生动,写庾信在职务上的尽责,其奉献与致力之精神,令人动容,好象是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三国史记中,本纪里的善德女王描写不多,列传中写金庾信却相当丰富,单金庾信一人就上、中、下三卷,一卷是可以写十个人,金庾信却是三卷都在写他,他的史料是多到不行,这样具有标竿性的人物,就像我们熟知的岳飞或是袁崇焕,可是本剧中的金庾信很是委屈,从男1的角色掉到男2的角色。
)
………………………………………………………………………………………

毗昙
三国史记 卷43列传金庾信 下(绿色文可全数略过)
十六年丁未,是善德王末年,眞德王元年也,大臣毗昙、廉宗,谓女主不能善理 举兵欲废之,王自内御之,毗昙等屯于明活城,王师营于月城,攻守十日不解,丙夜,大星落于月城,毗昙等谓士卒曰,吾闻落星之下,必有流血,此殆女主败绩之兆也,士卒呼吼,声振天地,大王闻之,恐惧失次,庾信见王曰,吉凶无常,惟人所召,故纣以赤雀亡,鲁以获麟衰,高宗以雉雊兴,郑公以龙鬪昌,故知德胜于妖,则星辰变异,不足畏也,请王勿忧,乃造偶人,抱火载于风鸢而扬之,若上天然,翌日,使人传言于路曰,昨夜,落星还上,使贼军疑焉,又刑白马,祭于落星之地,祝曰,天道,则阳刚而阴柔,人道,则君尊而臣卑,苟或易之,卽爲大乱,今毗昙等以臣而谋君,自下而犯上,此所谓乱臣贼子,人神所同疾,天地所不容今天若无意于此,而反见星怪于王城,此臣之所疑惑而不喩者也,惟天之威,从人之欲,善善恶恶,无作神羞,于是,督诸将卒奋击之,毗昙等败走 追斩之夷九族
上述的原文都能够把它略掉,只要去注意四个字乱臣贼子便可,毗昙在史料之中只是一个逆贼,他的下场肯定是败亡,结果是灭全族。编剧脸皮厉害之程度,可以夸张到把秦桧写成情圣,把和珅写成清廉的忠臣,当编剧还真得有十足的勇气,好原是可以虚构得更好,将不会成为问题点,但把奸臣写成忠臣,这将会是诡异到不行的事,不易于接受的问题点。

上述绿色文中有出现,明活城、月城、大星落于月城,
本剧在结局后段都有出现过。在本剧全部剧情中,善德与毗昙的爱情戏,此乃善德剧最离谱之创造,我也不全然以”史”来评断本剧,本剧的故事是9假1真,意谓全剧都是虚构的,即与历史真实无关联(但人名多为历史人物),剧情都是虚构,虚构下的剧情,不是我认为最为不堪的地方,其最糟糕之处,在于最后5集戏剧手法低劣再现,为了剧情之延长(加戏),为了观众的喜爱,无所不用其极。
前面铺陈了许多造桥段,充份描写了反派人物的恶劣行为,卑鄙恶心、结党谋逆、利用权势,如果一道是非题:「乱臣贼子是好人?」
像这样的是非题太容易回答,因为太容易回答了,就会被人看破手脚,于是把易于回答的是非题转化成申论题,抛出爱情与谋反的两端,创造暧昧不明的空间,存有难以看破是非的面貌,把毗昙摆在使坏、爱情、谋反、悔悟四者之中,搅和上述四者的关系,搞不清楚状况的人,还以为毗昙的爱情是伟大的…

