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真爱OnAir15-5集
2009/01/07 20:34
浏览1,612
回响0
推荐1
引用0

真爱OnAir15-5集

在客厅,回忆后的七年,两人坐在沙发喝著格鲁吉亚红酒。(对应吴升雅提议的喝酒)
吴升雅问道:「那天你做了什么??」
「我走了之后..」
张基俊叫道:「什么..做什么??」
「喝完酒就在那里睡了..!!」张基俊回答的笑容有些僵硬。
吴升雅问道:「真的吗??」
张基俊叫道:「多可惜啊??」
「花了那么多钱??」
「你..!!」
「知道那个房间有多贵吗..??」
吴升雅毫不思索,脱口而出道:「包括红酒在内一共180万元」
「因为是套房..!!」
张基俊大吃一惊,道:「那个.. 你怎么知道??」
「难道你…」
吴升雅露著笑意,道:「难道什么??」
「跟别人也去过吗??」吴升雅面露冷笑,眉毛扬了扬。(就是这句话)
张基俊动也不动,像被定住呆看着她。
吴升雅眼神一转,便道:「有件事我想问你」
「要是你回答的话 我也就回答你」(以小问题换大问题)
「上次去拍片头时玩真话游戏时」(OnAir12-6)
「徐作家不是问过吗??」
「你说你有喜欢的人 那个人是谁??」
张基俊看着她一惊,吴升雅便道:「为什么没有回答??」
「喜欢过徐作家 对我却敢说..」
(寻遥子注:OnAir6-4中两人的对话,告白之后就不能轻松面对,若是如此又怎么会对徐英真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不就是对喜欢的人有当面告白的意思在,要不就是真的存在那样的一个人,所以在真话游戏,徐英真抖出张基俊也对她说过此话,吴升雅事后一想也应知道徐英真说的与她所认为的,其实是不同一个人。因为已经是1加1等于2的问题,她不需要再问「1加1真的等于2吗??」,所以定然有怀疑才说出口。)
张基俊反问道:「你好奇这个做什么??」
吴升雅回道:「因为是表白的好机会但你没说」
「难道徐作家当时就是有夫之妇吗??」
「是有夫之妇吗??」
张基俊回道:「不是的!!」
吴升雅又问了一句,道:「不是啊??」(确认的疑问)
张基俊回道:「不是徐作家」
「喜欢徐作家是后来的事情」
吴升雅道:「那么 到底是谁啊??」
张基俊却问道:「那个房间的价钱 你是怎么知道的??」
吴升雅盯著他道:「你不想回答吗??」(逼问)
张基俊道:「你来我这里之前 谈了恋爱吗??」
吴升雅一派轻松,故作笑盈道:「到底是谁在好奇??」
「男子汉张基俊??」
「还是」
「张氏娱乐公司的社长??」
张基俊问道:「是这个道上的人吗??」
吴升雅微笑道:「怎么??」
「为什么不直接问是不是水岩的二公子??」(阴魂不散的水岩建设,OnAir1-3)
张基俊即道:「我知道不是他」
「我也认识吗??」
吴升雅轻松应道:「你也认识的好呢??」
「还是不认识的好呢??」
张基俊问道:「到底是谁??」
吴升雅即道:「那是我问的..!!」
张基俊不理会她的问话,仍追问道:「好好回答我」
「你是怎么知道房间价钱的??」
吴升雅逼问许久不得逞,无奈叹气,遂道:「26岁的人知道饭店房间的价格」
「有那么大惊小怪吗??」(这一说很重要)
张基俊一听脸色生硬,把头转了过去。
(寻遥子注:吴升雅的说法没有错,何必要大惊小怪的,所以张基俊的这个动作,是反馈她的这一说,因为他知道不该以男子汉的张基俊立场来问话。)
吴升雅看着他,淡淡地道:「我醉了」
「你走吧..!!」吴升雅说著人站了起来。
张基俊坐着也不动,语露命令口气道:「坐下!!」
吴升雅转身瞧著他道:「想让我陪坐的话必须有很多钱」
「长达3年的公寓广告」(指水岩建设,OnAir1-3)
「我也不放在眼里..!!」吴升雅逼供不得,性子更不耐烦。
张基俊吼道:「坐下!!」
吴升雅皱起眉头,叫道:「你干嘛那么大声??」
「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难道我就不能谈恋爱吗??」
「演员就不能谈恋爱吗??」
「怕影响形象 损害你的利益吗??」
「不过张代表你没什么可损失的啊??」
「因为签约金太便宜了..!!」吴升雅露出冷笑,越说越是恶毒。
张基俊坐着仰望,两眼盯著看她,
吴升雅眼神飘忽,一阵觉醒,仍不悦地道:「你看看」
「叫你走的时候乖乖走就好了..」
「何必赖著不走受这种羞辱呢..」
「不是吗??」
张基俊深呼了一口气,看着她正色道:「正因为今天的采访」
「记者们随时会来骚扰的」
「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谨慎言行」
「刚才你都什么表现..!!」张基俊不悦站起,转身走人。
吴升雅注视著他离去的身影,面露无奈之色,道:「傻瓜..」
「还得垫几张垫子才够啊..??」
(寻遥子注:本段是延续鲑鱼返家说而来的,若能够透析吴升雅心境就能懂对话的道理。
向来张基俊与吴升雅的较劲,经常是在交换条件”你若先说出为什么,我就回答你的问题”,其间是看谁先丢答案,但经常是张基俊先说了或先做了,吴升雅最后不见得有会回应。
但此时立场是颠倒,吴升雅已经在鲑鱼返家说
OnAir15-4清楚地”回答一个问题”,也是对张基俊回答的问题,向来吴升雅在条件里是”对方要先说,她才看看要不要说”,现在是她把后面的”回答”先做了,也顺理就想要知道”一个为什么”。
吴升雅会提真话游戏中的问题,徐英真口中张基俊喜欢的人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是个吴升雅半知半解的疑惑,我认为这是一个作球行为,就是要让张基俊发挥的动作,因为她已经”先”表态过了,就是鲑鱼返家说她这只鲑鱼是回到张基俊身边,现在就只差一个张基俊的回答,因此两人的对话过程就向吴升雅在逼供,吴升雅是轻松面对,只是张基俊回避却不说。
最后吴升雅会说「还得垫几张垫子才够啊..??」,就是指已经在制作发表会当众吐露自己的心事了,难道鲑鱼返家说是不够大的垫子吗??她又提问一个真话游戏的作球问题让他发挥,逼个半天一个字也不吐出,各人问各人的,张基俊若把问题清楚回答了,张基俊所问的也就不是问题了,就是在有点瞎捣蛋乱扯一通,吴升雅得不到所要的答案,态度转为不高兴,被激怒之后也合乎一惯性把对方怀疑的全部承认下来,更以很强烈的话锋反呛回去,有种吴升雅恼羞成怒的味道在。

