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真爱OnAir19-2集
2009/01/15 15:48
浏览1,466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真爱OnAir19-2集

彩利大步直冲SW社长办公室。
金成伍追来劝道:「真的不在」
「瞧瞧 不在呢..」
彩利不满地叫道:「在哪里里??」
「躲在哪里里去了??」
「这个真的是相宇哥做的事吗??」
「是这样的吗??」彩利拿出一份报纸质问著。
金成伍回道:「我怎么知道」
「我又不是警察..!!」
彩利疑道:「会不会我也有一个??」(录像带,草木皆兵)
「是不是我也被偷拍了??」彩利更是不悦地问著。
金成伍叫道:「怎么来问我呢??」
「只有拍的人和被拍的人知道」(若被偷拍是不知情的)
张基俊大步也闯进办公室,叫道:「相宇哥在哪里里??」
金成伍无奈地叫道:「真是的 我都快疯了!!」
张基俊双手扯著他领子,喝道:「金成伍..!!」
「好好看着我」
「你就帮我一次吧..」
金成伍畏惧地道:「我能帮你什么啊??」
张基俊瞪著他质问道:「应该不是相宇亲自出面的」(白手套黑手套)
「你有没有替他做过可疑的事??」
金成伍皱著眉头,畏缩道:「没有」
张基俊追问道:「真的没有吗??」
「没见过记者吗??」张基俊厉声问著。
金成伍回道:「记者我是天天都见」
在旁的彩利眼望张基俊,露出温和的表情,是赞许他对演员的维护。
金成伍道:「不过录像带一事不是我干的」
「真的不是我..!!」
张基俊放开他,便道:「等相宇哥回来」
「打给电话给我吧」
「你打给我..」
「这个能做到吧??」
金成伍畏惧地点头同意,张基俊随即转身离去。
彩利见张基俊离开,低声道:「哥哥..」
(寻遥子注:彩利的表情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受,她曾经嫌张基俊没用,所以跑来SW旗下当艺人,但吴升雅发生这么重大事件,她才回想起在当时,彩利才体会张基俊的优点。)

车里,张基俊讲着手机道:「我是张基俊」
「知道我打电话要说什么吧..」
「不知道啊??」
「写了那种报导还说不知道啊..」
「是谁给的消息..??」
「到底是谁给你的消息..??」
「写那种报导有何根据..??」
「保护线人??」
「把吴升雅活活埋葬了 还说什么保护线人??」
「转主编!! 快转主编!!」张基俊怒吼著
车里,张基俊讲着手机道:「有证据吗??」
「有证据说确实有录像带吗??」(可笑处,点出影带是否存在不知道)
「不要拐弯抹角 给我拿出证据来」
「你一直在拐弯抹角的啊..!!」张基俊怒吼一声。
张基俊怒道:「干嘛撤掉新闻?? 干嘛撤掉??」
「好好放著」
「刊登假照片、名誉毁损」
「我要把你和你们报社统统告上法庭」
「原封不动放著 不要撤下来..!!」

张基俊前往律师事务所的途中,手机中叫道:「你没那样写过吗??」
「”冲击 吴升雅黄色录像带??” 还打上问号..」
「没那样写过吗??」张基俊怒吼一声。
张基俊叫道:「又不是没概念的网友」
「怎么就没有一家正常的媒体呢??」
「不要多说什么??」
「找好律师吧..」
「我正要去见律师 我们法庭上见!!」
(寻遥子注:这些手机对话有很许多可笑处,有人声称看过吴升雅的性录像带,就此要保护看过的证人,天底下岂有这样可笑的事??
报社的主编倒底有没有看过这录像带,某个证人A说有看过,要如何确认A说的是真是假呢??B说「我看过A看过的 那是真的」,要如何来证明B说的是真的??后来又出现一个C,这是没完没了的胡说八道。
所以,最后还是要拿出录像带,如果按照OnAir剧中对媒体的操作逻辑,这世界早就天下大乱,大家通通会来这招,第一个遭殃的是美国总统,因为是最有权势的人,每人都来引用某某人看过什么录像带,来说美国总统有情色录像带,影带画面本来就是一种铁证,有人讲出有过看录像带,那可不是代表铁证,那还只是说话的口证,问题本身点就是多了不该的录像带,不该有的录像带却无法提出,要如何去构陷他人呢??怎能会有人把人说的话当绝对证据,甚过本来就是铁证如山的影带证据呢??人不会因噎废食。
开宗明义讲,本事件是没有这样的录像带的,连假录像带也不曾有过。张基俊手机对话内容的主题,是在争辩到底有无此录像带,可是问题的本身就是多了不该有的录像带,都不知道有没有的影带,究竟怎么上电视主播台的呢??所以这惊爆录像带事件营造的很儿戏。
有个小四学生说「我家的猫会说话,我经常跟牠讲话,猫毛很漂亮花纹,牠会帮妈妈洗衣服,还会帮爸爸打领带,可是不爱吃猫饼干爱吃铜锣烧,然后…」,小孩子难免会有胡吹法螺的习惯,一般小孩子会回应上他说「好神奇喔我可看看你家的猫吗??」,小四生婉拒说「不行!! 我怕我家的猫咪会跑掉..」,从小到大这样的胡说八道的话,当孩童自己若不说也会听人讲过,我们听了只是付诸一笑,但以这样的逻辑要引发为全国哗然的新闻事件,这是太小孩子闹新闻版面了。
)

