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风之画师剧情简介16-20集结局
2009/04/09 14:39
浏览28,137
回响9
推荐8
引用1

风之画师剧情简介(风之画员)

风之画师第16集、没有脸的肖像
师徒解袍相取暖,伉俪情深宛若真
润福躲匿在旁,眼见檀园手将不保,情急下现身阻止,把画丢弃于地,弃画保全檀园一只手,润福的现身解救了檀园,但五幅肖像画却为张碧洙所获,老论因为得画甚是自满,却不明画里乾坤,以为有了五幅画便能控制局面,十年前之事将会就此中断,却不知檀园师徒留有描摹备份,肖像画的真本也无关大局。
屋里的肖像画虽遭取走,但描摹本尚在,润福根据描摹本描绘,把肖像画中与本人不同的部位凑齐,临摹眼、耳、口、鼻四处,集合起来便画出一张脸,脸部面貌虽不完整,却是思悼世子的睿真画像。
润福描摹之时,仍著女装,檀园取下衣衫为润福保暖,屋里两人互为照料,师徒之情宛若伉俪情深,俨然是男女之爱,润福坦然相问,若生而为女子,檀园将如何对待??檀园不以言语回覆,却在润福额上亲吻表明,如此的表达让润福激动落泪。

为画掩耳目,相伴吐钟情
润福身为金朝年私画署画工,女装盗画迟晚归来,贞香为润福担忧,为不让人察觉,留润福在房里,当做润福进贞香房后,就不曾离开房门,一整天都守在房间里,专心为贞香作画,以作画来掩人耳目。
润福欲画下初见贞香模样,贞香以为相遇在布坊,对润福却是在桥下远望,当时润福还是生徒,外游写生时,贞香从桥上经过,一个女子徜徉其间,佳人倩影,桥下生徒远望兴叹,贞香听润福一说,方知有此一事,于是依言装扮,进入到润福画里。
润福完画之后,贞香情意绵绵,吐露钟情,愿能相伴画工郎,此情永不渝,润福却有苦衷无法接受,刹时之间难以言明,只与贞香相约,打算明夜表明心迹,倾诉女儿身的苦衷。

无脸肖像藏面容,巧笑倩兮诉红妆
隔日一早,檀园师徒将觐见正祖,禀明寻获睿真画像,润福脸上存有笑容,对檀园表示此事完结,润福有话要表白,檀园却不知为何事。
师徒面见正祖,呈上一半的睿真画,只有眼、鼻、耳、口的肖像画,缺少脸形与完整外观,正祖见了半张画像,大致的容貌,瞬间想起父亲,悲情难以抑止,眼眶泛泪,檀园知晓主上心事,提议”容把”追写,将现有一半的睿真画像,再凭正祖的记忆口述,师徒俩当可尽力描绘,还原当年的睿真画像。
檀园故友徐征遗留一画,该画是一幅没有脸的肖像画,肖像画何以缺少脸部,其中暗藏玄机,只是檀园无法解开谜团。师徒俩于睿真追写完后,檀园禀明徐征遗画一事,推断遗画中的无脸人物,应与当年杀害江守航、徐征有关,檀园为替师友伸冤,盼正祖主持公道,让冤屈得以洗刷,正祖即谕令檀园找出画中人,画中人与杀害大画员有关,更让睿真画像消失沉没,此人也必是正祖之敌人。
当檀园呈上徐征遗画,润福在旁也见到,唤起幼时与父亲的回忆,原本要在此事件结束后,向檀园表明女儿身的念头,最后却梗在心中。
师徒寻访遗画中之人,从肖像画的纸张推敲,此画原本与润福有关,润福随即想起一家造纸厂,檀园从中四处打听,终于寻得一间造纸厂,日月堂曾留下过痕迹。

