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韩剧IRIS剧情与心得(台译:特务情人IRIS)
2010/01/24 19:24
浏览29,371
回响0
推荐0
引用1

韩剧IRIS剧情与心得(台译:特务情人IRIS)

(本剧有20集,约20小时的剧情)
出品:韩国KBS
首播日:2009.10.14
集数:20集
主要角色
金贤俊:(李秉宪饰,男1)
崔胜熙:(金泰熙饰,女1)
陈思宇:(郑俊镐饰,男2)
金善华:(金素妍饰,女2)
朴哲荣:(金胜友饰)
B.I.G:(崔胜铉饰)


照惯例,满分有5分,3分可看可不看,小弟评本剧3.5分。本剧是由一个秘密组织IRIS所引发的故事,IRIS组织制造国际阴谋,包括暗杀、政变、恐怖活动,无所不为,挑起各国间的纷争,再吸收唯利是图的官员成为IRIS成员,IRIS成员有来自各国政府官员,官员掌握政府权力,制造阴谋获取更大权力与利益,IRIS可以说是”军工复合体”的极大化。
(
寻遥子注:军工复合体MIC,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小弟以自己的话来解释,有A、B两国在打仗,皆声称国防科技比对方高,各自向对方发射一颗飞弹,飞弹分别落入两国,结果两颗飞弹都是未爆弹,于是A、B两国互相嘲笑对方科技落伍,两国后来一看未爆弹,两颗未爆弹都印著USA字样。
军事武器是一门生意,许多人依靠军火”吃饭”,武器制造公司、军人、军火商、国会议员等等,但武器却是用来战争的,如何扩大军事武器的需求??依照本剧较极端的解释,IRIS是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去挑起各国纷争,军火生意自然就会上门。
)

本剧主要应用朝鲜半岛的分裂局势,IRIS为了破坏南朝鲜会谈,发动四次大型恐怖攻击,攻击国家安全局(
NSS)、核子恐怖攻击大规模劫持人质攻击南北会谈。本剧同时导入操控下的人生,男主角是IRIS成员利用下的棋子,开始于政治庇护、护送转移、暗杀命令、落难遗弃,由剧中男主角的遭遇,来解开本剧的谜团,并阻止恐怖攻击行动。
(
寻遥子注:本剧的内容就是《恐怖攻击》,但发生地点在韩半岛,要如何合理化韩半岛会发生《恐怖攻击》,必须要搭配本剧虚构的四个条件:
一、IRIS秘密组织的创造
    →制造恐怖攻击、专门制造国家纷争、藉战争获得利益
二、IRIS的嗜血个性远超过军工复合体
    →虚构更邪恶的组织,使范围变大,才会发生在韩国
三、IRIS必阻止南朝鲜会谈
    →理由呢??回应到一、专门制造国家纷争
四、韩国总统坚持举行南北会谈
    →冲突了三、IRIS必阻止南北会谈;结果IRIS回应一、制造恐怖攻击

所以,产生本剧的出发点,个人会这么以为,先想出韩国会发生《恐怖攻击》,先有果后有因,再去编造会发生的理由,然后虚构一个IRIS组织,定义IRIS会破坏南北会谈,为了破坏会谈不惜制造恐怖攻击。
”果”的部份就是本剧主要的四个恐怖攻击,也就是小弟本注的第一句话《本剧的内容就是恐怖攻击》,但”因”的部份是”为什么会产生果”,必须搭配上述四个虚构条件才能解释清楚,但本剧技巧性闪躲了”大魔王的解谜”,我相信这是连编剧都说不出来的谜团,即便虚构了四个条件也无法合理揪出大魔王,到底才是IRIS的首脑??本剧有丢出一个首脑名字叫BLACK,这个BLACK的身份与背景很重要,却是无法去碰触的底限,何以BLACK一定要阻止南北会谈??不能以《专门制造国家纷争》当成理由,他必须要有个实质的动机或理由才会有说服力,且符合IRIS首脑应有的身份与背景,不能说是穷小子,却天天花费千万美金。
也就是说,南朝鲜的分裂局势是对BALCK有”很大利益”,那个”不惜发动恐怖攻击也要破坏南北会谈的理由”要具体抛出来,存在”很大利益”也得点破,但这是连军工复合体都不足以解释,难以碰触的界限,是因为无法自圆其说,所以规避”大魔王的解谜”,其实大魔王的解谜就是”因”,可是本剧回避了那个”因”,却发动四次大型恐怖攻击。
所以,本剧看到的那个”果”,可是为什么的成”因”,无法回答出来,因而本剧主要剧情是果,果的过程才是主体,也就是《恐怖攻击》的过程与《反恐行动》的过程才是内容,果为主轴,因可略过。
)

大致介绍本剧剧情
一见钟情
金贤俊
(李秉宪饰,男1)是特攻队的精英份子,因为受上级的指示,而前往攻读硕士,其实有一只无形的手,无时无刻地介入,悄悄拨弄著他的命运。课堂之中,金贤俊与女子隔空论战,那女子的外型抢眼,相当引人注目;听那女孩持平的论述,显然是很有见地;可听她的话锋有刺,未料是有攻击性,使在场的金贤俊感到挫败。隔日金贤俊有备而来,课堂上的论战,依旧是不堪一击,课后金贤俊不服气约说喝茶,女子个性豪爽却说喝酒,两人酒场对决,金贤俊还是输家,一心想再见那位女孩,课堂中却不见伊人踪影,失意、沮丧、难受,金贤俊挥之不去,不知不觉把她留在心里。

