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风之画师剧情简介01~10集
2009/03/30 22:20
浏览27,239
回响5
推荐9
引用0

风之画师剧情简介(风之画员)

风之画师第1集、外游写生
外游写生日,王大妃偷情私会

图画署非正式画员称为生徒,某日生徒依图画署惯例,群往户外写生,当日生徒们所作之画属于匿名,即作画完毕后不签署上本名,纯粹于赏景游戏中,为画取乐,该日正逢正祖李祘为旱求雨,青龙雨祭之日,王大妃却私自出游,私宅之中密会旧情人。
(
寻遥子注:王大妃即指贞纯王后,是李祘的祖父英祖的继后,只是名义上的祖母与世孙关系,实际上并无血缘关系。)

无意中作画,面颊一红痣
王大妃私宅偷情后,于屋外墙缘站立静思,双手朝后握著斗笠,犹沉浸在方才的欢愉之中,不料这浅笑静思的身影竟成作画取材对象,遭围墙后一生徒窥见此貌,该生徒申润福将王大妃眷恋身影绘入画中,耳下的红痣也入画,成为生徒外游写生的作业。
当时王大妃即发觉有人窥视,虽未见著对方面貌,却知是图画署画员,王大妃急于抓拿作画之人,忧心此人会画下不利于她的画作,众多家丁便往追捕,申润福窜入布坊躲匿,幸得逃离,却巧遇妓院女子贞香,贞香倩影深印在申润福心里。
申润福女扮男装在图画署为生徒,所以束布缠胸变身为男子,遗忘女孩该有的一切,窝身图画署不让人发觉,自有一番故事可述,但要成为图画署的正式画员之前,外游写生日无意中的画作,未料却惹来祸端。

天才画师檀园,为寻生徒归来
王大妃于主上求雨青龙日,私宅密会情人,遭图画署画员窥得身影,虽未瞧见该画员的面容,也不晓得画员是否画下佐证图画,但为掩饰自己的失德败行,便派人到图画署查找蛛丝马迹,最后竟找到申润福所作的画,只是那画中之人未有脸部五官,脸颊耳下独有一红痣,画者本无此心,但观者却很在意,王大妃作贼心虚之下,便认为画中之人正是直指自己,背后手拿男子斗笠,眷恋流连的身影,正是女子偷情后的佐证之画,于是王大妃藉题发挥,假借王上青龙求雨日,众人理当修身养性,图画署却有画员不知羞耻,为此不堪的风俗画,逼迫图画署要交出作画的生徒,执意要找出作画之人,此事闹大令正祖知晓,李祘便趁机召回画师金弘道,由金弘道进入画署调查此事。
(
寻遥子注:檀园先生是即金弘道;该外游写生之画因为是不署名,故无法第一时间揪出申润福;此画是有春宫画的味道,不露骨却有这个意涵,一体两面的解读,画中意境也相当美。)

撕画初相遇,乞丐对上小不点
十年前,恩师江守航与好友徐征惨死,檀园背负过往憾事,始终无法消除,遭放逐妙香山十年,游戏山野,画虎为乐,今受王上之诏回归汉阳,来到市集无意中见到一幅画,画按商家所说是檀园本人所画,檀园听了也不点破,恰巧申润福在旁与同欣赏,双双纯粹赏画,竟为看画而起冲突,各持画缘一端互不相让,最后把画撕成两半,商家便要两人赔偿300两,申润福忽发其想,允诺画出相同画作赔偿,金弘道甚是好奇,但见笔墨纸砚样样皆齐,润福挥洒几笔,两人再起龃龉,当代画师竟遭小不点鄙视,檀园侧目看了几眼,双手挥挥随即走人,把烂摊子丢给申润福,两人不久后再度相逢,图画署的生徒与画员,一个不晓当今天才画师檀园,一个不知对方是女儿身…