偕行执手问心房,岂料女身画工郎
润福与贞香的相约,贞香殷切期盼,夜晚贞香依约与会,夜色蒙眬,桥上与共,话题却难以承受,润福将对贞香表白,难以开口的心事,是一个画师的宿命,为了成为画师的不归路,贞香听了不明何指,润福面露眷恋不舍,握起贞香的手,举手依偎在脸颊,将手轻轻跌落,把手按放在胸膛,让贞香触碰己身,润福以此表明心迹,诉说女儿身的实情,贞香领悟后大为震动,宛如晴天霹雳,贞香深受打击,昔日的画工郎竟是女儿身,贞香黯然情伤,却也无以改变结果。
润福求恳贞香原谅,更向贞香表明心境,润福的苦衷,是身为女儿身,却将贞香放在心里;润福的歉意,是让同为女人贞香,也对润福动了心;润福原知不该,却放在心里。是夜润福坦诚心事,长路漫漫,却让贞香凄然无语,一切期待竟成空。

金朝年为拢络户判,事前与润福约定,与赏莲会雷同的场景,却是以润福的画作引金明伦上勾,喜画的金明伦见润福倒水换料,有意拖延,更燃起窥透润福笔锋的心态,慢速作画委实度日如年,金明伦不得已答应条件,接受金朝年的物资交易,金朝年有了结果,润福的笔尖方始加速,润福在这一刻属于金朝年的人,却不知与金朝年有很深的恩怨。
夜晚,檀园领润福来造纸厂,润福看着四周,幼时的记忆越是清晰可见…

风之画师第17集、十年前的女人
画里藏凶徒,恍觉挚友女
檀园师徒走访造纸厂,携画寻访一名老人,欲拆解画中谜团,老人按摸画纸,发觉脸处纸质较厚,据说若再涂上一层纸浆,画纸可再压制成厚纸,老人只当是传言讹语,不信真有其事;润福嗅出墨香有异,画中墨料乃油松墨制成,油墨遇水不致散开,若涂上浆糊与纸浆,或能如老人所说,再制成厚纸夹层,又见一旁有压纸机,润福唤起幼时的回忆,润福忽萌生一股力量,大胆将肖像画浸水,要让夹层纸张分离,老人有润福的点醒,也从旁协助,于是无脸肖像画的脸部纸质褪去,显出脸部面貌,画中人有尖锐的眼神,眉间有疤痕,脸庞布满杀气,此人正是金朝年信任的护卫贞儿,师徒俩却不识此人。
润福见画中人激动昏去,梦里沉重的伤痕苏醒,忆起父母死时惨状,看见杀害父母凶手容貌,凶手正是无脸肖像画中之人,润福醒来匆匆离开,檀园却从大夫有意无意之说,得知润福是女儿身,联想推敲之下,亦知道润福就是徐征之女。
(
寻遥子注:第3集时檀园把润福丢入潭中,随后让大夫来看诊润福,当时会觉得有点不对劲,照理大夫看诊会点破润福性别,难道那大夫是蒙古大夫??原来是是摆在此时掀开,那大夫心态是「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说!!」,但当时润福衣服全湿,就让润福穿著湿衣服给医生看诊,后来还让衣服”自然风干”,还是有点不大对劲。)

十年茕茕不归路,丹青跃跃女儿心
润福奔回故居,唤起记忆,幼时与父母相处的光景,历历在目,十年前的女孩徐润,是父母疼爱的女儿,十年后的画员申润福,束布缠胸抛弃女身,画师宿命的不归路。
檀园寻得日月堂之女,与润福相认,师徒相拥泪流,檀园恨于懵懂不觉,润福的画里显示《女人的心思》,生徒户外写生、秋千端午风情、讽时局酒幕画,在在透露女人细腻的心思。
檀园为润福遭遇发出悲鸣,听了申汉枰收养润福经过,怒斥申汉枰之野心,为光耀画员家风,竟让一个女子束布缠胸,过著不男不女的日子,申汉枰羞惭无言以对。

月下情人,刻骨铭心
贞香知道润福为女儿身,情伤染病,金朝年为得芳心,对贞香百般讨好,相待更显得殷情,贞香却郁郁寡欢,伤痕难以抚平,滴水未沾,孽缘的纠葛,刻骨铭心,始终无法忘怀。
ㄚ鬟对贞香不食不饮,甚是担忧,盼金朝年挽救贞香,乃往相告实情,金朝年方知两人有情缘瓜葛,正值金朝年取得润福画作《月下情人》,画中暗藏隐语,将画对折而立,宛如男女隔墙私会,金朝年一时之间得知两回,更将敌人摆在身旁,震怒不已。