陈思宇
(郑俊镐饰,男2)是金贤俊特攻队战友,某个夜晚与前辈朴尚贤喝酒,前辈忽然介绍一个女孩给他认识,陈思宇一见当场愣住,呆若木鸡,倒酒没法对准酒杯,陈思宇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孩,惊为天人,满怀喜悦的心情回去,回来立刻告诉挚友金贤俊,两人却不知道是认识同一个女孩。
金贤俊与陈思宇感情如亲兄弟一般,两人不约而同认识同一个女孩,两人对同一个女孩都有好感,彼此都不知道其实是喜欢上同一个人。
(
寻遥子注:朴尚贤是NSS反恐小组室长,陈思宇此时并不知道。)

国家安全局(NSS)
金贤俊与陈思宇本是特攻队精英,某晚奉命前往一地,两人不知目的为何,双双被强制绑在椅子上,接受不明人士的拷问,限制自由并注射药物,金贤俊靠意志力脱困,事后方知这是一场测试,一场加入NSS干员的测试。
六个月的训练,两人成为NSS的要员,隶属于NSS反恐小组,当时一见钟情的女孩竟是NSS组长崔胜熙
(金泰熙饰,女1),为心理分析与两人接触,金贤俊为此感到被耍而有不满,反倒是陈思宇能理解对方,尽管兄弟俩解读各自不同,但对崔胜熙的好感,两人却不曾减少一分。
崔胜熙顶著上级光环,职场上严守分际,排除私人感情,但金贤俊对被耍一事,始终耿耿于怀。在某次聚会场合,金贤俊要她道歉,崔胜熙不假辞色,反而狠狠数落他一顿,更抖出金贤俊对自己一见钟情的心理分析,金贤俊越听越恼,突然贴近以唇封住她的嘴巴,竟得一亲芳泽,崔胜熙忽被强吻,惊慌失措,当场甩耳光招呼,金贤俊脸皮被挨打,脸皮可不单薄,食髓知味,加上意犹未尽,再度抱起崔胜熙强吻一番,崔胜熙起初抗拒,最后不战而败,崔胜熙战胜过他三回,在此终尝一次败绩,输在强吻招术。
一吻定江山,恋情飞快进展,在首次的任务达成后,两人相偕前往日本旅游(
秋田县),如胶投漆的恋情,似乎今生今世难以分离。
(
寻遥子注:本剧国家安全局NSS是虚构的,它是非体制下的政府单位。在民主法治国家里,任何一个政府的单位,不论是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都必须源自于”以法律定之”,有存在的政府单位就会有宪法或法律的明文规定,没有宪法或法律规定所成立的政府单位就是”黑机关”,若有非体制的黑机关外表名为政府单位,有编列预算可供使用,但却不受议会监督,不受控制而有权力的单位,必然会是效忠于个人,或者是扭曲变形,就象是不受身体控制的细胞,随时有可能变成癌细胞,若被揪出有这种单位的存在,当时的执政党肯定要倒台,黑机关会产生很大的政治风暴,在于NSS若可以成立的话,政府可以成立10个NSS,销灭所有反对势力。因而会有这种非体制的政府单位,在过渡期可以暗渡陈仓,长期要延续下去,定然要有法律给它一个正名,成为一个真正的政府机关。)

护送转移
金、崔在日本期间,朝鲜主导核武开发科学家洪丞龙逃往匈牙利,向韩国政府请求政治庇护,韩国总统赵明浩一时未决,NSS已先派遣要员陈思宇前往探路,金、崔两人随后也赶到,赵明浩对核武很有兴趣,想找回失去的核武技术,决定接受洪丞龙的庇护请求,于是由金贤俊、崔胜熙、陈思宇护送洪丞龙,三人将洪丞龙移转后,不料洪丞龙却遭莫名人士狙杀(
B.I.G所杀),洪丞龙生前曾把十字项链送给金贤俊,金贤俊却不知道项链中内藏有秘密,杀手正为此而来。

暗杀命令
在匈牙利期间,陈思宇得知金、崔恋情,神情颇为落空。这时金贤俊接获单独任务,是副局长白山亲自到布达佩斯向金贤俊下达的命令,任务是暗杀朝鲜最高人民委员长尹成哲,金贤俊接受暗杀指令不知是福是祸,也不知白山的真正意图,一介干员惟有奉命行事,金贤俊先行勘察地形,选定狙击的最佳位置。行动当天,金贤俊怀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决心完成暗杀任务,金贤俊成功突破严密的防护网,一枪结束尹成哲的性命,暗杀任务获得成功,但遭朝鲜护卫总局干员与匈牙利警察追补,金贤俊身中一枪,负伤仍要与朴哲荣金善华为首的朝鲜护卫周旋,大批的护卫与警察四处搜索,金贤俊自知伤重难以离开布达佩斯,乃电请白山帮助,不料白山断然拒绝,金贤俊处境非常危急。
(金善华为金素妍饰演,女2;朴哲荣为金胜友饰演)
(寻遥子注:白山是NSS副局长,其实是等于局长,NSS实质的管理者,主导NSS的人物。)

