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真爱OnAir17-1集
2009/01/11 22:35
浏览1,528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真爱OnAir17-1集

张基俊带著一束鲜花,来拜祭杨晓云。
张基俊面容愁苦,双眼朦上一层泪光,看着照片道:「ㄚ头」
「还笑..」
张基俊苦笑唱道:「祝你生日快乐」
「亲爱的..我们晓云」
「祝你生日快乐」
张基俊对杨晓云道:「祝你生日快乐..!!」
张基俊站在面前怀念故人,转身要离开时,惊见陈相宇也来拜祭杨晓云。
张基俊道:「我不知道你也来这里」
陈相宇露著憎恶眼神看着他,张基俊道:「晓云的生日」
「你还记得啊??」
陈相宇不悦道:「事情办完了就走你的吧..!!」
张基俊坦言道:「瞧瞧」
「我说过你会比我更痛..」(指失去所爱的女人)
陈相宇否认道:「没有的事..!!」
张基俊感到宽慰,道:「我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大哥」
张基俊浅露笑意,又道:「大哥」
「我想我可以少恨你一点了..」
陈相宇露出强硬态度,回应道:「你以为你恨我」
「我就会怕吗??」陈相宇张著怒眼瞪著他。
张基俊只是平和地应道:「待一会儿再走」
「晓云肯定很开心..」张基俊说完话也就离开。
陈相宇缓缓走近,把鲜花放在塔位上,在照片面前惦念许久。
陈相宇眼中湿润,问候道:「我来了」
在外面的张基俊,走在半途却停下脚步,回望着杨晓云的地方。
里面的陈相宇怀有感触,向杨晓云倾诉道:「我」
「越来越」
「变坏了..」陈相宇看着照片,流露思念之情。

张基俊开车回程时,神情凝重,皱著眉头苦思著。(杨晓云的事暂告一段落)

拍戏现场是银行,吴升雅坐在柜台前,若有所思面有忧愁,助理在旁帮她补妆。
现场工作人员忙碌著,奉植在旁指挥吼叫道:「你干什么呢??」
「还不赶紧帮忙..!!」
吴升雅两眼发呆,神情忧心忡忡,吁一口烦闷之气。
导演座旁,李庆民看着画面,便道:「好像太亮了..」
奉植双手遮掩著屏幕,盯著画面在看,回道:「正在做处理呢」
「是因为外面的光线太亮了」
奉植便站起来指挥工作人员,吼叫道:「你们还愣著干嘛..??」
「还不帮忙挡玻璃..!!」
工作人员们应道:「好的..!!」
数名人员对银行的玻璃,忙贴上挡光的胶布,阻挡一半的光亮透进来。(银行多数是玻璃门的开放空间,所以相当透光)
洪善奎也道:「趁我在调整 先排练吧..」
李庆民叫喊道:「安静点..」
「要排练了..」李庆民做出指示,起身离开导演座。
权浩植等工作人员复说导演的指令,大喊道:「要排练了..!!」
吴升雅处在心神恍惚中,李庆民来到身旁也不知道,助理的提醒才回神过来。
吴升雅转身一看,见李庆民在旁,才惊觉一声道:「喔..!!」
吴升雅手按著额头,眼神闪动不止,平息自己混乱的情绪。
李庆民看着剧本道:「从给我3万开始吧」
吴升雅抿了抿嘴巴,道:「好的..」
吴升雅于是向银行柜台递上存折,语声平淡地道:「给我3万」
「鸡蛋 紫菜 香肠 大葱」
「啊..!!」
「大葱不买了」吴升雅诠释恩英领钱的过程。(少了绕舌音)
李庆民一听口音便知不对,对戏的银行员惊道:「什么??」
吴升雅露出纯真表情,道:「我不买大葱」
「太辣了 会流眼泪..」吴升雅诠释的过程,却未转换口音。
导演李庆民阻断她道:「等等..!!」
李庆民深呼了一口气,低头问道:「状态」
「是不是不太好??」
吴升雅眼神移动一下,领悟道:「太..」
「太平淡了对吧??」
「我再来一遍..」
吴升雅眨了眨眼睛,面有愧色,发声清了喉从新再来。
吴升雅露出天真表情,发著绕舌腔调,道:「我不买大葱~」
「太辣了~」
「会流眼泪..~」吴升雅皱眉睁大双眼,诠释恩英的表情。
对戏的银行员道:「你确定领3万块吗??」
吴升雅应道:「是的..~」
吴升雅随即张著大眼,轻声地道:「身上钱太多的话~」
「会被诱拐的~」
「奶奶说的~」吴升雅眼神眨著,露出纯真的笑容。
(寻遥子注:以上是排练,正式拍摄前的演练。吴升雅所以心神不灵,是因为不知张基俊在忙什么,为此感到忧愁,延续OnAir16-6吴升雅看着张基俊离开。)