檀园与润福聊及徐征,润福记得父亲提过一幅画,两人重返图画署保管室,取出当时的两幅画作,只知两幅画不该放在保管室,师徒细细推敲,一幅画得知”杀”之语,另一幅画有红日、鹤、松树,象是迎新年图画,师徒不约而同推敲出”朝年”之名,当朝年之名语出,师徒两人惊骇对望…
(
寻遥子注:两幅画就是14集的双画意。)

风之画师第18集、怨仇
师徒从双画意得知”朝年杀”,意指徐征之死是金朝年所为,檀园师徒获知真相,润福以栖身私画署,认贼作父,为杀父仇人作画而不自知,润福无法冷静,便要冲动行事,赖檀园直言劝告,方平息润福的愤恨。
(
寻遥子注:双画就是徐征留给女儿的画作,因为双画意的通关密语只有润福能够知道,只有润福可以找到画作。双画暗藏杀害徐征的真凶,解释上应该为”若徐征被杀,则必为金朝年所为”,人是无法死后作画举证,却可生前探得蛛丝马迹。)

怨仇忍于心,阴谋召天下
润福回到私画署,初逢金朝年护卫,冰冷的眼神,眉间有伤疤,正是无脸肖像画中的凶徒,润福却不立时发作,但将怨仇藏于心中。
檀园已查明杀害画员的凶徒为何人,将肖像画的真面貌呈于正祖前,更禀明双画意暗藏指使的真凶,正祖甚愤欲即刻抓拿金朝年,但当年金朝年指派刺客杀害画员,让思悼睿真就此消失,檀园认为背后尚有主谋者,有朝廷要臣牵涉,担心此举会打草惊蛇,让背后狡滑的敌人有所行动,甚至再度杀人灭口,檀园望查找线索,届时再将全恶行公诸天下。

品画争雄寓意双关,画有三人二女一男
继《月下情人》之画作,润福再奉上另一画《月下密会》,画中一男两女多重隐喻,解释画意各自不同,润福与金朝年隔画交锋,按照润福对画中解意,画里流露贞香可怜处境,亦嘲讽金朝年的男人野心,润福以画讥讽金朝年,也以画提醒贞香。
金朝年以画中人比喻自己的愤怒,润福也以画中人暗喻自己的仇恨,两相对决,润福胜出一筹,金朝年的愤怒,只是基于自身立场,在于润福与贞香的私情,却不知润福有更强烈的怨恨因由。
贞香为《月下密会》来见润福,不知润福作画用意,深恐润福招祸,润福不便明言,只以”有债要偿”答复,其间两人互为关怀,贞香用情不变,欲同润福私逃,润福百感交集,不知该如何回答。
继《月下密会》之后,润福再以《二妇探春》讽刺,画里暗指贞香穿著丧服,贞香露出一抹微笑,暗讽金朝年之死,贞香芳心窃喜,此画更激怒金朝年。

阴持两端,师徒比试
檀园挑衅张碧洙,流露部份讯息,张碧洙惶恐难安,即与金朝年会面,两人的会谈却让檀园听到,方知张碧洙也参于其中,以颜料毒害江守航,所以当年江守航一死,张碧洙无端晋升别提。
张碧洙与金朝年会面,张碧洙透露润福女装盗画,金朝年原是笑而不信,事后细想润福讽画意思,更招来润福相见,几番言语套话,当场验证实情。
金朝年以贞香和润福有私情,挟贞香来胁迫润福;金朝年以润福为女儿身,挟润福来要胁檀园。金朝年更知悉师徒弱点,抛出师徒俩求胜的欲望,若润福获胜可换取贞香的自由,若檀园获胜可换得润福的自由,迫令师徒不得不参与一场画师比赛。
但是,画界中的竞赛,胜出者名利双收,坐享荣华富贵;失败者遭人唾弃,画师之路绝然葬送,胜负原非君子之争。金朝年精于算计,从中思量,不论输赢为何人,胜过徒弟的师父,或胜过师父的徒弟,输者必然是伤害,赢者见输者的伤害也会是另一种伤害,金朝年刻意点燃一场烽火,令师徒自相残害,成就一场不可磨灭的赛事。