众矢之的
内外交迫,白山递出一份秘密文件,关于金贤俊的秘密档案,命令陈思宇杀掉金贤俊,若陈思宇不愿听命,此任务将由崔胜熙来执行,陈思宇已知金、崔两人的恋情,不愿崔胜熙痛苦为难,更兼对她有独特的爱慕之意,乃决定入伙IRIS,把抢口指向好友。
金贤俊遭到两方的追击,心仍挂念著崔胜熙,夜里找到她的住所,并告诉崔胜熙部份内情(
并未告知也遭陈思宇追杀),往后处境之艰困,未必能有容身处,崔胜熙却愿与他同生共死,两人遂计划坐火车躲避追补。隔天,金贤俊前往购票,崔胜熙在车内等候,未料金贤俊回来时眼前坐车爆炸,刹那间一片茫然,以为崔胜熙死于火堆之中,这时朝鲜护卫追来,枪声四起,金贤俊右臂中枪却无知觉,爱人已逝,使金贤俊不知置身何处,当金贤俊回神时,且把悲愤化为力量,当即开枪迎战,随即拦截车辆逃离现场。
金贤俊摆脱朴哲荣、金善华为首的朝鲜护卫,驾驶轻航机要离开匈牙利,航道上陈思宇阻拦,轻航机中枪坠落,金贤俊生死不明。
(
寻遥子注:本剧进展的时间序,对于IRIS的意思,到此处仍一无所知,只知道有两方人马在追杀金贤俊。在坐车爆炸之前,崔胜熙接获一通电话,电话内容不重要,只是让崔胜熙离开坐车,但到底是何人通知的呢??这个人就是陈思宇,也就是说陈思宇在此时已入伙IRIS,因为知道坐车会爆炸之人,必然是IRIS中的一员。)

追补猎物
轻航机坠落,金贤俊侥幸不死,被称为博士俞政勋所救(
外号叫博士),6个月后当金贤俊醒来时,博士告诉他这所发生的一切并非偶然,背地里存在著更大的阴谋,金贤俊此时此刻谁也不信,连救命恩人也无法相信,乃趁机脱逃,从俄罗斯辗转逃往日本。

朝鲜最高人民委员长尹成哲遇刺,朴哲荣因而遭到革职,金善华被监管。暗杀事件却使严基勋获得权力,成为最大获利者。严基勋让朴哲荣复职,把朴哲荣收为己用,朴哲荣以为是机会,却不知严基勋的狂妄野心,严基勋想动用核恐怖攻击,有挑动南北大战的企图。(
重启韩战)
朴哲荣得知金贤俊未死,派金善华追杀金贤俊,以将功折罪,只是金贤俊若不死,金善华将无处可去。金善华一路追击到日本秋田县,雪地里白茫茫一片,金善华反被击倒,接连追杀不成,金贤俊纵放她多次,追猎之人把心掏给猎物,金善华对金贤俊产生情愫。

自金贤俊失踪之后,崔胜熙不再是NSS要员,在花圃里工作,平淡度日,只想知道金贤俊的下落。金善华为替金贤俊报仇,进入韩国谋刺白山不成,不料失风被逮,崔胜熙却从杨贞茵得知此事(
NSS杨贞茵室长),她想探听金贤俊下落,便从金善华着手,相求白山能见金善华一面。
崔胜熙表面上是审问犯人,暗地里却是纵放金善华,金善华存有私心,对于崔胜熙的问话,就是不肯吐露金贤俊未死一事。金善华逃脱后,崔胜熙暗地跟踪,两女在火车中大打出手,陈思宇赶来要杀掉金善华,崔胜熙赶紧阻止,金善华方能顺利逃走,此时崔胜熙仍坚信金贤俊未死。
(
寻遥子注:略过第7集日本拷打男主角一段,男主角在日本被内阁逮住,为自由身选择暗杀行动,很不营养而且是独立剧情,所以小弟选择略过。海外拍摄先行,事后要作幕后工作的剪接,桥段的转变,有种快得反应不来的地步,有时在日本有时在韩国,有跳画面的感觉。)

南北对话
韩国总统赵明浩欲开启南北对话,协商南朝鲜的统一大计,朝鲜座车直抵韩国访问,赵明浩得与严基勋会面,韩国总统想开启南北会谈,但严基勋只是朝鲜的传话人,他把讯息带回到朝鲜,未料到主席同意此一提议(
即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严基勋于是阴持两端,表面是和平对话的窗口人物,暗地里要破坏南北会谈。严基勋想阻止南北会谈,他把阻挠的计划交由朴哲荣负责,朴哲荣欲以恐怖行动作为威胁来阻止南北会谈,他要在韩国制造核恐怖攻击,攻击计划兵分两路进行,两路再合而为一。