真话游戏
OnAir12-6,张基俊问道:「跟我签约的理由..是什么??」
吴升雅望着他许久,冷冷地道:「连那个都不懂」
「那就是傻瓜..!!」
起初我也不懂这话是什么,但这可是玩真话游戏的问题,有问就要回答真话,吴升雅可是真话回答,只是听不懂??
把签约的理由单纯地解析,细想有那么多经纪公司抢著和她签约,她会自动投奔一个倒闭的经纪人,3万又不是30亿??所以原因就是鲑鱼返家说,吴升雅不是来到张氏娱乐公司,而是回到张基俊身边,真话游戏中吴升雅是实话回答的,只是转了弯来回应他的「连”那个”都不懂,那就是傻瓜!!」,到底”那个”就是指什么呢??最低条件下的认知。
对吴升雅而言,张基俊的意义是什么??以喜欢来形容??以爱来解释??是不足以形容这样的情感的,个人觉得吴升雅的鲑鱼返家说是相当贴切的说法了,味道很浓又不会太露骨。
喜欢是可以只维持3秒钟时间,爱也不见得可以持续到七年,本剧用了许多技巧去淡化了这个意含,呈现一些后又立即转移开,还刻意轻点平静的水面,来混乱观众的视野。
前面的故事让观众忽略这个最根本的问题,但只要一个问题就破解了「什么样的理由让3万变成30亿,且要主动向他谈签约呢??」,因为外界不知道那签约金是3万的底细,如果把3万丢出来引爆,一般人就懂其中道理,那个最低的标准至少是”很喜欢”的程度,此刻回头去对应吴升雅与张基俊的签约,那个动作就很清楚明白了,所以「张基俊连”很喜欢”都不懂,不就是傻瓜吗??」,最低条件下的认知。
)

