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真爱OnAir19-5集
2009/01/15 16:00
浏览1,835
回响0
推荐1
引用0
真爱OnAir19-5集

张基俊与金成伍来高尔夫球练习场。
金鹤善一见两人,便道:「你来了」
「听说你最近很头痛」
「所以我不是提醒过你吗?? 你就是不听..」(OnAir18-1)
张基俊带著十足的怒意,走到他面前挥出一拳,金鹤善随即倒在地上。
张基俊愤极取出在旁的球杆,金成伍忙阻止道:「不可以!!」
「大哥 不可以!!」
张基俊暴怒发出一吼,高举球杆要击向金鹤善。
金成伍使劲拉住他,急劝道:「大哥!!」
金鹤善惧怕,伸手挡著,道:「你 你」
「你疯了啊??」
金成伍拉住张基俊苦劝道:「忍忍吧」
「不可以..!!」金成伍吼了一声。
张基俊于是静了下来,恶眼瞪向地上的金鹤善,怒吼声中把球杆抛进球场。
张基俊甚是愤恨,不停喘息著,厉声对金鹤善道:「收拾吧」
「召开记者招待会也好」
「做别的事也好」
「好好给我收拾」
「收拾好之后 蹲完监狱再出来吧」
「休想逃跑」
「警察是升雅的粉丝」(OnAir19-4OnAir11-4警局一日游)
「比我」
「更想抓到你..!!」
金鹤善叫道:「你」
「疯了啊?? 疯了??」
「我为什么要蹲监狱??」
张基俊辱骂道:「你不知道成伍为什么站在这里吗??」(金成伍)
「你就那么笨吗..!?」
金鹤善盯著金成伍,愤怒道:「你..」
「你这混蛋..!!」
金成伍道:「我都说了」
「你说可能会有录像带 叫我偷出来」(即金鹤善只看上半部)
「你先传出消息 让我一定偷出来」(即录像带还未偷出来)
「还给体育报提供了消息」
「敞篷车」(OnAir15-1,忠实36岁的失落)
「我不需要」
金鹤善骂道:「你这混蛋..!!」
张基俊露出苦态,怜悯看着他道:「好好活著吧」
「最后的问候」
「混这一行 还是混别的行业」
「我再也不要见到像你这种混蛋」
「就算死了也不要联系我」
「对你」
「连一朵菊花都懒得送..!!」张基俊话中是恨之甚极。
张基俊两人便离开,金鹤善喊道:「基俊..!!」
「张基俊!!」金鹤善见他不回应,痛苦不堪颓然坐倒。
(寻遥子注:金成伍曾要投靠张基俊,说带著金修禄演员过来,但张基俊需提供一辆敞篷车,当时在金成伍的谈话中,有提过业界的传言,即张基俊握有吴升雅的录像带,由此看来这恶言是从金鹤善传出去的,金成伍听了这话信以为真,把这恶言传到张基俊,让张基俊忠实36岁顿然失落,OnAir15-1
本段也点出金鹤善叫金成伍去偷,金鹤善则先放出消息,当我看到这段话时心顿时凉了一大半,也就是说根本上连录像带都不曾有过的,好歹也把错爱录像带偷出去,想办法加以剪接改造一下,还可玩弄一下”脚尾饭”的新闻。可是空泛的谣言可以上报,更可以般上电视新闻主播台来报,完全不存在这样一个录像带,可以这样玩弄成全国哗然的场景,难道韩国人可都是白痴吗??上百个总合也许是笨蛋,但每一个人都不是白痴。就算是国王的新衣,还有一个小孩子出来点破假相。
所以本剧的惊爆录像带事件太荒唐了,颠覆基本的论理法则,颠覆社会现实状况,颠覆常识的判断。”众口铄金要能够积非成是”现代的文明社会可都是愚夫愚妇吗??众口铄金去形容10个人已很偷笑了,10个人中还会有11种不同想法,要用”众口铄金”去骗倒5千万人,那可真是天方夜谭。
已婚的院长级大官和某女教授在汽车旅馆,某已婚的法官与未婚女性在宾馆出入,某已婚的立委与助理在宾馆出入,这些若是用说的都不能代表什么的,但有照片为证则是铁证如山,这些当事人没有人敢说这是假照片,只是支吾其词来回避他们的行为,为什么照片与影像的证据力会那么强烈??