IRIS组织
金贤俊为向白山报复,准备偷渡回到韩国,临行前接到一通不明电话,竟以优纪为人质,向金贤俊勒索洪丞龙遗物(
USB随身碟),金贤俊不解为何意,也不知道对方来历,但优纪被挟持,依约定坦然赴会。金贤俊埋伏在隐匿处,准备开枪狙击对方,但对手让优纪身体梆著炸药,金贤俊不敢造次,只好走出来面对敌人,伺机再救走优纪。
金贤俊根本不知遗物为何,只能以假USB随身碟来拖延时间,杀手在验证随身碟的真假时,金贤俊趁杀手不注意,率先破坏炸弹摇控器,迅速抱起优纪,抛出绳索往大坝跃下,顺利救走优纪。但杀手仍是穷追不舍,车辆追逐的枪战中,金贤俊成功甩开对手,未料优纪为流弹所伤,伤重不治而死,金贤俊痛恨杀手的凶残。(
杀手为B.I.G)
优纪因己无辜而死,究竟是为何而死,金贤俊犹如掉入迷雾堆中,何人要洪丞龙的遗物,而必得杀害优纪一家人,迷雾中也破裂出一道曙光,虽然非清晰可见,但其中必然有阴谋存在。金贤俊毫无线索,不得已向博士求教,也向金善华求证,从护送洪丞龙起,到暗杀尹成哲,陈思宇枪口指向自己,爱人死于爆炸惨事(
2知道女1没死却不说),他经历的每一件事,似乎不是偶然发生,而是有人在背后刻意操作。而发生于匈牙利的许多事,当时金善华是北方护卫(安全人员),朝鲜护卫一路追捕金贤俊,金善华也见证所有过程,她知道许多事北方并未介入,或者事件本身是重大的,南北方却淡化处置,许多事件内情不单纯,难以合理的解释,隐约中有第三方介入,阴谋来自于不明组织。
于是,金贤俊从洪丞龙留下的遗物(
十字项链),取出USB随身碟,两人破解口令,获知IRIS秘密组织名单,此名单并不完整,但发现白山竟是其中成员。
(
寻遥子注:优纪是金贤俊在日本寄住家庭的小女孩,优纪的父母都死在B.I.G手里。)

复仇之路
金贤俊终于知道IRIS的秘密,决定要向北方求助,对白山与大韩民国进行报复,辗转来到中国上海,透过金善华的协助,在上海与朴哲荣会面,但金贤俊是暗杀尹成哲之人,朴哲荣一时无法信任,有条件地接受金贤俊的请求,但要检验金贤俊的真心。
时值南北两方进行对话,朴哲荣是严基勋的人马,严基勋表面是和谈大使,背地里要破坏和谈的进行。朴哲荣要破坏南北会谈,谋划恐怖攻击行动,以小型核炸弹向韩国攻击,金贤俊为报仇而投敌的作法,无意间却牵涉其中。
金贤俊不知朴哲荣的图谋,化身为恐怖份子,成为被朴哲荣所利用之人;朴哲荣不明严基勋的底限,却破坏南北会谈,成为被严基勋所利用的人。

攻击国家安全局
朴哲荣要破坏南北和谈,计划却是兵分两路,一路派遣以姜图哲为首的恐怖份子进入韩国,以夺取”超精密引爆装置”为前提,随后再结合制成核子炸弹;另一路由朴哲荣自己以会前会的特使身分,携带浓缩铀能躲避盘查,大方直接进入韩国国境,随后再将浓缩铀交由姜图哲,由姜图哲为首的恐怖攻击小组,进行浓缩铀与超精密引爆装置的结合,便能完成小型核子炸弹,然后在首尔市进行核子恐怖攻击。
金贤俊成为姜图哲小组的一员,首先登场的是攻击行动,竟是攻击韩国国家安全局
(NSS)。姜图哲故布疑阵,刻意迷惑对手NSS,故意放出错误情资,让NSS干员倾巢而出,使陈思宇为首的NSS的干员,防卫在东亚外交官会场之地,姜图哲却是声东击西,伪装为特殊废弃物回收人员,潜进NSS进行攻击,加上有金贤俊对NSS的安保协助,遂成功占领NSS,其目的是为夺取超精密引爆装置,可是金贤俊此刻并不知内情。
(
寻遥子注:本处有三点补充,为破解洪丞龙USB中的一项资料,金贤俊必须得使用NSS特定主机,所以金贤俊趁占领NSS期间下载资料,该资料有关金贤俊父母死因,他的父母本为核物理学家,结果遭到白山杀害,此点是促使金贤俊协助恐怖份子的因素。
由于严基勋也是IRIS成员,严基勋让朴哲荣破坏和谈,朴哲荣指派姜图哲进行恐怖攻击,同样是IRIS成员的白山当然知道姜图哲的行动,身为NSS领舵者的白山,而陈思宇却是白山的人马,于是在NSS追查恐怖份子的踪迹时,白山与陈思宇都在刻意误导方向,拖慢NSS干员追缉恐怖份子的下落,也就是NSS在追捕恐怖份子的过程中,NSS内部有人在扯后腿,白山与陈思宇配合北方演戏,让NSS其它干员无法找到恐怖份子。
恐怖份子占领NSS期间,女主角崔胜熙因故孤身在NSS里,其间男女主角有过交手,男主角才知道女主角没死。
)