惊爆录像带事件,张基俊便来找律师求助。
律师道:「本来就因合并一事忙的晕头转向」(为凤筑巢OnAir17-1OnAir18-5)
「您现在手足无措了吧??」
张基俊回道:「是的」
「手足无措」
「反正这件事 跟合并一案无关」(其实有关)
「希望你能另外打官司」
「最早报导的报社」
「假记者们」(点出是散播谣言)
「传播虚假消息等等」
「只要是能告的罪名统统用上」
「无论花多少时间」
「花多少钱」
「都无所谓」
律师点著头道:「好的 我尽力而为」
「确实没有吗??」律师提问了一下。
律师又道:「知道事实才好打官司」
「是想掩盖确实有的事呢??」
「还是想澄清确实没有的事呢??」
「或者是」
「先说没有再说呢??」
「真的」
「确实没有吗??」律师确认录像带的真实性。
张基俊为之愕然,随即怒道:「你不要打这个官司」
「合并一案你也不要管了 不要管..!!」
(寻遥子注:正常的律师应该不会傻到这样发问,来往数次的旁敲侧击就知道了,就算是此录像带一事为真实,肯定可以打妨害秘密罪。)

惊爆录像带事件持续中,摄影棚外围了许多记者们,李庆民开车来到现场,门外是乱哄哄的推挤场面,权浩执等人忙挡住记者们。
李庆民一见呼了口气,冲破人群问道:「吴升雅在哪里里??」
权浩植回道:「在化妆室里」(休息室)
权浩植对记者们大喊道:「你们不能在这里喧哗」
「这是我们的拍摄现场」
「抱歉 请回吧」
「抱歉 抱歉 抱歉!!」权浩植一直阻挡记者们。

摄影棚里,李庆民手机中道:「是我」
「因为那些记者 根本不可能拍外景」(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我知道你很累」
「但是第9集的餐厅戏和购物戏」
「能不能改成室内的戏呢??」
工作室里,徐英真讲电话问道:「两个都改啊??」
李庆民应道:「是的」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 根本不能出去」
徐英真感到困扰,便道:「等一下」
「给我场景目录」徐英真掩住手机,向安多情吩咐著。
安多情随即递来表格,道:「拿去」
徐英真接过表格一看,道:「今天的室内戏有」
「恩汐家的客厅」
「Aden的饭店房间」
「还有恩汐的医院」
「等一下」
「恩汐的房间没搭建吧??」(摄影棚里)
李庆民回道:「是的」
「不过那个很小 可以搭建」
「有什么办法吗??」(指有办法利用恩汐房间来改变一场戏)
徐英真道:「两个场景都是」
「展现她们完全不同的生活」
「所以有修改的空间」
「购物戏改成去恩汐的医院」
「餐厅戏就拿恩汐的房间代替」
「公主风格的睡衣和休闲家居服的碰撞」(公主风格是指恩英,徐英真在病房称赞过彩利的休闲装OnAir18-3)
「只要台词写好一点」
「就能很好的对比她们 完全不一样的20年生活」
「好的」
「大概3个小时吧」
「那个..」
「升雅她怎么样??」
(寻遥子注:指为该事件的困扰,无法出去拍外景戏,改成为摄影棚的戏。)