就像一个绑匪企图绑架一个他爱的女人,绑匪拿出一把锐利的刀靠在那女人的脖子上,那把刀是一把透明的刀(
或者那女人是瞎子看不到那把刀),那女人在绑匪的甜言蜜语哄骗下,乖乖地把她的双手双脚让绑匪捆绑著,那女人根本就不知道有把透明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不知道双手双脚被捆绑住,双手双脚被捆是一种绑匪是要绑架她的行为,那个女人相当地无知,非常信赖眼前的这个绑匪,实质上这个女人是已经受到很大的伤害,即便那女人的双手双脚被绑匪捆绑,她都不知道那绑匪是心存歹意的,最后那女人也爱上这个绑匪了,由于那个女人也爱上绑匪,绑匪获得了满足,于是便把透明的刀抽了回来,打算不再去伤害这个女人,只是这女人的双手双脚依旧是被捆绑著!?爱上绑匪的那个女人,不懂为何绑匪爱上她,绑匪要把她的双手双脚给绑住??因为那个女人不晓得什么叫绑架,双手双脚被绑原是一种伤害,绝对不是一种爱的表现,可是这个女人就是无法理解…,由于绑匪太恋慕这个女人了,绑匪最后不想再绑架她了,但是绑匪有一大票的跟班,却反对绑匪放走这个女人,硬是要这个绑匪再去绑架这个女人,这绑匪在爱情与绑架之中非常为难…,可真辛苦了这个绑匪啊!!!
对于毗昙是这样的: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要伤害你
因为你爱我,于是不伤害你
当你不爱我,我决定要伤害你
这个绑匪不坏,只是坏事干尽了,最后别人代打…!?
对善德却是这样的:
我不知道你的底细,我信赖你
你的花言巧语,让我感动不已
你暗地里砍我十刀,让我血流不止,我却没有感到受伤
(我=神国=善德)
这个女人笨得很聪明,在知道绑匪要伤害她时,幸好先行爱上他!?

本剧最后的结果,定调善德与毗昙的爱情,实在连瞎字都无以形容,描写一个白痴女爱上要伤害她的恶意男,如果本剧要营造善德与毗昙的爱情,何必要先把毗昙演得像绑匪?暗中使坏、陷害情敌、结党营私、阴谋夺位、建议迁都,不该坏的都已坏到底,好的部份象是甜言蜜语,要成为女王的男人之前,毗昙是身为臣子的角色,不该有的谋反行为都干了,是严重伤害善德的可恶处,毗昙架空善德的君权,最后把手一摊,说我不再演坏人了,于是编剧叫一票跟班代位行恶,编剧硬拗说毗昙是情圣?我看到都要吐痰(毗昙的台语念法),如果要定调毗昙是男1,就不会把毗昙演成是反派,所以这是为了灌戏,东沾西染,游移两头,演足了坏人戏,走了一大圈的反派路,又把毗昙拉回来当情圣,这种戏剧手法有够低劣,为了灌戏,为了收视,当真把黑马演成白马,白马再演成黑马,到底是黑马还是白马,只有编剧的膝盖知道,为了灌戏是什么都能乱扯。所以看到最后的感情戏,荒谬到极端时,实令我哭笑不得,忠臣就是停止造反来表现忠心,情圣就是来停止伤害对方来表现情意?!先把刀子亮出来,然后跟你爱得死去活来,这是哪里门子逻辑呢?实在很荒谬!?。
………………………………………………………………………………………

感情戏的面貌
52集起,美室死后的时代,德曼成为善德女王,剧情抛出”复倻会”的问题,此问题之酝酿,乍看颇为无聊,应用的桥段甚多,下狱、流放、闯入敌营、大倻城被攻破…,把金庾信绑在伽倻的问题上,可是新罗是小国,这国家幅员到底有多小呢?新罗就像一颗小芭乐,伽倻就像一颗大莲雾,一颗芭乐内藏著一颗莲雾,善德认为莲雾会伤害芭乐本身,于是要彻底地消灭莲雾的存在,问题在于是莲雾虽比芭乐小,挖掉莲雾之后,芭乐就不再是芭乐了,伽倻问题就是因为莲雾是很大颗,善德脑子转不过来,明朝时代还没到来,善德就想先当起崇祯皇帝,说为了神国未来的着想,想把长城”袁崇焕”给弄死,这么小的一个新罗国,面对外患尚且无暇应付,还闲到弄死自己的上将军,以资助敌国来攻打己国,无将可用以面对百济之入侵!?当我看到此段时,发觉善德真的是变了个样,原本是让周遭人感到希望的德曼,竟拿最死忠的战友金庾信开刀,年轻的德曼机智过人,对于事情懂得变通,所以能够救起阏川两次,何以当起王之后,换了位子换了脑袋,变成死脑筋的女王呢?在复倻会的问题上,她不惜舍弃金庾信!
由于此段营造实在太久了,与先前手法不太一样,发生在与美室争斗,都是营造一个事件,隐藏部份关键,以很快的速度揭晓答案,往往是看到最后,才恍然大悟,基于此段营造甚久,我心中不免怀疑,编剧是想搞什么把戏?把复倻会问题弄得很僵,把善德变得那么笨,瞬间我想到政治婚姻,那是重启善德与庾信的感情戏,因为过去善德与庾信差点私奔,这两人在感情上是有基础的。