核子恐怖攻击
姜图哲攻击NSS全胜而退,金贤俊确实有功劳,朴哲荣为此给予金贤俊更大的自由。崔胜熙证实金贤俊未死,白山得知之后,下令杀掉养育金贤俊的神父,金贤俊求助落空,为调查自己的身世,再度向博士俞政勋询问,双方过去都是电话通讯,此次亲自会面,原来俞政勋是对抗IRIS之人,更是金贤俊父母的友人,博士告诉金贤俊一切事件的原貌,洪丞龙逃出朝鲜,是为了传送IRIS名单,却遭到B.I.G杀害,白山选择金贤俊当棋子,为IRIS执行暗杀尹成哲(
得利的是严基勋),博士知道后采取行动,所以在轻航机坠机后,才能救出金贤俊。
与博士的会面,金贤俊获悉姜图哲攻击NSS的目的,窃取超精密引爆装置,乃是核恐怖攻击行动的前奏。金贤俊更忆起朴哲荣带来一只箱子,当面交给姜图哲,料定箱子内必定是浓缩铀,核子炸弹的结合只是迟早问题,于是再度回到恐怖份子之中,想适机探出核炸弹下落,却一点线索也没有。此时白山要消灭反抗IRIS的博士集团,交由陈思宇去调查,陈思宇查出博士的下落,陈思宇突袭俞政勋的巢穴,博士遂被白山杀害,但博士临死前传送视讯给金贤俊,金贤俊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但他却拥有白山杀害博士的影像证据,金贤俊经由博士留下的线索,与总统的幕僚郑亨俊搭上线,总统亲自面会金贤俊,方知道有IRIS一秘密组织,而白山正是其中成员,为了要揪出IRIS的幕后首脑,暂时不向白山动手,眼前有更重大的危机,却是核子恐怖攻击。韩国总统知道核弹的威胁,不肯屈服于恐怖份子,坚持南北会谈的进程照常举行。(
会前会的进行)
朴哲荣的核恐怖攻击,原本仅限于威胁与恐吓,并不打算真正引爆核炸弹,朴哲荣对人民与祖国的忠诚,其信念却与严基勋不同调,严基勋却要真正引爆核炸弹,使南朝鲜发生战争,并在朝鲜发动军事政变,改变目前南朝鲜的局势,可却要15万人民的性命作为代价,使朴哲荣无法接受,朴哲荣错判严基勋为人,方知道自己是被严基勋所利用。
朴哲荣迳行中止核恐怖攻击,姜图哲却断然拒绝,姜图哲反叛朴哲荣的调度,他已直接听命于严基勋的指挥,核恐怖攻击行动失去控制,其势在必为。
(
寻遥子注:严基勋要破坏南北会谈,破坏方法是朴哲荣想出来的,行动也是朴哲荣一手主导,人员也是朴哲荣一手安置,但严基勋却跳过朴哲荣,直接命令姜图哲,所以姜图哲是背叛朴哲荣。)
金贤俊有总统当后盾,第一时间擒住朴哲荣,朴哲荣本不愿引爆核弹,遂与金贤俊合作。核子恐怖攻击迫在眉睫,金贤俊追查恐怖份子未果,赵明浩决定向严基勋逼问,在逮捕的过程中,严基勋被B.I.G杀害,追查核弹的下落失去线索。
(
寻遥子注:南北会谈要开启,必然先有会前会,会前会谈细节与内容,朝鲜会前会的代表有严基勋与朴哲荣,所以他们都在韩国,第一时间可以逮捕他们。)

反恐行动
NSS内部发生质变,在追查恐怖份子的下落,陈思宇扯后腿遭干员察觉,朴尚贤将此事上报白山,发现白山言行有漏洞,觉得此事并不单纯,暗地跟纵白山行踪,却发现白山与严基勋会面,朴尚贤知道NSS有内鬼,遂另与崔胜熙有独立行动。白山一直在掩护恐怖攻击,一路上拖慢NSS干员的调查,就是怕会找到出恐怖份子,当他发现朴尚贤的多余动作,于是率先按上叛国的罪名,令人逮捕反恐小组室长朴尚贤。当严基勋被逮获时,即表示白山在NSS地位不保,安保首席接管NSS,白山与陈思宇被补,朴尚贤获得释放,NSS始脱离IRIS的掌控,金贤俊得重返NSS。

朴哲荣返回朝鲜阻止军事政变,从参与政变的将领拷问出部份口供,有关于核炸弹首要攻击的主要目标,共计三地韩国政府大楼、美国大使馆、青瓦台,金贤俊估算出核爆涵盖2公里的范围(
粗判是半径说),能够引爆后同时波及此三地,此三地2公里半径交集之地坐落在光化门
金贤俊立即赶往光化门,可地方之大要隐藏核炸弹,急迫下根本无法寻获。NSS所采取的反制核恐怖攻击,采用崔胜熙的提议,在光化门地区进行干扰,使引爆核炸弹的摇控器无效化,由卫星发射干扰电波,使光化门地区产生屏蔽作用,光化门四公里内无法接收外面任何讯号。
NSS的作法短暂化解了危机,阻止一场灾难浩劫,姜图哲无法引爆核炸弹,却打算亲自来引爆,采自杀式核恐怖攻击行动。
(
寻遥子注:屏蔽区域之内讯号仍可互为接收,但屏蔽区域内接收不到屏蔽区域外的讯号,如果姜图哲在屏蔽之内使用摇控器,摇控器照样会引爆核炸弹,但明知道核爆后会波及半径2公里之地,姜图哲定然会距核爆点越远是越好。)