风之画师第2集、掌破刑
倒画临摹揪蕙园,九点相交平行线

申润福所作之春宫画惹出风波,但画锋蕴有才气,画意流露出心思,并非一般画员所能办到,檀园受命重返图画署,暗中调查生徒春画一案,以授课为名实为查案,便在课堂中出题考验生徒,欲从试题中揪出作画之人,第一道是临摹倒置的山水画,视野奇异,如绘正画;第二道题是何谓作画的目的,相思之画,画喻思念;第三道题是一笔划四条线连接九宫格的点,平行相交,语出惊人。申润福对此三道题见解超凡,让金弘道笃信画必为申润福所画,但作画之人却要处以掌破刑。
(
寻遥子注:掌破刑是巨石砸手,即废去画师的手之意思。第三道题中,申润福的三条线的解释,有数学极限的概念,”平行线相交于无穷远处”这样的解释亦可。)

求名私售俗画,破掌前夕听琴音
金弘道破解生徒春画一案,却叹惜申润福之才,定要亲与一会,才决定是否将润福徒供出,于是暗中跟随润福,见润福乔装来到市集,少不更事求名售画,以日月山人之名私售风俗画给商家,金弘道数落了润福一顿,随后告知生徒春画一案,已知是润福所画,申润福外游写生的画作,惹出的祸端,将会施以掌破刑,受掌破刑之人将无法再提笔。
申润福得知此事深受打击,来到桂月坊与生徒们畅饮,酒席中再度与伽耶琴艺伎贞香相遇,润福苦于将无法作画,酒后缠住贞香,要贞香为己抚琴一曲,润福亡手在期,百感交集,述说破掌苦楚。
(
寻遥子注:风俗画即描绘男女风月之事的画,简易说是春宫画。)

相逢恨晚时,寻求解救之道
金弘道已查明青龙之日,王上为旱求雨,图画署外游写生,春画风波乃生徒申润福所为,檀园身为追查之人,一旦将申润福供出,润福必受掌破刑,因爱惜申润福笔锋,穷思解救之策,但明日期限将至,若无法交出肇事者,金弘道反而有罪,将代受掌破刑,金弘道身处两难。
诚如大行首金朝年所言,金弘道只有两路可走,一为救申润福代为抵过,二为选择逃离汉阳。选一,画师无手等于失势,檀园若无正祖的信任,无以调查往事;选二,如果金弘道选择逃离汉阳,十年前的往事也将沉寂。

风之画师第3集、掌破刑(续)
桂月坊苦中作乐,贞香琴音入画
申润福受掌破刑前夕,贞香为伴,画笔应和琴音,苦中作乐。贞香觉得檀园提前告知,事不寻常,或许是檀园为保护而提前相告,犯事者受刑前被告知,无法保证犯事者不脱逃。

重才惜才自破掌,越过昆仲情
檀园内心受困于故友之死,自责无法迎救当年的徐征,面对将受刑的生徒,苦思无策,毅然替润福代受掌破刑,为防止润福察觉,于是故设玄机,让申润福快马离开汉阳,润福不察依言策马奔驰,随后思之不对,乃调转马头赶回图画署,却见金弘道正代己受刑,幸亏绳索缠住轮轴,巨石不致掉落,檀园侥幸免于断掌之祸。
事前,润福的兄长申英福窃听到谈话,亦知作画犯事之人正是申润福,于是私自求恳檀园,愿代弟认罪受刑,檀园不置可否;当檀园自愿受刑时,却见润福忽然出现,英福甚是惶恐不安,料想润福必为投案归返,为了润福乃出面顶罪,一时之间檀园、润福、英福三人自愿受刑,僵局无法解开,皆愿受掌破刑。

画中干坤是铁证,耳下红痣惟一人
掌破刑之日,值正祖青龙雨祭时,正祖无意中观画,看着惹出风波的春画,瞧见润福笔下女子,面颊耳下独有一红痣,瞬时领悟个中道理,何以王大妃非要追究,因画中女子正是王大妃自己,基于王大妃的丑事入画,故王大妃非要追究不可。
正祖领悟后赶往图画署阻止掌破刑,贞纯亦经正祖的旁敲提醒,王大妃无言以对,再也无以追究此事,但申英福成为代罪之人,丧失生徒资格,再也不能参选画员,终其一身将待在丹青所。(
寻遥子注:丹青所是制作颜料之地。)