在53集的最后一刻,金庾信先是被复倻会救走,金庾信最后还是跑回来领罪,冷若冰霜的善德见庾信归来,当场命人拿下金庾信,善德摆起女王的尊严,可是冷酷的善德转身之后,她却露出微笑,心中却说:「谢谢你,庾信!」
此心中话是一种道破,当时我认为这是在呼应感情戏的营造,善德所以表现出冷酷无情,是她对金庾信的怨怼,这是情愫上反应,她心中的渴望却用最冷漠的方式来表现,若不是心中存有庾信的念头,不会这么冷酷无情,因为善德是一国之君,以最冷酷的对待,来表现心中的热情,我认为这是高竿的手法。
所以多人劝说要放过庾信,善德何以就是不肯,而且态度十分强硬,她会认为”庾信都不顾及我”,把怨怼之心拉到最高点,爱恨交织,最后冰山瞬间被融化掉,在那个时间点时,政治婚姻是一箭双鵰,既巩固伽倻的向心力,化解了复倻会的问题,也重启当年不可得的感情戏,这样的意境实在高明的,本剧要升华到最高点,才把爱情故事给抛出来,所以营造桥段是多重的,再对应善德后来的行为,以君王的身份,孤身闯入复倻会据点,目的为了要解救金庾信,这是两相呼应的桥段,应该不是我个人的错觉吧?
54集时,竹方对善德劝说道:「陛下」
「您不要这么折磨自己了」
「倒不如与庾信公举行国婚…」
「对陛下和真骨们来说」
「结两次婚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当时善德没有回答,眼神看着前方,似乎想着事情。
隔天,毗昙送来他拟定的人事案,人事案竟让毗昙去拟定,人事案是多大的权力,可见善德多信任毗昙。当时毗昙结党营私,在善德的信任加持下,想壮大自己的势力,其实此乃图谋不轨,毗昙是自信满满的,想着他的党羽能成为要职,可是善德却摆了毗昙一道,不照毗昙拟定的人事来走,还把毗昙的司量部降低层级,于是毗昙失宠了,那一刻爱情戏的风向球是往哪里?依旧是往金庾信方向走。
然后毗昙又跑去向善德灌迷汤,恋慕之心,花言巧语,再对应毗昙要掌控朝廷大权的野心,因此毗昙招来一堆人马,结合为朋党意图架空王权…,毗昙的想法是爱情与权力是一起的,所以毗昙说他爱善德,善德就应该在政治上相信他!?

在52到58集之间,剧情大多数的时间,主调定位在金庾信的路,但是仍应用单点的画面,在善德与毗昙之间点火,如果是要拉扯感情戏,两个男人就要”势均力敌”,不会塑造出像毗昙这样的一个反派,去对战表真心不懂权术的金庾信,让反派与正派去竞争感情戏!?这样的结果,大家都可以知道的,金庾信肯定会是赢家,这是58集前的剧情所表现出来的方向性,坏人与好人的战争。
53集、54集、55集,使坏的人还是一样坏,依旧是甜言蜜语,只会真心的庾信在牢里,想的是大耶城会被攻破,两相对照的情节。
57集更扯的是烂货提出一个方案,”神机妙算”的毗昙竟提出迁都,前线在打仗,大后方忙著迁都,此乃妖言惑众,百分百的佞臣之举,如果新罗有御史在,忠臣必然会奏请女王,必杀毗昙以振军心,皇帝逃命还要人教?迁都意谓著”
大家不要去打仗,一起来逃命吧”,新罗这国家有多小呢?能够逃到哪里里去呢?是要逃到日本海,在海上重建神国吗?迁都令军民士气涣散,迁都之说是各自逃命,都要逃命了将由谁来保家卫国?奸臣以忠臣来伪装,当真是活见鬼了,善德倒是沉稳得很。当毗昙抛出迁都的主张,爱情的方向性,是无庸置疑的,仍然是在金庾信身上,小人如何跟君子竞争!