休息室里,吴升雅表情是呆滞的,双眼无神对著镜子,助理与大宇守在门口。
助理惊惶道:「大家都太过份了」
「大家都像个僵尸」
「都疯了」
李庆民敲门进来,走向吴升雅问道:「你没事吧??」
「我知道情况很不好」
「但拍摄必须继续」
「今天的外景全部改成摄影棚内的戏了」
「3个小时之后出剧本 先…」
张基俊这时候赶来,即对李庆民道:「抱歉」
「到处打听所以来晚了」
「回来的路上我联系了保全公司」
「以后不会因记者影响拍摄的」
李庆民瞧了吴升雅一眼,对张基俊道:「出去谈谈吧」
吴升雅忽道:「为什么出去??」
「在我面前说」
「混这一行的」
「没什么话听不得」吴升雅身处煎熬中,也不愿背对贬责。
李庆民即道:「不要误会」
「我是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
「1点半之前吃好饭」
「然后按照原计划继续」
「修改的剧本什么时候出来 什么时候给你」
吴升雅并没有回话,面无表情看着镜子。
张基俊对导演道:「事情变成这样」
「我很抱歉」
李庆民点著头思考,应道:「是啊」
「如果你想采取法律措施的话」
「就告刑法吧」
「根据刑法第309条第2款」
「新闻媒体与其它出版物有关单位」
「发行的出版物毁损了他人名誉」
「根据情报通讯法第70条第2款」
「在网络上传播新闻」
「也能构成虚假报导引起的名誉毁损」
「同时妨碍拍摄电视剧及名誉毁损」
「还可以提出妨碍业务赔偿 这是民事的」
张基俊回应道:「这下放心了」
「我刚去见律师 结果吵一架回来的..」
张基俊又道:「如果」
「能调整行程表的话」
「想让升雅休息一天」
吴升雅道:「我为什么要休息??」
「边休息边反省拍了那种东西吗??」吴升雅齿冷一笑,诘问张基俊。
(寻遥子注:吴升雅还是不爽张基俊做出那不该有的提问OnAir18-6OnAir19-1,合乎吴升雅一贯的立场,这话象是把大家的怀疑都认了下来。)
两人都看向她,吴升雅叫道:「拍吧」
「没理由休息..!!」
(寻遥子注:惊爆录像带事件中,吊诡的是吴升雅的态度,剧中吴升雅展现给观众们看的态度与反应,我们会怀疑是真的会有此一录像带,因为正常人遭此天大的冤屈,可会是默默地承受??定然是召开记者会,把全数的记者通通叫来,一次澄清到底,就不会有记者来门口守候。
现实的社会中,即便某名人真的有此一丑闻录像带,第一时间也会召开记者先说没有,对那些说有的人讲”请举证出来”,往往是举证之所在,即败诉之所在,可是本剧的逻辑推论很怪异:
某A坚称说:「我没有杀人!!」
某B检察官说:「请你证明你没有杀过人」
世界上的法律的推论可是倒著走的吗??法律上主要都是采无罪推定原则,”要证明我有罪,请把证据摊出来”;绝不是我是否无罪,自己要去证明出来。
因此发生像这样的事件都是先召开记场会,召集全部的记者,宣称绝对没有这件事,就是堵住说有这件事的人的嘴巴,说有此事的人就必须举证,无法举证而仍然胡说八道就是造谣毁谤,一律提告。召开记者会的行为是反被动为主动的积极作为。但本剧的营造是,吴升雅先在张基俊家昏倒,然后躲避记者,怎么看就是吴升雅是有这一录像带,即本剧很刻意地去营造惊爆录像带事件,很没有道理的手法。
)

摄影棚,搭建好的的恩汐房间,吴升雅坐在床上待命,彩利在房门口准备。
导演李庆民道:「好的」
「排练了」
权浩植喊道:「要排练了」
「服装师们出来吧..!!」
吴升雅与彩利的助理,俩助理便离开恩汐房间。
李庆民走近床边,看着剧本便道:「恩汐刚洗好脸似的」
「擦著脸进房间」
排练于是开始,吴升雅梳著头发,盘腿坐在床上,怀中有个熊娃娃。
彩利走进房间,问道:「不累吗??」
「睡吧..!!」彩利照剧情排练,略整理地上的棉被。(恩汐是睡地上,妹妹恩英睡床上)
彩利问道:「怎么了??」
吴升雅嘟著嘴看着彩利,作出一脸的好奇模样。
吴升雅诠释恩英的纯真表情,绕舌道:「为什么~??」
「不穿睡衣啊~??」
彩利看了看所穿衣服,回道:「我是穿这个睡觉呢」(休闲装)
吴升雅绕舌道:「那个是刚才~」
「去超市的时候穿过的啊~??」
彩利回道:「我呢」
「去超市~的时候也穿这个」(超市的发音绕舌)
「睡觉的时候也穿这个..」彩利竟学起吴升雅的绕舌发音。
吴升雅一听忍著不笑,彩利接著道:「一般人都这样的」
吴升雅噗的一声大笑出来,现场响起一片的哄笑声,彩利却是一脸无辜貌。
吴升雅忍俊不禁,对著彩利道:「喂!!」
「你怎么能比我还绕舌头呢??」
彩利回道:「观众们都看着你说很有意思」
「我就不能做吗??」
吴升雅道:「这是我的角色啊」
「绕舌发音..!!」
吴升雅对李庆民道:「导演」
「你说说她吧」
李庆民只是一笑回应,吴升雅面带笑容道:「我饿了」
「导演 我们吃点东西再继续不行吗??」
李庆民允诺道:「好吧」
「拿点吃的来..!!」
权浩植在现场大喊道:「吃点东西再继续」
「拿点吃的来 吃的」
吴升雅承受著事件的压力,反而展现轻松的一面。
待续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上一则: 真爱OnAir19-3集
下一则: 真爱OnAir19-1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