肥皂店里,恩英领到钱买菜回来,却见奶奶与姑姑们,吓得跌落钱包和菜篮。
恩英躬著身子,问候道:「您好~..」
三人却立刻冲向她,大姑姑骂道:「你去那里了??」
恩英很些慌恐,回道:「买菜..去了~」
「钱~」
「我领的不多~..」
二姑姑指著地上跌落的菜篮,数落道:「哎哟!!」
「为了填饱肚子还去买菜了啊」
「你钱从哪里里来的??」
「把存折交出来」
「在哪里里??」
「口令是什么??」二姑姑发著火气,往她身上寻找存折。
恩英很是害怕,难过地道:「不可以~」
「爸爸妈妈说过~」
「不要告诉别人~」恩英受亲人欺负,感到委屈难受。
大姑姑叫骂道:「我们是别人吗??」
「快说!!」
「房契藏哪里里了??」
「股票什么的都藏哪里里去了??」
二姑姑不满地道:「跟残疾问什么问啊??」
「直接搜..!!」于是,两人便在肥皂店里到处翻找。
恩英又惊又慌,指著两姑姑,发著哀鸣声,叫道:「奶奶~」
「姑姑们在干嘛~??」
「不要~」
「请你这样跟她们说~」恩英情绪激动,无助又很害怕。
恩英希望奶奶能阻止姑姑们的野蛮行为。
奶奶却重重甩了她一巴掌,怒道:「是你害死了我儿子」
「都怪你 我儿子死了」
「都怪你这扫把星进错了家门」
「知道吗??」奶奶辱骂纯真的恩英。
恩英登时傻住,摸著脸颊,发出轻轻的哭声道:「奶奶~」
奶奶怒吼道:「我怎么会是你奶奶呢??」
「怎么会??」
恩英难过不已,泪水涌了出来,回道:「我~」
「错了~」
「请你原谅我~」
「不过奶奶~」
「爸爸妈妈~」
「为什么是我害死的~??」
「我~」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吴升雅呜咽地哭了出来。
恩英啜泣著,又道:「不过~」
「为什么是那样的~」
「为什么怪我呢~??」
恩英双手紧握深感委屈,两眼紧闭张口的泪容,呜呜咽咽发著悲鸣声,颤抖的身子哭泣不停。
(寻遥子注:这样的哭泣法相当震撼,非常有渗透力,哭声可以穿透墙壁,已经是字穷难以形容这样的哭泣,应该是呜呜咽咽的哭法,然后再加深一点,以厚重的力量来呈现,其呈现的悲鸣声让人压得喘不出气来,我认为这是用”25岁心智”以7岁的方式哭出来,真正7岁小女孩不会这样哭的,在于恩英是有大人的想法哭出来的,受限于她必需使用7岁的行为。
OnAir戏中戏的选择,为什么要以T剧为题材,戏中戏的题材非常广,我看到此处才忽然想起为什么??
25岁的年龄只有7岁心智的角色,其中T剧主要的几场代表戏,也都是以哭戏为主要,能够很传神的使用演技去诠释出来,且一看就知道是戏中戏,才能够突显戏中戏的那个点,也就是恩英的角色。
而又选择哭戏为主要部份,25岁的人要哭得像7岁一样,可以更鲜明地流现出戏中戏的味道,这只能靠”演出”来呈现的,当然T剧的情节感人也有关联;相反的如果吴升雅去演医生恩汐的角色,那倒底是金荷娜的吴升雅,还是金荷娜的恩汐呢??其中有种角色混淆难以分别出的味道,只有恩英的角色可以有效的区别,观众一看就知道这是吴升雅的恩英,而不会产生严重的混淆,但跳出来说这也是金荷娜的恩英,也是金荷娜纯粹依靠演技而展现出来的角色。
)