憎恨心自砸手,顽石抛入潭中
润福赋有天才的笔锋,外游写生却让人受累,更令两人代己受罪,画师檀园险受破掌刑,兄长英福终身待在丹青所,润福因此愧疚自残,以大石自伤右手,手伤昏倒在桂月坊,润福为贞香救起,但大夫不愿来妓院医治,贞香不得已乃亲往图画署,相请檀园帮助,申润福却变得自暴自弃,对画再也提不起劲,金弘道见润福萎靡不振,愤而抱起润福丢入潭中,润福水中挣扎片刻,身子渐渐下沉…

檀园此番回归汉阳,欲查明十年前的一件事,当时画员徐征遭到杀害,义禁府调查原因判定是仇杀,檀园要厘清真相,为徐征洗刷冤屈,但此事件却牵连甚广,多人忌惮檀园留在汉阳,担心十年的往事再度掀起。

风之画师第4集、群仙图
群仙图感悟真心,重拾笔师徒同画
金弘道从潭水捞起润福,倔强的申润福不想再画,倒卧于床毫无生气,兄长英福带来色料相劝,拿出从调色室制造的色料,鼓励润福重新提笔,润福见兄长在丹青所无恙,心中稍慰,便以为兄长在丹青所过得很好,却不知这只是英福为宽慰润福的话。
时值清国使臣来访,为回赠清朝之画,正祖命图画署画员作画,檀园领申润福闲逛市集,见识市集人来人往的面貌,曾经也倔强不作画的檀园,开导润福如何消去抗拒作画的心,启迪为画者所以为画,是以赤诚的一颗心自然为画,润福渐领悟其中之道,当晚师徒俩耳鬓厮磨,协力同画,以市集的百姓为范本画入群仙图里,师徒俩所作之画亦成为回赠清国之画。
(
寻遥子注:群仙图是八张画纸拼起的一幅巨画,以中国故事为提材,其中的人物是朝鲜百姓,八张画纸中有一张画纸是空白,那张空白原本有画人物,却因为申润福踢倒墨盘泼上墨水,毁了那张才空白的。)

问檀园师徒去留,尽系诗题画秋千
群仙画的隔日早上,申润福狼吞虎咽的吃相,精神奕奕,重拾提笔作画之心境。金弘道本隶属平阳城的裨将画师,调查生徒一案完结,理当回归到平阳,不当留在图画署;申润福私自离开图画署多日,丧失图画署生徒身份,已失去考取图画署正式画员的资格。
正祖为奖励檀园师徒在群仙图的功劳,特谕令润福可参与画员资格考试,但是提别张碧洙的阻挠,也赌上了檀园的去留,若申润福通过画员资格考试,则金弘道与申润福皆得留在图画署,把金弘道的去留绑在申润福的资格考试。
图画署画员资格考试日,两题目择一题作答,其一是临摹宫廷进宴的仪轨图,另一题目是画出符合诗题意境的画,生徒们皆以仪轨图为题,独申润福选诗题”荡秋千”作画,润福随即离开考场找寻灵感。
(
寻遥子注:仪轨图指描绘宫中仪式或活动的图画,记录古代朝鲜王室的主要活动。)

争高不觉裙中绽,并出鞋头绣眼红
申润福骗得一套女装,装扮成女子进入荡秋千之地,该地是小溪畔边,秋千垂吊,在旁女子们皆卸下衣衫,濯足洗发,嬉游其间。恰巧遇见贞香,贞香只当润福是男子”画工郎”,两人同荡秋千之际,体验争高之乐,润福在秋千摆荡时,把所见情景尽入画里。(
秋千同秋千)

雌雄蒙眬莫分辨,男女扮装皆相宜
檀园在市集中访得润福去处,便偷取一件女子外衣,蒙混进入秋千之地,见润福穿著女装席地作画,便凑上前去观看,在旁女子也争相围观,这时遭润福骗取衣服的女子找来,当场逮到”骗衣男子”,双方拉扯间让金弘道露出男子面目,遂引起众女子惊吓,幸亏檀园有急智,师徒俩扮起夫妻,恩爱的贤伉俪,丈夫因为关心夫人身弱,故贴心相随,正当巧机得逞之时,不料润福画工衣服跌落在地,当场露馅,师徒俩只得仓皇逃离…
(
寻遥子注:古时荡秋千是端午节等日子的游戏,本处荡秋千之地有捕快把守,男子不得进入此地,所以女子可以脱去外衣,在端午节时刻女子悠闲沐浴之习俗,沐浴即不会有人穿衣服洗澡,惟电视中不可露骨裸露,故申润福画中女子才是真的表达实境,只是若把真实情景给裸露出来,却无强烈剧情造桥依靠,反而会让故事失去焦点,观众的眼睛会走偏锋。此外,本集有多处刻划出主角们的情感,纯粹从表情中流露出来,需细细体会。)