离开后,张基俊深感苦恼,怪责自己的不当,承受著身份的压力。
(寻遥子注:张基俊一直追问吴升雅为什么知道房间价钱,是一种妒嫉心的作祟,诚如吴升雅说的男子汉张基俊,张基俊混乱了他的立场,所以此刻他的表情是反省不该那么质问吴升雅,一时忘了社长的立场,因为以社长的身份,对此事何必大惊小怪的呢??)

客厅,吴升雅倚靠在餐桌上,一双明亮的双眼,看着格鲁吉亚红酒,脸颊窝在手臂内,眼睛眨著眨著,露出会心一笑。(浅笑的回忆:接续少女与大叔-格鲁吉亚红酒#5,吴升雅已离开房间,释疑吴升雅何以知道价钱。)
饭店大厅,吴升雅面有暖意走了出来,却望见张基俊在柜台,便走过去倾听谈话内容。
张基俊惊道:「什么??」
「1..180啊??」
「怎么可能呢??」
「刚才那个房间是昨天我们借用的啊..??」
经理道:「昨晚不是已经拍摄完走人了吗??」
(即该房间是租借)
张基俊叫道:「不过还没到24小时呢..」
(指房间借不到24小时)
经理叹了口气道:「刚才你在电话里明明说帮你预约的啊..??」(OnAir10-1)
张基俊面有苦色,回道:「那是」
「为了装有钱…」
「反正」
「我是待了1小时呢?? 还是2小时??」
「就2杯红酒 才坐一会儿就出来了」张基俊与饭店经理争论著。
经理瞧著他手里的酒瓶,把质疑的眼光对准他。
张基俊顺着眼光一看,便道:「这」
「这个反正开都开了 想拿回家喝」
「这个我付钱..!!」
经理道:「我们也想给你行个方便」
吴升雅在旁听著对话,原来底细是如此,不禁笑了出来。
经理仍道:「但规定上…」
张基俊叫道:「我知道规定 谁不知道啊??」
「但是」
「真的是开瓶不久就立刻出来了!!」
「经理 你就给我点优惠吧??」张基俊象是在讨价还价。
经理身体晃了晃,把无奈回应给他。
张基俊面有难色,试著道:「其实我…」
「想好言相劝女高中生..」
经理一听两眼瞪著他,表情很是惊愕。
张基俊见他表情忽变,愣道:「怎么了??」
经理一听想着不堪,向他上下打量一番。
张基俊激动地道:「你在想什么啊??」
「那个女高中生不是浮在脑海里」
「让人想入非非的那种..!!」
「啊!! 我真要疯了」
「上次我让她不要再梳苏子叶发型」
「但她今天把苏子叶干脆贴在脑门上了!!」张基俊想解释他善心之举。
吴升雅在远处听到谈话,手摸著额头上的头发,眼神眨著不停。
张基俊无奈把酒瓶一放,道:「多少钱??」
经理道:「180!!」
张基俊只好递出用信卡给经理。
吴升雅双眼凝望柜台方向,露出温暖的笑容,忽然她脚边有些动静,低头一看是小男孩在旁边。
(七年前的小俊)
一女子跑来喊道:「俊儿..!!」
那女子正是徐英真,抱起小俊低身行礼道:「抱歉」
徐英真也就离开,吴升雅回看着柜台方向,却不见张基俊踪影,四下张望又跟了过去。
(之后的倒叙分两段,一段是接续徐英真七年前的故事)