大庄家盛情相约,怪老头扭捏投注
檀园与蕙园的比试,师徒之战传遍朝鲜八道,朝野争相投注,甚至有以家当赌檀园胜出,画界人士亦不免俗参赌,惟独金明伦并未参加,金朝年原要壮大赛事,好藉机从中取利,不得不往访邀请,金明伦不赌檀园胜出,也不赌蕙园胜出,却作了一个古怪选择,选了一个不凡的胜负之赛。(
伏笔)

比试前夕师徒会面,各以为对方先首肯,自己才会同意赛事,未料是金朝年的摆弄,让两人卷入其中。檀园要润福全力而为,务必在比试中胜过自己,否则不再视润福为弟子,一个优秀弟子能理解老师,更优秀的弟子能够超越老师,檀园以此叮嘱润福,润福应许会画出最好的画作,师徒之争是尽全力的画师比试…
(
寻遥子注:比赛尽全力是有意义的,如果没有这场桥段会面,观众会存有打假球的猜疑,因为檀园是为润福比赛,而润福是为贞香比赛,这场师徒比赛不是为名也不是为利,是一场受制于人的竞赛,若为摆脱受制于人,师徒可以坐下来商谈对策,不需要尽全力,只要师徒合力演出一场好戏便可,但是透过这场师徒会面,就是尽力施为的比赛,破除赛前两人合谋的可能。
此桥段对观众彰显一件事,此画师比赛是玩真的,并无事前套招之意思,比赛就要玩真的,如果戏剧上玩假的比赛,最后再告诉你是套招,感受上是在耍弄观众,引导观众进入胜负的情境,最后在告诉你A是故意输给B,这有欺骗观众感情之嫌,有种为了收视率无端去制造竞赛,但本剧师徒竞赛却没有这样的作做。
)

风之画师第19集、争斗
檀园要润福放手作画,务必求胜,檀园也将全力以赴,赢过润福。檀园交代润福,惟有赢过对方才有活路,润福不明此话,仍遵从檀园的叮咛之语。

画师比试,美其名以文雅争斗,以画笔来决胜负,外表无刀光剑影,败方却遭世人遗弃,等同丧失画师之手,无法再提笔作画。画师竞赛等于赌局,朝野踊跃投注,成为盛大的赌局,王大妃与老论皆赌蕙园胜出,半数因为金朝年,也盼檀园失势,能让十年前的往事就此沉积。

摔角图战双剑对舞,精妙处通层出不穷
朝鲜最高画师比试之日,万众瞩目,参审之人皆为画界元老,公平性无庸置疑,就算金朝年也无法插手干预。比试画题为《争鬪》,檀园师徒得知画题,随即离开会场,各自寻找作画题材,于约定时间之内,携画作返回,比试就此揭开序慕,时间至明日正午,品评从申时至日落前宣布结果。
师徒于约定时间前后归返,进入画评阶段,檀园之画为《摔角图》,润福之画为《双剑对舞》,师徒两画较劲,评画过程只要画中有精妙处,由任一参审元老提出,众人未有异议则给一”通”,通数较多则为胜出画作。
师徒俩画作之评品,评委实分为两派,一派拥蕙园之画,一派拥檀园之画,评委交相提出所拥画作之精妙处,故通数互有增加,颇有拉锯的烟硝味,战至七通对上七通,平分秋色,却让金朝年甚为紧张,甚盼决出胜负。

师徒难分轩轾,双手致命缺失
檀园画中”胜负结果”藏有机关,遂多得一通,润福也在画中”胜负结果”具有玄机,也多得一通,师徒战至八通对上八通,依旧难分高下,随著时间的推移,渐至日落时分,评画即将结束,众人投掷千金的赌局,若无法分出胜负,实在难以交代。
向来赛事未有不分胜负,因赛事攸关赌局,投注若分不出输赢,赌局的大庄家最为烦恼,于是金朝年思出一计,由画师互评对方画作,檀园评论润福之作《双剑对舞》,乃朝鲜最高画作,画中并无任何瑕疵;润福评论檀园之画,正要评以最高画作之时,却瞧见一败笔处,想起檀园叮咛的话《惟有赢过对方才有活路》,润福迟疑甚久,最后未遵照檀园叮瞩,仍评该画为完美画作,金朝年却从润福目光停留处,窥得画中瑕疵,指正檀园画中致命缺失,原来檀园画中一处左右手相反,姆指的位置有误,檀园遂减少一通,润福八通胜过檀园七通,高下立判,金朝年甚为得意。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檀园画中藏有伏笔,柳暗花明的惊奇点,檀园便将门打开,时值日落时刻,夕阳斜射进来,照射在《摔角图》上,朱黄的画面吸收晚霞之光,使画呈现出强烈的争斗气势,应用光感使画呈现意境,参审评委无不敬服,拥蕙园一派亦心服口服,檀园因瑕疵减少一通,因善用光感又补上一通,师徒再度八通对上八通,时值太阳西落,参审阶段告终,檀园师徒画事之争,竟然分不出高下,这对场外投注的赌客是难以交代的…

