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风之画师剧情简介11-15集
2009/04/02 13:50
浏览33,446
回响5
推荐8
引用0

风之画师剧情简介(风之画员)

风之画师第11集、御真画师(四)
朱砂掺银粉,蛾眉显真身
檀园师徒完成草稿,便着手于描摹,当描摹完毕,润福双手扶起画架,中间隔著御真面对檀园,光线投射润福身上,影子遂映在画里,檀园在画的另一端,不见真身只见润福影子,柔和的侧影愈发觉得迷惑,单纯从影子端详润福,润福的线形宛若女子一般,檀园惊讶询问,润福支吾否认。
御真草稿已描绘完毕,随即进入着色阶段,却发现红色颜料《朱砂》变质,朱砂遭人掺了银粉,御真画师无法继续进行,润福慌乱之中,想起英福制作的色料可用,便向檀园提议,师徒遂大胆使用英福的颜料,替代朱砂红色。

英福为备妥足够的颜料,不惜染毒调制,润福却不知内情,只当是危难之际的求助。润福拿到颜料的一刻,心喜不已与英福相拥,兄弟拥抱的一幕却为檀园所见,檀园只是淡然离开,对润福兄弟的昆仲感情,觉得不甚寻常。

哥为红颜染情毒,梦里呐喊唤不返
英福为制作色料,中毒过深产生幻觉,眼中所见是润福身影,为帮助润福配制颜料,替御真的”龙袍上色”,不惜再调配红色颜料,使中毒情况加剧,幻觉更甚,因心中所念是润福,幻觉所见是润福倩影,不料工作时失足,竟从高处跌死。
时值檀园师徒完成御真,润福疲劳过度昏厥,梦中见到英福渐渐远离,叫唤却不回头,当此之时,润福却不知哥哥已与他永别…

风之画师第12集、奉审
润福对梦中情景感到不祥,原想回家见英福一面,申汉枰派人捎信给檀园,信中告知英福的死讯,并恐润福会坏事,要求不得令润福知道此事,以免阻碍害御真画师圆满的进行。
檀园便以奉审为由拦住润福,因御真中有多样违反常规,正祖所以明知有违背祖训,仍坚持照行无误,此乃主上殿下之战,师徒俩人只是将代殿下迎战众臣,诘问之间必要能对答如流,稍有不能回答,师徒性命不保,也毁了正祖在御真画师中的用心,这一番话阻止润福回家见英福,润福不疑有他乃留下准备。
(
寻遥子注:奉审即品评御真并做出最终判断。御真虽然完成,仍需经过大臣们的评画,御真画师才算圆满结束。)

檀园舌战诸大臣,兄长已亡方寸乱
正祖在御真中展现双手、露出皓齿、侧转面容、浅露笑颜,违反历代御真常规,檀园师徒更冒大不韪,未依规定采用朱砂,擅自换料,皆冲破御真画师不应有的行径,师徒俩完成御真随即转换成正祖分身,与老论僻派进行角力之战,功防的战场在御真,老论僻派已预谋密会,要在奉审时阻挡御真过关。
润福参与御真画师,原是为了解救英福,却无意中得知英福已死,心中大恸,隔日奉审之时,润福方寸已乱,众大臣评画口径一致,挑剔御真未依惯例,檀园尚可顺利反击,然御真未依规定使用朱砂颜料,众大臣藉机穷攻猛打,润福闻之更是难忍悲痛,犹如以英福之血染红的御真画,成为众臣所践踏之对象,润福忍无可忍,竟当正祖与众臣面前撕毁御真,此大逆之罪触犯天威,正祖勃然大怒,檀园师徒当场押为罪犯。