房间里,徐英真帮儿子穿好衣服,安置小俊就寝。
小俊道:「我看了发表会」
「网络上报导满天飞」
「不过妈妈你很不上镜」
徐英真道:「因为是跟女演员站在一起」
「单独拍还是很漂亮的」
小俊道:「爸爸打电话过来了..」
徐英真有些好奇,问道:「为什么??」
小俊回道:「他说看了网络直播」
「让我转告你继续努力」
徐英真很是感动,拍拍儿子,又道:「快点睡吧」
「时间很晚了」
小俊往后一仰,躺在床上道:「我要睡了」
「你唱摇篮曲给我听吧」
「米奇老鼠那首歌」
徐英真听了一笑,便道:「好吧」
「闭上眼睛..」
徐英真又笑了一声,便唱道:「一只老鼠」
「两只老鼠」
「三只 四只 五只老鼠」
「六只老鼠 七只老鼠」
「八只 九只 十只老鼠」
「一共十只 不 二十只」
「不 三十只 四十只 五十只…」(onair之浪漫小屋,宋慧乔??宋允儿??)

小俊睡著后,徐英真离开房间,走到客厅,见李大婶在织毛衣。
徐英真面有歉色,走来道:「抱歉」
「我妈妈今天店里客人太多」
「才刚刚打烊」(大致讲她为何回家,不在工作室)
李大婶回道:「没关系!!」
「开店做生意当然客人越多越好」
「你不要担心 还是走吧」
徐英真面有暖意,道:「谢谢你肯再来」
「我很担心你不要再来了呢..」(OnAir14-3)
李大婶道:「身体还好著呢..」
「当然要赚钱了」
「刚好又谈到赚钱的事情」
「所以我也都说清楚了」(对儿子李庆民)
徐英真温和笑著,道:「是吗..」
徐英真见她织毛衣,甚感兴趣,称赞道:「颜色真漂亮」
「你是不是很喜欢织毛衣??」(点出毛衣)
李大婶回道:「可以不用胡思乱想 所以喜欢」
「你快走吧 不要担心!!」
徐英真喜笑著,应道:「好的」
「拜托您了..!!」