家里,吴升雅在拍摄过后,擦著头发走到客厅。
吴升雅舌头抵著一边脸,摸著被打的半边脸,叫道:「该死..!!」
「还很痛呢..」吴升雅一脸不快,便往沙发坐下。
助理不解问道:「怎么不切换画面呢..」
「干嘛真挨打啊??」
「以前你都是切换画面的..?!」
吴升雅不悦地回道:「切换什么切换啊..!!」
吴升雅拿起手机,看着手机却无来电,眼神晃动若有心事般。(见张基俊有无打来,也对应拍戏心神不灵,OnAir16-6)
助理见状,即道:「啊 对了..!!」
「代表来过电话了..」(张基俊)
吴升雅道:「没来啊..!?」
助理回道:「打给我的」
吴升雅惊讶地看着她,助理接著道:「他说今天不能一起看」
「他另外录制」(原本两人一起看)
「不过确实」
「张代表和陈代表做事风格不一样」(张基俊、陈相宇)
「我去办公室一看」
「他把第1、第2集录了下来 反反复复地看着呢」
「而且还做记录」
吴升雅感受著她的话,随后问道:「他在哪里里??」
「没说吗??」
助理回道:「在办公室」
「他说要开什么会..??」

张氏娱乐公司的办公室,召集了四个经纪人,共有五人开著会议。
召集人张基俊开场白,便道:「从现在起」
「在这里说的一切」
「请大家保密」(所以会有人说出去)
「在座的各位代表」
「或许没有特A级演员」(特A级应该是好莱坞才会有)
「但至少都有1、2名A级演员」
「不过」
「分散开来是1、2名」
「但聚集起来」
「可以超过一打」
黄色领带的经纪人道:「聚集起来??」
张基俊应道:「是的」
「我叫大家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
「我们几家经纪公司合力打造出一个招牌」
黄色领带的经纪人道:「喂」
「打造出一个招牌就是合并的意思吗??」
灰色领带的经纪人道:「说的高尚点是合并」
「说白了是分摊利润」
「但哪里有什么利润可分啊??」
张基俊同意道:「是的」
「是分摊利润的意思..!!」
「所以我想创造可分摊的利润」
「没有雄厚的资金」
「光靠1、2名演员支撑是很困难的」(也是张基俊处境)
「这一点大家都深有体会」
「谁口渴谁挖井」
「我来拿铲子吧..!!」
紫色领带的经纪人颇有兴趣,问道:「具体..」
「想怎么做..??」
张基俊便向四人发送计划书,且道:「我做的投资计划书」
「我们经纪公司」(张基俊的张氏娱乐公司)
「有吴升雅 想必各位都知道」
金廷恩 张娜拉
「还金炯完」(三人在OnAir16-4有点到)
「也想进一步签下合约」
「不过现在」
「因为没钱签不了合约..!!」
(寻遥子注:OnAir16-4,张基俊见过金廷恩后,已获得金廷恩的同意,即张基俊有资金后就可与金廷恩签约,金廷恩的同意是让张基俊有足够的自信心,去计划这样的合并企划书,若说缺乏资金所造成的困境,此合并计画就是解决资金的问题。)
这重点话一说出,四个经纪人抬起头看他。
其中,经纪人蔡东奎即道:「叫我们这些大忙人过来」
「你开什么玩笑??」(四人中只有他有名字)
「有钱的话自己做 何必还要合并啊??」
「到底」
「你想说什么??」该经纪人反问了一个有力问题。
张基俊重申道:「刚才我已经说过了」
「大家合并..」
「我给你们资料后面」
「只要加上各位的演员资料就行了」
「那样一来」
「比SW」
「规模还要大..!!」
这话令四人有些动容,四人面面相觑,增加计划的相像空间。(想是常被陈相宇给挖角)
张基俊接著道:「已经」
「Act&Movie 和未来经纪公司 同意合并了」
「只要各位也参与的话」
「可以拥有20名左右的A级演员」
「这样一来」
「投资者也由我们挑」
「越早决定对双方越有利」
会议里,四个经纪人讨论起来。
(寻遥子注:因为与A级演员签约,先要一大笔钱付给演员,大笔钱出去后再慢慢回收,经纪公司不可能总有一堆钞票,可以签下一个又签另一个,倒头来就是另需要金主来投资,有了钱才能再去签下A级演员。也所以捧著钱的人就能游走此行业,目的是什么自是不堪一说,经纪公司受钱所压制。
但经纪公司的规模够大时,较不会朝夕不保,有了名牌别人有需要也来洽谈,曾经让李庆民和徐英真找不到一个A级男演员,有一家这么大的经纪公司,定然便想到往那边去找,名声一高自然机会也多,再选择投资者的资金时,可以有更高的自主条件。
但是,张基俊的目的是什么??风光过也潦倒过的经纪人,因吴升雅的投靠而复活,如果对金钱这么汲汲营取,他应该是陈相宇的人格特质,这企划是起源于金成伍的话
OnAir15-1,也获得吴升雅的同意OnAir16-2,原是分担吴升雅的辛苦,其实为凤筑巢的味道,是打造一个给吴升雅的经纪公司。)