风之画师第20集、美人图
投赌无胜负,惨赔大庄家
众所瞩目的赛事,落得不分胜负,胜负攸关赌局输赢,千金投注的赌局,若无结果是无法平息众人怒气。金朝年之恶在于商人不守份际,以钱使力,檀园要铲除商人恶爪,务令金朝年赔尽家财,于是比试前求访金明伦,恳请金明伦参与赛事,并作出”无胜负”的投赌,故当金朝年找上金明伦时,金明伦押在万中无一的投注结果,投赌画师比试是”无胜负”,自信满满的金朝年不疑有他,更给予对方保证书,允诺负责赛事一切后果,岂料师徒之争无胜负,金朝年面对群起的暴动,只得赔给全数押注之人。
(
寻遥子注:檀园求恳金明伦在赌局中选”无胜负”,只是要多一个料想不到的选择,让”无胜负”成为一个可接受的结果,若金明伦不做出这个投赌,必然还要比到有胜负为止。
比如一粒骰子的赌局,出现4、5、6为大,出现1、2、3为小,赌桌只有大小两个选择,投赌不是选大就是选小,庄家对某怪客给予通容,让他可选”不大不小”,于是”不大不小”也是一个选项,只是众人不知道,当骰子遭雷击中竟开出”不大不小”时,照道理庄家只赔给怪客一人,但赌桌上没有”不大不小”的选项,于是要赔给全部的人。
)

偿宿愿复仇心,朝夕遗丧双至爱
贞香听从润福之劝,离开金朝年,金朝年赔尽家财,自许手中握有王牌,仍可东山在起,一有赵英丞的书信,二是有蕙园的秘密。
金朝年趁夜逃离,要带走心爱的女人贞香,却寻不著贞香下落,润福于途中出现拦阻,更表明真实身份,是徐征之女徐润,为报父仇而来,使得金朝年一夜之间失去两样至爱,润福一偿复仇痛快,金朝年恍然大悟,甚怒下掐住润福,檀园领著捕快阻止,捕快逮住金朝年,但护卫武士现身解围,救走了金朝年。

十年前的秘密重见天日,檀园师徒获有功劳,润福免罪重回图画署,而为恶之人张碧洙逮捕下狱。在逃的金朝年找上赵英丞,寻求右相协助,当年赵英丞下达杀害两画员的书信,金朝年至今依然保留,于是金朝年以书信要胁脱罪,右相以王大妃为追尊一事,无暇顾及,金朝年即抛出蕙园的秘密,自信可替王大妃解忧。
(
寻遥子注:追尊指尚未登基就驾薨的王储,给予追封为王的尊号。追尊一事是正祖要为父亲思悼世子追赠封号。)