为救徒心若坚石,只画手勇闯炭火
润福突然的撕掉御真,令老论拊手称快,毁了申汉枰多年心血,润福自身也命在旦夕,众大臣奏请处以极刑,洪国荣以撕毁御真乃申润福一人,为檀园缓颊求情,义禁府最后宣判,檀园剥夺画员资格,赶出图画署,申润福处以斩首刑,三日后行刑,润福闻之委实不愿就死,含泪盼望师父檀园解救,狱中檀园鼓励润福要存有希望,绝不可轻易放弃。
檀园脱离牢狱即营救润福,乃向正祖恳求开恩,但正祖本欲以御真画师,来彰显王权的正统性,却遭润福毁画,一番苦心化为流水,故坚不肯饶恕。
贞香听闻润福遭斩首刑,心急如焚,贿赂狱卒来探视润福,愿为润福付出一切;檀园为解救润福,王宫门前跪求请命,夜晚时分大臣经过檀园,皆相奚落嘲笑,檀园心若坚石不为所惑,为表真心,以重于性命的画师之手请命,檀园将手伸入炭火之中,但见火舌环绕檀园的一只手,众臣无不惊骇失色…

风之画师第13集、生与死
檀园身为画师,以重于性命的画手,伸入熊熊烈火之中,为救润福表现请命真心,正祖感悟遂召见檀园,檀园遂将颜料遭受破坏,师徒不得已使用英福的颜料,致使英福中毒惨死,其间有人阻碍御真完成,檀园将之详实禀告给正祖知晓,也因润福兄长是为御真而死,奉审时众臣辱及兄长颜料,润福感到亡兄受辱,无法克制内心愤怒,才会撕毁御真。

相拥情难舍,叹惜画中才
檀园前往狱牢探望润福,师徒相见不甚欷歔,檀园自责未能守护润福,使润福遭到此劫,润福闻师父关爱之情,涕泣泪流,师徒俩隔著牢门相拥慰藉,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贞香为救润福,放飞了笼中鸟,意谓接纳了金朝年,盼以大商人的力量救出润福,但以金朝年之力,却无法救出申润福,却因贞香的提及,金朝年方注视到申润福,观赏润福为生徒的画作”秋千画”,领悟申润福就是日月山人,金朝年虽认许润福之才,只能感到惋惜。
(
寻遥子注:秋千画就是第5集的画《争高不觉裙中绽,并出鞋头绣眼红》;日月山人是第2集申润福卖春宫画时落款之名。)

真真假假对决,虚虚实实脱罪
众大臣前往侍讲场的途中,撕毁的御真画却出现在道上,众臣知主上殿下在测探自己,大臣们见了狐疑不决,右相赵英丞思考许久,决定领大臣们踩踏而过,延续奉审时不认同此御真的正统性作法,却不知中了正祖之谋,正祖是以撕毁的御真来挤对老论大臣,大臣们踩过御真的选择,却让润福有了脱罪机会,大臣既然不认同该画是御真,润福撕毁的只不过是一般画作,非撕毁象征王权法统的御真,润福自然无大逆之罪,润福在正祖的巧计下,法场中刀口逃生。
润福逃过一劫,却逐出图画署,丧失图画署画员资格,檀园却恢复图画署画员资格,润福离开图画署时,师徒俩人不舍,檀园相赠落款的印章,帮润福取号为蕙园,润福的蕙园开始,只是师徒短暂的分别,却不是结束。
申汉枰本望润福光耀画门世家,如今丧失图画署画员资格,更因亲生爱子英福之丧,申汉枰与润福的父子关系绝裂,申汉枰收受金朝年的钱财,润福无家可归,只能听命父亲,寄身在金朝年的私画署中。
金朝年拥有琴伎贞香,拥有天才画师申润福,但贞香意中之人乃润福,金朝年却不知两人的关系,贞香只是谨慎应对,不敢在金朝年面前稍露出口风,以免两人招祸。
(
寻遥子注:第8集时师徒溪边窥看妇女洗衣,之后两人较劲的画作,当时润福完画无章无号,便要檀园帮他想一个落款的名字。
李氏朝鲜只称王,从来没有自称过皇帝,王的自称是”寡人”,朕是皇帝的自称,皇帝之下可以有数百个王,不是人人可自称为”朕”,如果正祖李祘自称为”朕”,在这样的时代背景,朝鲜的旁边就是大清帝国,出现两朕肯定开战,台湾在翻译上很奇怪,韩剧有的没有这种意思,但都会主动抬高一阶,王都会自动变成皇帝,不懂什么叫”名不正则言不顺”,这是奇观。”主上殿下”或”殿下”是下对上,对王的称呼。
)