工作室,电视正播放T剧片头,安多情喊道:「作家 开始了!!」
徐英真从房间出来,坐在沙发道:「好紧张」
「今天的收视率可不能下降呢..」
安多情拿著一盘零食,吃著东西道:「刚才我去银行的时候」
「听见大婶们都在谈论吴升雅」
「不会下降的..」
徐英真宽慰一笑,随即不满地道:「没人谈论作家吗??」
「写的好 比以前好 台词好什么的..」
「没谈论吗??」徐英真久未发病,再度故态复萌。
安多情回道:「作家的名字应该在拍摄现场谈论的吧」
「李导演会说..!!」安多情话中有意含在。
徐英真有些不解,却心虚地问道:「那个是」
「什么意思??」
安多情露出古怪眼神看她,讪笑道:「你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徐英真眼神闪烁,一阵难为情,指著电视道:「开始了!!」
「看吧..!!」徐英真岔开话题,顾左由而言他。
安多情更好奇地看她,露出揶揄的表情,把零食递给她吃,徐英真以嘴接过。
电视正播著Ticket to the Moon第4集:
两人在咖啡厅同桌谈话,恩汐道:「我确实在孤儿院待过」
「但我没有妹妹」
Aden问道:「确定吗??」
「不会是你不记得了吧??」
(OnAir16-4)
(寻遥子注:安多情的表情是延续OnAir16-6,ㄚ鬟知道小姐的心事的意思。)

同一个时间,房间有两人也在看,是彩利与陈相宇,看着Ticket to the Moon第4集。
恩汐惊道:「什么??」 (紫色是拍摄或电视画面的区别)
彩利看着电视,道:「哥哥 你看看」
「我的表情简直是艺术」
Aden道:「还是..」
「不愿意相认??」
(OnAir16-4)
彩利自吹自擂,惊呼道:「天啊..!!」
「瞧瞧我眼睛里面的哀伤..!!」
陈相宇拿摇控器却把电视一关,彩利惊道:「啊..」
「干什么??」
「干嘛啊??」
「干嘛关掉啊??」
「还要做评论呢..」
彩利不解他突兀的举动,一连发出四句不快的声音。
陈相宇道:「不用做了」
「我去洗桑拿」
「今天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陈相宇不悦地离开。
彩利感到一头雾水,叫唤道:「哥哥」
「这是为什么??」
「哥哥..!!」(已蕴酿抽走彩利)
待续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上一则: 真爱OnAir17-2集
下一则: 真爱OnAir16-6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