谣言讹语以真乱假,兔死狗烹临死报复
正祖有睿真画像,等同先王的遗旨,要为思悼世子追尊封号,贞纯握有蕙园是女儿身的秘密,以此来阻挠追尊一事,以蕙园为女人诘责正祖的追尊,任凭一个ㄚ头绘出的睿真画像,不但无法树立王室正统性,反而是王室一大丑闻,正祖却不晓得此事,乍闻下若受撞击,一时无法回应王大妃。
因此,师徒平静的生活,再度引来风波,正祖即召见檀园师徒,求证于润福,方知润福为女身的实情,正祖既愤且怒,追尊一事受挫在润福身上,一切化为乌有,润福自知欺瞒君上,愿以死抵罪,檀园代为恳求,恳请主上理解润福,身为女子而不能为女子的苦衷。
正当贞纯幸灾乐祸之时,正祖对应之计是”造谣”,把蕙园是女儿身当成谣言看待,以此搪塞贞纯在追尊上的攻击,即认定润福仍是男儿身。王大妃原先胸中笃定,随后不禁怀疑,因此秘密来自金朝年,又见正祖态度从容,更断言蕙园是男儿身,贞纯笑脸顿时变僵,遂摸不透真假,有遭金朝年欺骗之嫌,贞纯事后大为愤怒,决定要销毁一切痕迹,要验清润福性别,也要檀园的性命。
金朝年正等待贞纯答复,不知贞纯已下达灭密码,夜行途中刺客来袭,金朝年不禁醒悟,此乃赵英丞过桥抽板,杀人灭口,金朝年临死前将书信交给护卫,交代数言即死去。
(
寻遥子注:金朝年的护卫即动手杀害江守航与徐征之人,也是无脸肖像画中的真人。两画员之死的全过程是贞纯下令,要舅舅赵英丞去寻凶灭口,赵英丞才指使金朝年,金朝年再派护卫贞儿杀害两画员,实际动手是护卫贞儿,但最凶狠之人是王大妃贞纯与老论等人。
金朝年之死是死于活该”玩很大”,金朝年只是鹰犬走狗,背后的主子是贞纯与老论,金朝年忘了身份,当起有生杀大权的主子,把一切事情揽在身上,搞出一场盛大的画师比赛,若金朝年乖乖地当走狗,必然是一刀一个,两刀两个,断然处理必无祸患,檀园师徒无法以笔锋挡刀锋;若不搞出画师比试,也就不会发生奶奶翻脸,舅舅不爱的下场。
)

愿与相随终至老,福缘与共永不分
润福犯欺君之罪,正祖开恩饶恕,替润福寻获一线生机,即终生不可公开女人身份,并要即刻离开京城,过著隐居的日子,以避开世人目光,檀园愿与润福相随而去,抛弃大画员拥有的一切,与润福”福园与共”,却未知晓贞纯下达灭密码。
师徒离开京城,不久刺客追来,慌忙逃命又碰上护卫贞儿,以为前后夹攻,未料护卫递上书信一封,让师徒离开,护卫遵行金朝年遗言,更上前拖延刺客,檀园师徒遂能逃过一劫。
师徒俩遭人追杀,暂避小屋之中,润福以为拖累檀园,只要相随在侧,檀园便有性命之忧,遂要独自离开,檀园却不愿与她分离,愿相伴同行至世界尽头,润福闻之感泣,便问在檀园心中,自己究竟何属??檀园真话回答,待润福为弟子、待润福为朋友、待润福为挚友之女、视润福为我的女人,润福听了这样答复心中稍安,泪眼含笑。
该夜润福倚靠檀园而眠,檀园守夜,无意中看了护卫的书信,以为得救,唤醒润福嘱咐会倏去倏返,天一亮要润福返回故居等候,润福却不知何事,牵著檀园之手颇有不舍,将手轻靠脸颊,刹时间泪水滑落,檀园只是叮嘱两人间的约定,却不晓得润福的决定。

檀园返回王宫面见主上,告知师徒遭遇,正祖听闻师徒遭到追杀,甚为震怒,下令务必保护师徒安全。檀园并呈上护卫书信,此信是迫害思悼的证据,十年前赵英丞写给金朝年,曾下令金朝年杀害两画师的铁证,金朝年临死前交由护卫,并交代数言,护卫听令再递交给檀园。
正祖有此证据在手,大为振奋,为思悼世子行追尊一事,贞纯知大势已去,再也不敢絮叼,右相赵英丞、汉城府判伊金贵洙为保性命,只得丢官离开都城。