先王英祖曾留下思悼世子的睿真画,却不知该画的下落,正祖欲洗刷思悼世子罪人的冤屈,则必需找到该睿真画;檀园的故友徐征留下一幅画,檀园却不知道该画的意义。
师徒分别之后,某日润福市集闲逛,以为见到檀园,近身一看方知认错人,怅然若失。
不久,正祖召见檀园、蕙园两人,王宫中师徒俩相逢,正祖有事托付两人,找出丙辰年消失的御真画…
(
寻遥子注:英祖、思悼、正祖是祖父孙三代,照理英祖传下王位应该是思悼世子,但思悼遭陷害为谋逆罪,故祖父孙三代中间空了一个;睿真画像是王储的肖像画,即找到先王英祖认可的睿真,就可以告诉世人思悼非罪人之意,因为是先王认可的王储。)

风之画师第14集、丢失的睿真
十年前,英祖对思悼之死追悔莫及,为令思悼世子重生,乃寻图画署最高画员追写思悼的睿真,但睿真画却未交到英祖手中,画员就已惨遭杀害。正祖召见檀园师徒,正是要寻找那幅睿真画来,让思悼世子重见天日。
(
寻遥子注:追写,指在君王驾崩后绘制出的肖像画。)

未知双画意,难解画五竹
十年前画下思悼睿真的大画员正是檀园的师父,檀园在调查师父江守航与故友徐征的死因时,与蕙园在图画署保管室察考史料,润福耳中不自觉响起声音,根据声音的内容从保管室找到两幅画轴,师徒俩将画摊开一看,只知画不应该存放在保管室,却不知这两幅画藏有密语。
檀园调查睿真画像的下落,从江守航家人着手访查,却与江家儿子发生口角,原本一无所获,江家老仆追来奉上江守航遗下的一幅简画,画中是竹子却不知何解,画中有五枝竹子,何以会是五竹,润福更感到疑惑难解。

琴音笔锋赏莲会,判书肖像藏玄机
夜晚莲池畔,金朝年招待户判金明伦,蕙园在旁作画,贞香为宾客抚琴,两人再度相逢,琴音袅袅,述说离情,视线相对,以画作答,画工与艺伎虽非主客,却是宴会中的主角。
其间一酒徒饮醉闹事,夺走润福手里的画,檀园忽然现身赏莲会解围,场面为之混乱尴尬,檀园这时才知道润福沦为私画署画工,檀园虽疼惜润福处境,担心之余却也无能为。
赏莲会期间,金明伦见檀园跑来闹场,心有不满,责难檀园行径不堪,无意中流露出十年前江守航也替金明伦画过肖像画,檀园师徒事后联想此句话,十年前江守航在画睿真画时,同时段竟也替金明伦画下肖像画,时间上隐有怪异之处,于是檀园师徒拜访金明伦,金明伦提及当时那幅肖像画藏有玄机,檀园听了便要一观,金名伦依照画界惯例,便要檀园给予对应之画作,檀园手伤勉强可作画,困扰的是性情怪异的老头不知会出什么画题。
(
寻遥子注:户判即为户曹判书,六曹之一的首长。六曹即为吏、户、礼、兵、刑、工,各曹首长称为判书,户判类似今日的财政部长之职。)

隔日,檀园师徒再度拜访金明伦,金明伦领一孩童相见,出的画题是画一幅让孩童一笑的画,但见孩童面无表情,木讷也不答话,实苦了檀园师徒俩,润福离开趁机打探军情,回来拊耳相告,于是檀园心中有数便要作画…