风之画师第5集、端午风情
雌兔眼迷,贞香倾心

师徒俩人脱逃后,换回男子束装,檀园侧目于润福的女装扮相,方领悟到申润福的身材娇小,面容白晰秀气,果真有女子味道,檀园只感惊奇也不以为意,却不知润福本是女儿身。
申润福的诗题画中多有配角,缺少主角,当下与檀园作别,约定明日中午时分完成画作并回图画署,申润福乃前往桂月坊,邀贞香入画,成为诗题画中的主角,当润福在房里作画之时,金朝年经过从门隙瞧见贞香,惊鸿一瞥,竟将贞香的姿色烙印在心里,然贞香意中之人却是申润福,让三人难解之缘更显复杂。

夺画袭击生徒,不使檀园留画署
润福完成诗题画即离开桂月坊,途中遭遇袭击,画为人所夺,苏醒时被丢置在枯井中,死命求救仍无人回应;檀园回到图画署却不见润福,往桂月坊问过贞香,沿途寻找叫唤,在枯井旁发现鞋子,最后在深井底部寻获润福。
润福腿伤且诗题画遗失,彷徨无助,泪水直流,但在檀园适时鼓励下,润福凝神专注,回想溪畔的秋千情景,于是决定重新作画,檀园当即背负润福赶回图画署,申润福凭著超凡的记忆,迅速敏捷的笔锋,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画员资格考试。
画员资格考试的评比,其余生徒皆选仪轨图试题,独申润福选诗题作画,其画中女子赤身裸体,更大胆地使用颜色,遂成为侧目之对象,当成市井的俗画之作,即便檀园现身急呼,也改变不了沆瀣一气的老旧气氛,评分结果别提张碧洙之子张孝元获得状元,檀园师徒失望不已,未料润福之画竟获得”特选”,乃是正祖钦点为特选,意谓申润福考取图画署正式画员资格。

金弘道从友人中探得一事,即徐征之女尚活在人世间;正祖李祘为父亲思悼世子含冤而死,谋思为父平反之路。两者看似不相关的平行线,却渐渐穿在同一点上。
 
风之画师第6集、同题各画
画员资格考试评比,申润福之画维妙维肖,画中意境呈现亲眼所见,非凭空想象之画作,其因在于端午时节女子沐浴,荡秋千嬉戏,男子理当回避,如何做到窥视又不让女孩们发觉,故为画之人必用奇计冲破阻碍而完成画作,观其画作有著如梦初醒的惊喜,所以正祖评润福之画为特选。
(
寻遥子注:正祖当然不知奇计为何,因为是装扮成女子混入其中,方能亲眼所见。)

寻寻觅觅问芳踪,隐隐约约左右间
师徒去留系在诗题画作,申润福既成为正式画员,也代表金弘道能留在汉阳,十年前的往事必将再次掀开,檀园透过友人四处打听故友徐征女儿的下落。
十年前,申汉枰前往徐征的住所,拜访日月堂,无意中见一幼女作画笔锋,留下深刻印象,申汉枰为了光耀自身御真画师世家门楣,于是收养徐征女儿徐润,徐润就是十年后的申润福。
当年徐征之死关联著朝廷某件事,当时共谋之人有右议政赵英丞、汉城府判伊金贵珠、大行首金朝年、图画署别提张碧洙等人。
檀园如今得留在汉阳,共谋之人怕往事再被掀起,张碧洙便遣人暗中跟随檀园,遂获悉檀园寻找徐征女儿,深怕十年前之恶行败露,张碧洙再与金朝年勾结,唆使金朝年派人将证人灭口,让檀园无从得知故友死因,寻人之事也就此中断,却不知所寻之人就在身边。
(
寻遥子注:逸斋申汉枰、日月堂徐征、檀园金弘道、翼唐张碧洙、蕙园申润福,前两字都是自号,日月堂即指徐征的意思。)