光化门决战
核炸弹攻击行动,反核恐怖作战,决战在光化门。金贤俊为找寻核炸弹,徘徊在光化门附近,遥望四处苦无对策,可巧一公车K915驶来,瞬间忆起与恐怖份子相处时,地图上有K915字样,而在博士留下的资料中,博士多天停留在某些固定地点,于是金贤俊灵光一闪,已知核炸弹的藏匿处,同金善华往公车K915搜查,果然发现核炸弹下落,金贤俊当下背负核炸弹离开,这时以姜图哲为首的恐怖份子赶到,姜图哲试图举枪射杀金贤俊,但因NSS发出干扰电波,手机讯号都无法接收,光化门区域交通大乱,可巧一驾驶不耐塞车,下车观看前方路况,此驾驶站在金贤俊身后处,同样在子弹的路线上,于是该驾驶身中数枪,当场被姜图哲的步枪射死,金贤俊听闻枪响,方知后方恐怖份子追到,与金善华且战且走,对峙在光化门马路中央,以车辆为掩蔽,在车阵中与恐怖份子发生枪战。
光化门激战,金贤俊恐火力不足对抗,在金善华的掩护下,金贤俊因敌取资,从阵亡的恐怖份子取来步枪弹匣,有了强大火力的补充,连续射杀三名恐怖份子,未料对方又新增战力,其中一名潜伏至两人后方,当两人发觉时却已太晚,恐怖份子把枪指向两人,忽然枪声连续作响,那名恐怖份子中枪倒地,原来是崔胜熙赶到。
枪声不绝于耳,金贤俊、金善华、崔胜熙三人并肩作战,光化门鏖战难以罢休,久战无法击退恐怖份子,有弹药不足之虞,情势不利于反核恐一方,金贤俊知道久战不利,但想突破僵局必用奇计,蓦地里斜眼一瞧,发现那名潜伏者怀里有数枚手榴弹,于是心生一计,在战火下取来手榴弹,随即下令金善华、崔胜熙撤退,金贤俊起身向敌开枪狂扫,以火力掩护二女离开,随后金贤俊布下陷阱,以玻璃窗卡住手榴弹作为引子,且战且往后退走,恐怖份子却步步进逼,已前进到手榴弹的陷阱处,金贤俊便往玻璃窗扫射,一手榴弹随即引爆多颗手榴弹,轰的一声发生大爆炸,恐怖份子多数被炸死,情势瞬间逆转,姜图哲一人犹作困兽斗,被赶来的干员乱枪扫死。
(
寻遥子注:发生枪战的时间是傍晚,当时天色是亮的,但随即发生的大爆炸,天色却已变暗,所以时间点不连续,毕竟本剧剧组在光化门的拍摄地只借一天,所以事后的剪辑没法完美呈现。此场枪战很有临场感,气势相当足够,是本剧精华之处。
此段以手榴弹作为陷阱,让我想起朱蒙剧中史勇放风筝的故事。金贤俊肯定是已拔开手榴弹的插销,利用车门玻璃窗卡紧手榴弹的”安全握把”,也就是手榴弹已经拔除插销,完全是靠玻璃卡住安全握把才没有引爆。我本以为只有一枚手榴弹,仔细一看至少有3枚以上,因为车窗下的座椅上被放了”一袋”,全部共有几枚手榴弹就不知道了,但至少是有3枚。
此段应用原理是这样的,车门玻璃窗紧紧卡住一枚”引子”手榴弹,当玻璃被子弹打碎时,那个引子手榴弹就等于是把插销拔除,在一定时间内就会爆炸,而玻璃窗下又有一袋手榴弹,那枚引子手榴弹就会跌入那袋手榴弹之中,使全部手榴弹通通引爆,因而产生大爆炸。
如果观众的脑袋没被墙壁撞过,脑子也没被榔头敲打过,用一下膝盖想就会理解小弟大费周章解释的目的,因为这引子手榴弹只是”脱裤子放屁”,或是叫做”喝开水使筷子”,脑袋撞到墙才能想出的陷阱。我觉得直接向敌人投掷手榴弹,这样的效果更大,况且金贤俊是有一袋手榴弹,手榴弹的投掷距离若是30到50公尺,他们的交战距离约三台车辆,就算有六台车辆距璃,只要丢一枚手榴弹,恐怖份子就不敢太靠近。当然为了戏剧效果的营造,有时竹竿太长会进不了门,只能锯成两段才好方便进门,扛竹竿进门者则不在此限。
)

会前会
IRIS秘密组织曝光,南北双方进行调查,要揪出其它成员,但真正的幕后首脑,依旧是逍遥法外,于IRIS核心也是一无所知,可能还有潜藏在政府机关的成员。总统赵明浩的特赦,金贤俊恢复自由之身,终能与崔胜熙平静相处,而金善华则选择回到朝鲜。
恐怖攻击的下一站,是大规模劫持人质,以挟持人质作为要胁,要阻止南朝鲜的会谈。B.I.G本有计划地接近杨美静,杨美静不明对方来历,不知道B.I.G是IRIS的邪恶杀手,竟与他交往,B.I.G哄骗杨美静盗取情资,杨美静不有疑心,竟如实把情资交给B.I.G,于是白山与陈思宇的移转路线遭到泄漏,IRIS组织救走白山与陈思宇,杨美静也遭到B.I.G灭口。
金善华找到IRIS的有关文件,内有崔胜熙的资料,以为崔胜熙是IRIS下手的目标,于是跟随会谈事务组来到韩国,第一时间便告诉金贤俊。
(
寻遥子注:杨美静是NSS中的计算机高手,作为后勤支持人员。
B.I.G是IRIS的职业杀手,洪丞龙、优纪、严基勋、郑亨俊、杨美静等都死在他手中。
)

