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真爱OnAir18-1集
2009/01/14 07:04
浏览1,392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真爱OnAir18-1集

金鹤善即道:「我就喜欢你这一点」
「总是见了棺材才掉泪!!」
金鹤善张望左右无人,便道:「听了不要吓了一跳喔..」
「升雅她」
「有录像带..!!」金鹤善见他惊怒的神情,不禁狞笑起来。
张基俊大惊失色,神情骤变,问道:「什么??」
「有什么??」
金鹤善反问道:「这个棺材怎么样??」
「让你胆战心惊吧??」金鹤善笑了起来。
张基俊两眼圆突,道:「你疯了啊..」
「疯了」
「你再说一遍」
「升雅她有什么??」张基俊语气平稳,却流露著怒气。
金鹤善回道:「录像带」
「不用看也知道」
「就那个」(指内容不堪的影带)
「不过幸亏知道这件事的人没几个」
「我知道」
「亲自拍的相宇知道」(点出陈相宇拍的)
「被拍的升雅知道」(他说的是当事人知晓)
「现在」
「你也知道了」
「就我们4个..」
张基俊听到此处愤怒之极,高举酒杯重重往桌一击,酒杯登时破裂,他右手鲜血直冒了出来。
金鹤善一见鲜血愣住,惊吓道:「你小子…」
张基俊十分震怒,突眼直瞪著他道:「有什么??」
「有什么??」
「有些话说了等于是废话」
「不是废话的话里也有狗屁」
「有什么..!?」张基俊露出极愤之色。
金鹤善见他狰狞的神情,颇为惧怕,便道:「知道了」
「你先把手…」
张基俊仍道:「你看过了吗??」
「亲眼看过了吗??」
「大哥你亲眼看过了吗??」张基俊目光凶恶,严厉质问他。
金鹤善赶紧解释道:「真郁闷」
「我并不是想陷害她」
「我是想阻止这件事」
张基俊发出霹雳般的厉吼,怒道:「回答我..!!!」
「看过了吗??」
「你看过了吗??」
金鹤善应道:「是的」
「我看过了」
「那又怎样??」
于是,金鹤善讲述自己如何知情,如何看到那录像带的过程:
当时金鹤善来办公室找陈相宇,无意中却见陈相宇在看影片,影片中的画面只有吴升雅本人,影片声音有吴升雅与陈相宇,似乎是陈相宇在拍摄吴升雅:
(寻遥子注:金鹤善看到陈相宇在看影片,这是回忆的事情;影带的内容是七年前吴升雅高中时拍的;拍摄的人是不会在影片中,但可以听到陈相宇的声音,画面是只有吴升雅一人。)
陈相宇道:「对著摄影机要自然一点」
吴升雅穿著制服入镜,应道:「好的」
「我在画面上怎么样??」吴升雅掠了掠头发。
陈相宇回道:「没有照明还能这样」
(所以打光对女演员很重要)
「你已经很上镜了」
「父母呢??」
吴升雅回道:「不知道」
「我不记得父母了」
「3岁起在孤儿院长大的」
(寻遥子注:这是一个小矛盾点,在OnAir1-7三方人马餐会,吴升雅与徐英真口舌交锋,吴升雅有说过「是我妈妈跟我说的..」,影带中的话与第一集那句话是严重冲突的。当然本剧onair也教了我们什么??不是吗??也许第一集时设定上吴升雅是有母亲的,后来作了改变,应该不会与恩汐父亲是同样翻版吧??吴升雅有无母亲的角色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是牵一髪动全身的角色。)
陈相宇道:「真糟糕..」
「脱吧..!!」
吴升雅眼神望了过去,惊讶道:「什么??」
这时候,金鹤善拿著资料进社长办公室,一眼却瞧见陈相宇坐着在看影片,顺著看去惊见影片中竟是高中生时的吴升雅,听著影片的对话内容更是感到震惊,而陈相宇神情专注在影片上,并未察觉到金鹤善来办公室。
陈相宇道:「我叫你脱」
「我看中的」
「不是你穿什么样的衣服」
「而是藏著衣服下面的」
「你的身材..!!」