相会不觉泪潸潸,玉人袅袅相思画
檀园依约返回润福故居,要与润福会合,却不见润福身影,屋里留有一幅画作,思念之画作,檀园见画中美人,不禁痛哭流泪,润福远走他乡,孤帆远影独行,哀愁的面容,挂著两行泪痕。(完)
(
寻遥子注:最后结局的手法,应用上不理自明,为了营造分离惆怅之味道,编剧想玩出一套凄美的味道,但可以美中带愁,或可以遗憾扼腕,或可怅然存有希望,最后呈现出这样的结局,却有过于油味之嫌,”存在不代表什么,失去才会珍惜”,对应于润福与贞香,对应于润福与檀园,通通都没有才表示公平,自然要表演出一场凄美的出走,才不致流于庸俗之作,所以才制造出「我若在,你会死,让我走吧」,这样的情节像在看古早的连续剧情节,只是画面营造上相对比较美。
个人所以会有这种感受,是因为大结局把问题化解了,金朝年的一封信解决所有问题,可是又为何出现「我若在,你会死,让我走吧」的情节呢??这一切导向就是为了走在编剧想要的结果。
一、润福何以认为刺客是专门来杀她的??
反派最想杀的人是檀园,可是润福竟然会认为,自己留在檀园身旁,檀园会有危险,但我们所看的故事决非这样理解的,正解应该是润福守在檀园身边,润福反而是受连累的,因为檀园才是人所要杀的第一对象,会想杀润福的人大概只有正祖,正祖却饶了润福两次,所以编剧要创造出走分离的条件,就要昧于剧情,让润福有奇怪的念头,而这个念头也是润福离开的主因。
二、何以檀园不带润福一起回王宫??
檀园有了救命信,返回王宫见正祖,为何要留下润福在小屋,留下润福一人,这样会有比较安全吗??让女子独自留在小屋??让润福独自回到故居??自然是为离开的桥段而铺陈,向来师徒是一同面见正祖,结局何以要檀园独自见面,而且在小屋时檀园也不解释信中内容,只是要让润福等他回来,戏剧中叮嘱等候就是”叫你快走吧”,手法上不够自然。
有两个难以自圆其说的怪异点,再对应全数的困境已然化解,最后却走在这样的结果,就象是阳光普照之下,人在户外感受到有水滴落,是想到下雨呢??还是想到有人在阳台泼水呢??这样的结局其实是一个很突兀的结局。)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回响(9) :
9楼. fiona
2011/08/02 14:54
结局为什么不带润福回去面上?
那是因为好不容易正祖饶润福不死,希望她消失,不然被一个不小心王后或大臣们发现她是女儿身不就糟了,所以檀园才会自己面上,不让润福再陷入险境啊~~
8楼.
2011/06/01 14:50
是指手中把玩的两核桃吗??
从前的人很喜欢在掌中转动两个小球体, 作为练习手灵活的玩意.
材料有很多种, 有玉石, 有木制, 最简单是用核桃.
我想其中有"权力"(拳力)及"智珠在握"的含意.

7楼. jj
2009/04/24 05:07
疑问

张璧修最后从手中遗落下的两球又代表什么?

张壁修=张碧珠
是指手中把玩的两核桃吗??
当时是他为恶被逮了,悔不当初的意思吧

寻遥子2009/04/24 07:42回覆
6楼. 草鱼
2009/04/12 16:46
感想
       看完整个剧情简介,虽然风之画师的结局或内容稍有不完美之处,但对我来说真的昰一部値得一看再看的戏剧,主角申润福的精采诠释,以及若有似无、令人感动落泪的惆怅之感,牺牲、奉献、努力的想得到爱,彷佛爲这部戏更添上了一股离别不舍的悲伤。最后,真的很谢谢寻遥子的介绍,让我先了解这部戏的经过,还有你对于这部戏的感想,让我看到了精湛杰出的文笔,也让我有了抒发自己感受的一个管道。

的确,文根英演出没话说,情感是多样貌的,挣扎与解脱刻划很动容;流现的内心冲击有撕裂感,不舍之情又那么隐约不露骨,这些很吸引人,我描写却少,故看原剧才可以体会深刻,这是我所不足的,小小简介说明,若能对人有些许助益,我当然是很高兴的...

寻遥子2009/04/24 08:06回覆
5楼. 羊羊
2009/04/11 23:02
感谢你的提供!

我觉得你写的好像小说似的,我看了又看!

另外,感谢你的帮助,得以赶快知道结局!我也是觉得结局有点令人遗憾是美中不足的地方!但是,我还是觉得好好看喔!