风之画师第15集、五幅肖像画
五竹肖像六面容,画零为整显真人
檀园手伤无法握笔,润福取来绳索把笔绑在檀园手上;檀园一手不便戴上爱逮,润福在旁协助戴上爱逮,师徒之情流露在举手投足间。
不久,檀园完成画作,孩童见画大笑出声,金明伦感动万分,果践诺言,取来肖像画相赠。(
寻遥子注:小段故事略过。)
金明伦的肖像画确有不寻常,当年江守航是画人物画的大画员,但肖像画中的眼睛却非当事人,以擅长画人物画的大画员而言,理当不应犯此错误,金明伦更进一步告诉檀园师徒,江守航曾替五竹会成员各画一幅肖像画,传言中都有类似的错误,五竹会之说让师徒俩心头一震,想到江守航遗留的下五竹简画。
有了五竹会的线索,师徒俩从中访查,以画易画,逐一换得五竹会成员的肖像画,并临摹肖像画与当事人不同之处,共得眼、鼻、嘴、耳四个部位,欠缺一个下巴部位就可拼成一张脸,然而第五位成员的肖像画却无法换得,因为第五位成员竟然是图画署别提张碧洙。

檀园窃画变装蒙混,雪儿毡帽半遮半掩
老论派人跟踪檀园师徒,亦知道师徒俩的作为,欠缺五竹会的第五幅画,张碧洙知道檀园的图谋,派家丁严加防范保管室,以免肖像画被窃。
檀园怕润福犯险,便要独自盗画,于是利用张碧洙的寿宴,装扮成男寺党,以戏班子混入其中,因戴面具故可蒙混进入。
润福不听檀园之劝,迳向贞香求援,扮成桂月坊的妓女参与寿宴,师徒俩各自进行,就是为了盗走第五幅肖像画。
润福的女装扮相,楚楚可人,头戴毡帽瞒过众人,化名”雪儿”也顺利进入宴会,其间趁著尿遁离开宴席,不料张孝元尾随而至,润福半遮半掩,几番温言软语,施展风情,随即迷倒张孝元,张孝元以别提公子的名义,便带领润福进入保管室,三言两语的套话,又让张孝元奉上肖像画。
这时檀园找来躲于一旁,趁张孝元取画之际,师徒俩合力调包盗画,润福将真的画卷放于裙内,张孝元转身瞧见裙摆,勾动春心,不肯就此放过润福,润福正感为难,檀园现身解围,师徒俩蒙混逃出保管室。