57集,夜晚毗昙与善德一抱,觉得很是突兀,但是52集后的善德,善德的心思是无法捉摸,她是玩心机的还是玩真的呢?不知道!但是善德提升毗昙为上大等,也带出私兵的问题点,当下会感觉两人那一抱,象是在笼络毗昙之意,羁縻毗昙,有利用毗昙的意思,到底善德的本心是什么呢?不知道!善德没有美室的霸气,美室会把心中话直接了当说出来,52集后的善德,心中所想的与口中所说的,那未必是一致性的,爱情的方向性,我不觉得是在毗昙身上,因为戏剧中反派不可能得逞的。
58集前段,毗昙一样是在灌迷汤,主打毗昙的”盟约书”,如果善德不在了(
死去),毗昙将不再管朝廷之事,好象是指空口说白话没有用,所以写下盟约书以表释疑,我看到盟约书所想的是,当善德死去之时,死人还能顾到什么呢?毗昙要是反悔了,死人可以出土来靠夭吗?一张纸有什么屁用呢?真兴王的敕杀美室令,还不是被薛原暗杠掉了,善德叫毗昙去拿那张敕杀令回来,毗昙把敕杀令也暗杠掉,要使用盟约书变量很大,当春秋公需要拿出来使用时,也许已经被偷走了,而且拿出来又代表什么?假使毗昙先称王了呢?
当时我会觉得这盟约书,意谓著此地无银三百两,那是很糟糕的虚情假意,而且是急于表现所露出的马脚,过度地想表现反而弄巧成拙,成为一种露馅的行为。我是这样子来理解的:
你跟我说你很爱我,你也知道我对于你是有隐忧的,你所想的解决办法,是先写好离婚协议书,将来我善德挂掉了,有了你的盟约书做为保证,你会百分百选择跟死人离婚,绝对不会觊觎我的财产,让我现在可以不用担心,你对我是真心的,然后我们可以结婚了!?
我觉得这张盟约书很诡异,拿合约书高谈阔论讲爱情,爱情能用什么书面纸张作保证的?相爱的两人相爱时,所盼的是长相厮守,毗昙劈头的第一句话是:
「你死了之后,我会退出政坛..」
在感情中太过份的理性是表现出动机不简单,听起来就象是应该要倒过来解读:
「你死了之后,我一定夺走你的一切!」
我在看此段的时候,对于这盟约书只感到”很天才”,现在不能使用的盟约书能保证什么的?毗昙的权力来自于善德,毗昙的权力无限扩张,也成为善德日后的隐忧,所以毗昙若要表真心,此刻要展现出最大的诚意,就是辞去朝廷中的官职,更宣布日后不介入国政,而不是在等善德死后不介入,那份盟约书要毗昙遵守的,都是未来式的事情,未来式是不可预知的,可是当下的行为,每个人都是看得到的,感情与权力包裹在一起,只有把两者分开来,才能看得见那个人的真心,毗昙握著权力说相爱,如何表真心呢?因善德而有权力,靠得越近是否权力更大,无法用盟约书释疑的…
58集的这段是很特殊,画面上是交错呈现,一边金庾信正与百济偕伯生死相搏,另一边毗昙努力向善德大灌迷汤…
毗昙深情地望着,对善德说:「上大等毗昙」
「誓死遵守盟约」
「为了陛下!」
善德听了感人肺腑的话,未回答一句话。
战场上的争斗,金庾信与偕伯的对战,庾信高呼道:「为了 大神国!」
宫廷里的场景,毗昙道:「为了陛下 为了大神国」
宫廷里的善德望着毗昙,唤道:「毗昙!」