会前会持续进展,朴哲荣是朝鲜的负责人,韩国方面是郑亨俊与洪秀珍,洪秀珍是宣传计划官,乃是总统的近身幕僚,但她是IRIS的组织成员,正是不完整名单下的漏网之鱼,郑亨俊见过她与白山似有交情,故郑亨俊对洪秀珍隐有戒心,洪秀珍知道郑亨俊疑己,且为除去总统的亲信,让B.I.G使出暗杀计,郑亨俊遂死于汽车爆炸,可巧金贤俊与金善华谈话回来,目睹爆炸经过的一切,两人一路追缉凶手,顺利跟踪到B.I.G的住处,方知B.I.G是杀害优纪的恶徒,金贤俊重拳痛殴不留情,B.I.G伺机却欲反击,遭金贤俊一枪了结性命。

大规模人质劫持
黄太星破解杨美静照片口令,其中多有与B.I.G的合照,却发现有一瓶红酒,同样在B.I.G住处有的红酒,该红酒是属于限量版,编号比对后找到买家,乃是一家高尔夫球场。金贤俊迳行前往探路,从守卫的军用鞋获得确认,料定必是白山藏匿处。金贤俊先行潜入于内,NSS武装组于外支持,此战当场逮获白山,独不见陈思宇踪影,还有主要战力不知去处。(
注:黄太星也是NSS后勤,主要是提供物资)
白山被捕,陈思宇获得IRIS首脑认可(
BLACKIRIS首脑),将递补白山的空缺,主导另一波恐怖攻击。
以陈思宇为首的恐怖份子,握有生化武器梭慢(
神经毒气),成功占领大型购物中心(商场),共劫持107名人质,以人质作为要胁,透过视频传达要胁谈话,要求赵明浩总统发表取消南北会谈的声明,并断绝一切南北对话与经济合作,恐怖份子的残忍暴行,当场射杀一名人质作为警示,以示当局若不接受条件,此107人质将无法生还。
陈思宇等恐怖份子有备而来,在商场出入口安置炸药,封锁所有出入口,让先遣部队无法强行攻入,对方会使用生化武器,若冒然抢攻未免投鼠忌器,有伤害人质之虞。然而恐怖份子有内部矛盾,对于人质的处理有纷歧,陈思宇不愿多伤人命,以有限伤害为前提,但其部众却不这么认为,竟要多伤人命才能彰显他们的目的。
金贤俊的对策与计划,赌在陈思宇尚未泯灭人性,亲往商场进行谈判,金贤俊诉诸柔性劝导,陈思宇不愿多听,只是提出新的要求,要北方释放IRIS成员。(
朝鲜)
赵明浩总统知道若向恐怖份子妥协,情况并不能有任何改变,107名人质同样难以全身而退,于是NSS决定采取镇压办法,仅能期盼在强攻镇压下,能尽量减少人质的牺牲。
金贤俊再次进入商场,与陈思宇进行谈判,目的是为了分散敌人视线,好方便外头的武装部队攻入商场。金贤俊作出同意释放北方IRIS的答复,但条件是要陈思宇先释放妇女与小孩,当陈思宇同意此一提议,恐怖份子的内部纷歧立刻跃上台面,内讧一触即发,任凭陈思宇的制止,恐怖份子的枪口互指对方,部众不听从陈思宇的指挥,瞬间枪声四起,恐怖份子同室操戈,金贤俊趁机夺下步枪,也加入恐怖份子的混战,当年特攻队的默契起了作用,陈思宇与金贤俊并肩作战,恐怖份子虽然全数阵亡,但陈思宇也身中数枪而死。
商场的恐怖攻击事件,以为恐怖份子尽数剿灭,死者其实是无辜人质顶替,尚有为数众多的恐怖份子逍遥法外。(
伏笔)

攻击南北会谈
南北会谈即将举行,维安与戒护严格把关,一隅之失使门户洞开,总统身旁藏有内奸,内奸洪秀珍亲自带队,领恐怖份子进入会场,恐怖份子假冒成记者,高处藏有狙击杀手,能够直接打击南北会谈。
南北代表走向台上,两人将握手的一刻,忽然鸣起枪声,会场引起一片骚动,安全人员迅速靠拢,围绕在总统与代表身边,然而枪响不是为了谋杀,而是为了防止暗杀。原来高处的狙击手,已被恐怖份子杀害,狙击手已被杀手取代,崔胜熙因为先行到场,在了解会谈流程后,查看会场周遭情势,便瞧破机关,于是伪装成狙击杀手,当台上两方握手之时,崔胜熙抢先除去两名杀手。
假记者听到枪声露出原形,恐怖份子展开攻击,和谈会场已然成为战场,金贤俊一边撤退一边反击,掩护总统进入室内,让洪秀珍领总统离开,然后金贤俊返回战场,与恐怖份子行殊死战,枪战进行十分激烈,火力两边不相上下,这时武装部队赶到,在强大火力的支持下,恐怖份子全数倒地。上一秒枪声大作,下一秒静止无声,生死仅存一线之间,众人稍作喘息之际,突然闪出一名男子,枪口瞄准金贤俊,金贤俊尚未察觉,金善华已先发现,要阻止却来不及,金善华先选择移动几步靠向金贤俊,正要开枪射杀敌人,枪响却先划破平静,当众人回神时,金善华已中枪倒地。(
没死)
这时崔胜熙赶到,询问总统下落,金贤俊才惊觉有异,室内洪秀珍露出恶心,先枪杀了两名干员,再把枪对准总统,当她要扣下板机时,金贤俊及时赶到,洪秀珍先死于金贤俊手里。