小偷偷东西或一些人常使用的惯用词:「你哪里个眼睛看到是我做的??」
当把监视画面一调出来时,对方面如死色,所以我们的巷道里到处是监视器。
男女感情生变的争吵:「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和某某人在一起??」
当影片一播出来时,或者把照片摊出时,对方当场无言以对。
影象是极高证据力的象征,话是可以胡说八道,但惊爆录像带事件的根本就是一个视频制造出的问题,只要把铁证般的影像拿出来,请让我当场无话可说吧??存在一个看了便可以表达立场的东西,有一个这么强而有力的直接证据,却不把录像带来拿出来让当事人无话可说,却能说服别人某人说看到的东西是真实,这与空口说白话的道理不是一样的??OnAir剧里把胡说八道的想法凌驾在强而有力的证据中,刚好是违反社会现象的一个错乱应用,我们不一定信人说的话,但影像有说过什么话,请秀给我让我哑口无言。当电视新闻报导出某则情色丑闻时,其实都已经在某处蕴酿很长一段时间,电视新闻一报导出来就是藏不住了,电视台的新闻报导是经多次确认再确认,更必要的是向当事人确认,当事人说没有,电视台仍声称有此一事便要负举证之责。
当时正逢陈冠希慾照事件,该事件是震撼整个华人圈,我会高度怀疑本剧作家应用了这段,本剧惊爆录像带事件与陈冠希慾照事件根本是两码子的事,偷拍我们是不用鄙夷眼光来看待,就算是黄色录像带的双主角,若是两情相悦又岂是问题点,这可是别人的私生活,问题是不堪的现形记,乱七八糟的性关系才是众人所侧目的。
惊爆录像带事件中,若把这样虚无的录像带去逼迫个人,如金鹤善威胁张基俊去拉扯与吴升雅两人间的矛盾,反而是更有说服力的威胁,照金鹤善的说法,吴升雅是知道该录像带,可是张基俊无法问吴升雅,张基俊也问不到陈相宇,金鹤善拿著不存在的录像带便可以从中摆布张基俊,金鹤善所以要摧毁吴升雅,只是不愿见张基俊的合并案,既然目的如此,让张基俊听命不是更有说服点,我认为这才是原本合理的剧情,大改之后却让记者像疯子似地追逐,吴升雅凄惨地要当众解衣,忽然冒出这么一段洒狗血的剧情,我认为是受陈冠希事件的影响,剧情便转了一个怪弯,硬是把陈冠希的事件套进去,让原本只是单点影响的说服力,却能闹成全国哗然的事件,怎么看怎么去想,就是怪怪不对味。
)

对此事件的尾声,招开大型的记者会,吴升雅戴著墨镜出席,记者们强力拍照。
张基俊会中,透过麦克风道:「警察调查结果」
「A小姐的录像带 即吴升雅的录像带并不存在」
「最初传播虚假消息的金某」(金鹤善)
「正接受警方调查」
(寻遥子注:这记者会是有罪推定原则,大家一生下来都是有罪的,除非你能证明你无罪,否则不能开记者会。
因为我们没有回到过去时间的能力,过去的时间里做过什么,是很难去以口述方式交代清楚,但影像与照片可以清楚说明,所以影片成为个人过去行为的铁证,因为你我都无法回到过去,可是影片却可以回到过去的时间,清楚呈现当时做过什么。
事件一发生立即召开记者会,堵住所有记者的嘴巴,澄清绝无此录像带,而声称有此录像带的记者便要负举证之责,无法举证就是造谣诽谤,警告记者再乱说就一律提告。
但剧中的记者都是以引述说词,这就是最荒唐之处,A记者说某B真的有看过,但是当事人都澄清说没有了,身为记者的不该去问吴升雅,而是要问某B到底B说的证据在哪里里,A记者要把某B说的证据摊给张基俊与吴升雅看,让他们两人哑口无言,记者是要揭发新闻真相,不是胡乱引述四处造谣,于是A记者去问某B的结果,某B又说是听某C看过说的,某C也是转述于某D,某D也是引用了某E的话,当A记者一路追下来到某Z的时候,某Z说我把影片给烧掉了,烧掉的录像带就是”传说中的录像带”,A记者追了半天可以把”传说中的录像带”当证据吗??A记者找不到录像带,就不能去诘问张基俊吴升雅,A记者自己也就哑口无言,拿不出证据又想要批判对方,除非A记者是想被告,甚至于网站某YY还在造谣,A记者还会主动呛YY别胡说八道了,叫YY有种把证据拿出来!!