吴升雅依言把书包放下,脱去制服外套,解开衬衫领子的纽扣,清纯的脸庞有些畏缩,却缓缓解开了三个纽扣。
(衬衫里还有穿一件,那三个纽扣是不带表什么的,就像穿泳衣一样的道理。)
这时候,陈相宇才发现金鹤善,忙把电视给关掉,站起来接见金鹤善。
(寻遥子注:因为发在过去式,其中有影片的内容,所以用颜色做区别,紫色是影片内容,褐色是过去式的描写,蓝色是剧情注解。
金鹤善述说的与事实吻合,只是电视给关掉了,所以可以怎么想都行的。本段一样是看到影子就开枪的,但却是有恶意的开枪造谣,全貌在19集的惊爆录像带事件呈现。如果真的有金鹤善说的不堪录像带,当时陈相宇要踩扁吴升雅时,何必搞出许多的把戏,把这样的录像带拿出来,绝对足以威胁吴升雅,不要抖出来给大众,将是一脚踩死吴升雅的毁灭之举。
)

酒吧中接续的对话,金鹤善道:「你可能不愿意相信」
「但很可惜」
「我亲眼见过相宇看那个录像带」
「光著腿」
「没化装」
「穿著校服」
「简直漂亮极了」
「粉嫩粉嫩的..」
张基俊甚怒一把拉住他领子,警告道:「你给我闭嘴 好好听著」
「我并不相信」
「但如果你说的这些是假的」
「到时候你会死到我手里..!!」
金鹤善叫道:「臭小子..!!」
「无法相信的话」
「你亲自去问吧」
「吴升雅也好 相宇也好」(知情的两人的其一)
「随便找个人问吧..!!」
(寻遥子注:开宗明义,金鹤善已说两人都知情的录像带,一个大方地拍摄人是陈相宇,一个坦然接受被拍的是吴升雅,所以这样前提不是偷拍录像带。
被偷拍者是被害人,我们的社会观感与我们的认知,是非常痛恨偷拍他人隐私的,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社会各界都是谴责挞伐偷拍者,都是站在被害人的立场来论述,因为这是”全民公敌”,就算知名人物的床上韵事,被侧录抖了出来,若是大方男女朋友关系,别人家的男欢女爱又干卿底事??偷拍的目标是耸动与夸张的性关系,这样的内容才会引起全国哗然。
照金鹤善所描述的录像带内容,充其量只是一个女星为成名付出的代价,当时吴升雅才高中生19岁,这样的条件是让人去同情她呢??还是根本地认定她是一个罪人呢??
)

张基俊右手流著血,只是简单地包扎过,坐着车里想起方才的话:
金鹤善说道:「无法相信的话」
「你亲自去问吧」
「吴升雅也好 相宇也好」
「随便找个人问吧..!!」
(知情的两人的其一)
张基俊发动引擎要去问个明白,但车子行驶不久即煞车,抑不住的愤怒右手使劲敲打方向盘,怒吼声中代表著难以启齿的问题。(这段是表现张基俊无法问出口,相当极端为难的问题)

工作室,徐英真大惊道:「什么??」
「局..局长做了什么??」
尹PD回道:「把陈代表的演员统统赶出了SBC」
「艺能、教育全部都」(都赶出)
徐英真急道:「这怎么可以??」
「这是不可以的」
「事情闹得太大了..!!」
尹PD便道:「是的」
「所以我才来的 请你阻止事态吧」
「如果两人中有一个败下阵来 我也拍手叫好」
「但是这样一来」
「我们公司、SW、我们在拍的电视剧、电视台」
「全都受伤」
「都要被毁了..!!」(焦土作战,全面封杀OnAir17-6)

SBC局长办公室,姜局长坐在椅子上沉思,李庆民带著几瓶酒来见他。
两人饮酒相谈,姜局长举杯道:「来」
两人各饮下一杯,又互相为对方倒酒。
李庆民握著酒杯,低著头愧歉道:「抱歉」
姜局长即道:「不用抱歉」
「是我泼出去的水」(义气与真心,是他自愿出手的)
「陈相宇和我都被淋湿而已」
姜局长叹了口气,饮下一杯酒道:「不要担心」
「如果我湿的更多的话」(即姜局长出手,电视台受伤更大)
「我辞职..!!」
「如果他湿的更多的话」
「他会低头的..!!」(就这句话)
李庆民便道:「陈代表」
「不是肯低头的人」(那是因为狼没见大象)
「让我」
「收拾残局吧..」(How to??)