善德叫唤毗昙的那一句,她的心似乎是被他打动了,可是画面呈现出两种气氛,而且是交错呈现,如果善德就是神国的化身,一个是正在为神国拚命的人,一个是在宫廷说爱她的人,这两种情境不就是一种反衬效果,一个把命用在战场拚,一个光用嘴巴在说爱,何者较具有说服力,何者是表真心呢?
因此我认为的是,甜言蜜语与浴血奋战,后者会远远胜过前者,这小段所表现出来的,感情方向性还是在金庾信身上,至于善德的想法如何,不会是瞎了眼吧?但是善德在便殿宣布大婚,大婚的对象指向毗昙,原以为战争结束了,善德会与毗昙摊牌,此大婚之宣布,虽然觉得很奇怪,也不会改变我的看法,在于变量仍然还是很多,因为剧情所表演出来的,还是与私兵有关,觉得善德的大婚象是有苦难言,随后她给春秋公一张敕杀毗昙书,说是为了以防万一…,52集到58集大婚宣布前的所有桥段,那个方向性是有主线剧情的,看起来女主角在吃大碗公的面,旁边有盘小菜,女主角把大碗面吃光了,结果小菜才是主角,原来善德是在吃豆干配面?实在是瞎了眼睛,善德把心给了毗昙!?真的是跌破眼镜。

52集一直到58集前段,善德宣布与毗昙的国婚,甚至于再往后的剧情,感情戏的方向很清楚的,过去没能有个结果,再续过往的前缘,单点虽有善德与毗昙的关系,可是主线所走的是金庾信的路,后来为什么反派会反转,男1角色退场变成男2,成为一个臣子身份,男2放弃使坏转为男1,新反派登场代位行恶,表示52集到58间的剧情,是分开两段在进行的,而且是各自独立,复倻会到百济战争,由金庾信扛下重担,善德却跑去和毗昙谈恋爱,复倻会到百济战争、毗昙对善德猛下迷药,原本的两条路是可以相结合,正派的真心在战场表现,反派的作梗靠一张嘴,却强行让两条路各自走,战争归战争、爱情归爱情,这是变调的戏码,受制于观众的需求,非常不合理的转向,所以随后桥段的制造,多有强加进入的用意,与前面50集的表现法不同,很牵强且大方忽略桥段主题,只是为了衍生出问题来,本身的桥段是没有作用,却是为了制造多场风波,意谓著代位行恶。(
灌戏用)
59集唐使事件没有下文,只是要制造毗昙与善德的误会(出兵有吗)
60集祥瑞船事件也没有下文,找证据也没有结果
(无证据出招)

因为选择要灌戏,但主轴是已定调的,走在金庾信的路线,所以52集到58集酝酿时间很久,但是为了要去延长集数,前面的集数已播出也不能改,也不能把画面停格不动,采不要脸的方式来捞钱,于是从中到处沾染,要达到灌戏的前提,要新增一个大主题非常困难,在于时间非常有限,没有时间去编写新主题,只能细缝中来增加,若是增加是有效果的,便开始放大一些,若观众的反应不差,干脆就转向来走吧,既可以增加集数,又能提高收视率,这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但是灌戏用水也就罢了,最后的转向是灌出毛病,是灌了一坨屎在里头。
(
寻遥子注:朱蒙剧的灌戏法,是把金蛙王的性格给改变,让金蛙从正派变成反派,要把正派变成反派,必须要有桥段来说服,怎么说服不重要,不合逻辑也不打紧,目的是增加集数。善德剧却是倒过来的,本来就是反派的人物,让反派的毗昙变成正派,金蛙变反派可增集数,毗昙变正派当然也会,在转变的过程,还能够植入许多剧情,于是廉宗等人”死”也不愿毗昙离开,本是毗昙找一票人来造反,当毗昙说不想造反了,廉宗等人强硬地说不行,执意要毗昙当王,还强逼毗昙从反派变成正派再转为反派,于是有唐使事件、有祥瑞船事件、有伪装暗杀,这增加出的戏码,让角色变好、变坏、变好、变坏、变不停…,自然可以灌爆一定集数。
金娃是:正派→神谕→反派→看破→正派
毗昙是:正派→反派→恋慕→正派→误会→反派
毗昙就像金娃王一样,编剧拿来灌戏之用,另一方面,金庾信很像召西奴,毗昙象是礼素雅,付出在先不代表什么的,因为后来者可以胜过先行者?小说是直接把礼素雅给做掉的,韩剧朱蒙却采乡愿的作法,不去挑动两方观众的心,所以后来的感情戏是空白。但是善德剧却是很敢冲,把乱臣贼子写成情圣,不是游走两端,而是直接了当做了方向改变,但这一改却是伤很大的,反正就是以捞钱为目的,戏剧的完整性摆一旁,如果选择金庾信为终点,58集的那一刻就结局了。
)
(接续)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二)
(韩剧善德女王心得之三)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