这个逻辑之下,记者们会去找造谣的人要证据,把”传说中的影带”找出来,厉害一点的记者会追到金鹤善,因为本事件就是单纯到不行,找到录像带就是找到铁证,撒漫天的谎话也没用,影片就是一个时间证明。
)
记者听了一阵骚动,李庆民与徐英真也在旁看着。
张基俊接著道:「并且」
「传播假消息构成名誉毁损」
「还侮辱人格的假记者们」(即依靠以讹传讹来改变视频时代)
「坚决追究 他们的刑事责任和其它法律责任」
「无论任何情况之下」
「绝不庭外和解」
「只要是牵涉到这次谣传的人」
「绝不放过」
「在这一行」
「埋葬一个人并不需要多少尘土」
「真的拜托你们了」
「以后」
「不要再把你们宝贵的笔墨 用在埋葬他人」
吴升雅取下墨镜,面无表情对著记者们,说道:「我」
「24小时」
「暴露在大众面前」
「所以大众」
「说我是明星」
「我以为」
「一直关注我的人们 比我更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但是」
「现实并非如此」
「我的堕落 好玩吗??」
「把我拖下来 你们开心吗??」
记者们听了低头掩面,吴升雅接著道:「多亏了这件事」
「我知道了自己的位置」
「而且谁站在我身边」
「谁没在」(责备张基俊之意,不该的提问OnAir19-1)
「这些也知道了」
张基俊愁苦的面容,眼神缓缓地移了过去,不敢直视吴升雅。
吴升雅眼眶盈著泪水,坦然地道:「明星是」
「靠大众的爱成长的」
「最近几日」
「你们把给了我的爱 全都收回去了」
「从现在起」
「我是新人」
「我要以新人的姿态生活」
「最后」
「向相信我的那些人」
「深表谢意!!」吴升雅淡然的神情,流下一行泪水。
张基俊在旁听了眼神震动,随后记者拍照,闹了许久的事件终于结束。
(寻遥子注:在OnAir7-1中,陈相宇道:「我就干脆脱光她不做她的生意了」,这话出现在张基俊的回想中,但意含的就是陈相宇的”身材测试”录像带,远在第7集就已点出有这么一回事。
OnAir15-1忠实36岁的失落,金成伍说出业界传闻,说张基俊握有吴升雅的录像带,金成伍的话是间接认定张基俊有这么一录像带,金成伍的话应是金鹤善传给他的,这是有放话的味道。若把这两段对话若当成惊爆录像带事件的造桥,我认为是对单体个人更具有威胁的力量。
我略铺陈出这样的剧情:金鹤善无意中看到这录像带
OnAir18-1,便叫金成伍去拷贝出来,金鹤善一看内容才知道只是半只没用的录像带,但这半只影带是有解开外套打开几个钮扣,还有要脱衣服的交谈对话,这样的影带内容已有想很大的联想空间,前半段的惊爆录像带足以去威胁张基俊,就让张基俊看上半部没用的录像带,金鹤善谎称还有下半集,一般人不看上下集是不信这种叫性录像带,但张基俊会去相信,也没有余地不相信,如此要胁张基俊带吴升雅过来金鹤善旗下,张基俊无法向吴升雅和陈相宇两人求证,到底这影带下半集是什么,这样剧情就足以产生矛盾与误会,而金鹤善本来的目的,只是破坏张基俊主导下的合并案,挟住张基俊而能得到吴升雅更能达成目的。我大致上说的这样情节,与上面的两个对话不矛盾。
因为,不存在的录像带对单体个人的威胁,这是有说服力的;可是不存在的录像带用假记者去胡说八道,完全是没有说服力,更别谈到电视新闻会报导,让全国人哗然的丑闻事件。
”上百个总合也许是笨蛋,但每一个人都不是白痴。”有几百个群众的行径看来像笨蛋一样,可是他们里面可都不是白痴;有几百个群众的行径看来像笨蛋一样,可是这群人之外的其它更多人,每个人都冷眼旁观看着,他们也都不是白痴。