姜局长叫道:「怎么收拾啊??」
李庆民回道:「明天我跟陈代表谈谈」
(寻遥子注:枪杆子底下出政权,李庆民是空手对抗吗??他已当面与陈相宇谈过话,也当场拆穿装病的彩利OnAir17-4,道德劝说不足以劝狼不吃肉。)
姜局长问道:「谈什么??」
李庆民回道:「最大限度」
「能够和平解决的方法」(只有能让徐英真妥协修改剧本)
「我去找找看」
姜局长便道:「找到的话呢??」
「徐作家愿意改剧本吗??」(一针见血)
李庆民回应道:「徐作家和我」
「如果是用你的辞职换自尊的话」
「那就不是自尊了 而是固执」(??)
「她会理解的..!!」
(寻遥子注:李庆民说的这段话,是透露出可以转圜的空间,是愿意向陈相宇低头的意思,但这是很奇怪的论调,为了坚持自尊而毁掉李代表与制作社,却可以去接受,但为了自尊心毁掉姜局长却是一种固执,一个作家的自尊心面对不同人,竟然会有不同的定义,只能说李代表与制作社是命贱的格局。)
姜局长瞧著他,叫道:「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
「还担心起我来了??」
李庆民道:「您肯站在我和徐作家这一边」
「非常感谢」
「现在起」
「我来收拾残局吧..」(?_?)
姜局长面含著微笑,便道:「李庆民」
「这个水啊」
「是从高山流到低处的」
「我泼出去的水流入我这边的话」(出手却反伤之意)
「我没资格坐在这里 必须辞职」
「不是吗??」
「我要是当上局长最想干的就是这事」(所以拒领大奖,想封杀吴升雅OnAir1-3)
「跑现场的时候被折腾够了 跑腿太多了..」姜局长苦笑了几声。
(寻遥子注:应是指姜局长年轻当导演时的经验,经常被演员与经纪公司牵著走,有朝一日要整顿这种恶风气。)
姜局长又嘱咐一声,叫道:「你尽管拍好自己的电视剧吧..」
这时候,徐英真匆匆忙忙跑来见到两人。
姜局长一见徐英真,数落两人道:「我说」(导演与作家先后来找)
「你们这个组 导演和作家怎么都不做正经事??」(T剧剧组)
「你怎么不写剧本??」
徐英真甚是慌张,着急劝道:「局长 不要这样..!!」
「事情闹得太大了」
「我真的」
「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
「陈代表太无礼了 所以我说了气话而已」(当时徐英真有语露威胁,OnAir16-6)
「不过这个也太…」
「太离谱了 局长!!」
「我去见见陈代表 我来收拾残局」
「闭着眼睛附和他就是了」
「这种事我很在行」()
「我一直都这样的」
「跟演员争不赢的 还是我…」(改剧本;李庆民说过争不赢演员的话)
姜局长阻断道:「你们串通一气了啊??」
「过来坐吧..」
「喝一杯吧..」姜局长说话时面色温和。
徐英真急道:「局长!!」
姜局长改口又道:「对 徐作家不喝酒」
「反正」
「该说的我已经跟李导演说了」
「我走了!!」姜局长便要起身离开。
徐英真神情慌急,仍劝道:「局长您不要这样」
「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姜局长大声道:「你干嘛改变自己??」
「徐作家的魅力是大呼小叫」
「还有」
「明天你们俩不要上网也不要看报纸!!」姜局长起身走人。(全面封杀见报)
徐英真苦叫道:「局长!!」
徐英真感到苦闷不已,遂向李庆民叫道:「你怎么傻愣著啊??」
「事情会闹得更大的」
李庆民站起来对著她道:「已经闹大了」
「我们也走吧」李庆民当先走人。
徐英真不耐,叫道:「导演!!」
徐英真不得已只好也跟著过去。