宿命
(结局)
两人过著逍遥的日子,不再是NSS干员。内心飞速靠近某人,是期待,车速缓缓前进,是自在,手握一枚戒指,满心畅快。
相约见面,互有事要告白,看见灯塔的一刻,却为何如此遥远,不能再飞速靠近,不能再缓缓前进,手中的无奈,只能含泪远望。(完)
(
寻遥子注:结局应该两人约定见面,互相之间都有话要说,男主角要向女主角求婚,女主角则对男主角说她怀孕了,可是男主角却到不了目的。
本剧结局让男主角死去,不是剧情结果使男主角死去,而是编剧在最后一刻让男主角死去。个人观看韩剧,对于刻意营造悲剧的结尾是很感冒的,但本剧这样死法,大概是第一次感觉到影响不多的,也就是男主角死与不死,个人都觉得没有很强烈的感受。
首先,本剧男女主角的感情戏发生很早,快火煮熟,第1集一见钟情,第2集一吻定江山,第3集同游挥出得分球,第5集男主角以为女1已死,往后剧情多数是分开的,本剧的爱情戏变成没有《酝酿开始的气氛》,用简单的提问便可知道一个端倪:男女主角的感情是怎么开始的??答案就是在于”一吻定江山”,这样味道缺少”沾”的气氛,沾染是不露骨的,靠近而不会立刻黏在一起,若没有沾染不停的互动连结,就是爱情戏没有过程,本剧男女主角的爱情是一次黏到底,立刻表现结果而没有过程,变成一种”死黏”,这样的爱情戏是凿空,电影时间少是可以这样拍,连续剧若是这样拍的话,爱情戏的厚度感受上不会强烈,因为戏剧中男女主角的互动过程,可以付出、可以关怀、可以照顾、可以有好感、可以喜欢不吐露、有误解可以冰释…,综合许多相处之道才是爱情戏的过程,若没有开始的过程,就是没有酝酿与营造,醇酒岂能一天就造成?!
一般连续剧的爱情戏是渐进式,几乎不会把爱情该有的结果摆在首两集,因为结局不会是首两集,有时会是”沾”了前面10集剧情,还看不出爱情戏在玩什么把戏,不知道爱情戏方向性为何。
而本剧在爱情戏上并不是失败,基于本剧题材的关系,多数时间表现在其它部份,排挤的结果,因而觉得爱情戏很单薄,结局若为爱情相守与否,就不会是很重要的关键点,说实在的本剧感情戏不吸引人。
另外,连续剧中的主要角色,行为上若有愧于人、有负于人、有害于人、有损于人,有伤害到人却没有”受到制裁”,比较不会给予一个”好下场”。男主角从暗杀尹成哲开始,暗杀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行为,不能因为上司下令而成为借口,何况全剧多有伤害到无辜之人,所以编剧让男主角死去,其实也是对不正行为的纠正,结局男主角必需对”亏欠过的人”付出一个代价。
)

结语与感受
本剧一开始即营造爱情戏,穿插干员的主要场景,一场反恐行动作为注脚,诠释了干员的身份职业,气氛迅速直转急下,暗杀、追捕、爆炸,执行任务却是自我摧毁,阴谋、缠斗、背弃,困惑在一个谜团之中,谜团促使人探知究竟,不明来历的掳人勒索,却披露一切事件的真相,是由一个秘密组织所主导,为破坏南北会谈的进行,恐怖攻击随即登场,反恐与恐怖攻击的对决。
能够把恐怖攻击搬上电视剧,把枪战场面拍到这种地步,其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本剧的枪战是很有水平,表现出激烈枪战的紧张感,枪战致死画面干净俐落,不拖泥带水,彰显攻击行动的杀伐气势,观看时情境是相当写实。
本剧最大缺失是女主角的定位,此角色的戏份只能沾到边,沾到反派与正派的外缘部份,却无法融入任一边的核心位置,如此就无法突显出她的角色,所以戏份上比较独树一格,甚至于多有硬凿出戏份的味道在。白山被捕有提到”禁果”之说,男主角吃了禁果必须受到惩罚??本以为是指男1与女1的交往,男主角因此要受到惩罚,禁果之说似乎暗指女主角身份有个”谜”;白山为何要断然禁止男2喜欢女1,也是在呼应这个谜;当女1被恐怖份子擒住,白山一通电话让恐怖份子放人,女1为何如此备受眷顾??全剧中没有一个点能够解释清楚,这显然是对女主角的身份故弄玄虚,本剧若没有女主角的戏份,感情发生在早先,全剧主要定位在”恐怖攻击”,如果本剧没有感情戏,我认为并不影响多少。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