小的说服力可以影响小群体看法,大说服力才能左右全国的人看法,本剧录像带事件把小说服力的证据搞得全国人震撼,连上集的录像带都没有,就可以搞得全国人团团转,不就把每一个人当白痴看吗??所以剧情上吴升雅就只能表现可怜与无辜,难道她是该沉默不说话的吗??所以我的看法是原初的情节不是这样的,为带入陈冠希的事件让onair作家做了的转弯,把对个人的胁迫事件放大成惊爆录像带事件,只是要成就那样的力量是不足够的,一只小手要去扰动一个大海啸,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最终只能呈现洒狗血的煽情画面。)


徐英真与李庆民离开记者会场。
徐英真道:「我们会是升雅说的那些人吗??」
李庆民回道:「我应该是的!!」(吴升雅要感谢的人)
徐英真听他说的很肯定,好奇地看着他。
李庆民便道:「刚才张代表说的话」
「传播虚假消息构成名誉毁损」
徐英真问道:「那个怎么了??」
李庆民微微一笑,自负地道:「那个是我告诉他的」(OnAir19-2)
徐英真很不以为然,刻意惊呼道:「喔~!!」
「你在夸耀自己啊??」
李庆民瞧了她一眼,叫道:「怎么没开车来呢??」
徐英真神情有些古怪,便道:「听说你也会来」
「不让我坐你的车吗??」(流露出依赖的情感)
李庆民无奈道:「不让你坐的话」
「你要走路回去啊??」
徐英真见他太傲,不干示弱地道:「还有那么多出租车呢..」
「我为什么要走路回家??」
「哼!! 真是的」徐英真故作姿态,觉得他不可理喻。
怎知,李庆民不理她,当行就走,回应道:「那就随便你」
徐英真噘著嘴两眼一愣,见他竟然大方坐上车,把她甩在路上不理睬,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怎办。
徐英真一股怒气缓缓升温,李庆民打开车窗道:「要上车就赶紧上来!!」
徐英真这才称心如意,两手一摔瞪了他一眼,也不敢再任性耍脾气,乖乖地坐上车。
徐英真见座位有纸袋,把不满之气发泄在纸袋上,随手把它往后座一丢。
李庆民白了她一眼,把后座纸袋摆放好。
徐英真嘴角垂著,不以为然地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好像很宝贝似的..」徐英真不高兴地把脸摆开。
李庆民回道:「是妈妈送给我的」
徐英真一听击掌二次,惊道:「天啊」
「天啊 很抱歉」徐英真尴尬地露出一笑。
徐英真瞬间忘了刚才的不愉快,喜笑道:「怎么不早说呢??」
「真是的」
「过来..」徐英真发出甜姐般的笑声,把纸袋拿了回来。
徐英真温柔地摆在腿上,笑著安抚著纸袋道:「一起坐吧」
「对不起」
「让它坐这里了」
徐英真见李庆民盯著她看,眼斜瞟过去,道:「不知者不罪嘛」
徐英真露出微笑,问道:「是什么东西啊??」
「我能看吗??」
徐英真伸手探入纸袋,像寻宝一样,惊喜道:「喔~!!」
「好象是衣服」
「哇~!! 好漂亮啊」
「你妈妈真有品味」
「颜色正适合春…」徐英真摊开毛衣,笑容瞬间停止。
徐英真仔细地端详毛衣,似乎是曾经见过,想起当时回家的时候:
小俊睡著后,徐英真离开房间,走到客厅,见李大婶在织毛衣。(OnAir15-5)
李庆民见她神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徐英真回道:「颜色」
「曾经看过有人也织过这种颜色的毛衣」
「互相浮现在脑海里」
李庆民解释道:「我妈妈也是亲手织的」
「我不穿的话」
「他会难过的 但估计会热」
「春天都过去了 可是毛线太粗了」
徐英真拿著毛衣,回道:「阴雨天穿吧」
「免得妈妈难过..」徐英真隐约猜到一些事。
待续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上一则: 真爱OnAir19-6集
下一则: 真爱OnAir19-4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