酒肆嬉闹人侧目,脱略形骸语狎昵
檀园领润福向正祖谢恩,正祖出题要师徒俩比试,”同题各画”就同一主题各自作画,以都城百姓为题比试,目的是借用两画师的眼睛,来体察百姓。
檀园师徒体察作画之行,市集观察百姓生活面相,师徒情感渐厚,为画却有不同意见,檀园重活生生的人物面容,表情可清楚流露内心;润福强调具体场景入画,更能展现人的想法,于是以酒坊为题,同题作画。

东边日头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
润福通过画员资格考试,意气风发来桂月坊见贞香,有心与她谈心,怎奈贞香有客无法相伴,金朝年因与贞香有一面之缘,心中留影,特幕名来见,贞香不期润福会至,速去速返,回到房间时,润福留下一纸已然离去。
过不多时,金朝年要以重金聘娶贞香,但贞香心属润福,遂派ㄚ鬟报信吐露心事,但书信未能传达到润福手中,竟遭张孝元拦截,张孝元将信中私情告诉父亲张碧洙,于是别提父子想以画员招妓为名,到桂月坊瓮里抓鳖。
酒肆中,润福无意间听得贞香出嫁,又惊又慌,急往桂月坊见贞香,两人凄楚相会,事成定局无以转圜,临别贞香抚琴一曲,愿以身相许知音,润福身为知音人却不能为贞香答歌,润福的苦衷是视贞香为情人,却不能拥贞香入怀中,贞香的误解,润福便要解去衣衫,倾诉女儿身的真相…

风之画师第7集、正风
断发相赠情难舍,执手垂泪心不忍

房间里,润福面对贞香,正要宽衣来表明女儿身,房门外金弘道、张碧洙、申汉枰不约而来,言语多有龃龉,张碧洙原是来逮人的,遂把房门打开,三人冒然的出现,中断润福向贞香表明的动作,旁人却见贞香与润福衣衫不整,只当润福来此寻欢作乐,误解润福解衣的本意,贞香也错失知道润福是女儿身的机会。
仅管房间里多人在场,两人相对若无人在旁,为离别感到难过,贞香哀伤不能与润福相见,割发相赠以示道别,润福感伤落泪,却也不能有所改变。
张碧洙自以为在妓院逮住润福,可以藉此让朝廷知道,顺势逼走润福的师父檀园,怎料右议政赵英丞只当是小事,不足以扳倒正祖信任的檀园,竟让此事轻松化解而过。

同名各画师徒较劲,寓含讽意技高一筹
正祖的谕令,命檀园师徒同题各画,润福却为女人耽误正事,檀园萌生微妙感受,对润福发出无名火,让原本甚好的师徒情谊产生嫌隙,相互试探不肯低头,互称未完成画作,却都在正祖面前交出画作,檀园且把背景上画,润福称未画仍完画,两人表面上是不融洽,心中各自赞许,事后檀园先行道歉,师徒间的缝隙自然补平。
正祖评师徒俩的画原是平分秋色,然润福画中寓含讽意,润福的画便胜过檀园,润福之画流露时政的不满,百姓不满于两班尸位素餐的丑态,正祖因画得到民情,乃厉行正风,捕厅捕卒四处搜捕,把官员不能为民谋福,却在大白天聚赌、饮酒、作乐的两班官吏给尽数扫荡,厉行正风的搜捕行为,受遭殃的多是老论僻派的门生,为此老论心生不满。
(
寻遥子注:两班即朝鲜世族权贵之谓,因子弟通过科举与荫职取得官位,也以联姻来维持地位,故两班阶级具有世袭的特色。老论僻派当时的党派之一,简称为老论,老论背后的主谋之人乃贞纯王后,即为王大妃。)