工作室,安多情见徐英真回来,她正讲著电话。
安多情闪过一阵惊色,大声道:「好的 好的 知道了」
「作家已经回来了 我转告她一声!!」安多情挂断电话。
安多情道:「是SBC网页企划组打来的」
「说官网要开通了」(T剧的官方网站)
「叫你把电视剧的企划意图」
「和主要内容及人物关系图发给他们」
「我写好企划意图给他们吧..」
徐英真面露不快,道:「你不是在找其它工作吗??」(OnAir15-2)
安多情道:「我怕你太无聊 所以玩了一下而已」(指上次呛话)
「有了矛盾才能更加亲近」
「你不知道吗??」
徐英真听了冷笑一声,便道:「告诉他们 企划意图可以写给他们」
「但人物关系图我不做」
「恋人 仇家 矛盾」
「这种简单明了的关系我不喜欢」
「人的心理」
「并非那样简单明了..!!」徐英真无奈地说出。
(寻遥子注:瞬间让我想起太王四神记,那个朱雀究竟是谁的混乱图表,一堆人四处在引用官网的图表,可是尽信书不如无书,宁可尽信官网看的图表,也不愿信你所看到24集的内容,要知许多的韩剧都有这样的关系图,但这是在刚开播没多久就有这样的图表,长达数十集可是动态的关系,也不知是否为伏笔而隐藏,也不知有无外力而改变。徐英真说出此话关系之后的回忆,也算是Onair本剧作家的一种表达。)
安多情应声道:「是的」
「要不要喝杯咖啡??」
徐英真道:「嗯」
安多情又道:「对了」
「今天那个网上直播」
「可能看的人超级多」
「我也看了」
「但联机很不顺畅..」(制作发表会vs鲑鱼返家说)
徐英真面色凝重,似乎想着事情,转头回道:「是吗??」
徐英真忽然想起七年前的自己,当时在饭店的时候:(倒叙,少女与大叔-浅笑的回忆#6后的故事)
饭店大厅,徐英真怀里抱著小俊,母子俩在沙发上,一旁是行李和包包。
小俊拿著零食,徐英真道:「妈妈帮你打开」
这时候,李代表从外头急跑进来,一个高中女生匆忙跑出去,两人在饭店大厅擦身而过,李代表也不以为意,忙著来见徐英真。
(寻遥子注:那个女高中生就是吴升雅,虽然只有背影。李代表当时不是制作社代表,很可能连制作社都还未存在,但回忆还是以李代表来称呼她,这是对人物的一惯性。)
李代表一见母子两人,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会在这里??」
「应该在伦敦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真的离婚了啊??」李代表神情激动,一连四个问题。
徐英真表情黯然,一个问题也没回答。
李代表跟著坐下,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到底什么事情??」
「上次你就在电话里泣不成声」
「他真的有外遇了吗??」
徐英真眼神低垂,抱著小俊,回道:「姐姐 抱歉」
「这件事」
「以后在说吧」
「我还没告诉我妈妈呢..」
「在我找到工作 找到能住的地方之前」
「帮我保守秘密」
李代表无奈把头转开,徐英真道:「姐姐」
「我..」
「能不能在杂志社找个工作呢??」
(电视剧制作社的前身竟是杂志社)
「翻译什么的 也都可以」
「我再也不说我要写小说的话了」
(即她只想写小说剧本)
「我就乖乖地赚钱」
「姐姐你能不能帮我打听??」徐英真无助下恳求李代表。
李代表骂了一声,叫道:「死ㄚ头 真叫人抓狂!!」
「先回家再说..!!」
徐英真哀苦叫道:「我不能回家..!!」
(前面已说,她不让徐母知道)
李代表大吼道:「我是说我家..!!」
「怎么能一直住饭店呢..!?」李代表面有怒色,大声地斥责她。
李代表随即露出笑脸,逗著小俊道:「俊儿啊..!!」
「我是慧京姨妈..!!」
(李代表的名字)
「还记得姨妈吧??」李代表说著从徐英真手中接过小俊。
李代表抱起小俊晃了几下,呼道:「哎哟!!」
「都长这么大了」李代表欣喜抱著,又拍拍小俊。
李代表转头瞧著她,怒眼一张,叫道:「你干嘛呢??」
「还不快拿行李..!!」
雪中送炭,徐英真铭感于心,垂视的眼神,竟流下泪来。
徐英真无助而凄楚的面容,颤抖声道:「谢谢你」
「姐姐!!」
「我」
「一定会报答你的」
「等我有了钱」
「一定报答你」
「真的全都报答你..」
李代表不耐烦,叫道:「发什么疯??」
「快拿行李..!!」李代表怒眼一瞧,又向她催促了一声。
李代表转身拍拍小俊,笑笑逗著他道:「走罗~!!」

(寻遥子注:徐英真是很有人性的角色,本剧只好用不人性的外在,去掩饰她有人性的一面,傲慢、无礼、自负、抓狂、小孩子的个性。在张基俊的话中OnAir5-2里,姜局长是导演时她是新人作家,姜局长对她有提携之情,在什么也不是的一个新人,让她有机会出线。
而李代表在她婚姻破碎时,在她无助时伸出一手,若细嚼李代表的反应,当徐英真说要报答她时,李代表根本不理会这句话,这是百分百不求回报的,纯粹友谊上的伸出援手,李代表的怒笑之间的应用,细细体会是相当动容的,对人伸出援手的怒气太棒了,衬托出雪中送炭的味道,面对小俊的笑容又不使怒色成为苛刻,所以这段反而是描写李代表的人性面。

这段倒序的呈现,更清楚了徐英真婚姻状况,对于徐英真所说的戒指,那个戒指死她都不肯放手,本剧是从开始就是慢慢地述说的状况:
一、OnAir2-1忽然有个小孩:徐英真应该是已婚,可是又不太像。
二、OnAir2- 6又有个戒指:明潭的戒指,已婚是不谈戒指的,有情人才会谈戒指,所以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三、OnAir3-3又不是要再复合:徐母在店里说话,所以懂了一点,应该是离婚的状况,可是那戒指意义不明。
四、OnAir4-3家庭没守住,离婚的女人:徐英真对李庆民说的话,把那个戒指的意义加了注解,徐英真的情况清楚许多。
五、
OnAir14-6大吵、歇斯底里:徐英真随口说出的话,蕴含深刻的离婚问题。
六、因丈夫外遇而离婚:这段就点出她的完整故事,回应了”家庭没守住,离婚的女人”。)
待续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