润福顺利离开别提家宅,檀园的变装却为人拆穿,大批家丁追捕檀园,檀园逃往约定的屋里,忙将五幅肖像画交给润福,让润福躲藏起来,润福不愿独生,坚要与檀园同生共死,但外头追兵转眼就到,檀园不待润福罗嗦,便帮润福遮掩躲藏妥当,独自面对追来的敌人,张碧洙带来许多家丁找到檀园,威逼檀园交出肖像画,檀园不肯就范,眼见檀园一手将要废去,润福大急,抱著画卷出来阻止…
(
寻遥子注:所谓的怀璧其罪,画既然被润福顺利带走,檀园身上找不肖像画,自然无窃画之罪,如果家丁追捕檀园,只要檀园不逃到约定的屋子,就无法证明檀园有偷画。
照理来说,家丁在追捕檀园时,檀园逃往何处皆可,却不会逃向那个屋子,因为那屋子里还放了其它四幅肖像画,檀园为了画也为了润福,应该是避开那间屋子才对,如果檀园不逃到那间屋子,没有人会找到那间屋子,但剧情竟然是让檀园跑往屋子与润福相会,就好像檀园疯了一样,带一票敌人来那间房子挖宝,这样的结果是师徒只偷了一幅画,反而倒贴了四幅画给敌人,还真是奇怪的逃命法。
小偷被警察追,会有小偷会逃到自己的赃物宝地吗??
此段逃命剧情所以这么怪异,就是为了营造下段的故事,只是手法太低级了点,异于人之常情。
)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回响(5) :
5楼. 思娃儿
2009/11/08 04:57
是蕙园..暗恋檀园~
我觉得根本就是惠园暗恋老师,清清楚楚明明嘛,各位看官仔细看看,追查史实,惠园笔檀园差14岁,而史笈记载檀园可是风流倜傥美男子,成名又早。而且可是明正言顺宠臣,在韩国历史上有不可抹灭的地位,可想而知,惠园必是自小仰慕,甚至不惜重金购得画作,临摹,所以诸位可见到,潭园绘画题材,跃然于蕙园之画作,也就是说金弘道还真是蕙园的师傅呢..而仰慕之深,神往之深..檀园对她亦师亦友..丁香则是开启蕙园生命的窗口..成其画,入其画..让蕙园意识到主体的识觉..
至于..双园恋,或是惠园是男是女..从那么细腻对女人的描绘~感同身受而入画~确实不为过....我也更愿意相信她女性的身分..毕竟在那样的年代.大家看剧情点出了蕙园以女儿身画御真引起或暗藏的风波之大..自然无法出柜..而我推测..蕙园最后情归檀园..因除了美人图外..蕙园还有一幅..背著娃娃的女人画像..充满的新嫁娘与初为人母的满足...诸位想..唯有真正成为女人..隐身至外于功名利禄..才可避开无穷无尽的纷争..所以蕙园彷佛从人间蒸发..在历史中消失..但是还有她晚年的画作被发现...
..而檀园呢..对于这味仰慕,钦慕他.. 且青出于蓝尤胜于蓝的爱徒..此生常伴左右.自然情场事业两得意..而得以造就其在朝鲜画坛无可抹杀之地位..以及终生不坠之创作力..

或者根本就是男男恋啦~诸位看二人画作中隐含多少惺惺相惜之情阿~
4楼. 太好看了
2009/04/16 23:10
也许是这样..

我想檀园会跑回小屋子

应该是他知道他的小屋子早就被人发现了

(毕竟对方有势力..知道到他的小屋子并不难..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所以他要赶回去提醒润福收画也不为过...

之前对方没借口去搜檀园的家..所以可能进不去

现在东窗事发大可闯进去!!

本来,檀园与润福的会面,总在润福房里,但因为是在金朝年的私画署,所以檀园要求改换地方,换的地方就是小屋。
所以那小屋是师徒的新会面地,张碧洙难以知道的,如果别提会知道这个地方,电视剧应该用剧情演给观众知道,不是靠忆测,或应该如何怎么样的。
如果别提能知道小屋,就派人去监听便可以了,或者先偷走那四幅肖像画;如果别提能够这么神通广大,也就不致于不懂五幅肖像画的意义。
就算张碧洙已知道有这间小屋子,张碧洙如何肯定檀园盗画后一定跑向小屋呢??所以这是小偷在跑,警察在后追赶著,然后一路追到小屋子的。
戏剧是要看事后论的,从结果来看先前剧情的导向,因为五幅肖像画已解码,真本的画没有作用,没作用的画却可以创造一个桥段,先是一场惊险的桥段,接著是师徒男女之情的额吻一幕。

寻遥子2009/04/18 03:27回覆
3楼. 我想去流浪
2009/04/15 22:22
户部是财政部

不好意思

户部是财政部

吏部才是内政部

你说的没错..
户部有跨现今内政部的业务,如户籍的部份..
但严格来说,是财政部 寻遥子2009/04/15 22:57回覆
2楼. Ellen
2009/04/08 20:33
感谢你!

这真是最精采仔细的简介了!

真令人期待16集以后的剧情~

画作,情感的描述
这些都是本剧精华,
小弟对这些却著墨小,所以只是是简介 寻遥子2009/04/10 14:56回覆
1楼. feeling
2009/04/08 13:31
请问结局

请问结局是什么啊??

我有最后一集,但看不出来申润福最后上哪里儿去了?

就本剧情而言,是独自离开了...
润福不能表现女儿身,不能在世人的目光下
所以要隐居...
寻遥子2009/04/10 00:53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