辨不清分桃断袖,欲探明酒后真言
金朝年迎娶贞香之日,润福难过饮醉,檀园搀扶返家,见润福睡梦中莹泪,不觉凝望甚久,浮起似无若有的情感,隔日檀园面有沮丧之貌,恰巧友人闲谈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的不堪,让檀园更为茫然,心中怀惭。
润福深怕昨晚酒后失态,更怕酒醉泄露自己的秘密,便向檀园追问昨夜之事,檀园本心中有愧,只是冷漠以对,润福不觉更是纠缠索问,想知道究竟酒后有无失言,润福哪里知道檀园心事,檀园面对追问只以”打呼”虚应回答,润福听了才心安离开。

生子不得求巫女,民间迷信王震怒
师徒俩成为君王在都城中的双眼,把所见百姓生活现况绘入画中,以写实的画意呈现给正祖。某日,师徒俩见数名妇人聚于檐下,好奇的师徒俩观看此幕,原来是朝鲜妇女为传宗接代,为生下男丁迷信于”跳大神”,大笔钱财供奉女巫,祈求能怀下男孩,妇女为家族添丁为保妇女地位,无所不用其极的苦态,润福将此迷信绘入画里。
此画却引来风波,正祖见画方知民间仍有迷信陋习,即颁行禁止迷信令,遏止骗取百姓钱财的女巫,但法令一出牵连右相赵英丞的媳妇,右相赵英丞蔑视律法,只得在大殿官员面前跪求请罪,此丢失颜面之行,惹恼了贞纯为首的老论僻派,老论乃决定向”罪人之子”反击,或明或暗要求施行孥戮法
另外,一票捕卒前往图画署,抓拿所有的画员…
(
寻遥子注:老论是当时党派之一,赵英丞为王大妃贞纯的舅舅;孥戮法是罪人之子不得为官的法律,罪人之子即暗讽正祖李祘的王位不正,正祖的父亲是思悼世子,因思悼世子被陷害谋逆罪,当此之时思悼世子名义上还是罪人,所以罪人之子同样有不能为王的意思在。)

风之画师第8集、御真画师(一)
无心画惹来风波,全画员外放粗活
润福的画引来老论反击,使图画署画员全数下放,从事耕田洗衣的粗活,此乃是老论僻派的伎俩,因为无法得知谁为殿下作画,便要让作画之人无暇作画。
檀园师徒俩被派至繁忙的洗踏房,仍偷闲作画,师徒俩低身藏在岩石间,窥视溪边的妇女们洗衣,观看眼前的情景,各自阐述应当如何补强下笔,师徒俩各抒己见,相互嗤之以鼻,各以自己意见为是,然为画之时却各自剽窃对方想法,把对方的意思画入画中,师徒俩表面嘴硬,心里是暗自赞许。

弟求行赏功代偿,子端名份罪除名
正祖面临老论的挑战,”罪人之子”有王位不正之疑虑,要摆脱名份不正,洪国荣主张进行御真画师,以御真画师表现王位的正统性。
御真画师的进行,随即让画员们脱离苦工,画员们如久旱逢甘霖,纷纷返回图画署,檀园也将投入御真画师,以御真画师来守护正祖王位的正统性。
御真画师的资格比试,完成御真的画员将可论功行赏,润福听闻会有奖赏,应可将功抵过,萌生解救哥哥之契机,要使英福从丹青所重回图画署,润福为了英福想成为御真画师,于是向檀园求恳参与,檀园不藏私教导润福如何描绘肖像画,细致的笔锋如何让灵魂入画,师徒俩各以自身表情,互为画出肖像画。

申英福得知润福将参与御真画师的资格比试,暗自许下心愿,定要调制出润福需要的颜料,即使为弟从事危险工作,也心甘情愿,因为申英福心里看待润福,不只是视为亲弟看待,表面的兄弟情却有更深的内涵。

密谋遮天,真画浮沉
十年前,英祖在位时召集画工,亲身指导画工们作画,绘制出思悼世子的睿真画像,此画若完成将威胁到老论僻派,于是以贞纯为首的老论便急于阻拦,乃令亲舅赵英丞寻找杀手,除去画工并销毁睿真画像,当年执行杀手任务正是金朝年,因此图画署别提江守航离奇死亡,画员徐征死于仇杀,徐征的妻子亦遭杀害,思悼的睿真画像就此石沉大海。
贞纯忧心当年的睿真会重新出现,便要阻止檀园得势,随即从金朝年的引荐,找来画功可匹敌檀园的李命基,欲阻挡檀园成为御真画师,李命基与檀园本为旧识,知道檀园有一项弱点,将可利用此弱点来打败檀园。