4楼. 布丁= )
2009/04/10 20:18
你好,你的文笔好棒唷= )

你好,你的文笔好棒唷= )

我风之画师看完了,这故事第3集哥哥保护润福那幕,我哭的唏哩哗啦XD,最后润福也不知道哥哥是喜欢她的.                                                                       

不知道风之画师有没有出书,让书比演的更详细,看那么多,结果结局是不完美的,如果结局是坛园终于找到润福那幕,这也会让我有点感到安慰,他们走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终于可以相聚在一起.

听说原著小说,倾向于丁香与润福的恋情,好像也没有结果,所以若真的出书,恐怕会更失望的,韩剧是根据小说改编,走在多数人的”性取向”的路线,多了许多檀园与蕙园的情感描写,檀园应该是单恋,应是不太一样的故事…
不是要泼冷水,是韩剧故事已很优了,投入韩剧剧情较好,虽然结尾不够美好..

寻遥子2009/04/10 21:48回覆
3楼. 中毒中
2009/04/10 15:57
感谢您的大纲

觉得您每一集都写得很用心^^

虽然觉得最后正如版主所说  檀园不带著润福回宫以及不多加解释这点很诡异

然而小说中会有这样的结局  在想是不是要呼应正史里面

檀园的记载很多  然而目前几乎没有蕙园生平的相关记载??

单纯从戏剧手法而言,第1集头与结局末是一样场景,也就是看第一集时,就告诉你要这样的结局,套用OnAir教我们的知识,与韩剧拍摄的过程,这样的大结局是第一集就想出来的(无结局),可是韩剧的操作手法,拍摄中一边摸索,播放中仍在赶拍戏,如果结局已经定调,中间这么广的细腻情节未知,韩剧还会依收视反应调整剧情,中间桥段有那么多,全部都要导向到那个已定义的结局,常常会发生”走经”,就像心脏瓣膜脱垂,或说脚踏车”络链”的情况,再用一种形容法解释,比如先定义了一个点,却要在十万八千公里外处,画一直线穿过这个点,如果直线没画好,事先发觉,差一些当曲线勉强穿过点,差太多就会看起来怪,直线会变成曲线,甚至变成两条直线,这样自然就会有突兀感。

若说以历史而论,蕙园是一个真的存在的人物,史料记载少电视剧好发挥,而且戏剧是自成一格,从不会照真的历史走,都会”改很大”,改编程度常会令人难以想象,我并不知道在韩国的认定如何,蕙园是男是女,也许是后人因为他的画作中,线条非常细致,且用色鲜艳,从画中流露出的味道来判定,以画来推定蕙园应该是女性,也许他本来就是男的,只是因为史料太少之故,后人加以润饰,也会穿凿附会,觉得蕙园应该是女性,因为我不晓在韩国的历史如何定位蕙园,只是从韩剧来理解,因为韩剧中正祖后来说的”蕙园不可对外公开女性的身份”,若照这句话来解释,我们怎么知道蕙园是女的呢??
因此,结局是可以不远走他乡的,也能够不违反史料的微记载,若做个小改变,也符合正祖的这句话”蕙园不可对外公开女性的身份”,蕙园并不是选择远走,而是封笔退出画坛,不再成为人所注视的焦点,蕙园就算是穿著女装走在大街上,有人会认出来吗??当今主上都断言”蕙园”是男的,女装”徐润”都说自己是女的,路人甲还会怀疑什么吗,就会怀疑也只当蕙园与徐润”长得真像”,其实蕙园真正的下落,是窝身在檀园家中当小厮,只是因为历史没记载,还经常当檀园的枪手,檀园的某些画是蕙园画的,这样结局其实也很有趣,也与历史不违背。据说尼布楚条约是韦小宝签的,也不违背历史的主线啊??(若现存金弘道的画作,有画风差异很大,就可假借枪手的说法,反正历史没记载XD)
所以不关乎违背或不违背历史,我认为本戏在结局手法不够完善,是先画点再穿线,对润福离开的解释不够切合剧情,所以最后只能采用自圆其说,感到很不对劲,有走经的味道在。
寻遥子2009/04/10 18:49回覆
2楼. 水蜻蜓
2009/04/10 12:21
谢谢你的用心

笔述的很棒

让我读了又读呢

谢谢你的用心

^_^

敬请笑纳..XD

寻遥子2009/04/10 21:51回覆
1楼. 重了风毒
2009/04/09 22:35
好赞

文笔真好

好想继续看下去喔

什么时候会有20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