(寻遥子注:从对话里本剧李庆民的性格,是充满矛盾的个性,不在于他极端自卑与自负的双重个性刻划,而是在于对事的摇摆应对,如果程序正义是很重要的,他就打死不受陈相宇胁迫,不论陈相宇的OST有多好也绝不用,一旦使用就是默认胁迫是合理性,可是李庆民却说OST只要是好就行了,OnAir11-5OnAir14-3
当陈相宇以制作社挟制徐英真改剧本,徐英真大哭两难之时,李庆民立场却说要坚持企划的初衷,可是最早丢弃企划意图的人也是李庆民,吴升雅是软性诉求要改变,李庆民却懂得变通推翻自己的企划意图,为此作家与导演吵过架,有时候吃软不吃硬,有时候吃硬不吃软。我认为Onair剧作家为了营造全面封杀的气度,只好牺牲李庆民角色性格刻划的合理性,如果李庆民选择去劝慰徐英真改剧本,顺著陈相宇的威胁去改剧本,徐英真会接受这样的劝说,但徐英真一旦接受就没有姜局长全面封杀的出手,也因此在徐英真大哭两难之际,李庆民为何摆著唯一的一条路可走而不走,却选择坐困死路的选择,因为onair剧作家告诉李庆民「你不要担心,你就乖乖地做好人,会有人来收拾这局面的!!」
所以出现怪怪的不对劲之处,当姜局长一出手就是焦土作战,李庆民说不要这么做,就由他来处理善后,可是李庆民要如何来善后??小白兔如何劝狼不吃肉,而且陈相宇不是在病房当他的面,把威胁讲的清楚明白,李庆民也无可奈何啊??

在姜局长还未封杀SW前,李庆民能善后的就是劝徐英真去改变剧本,李庆民却帮她加油打气”精神方面鼓励她”,采取让李代表死在地上的办法,这个精神感召是死一个李代表换取的;而当姜局长以局长的位子来反制陈相宇,李庆民口中坚持的自尊心也不重要了,让李代表死在地上的自尊心是自尊心,姜局长有可能也会倒在地上,那个自尊心就要改变为不是,姜局长的重要性大于李代表,徐英真为此可以改变剧本,直率地说即李代表的命是不值钱的吗??徐英真若把李代表的命当不值钱,她又何必大哭两难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知道只有一条路可走,你不会把自己困死,人是不知道前面有几条路,最后才把自己困死的。李庆民不劝徐英真去走唯一的路,竟抱在一块儿选择一同楚囚对泣,即便是让陈相宇在剧本上得逞了,有青山在何怕没柴烧,为了自尊心让制作社破产,让李代表死路一条,往后徐英真更要以泪洗面了。
为了营造义气与真心,让李庆民选择精神支持徐英真的立场,昧于事情发展的真实面,然后由电视台的姜局长出手,这是重重地把李庆民的性格打了一巴掌,因为他的性格是很反复没有道理。因为一般人不会选择没路可走的路,也就说李庆民知道了”内幕消息”。
同样也是陈相宇搞出的一个把戏,可略做为一个对比。
吴升雅面临两约问题时,张基俊劝吴升雅去演恩英角色,很清楚这是务实作法下的”妥协”,张基俊与吴升雅无法解决两约问题,只好去跟敌人谈判,他们的退让捧了一个七岁恩英回来,因为当时恩英不是T剧的主角,吴升雅是以顶级明星的主角去演配角。
而徐英真面临两难的遭遇,李庆民提出解决之道是什么??竟然是精神支持徐英真,间接宣告李代表自生自灭的态度,这却不能解决徐英真的问题,徐英真的问题在于李代表的困境,而李庆民的劝说怎可以无视问题的本身
OnAir17-5,而但当姜局长也跳下来玩,李庆民却又能正视问题本身,态度也立即大转弯??)
待续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上一则: 真爱OnAir18-2集
下一则: 真爱OnAir17-6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