御真画师的资格比试,润福内心忐忑不安,面对各有所长的画师,檀园师徒不知能否打败对手…
(
寻遥子注:御真画师指绘制帝王肖像画的工作,御真是指君王的肖像画;睿真是指王储的画像,”御真画师”有一种盛大仪式的味道在,不只是当画师解读。)

风之画师第9集、御真画师(二)
失爱逮师徒合力,行险招双眼分视
御真画师的资格比试,比试的画题为”容把”,”容把”之意即以语言来创造人物,依据试题描述的内容将之描绘于画里,从言语中的传述绘出肖像图。比试的画题既然为容把,也就是要考验画师,画出未见过之人的面貌,故试题颇有难度。
御真画师的比试受朝野关注,檀园与李命基实力相当,参与的四组御真画师,也只有这两组受众人关注。
李命基却知檀园视力上的弱点,所以抽签时激怒檀园,拉扯下故意踩毁爱逮,使檀园无法在细致脸部上作画,檀园失去了爱逮,视力渐模糊不清,不得已把脸部交由润福,润福接手完成脸部,却总觉得若有欠缺,根据容把题意感到不对劲,心下惴惴求教于檀园,檀园决意让润福放手作画,润福于是重画人物的双眼,眼神改为分视左右,有讽喻高官之嫌,难登大雅之堂,此画遂为众画师所笑。
孰料,肖像画的真人出场,其它画师心凉半截,资格比试中只有一组按照容把内容描绘出真人,容把中的真人就是正祖的老师蔡济恭,蔡济恭双眼瞳仁分视两边,师徒俩把蔡济恭的面貌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来,檀园师徒遂通过御真画师的资格比试。
(
寻遥子注:爱逮即眼镜。)

看不清眼明心茫,分不出女身男装
檀园的爱逮遭李命基所毁,师徒俩在市集挑选,润福选了一副给檀园,檀园戴上瞧见一对老夫妻,妻子为丈夫挑选爱戴的恩爱画面,对应眼下自身的情况,心中颇为茫然,润福盛意拳拳代为付款,檀园拗不过只得接受,师徒之约,檀园至死一刻也会珍藏此爱逮。
贞纯为首的老论僻派,闻檀园成为御真画师,大为震怒,仍图谋阻挡御真的完成;李命基与金朝年撕破脸,临走之际,在市集与檀园师徒相遇,以同为画者之身份,以同为一门生之身份,李命基出言告戒檀园,图谋檀园的势力,远比想象的更大,檀园却不知意为何指…

风之画师第10集、御真画师(三)
御真画师即将进行,润福前往丹青所见英福,英福交给润福一包颜料,以花制成的颜料《朝鲜的红色》,兄弟间相互期许努力,哥哥制作颜料,弟弟以哥哥颜料作画,英福只是宽慰润福,其实英福在丹青所困苦度日,笑脸相迎,以安润福之心。(
寻遥子注:”御真画师”可当成一种盛大仪式的进行。)

束布多用途,始终不知含意
檀园师徒成为御真画师,进宫作画,其间两人将共处一室,润福原为女儿身,相处数日颇有不便。进宫当日,润福先往浴沐,未料缠胸的布条遗落房间,竟为檀园拾去,檀园不知束布为何物,将之用为绑带绳、擦拭背、抠脚趾,始终不知该束布的真正意义。
润福正于泡澡之时,檀园却忽然现身,润福花容失色,喊呼尖叫,吓得檀园赶紧离开,转念又走了回来,深感莫名其妙,顺手又带走另一条束布,直让润福叫苦连天,无奈半夜洗束布。

御真违惯例,色料染恶心
进行的御真画师有违常规,正祖突破禁忌,先是不令众臣在场,双手外露不和拢,坐姿略侧不摆正,更面带微笑,檀园师徒如实绘下草图,次日将御真描摹上色。
御真画师的颜料使用有严格规定,贵如宝石的色料不可任意取代,若画师未能妥善保管颜料,导致颜料腐败,等同于画师未能完成御真。
金朝年从颜料中想出馊主意,欲阻断御真画师之进行,张碧洙听闻有此巧计,随即了然于心,暗中遣人破坏红色颜料”朱砂”,为画的师徒俩不觉,仍一笔一划勾勒出御真,却不知道已为人所算。

思悼平反师友身亡,恶徒灭口父母遭殃
正祖心中有个不能说的秘密,秘密是关于父亲思悼世子,当年祖父英祖在位时,临终告诉正祖有一幅思悼世子的睿真画,当时英祖命画工画出的肖像画,最后却未能收到画作,此画可以让罪人的思悼平反,后来却石沉大海。
十年前檀园的师父江守航猝死,当时在江守航的葬礼上,檀园觉得死因离奇,难以相信此恶耗,徐征随即拉著檀园出来谈话,约定葬礼后有话相告,怎料檀园一到徐征家里,徐征夫妇遇害惨死,故友之死令檀园痛心不已。
十年前的小女孩,白天手里把玩佩饰,父亲在旁为女作画,夜晚小女孩藏匿暗处,噤言不敢出声,眼眶涌泪,见父母惨死于恶徒刀下。
三个人看似不相关之事,却共构在过往的事情上…

寻遥子的韩剧总表

有谁推荐more
回响(5) :
5楼.
2009/07/01 15:47
白马啸西风是金庸武侠少有的悲剧

那小说绝非 白马啸西风
白马啸西风是金庸武侠少有的悲剧

连城诀是悲剧,但师妹被夺的狄云(男主角)
至少还有另一个女孩等著他

但李文秀则是仅能祝福心爱的人与其情人
自己远离生长之地 回到故乡

与相恋相依又有幸福结局的描述
完全不同

水蜻蜓说的是"巧仙秦宝宝"

不过两者气氛不同

本剧较灰暗色系 巧仙比较阳光有趣

寻遥子2009/07/02 02:14回覆
4楼. yuyu
2009/04/14 22:50
金庸小说名称

应是「白马啸西风」,女主角是:李文秀

3楼. 水蜻蜓
2009/04/13 12:23
协寻内容

恳请协寻:一套武侠小说,全套约五本或七本,确定不是金庸与古龙所写

 

故事大冈:女主角是个孤儿,从小身体很差,是位药罐子,却也因此练就医术高明而得以行医救人。可看性在于她的聪明与机智,然而从小自以为是男儿身,与大他15岁的男主角称兄道地却不知自己是女儿身(后来男主角有发现却未告知,只从旁给予关爱)。男装的她生来俊秀自有不少艳福,羡煞不少男性,曾经几度假伴女装,亦深获男性的青睐。故事的结局是男女主角终成眷属。

记得女主角名字吗??有名字较易找...
寻遥子2009/04/13 23:40回覆
2楼. 水蜻蜓
2009/04/13 12:20
已发协寻单

周休二日在家继续研读"风之画师"(线上看及核对你的笔述),感触剖深,待近日有空再写写心得与你分享。

^_^

期待!! 寻遥子2009/04/13 23:41回覆
1楼. 水蜻蜓
2009/04/10 13:48
依稀记得剧情相似

印象中最爱的一套武侠小说:依稀记得主角从小是个药罐子,却也因此练就医术而的得以行医救人。可看性在于她从小自以为是男儿身,与大他15岁的男主角称兄道地却不知自己是女儿身。男装的她生来俊秀自有不少艳福,羡煞不少男性。武侠里的潇洒、重情重义总是深深牵动读者的心。

近来再赏「风之画师」故事情节几近看过的武侠小说,可惜因时日久远书名已不复记得,有机会再去租书电找找。

^_^



..药罐子加女身男装,听起来不错看..
这样的题材似乎不少,性别上扑朔迷离
但风之画师情感的视野较大胆
一般男女变装故事只在于变装,不太敢著墨于同性间的恋情
丁香与润福的情感,勾画的很写意,这是比较少见的
你说的那部小说是什么啊??



寻遥子2009/04/10 21:01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