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伦敦房事番外篇: 大楼外墙事件 (刊于换日线网站)
2019/11/21 16:59
浏览2,797
回响1
推荐28
引用0

2017年六月发生在西伦敦格伦菲尔大楼(Glenfell Tower)的那场火灾,夺走了72条宝贵的生命,造成许多家庭家破人亡,幸运逃过一劫的居民也面临失去所有,无家可归的惨况. 这场悲剧震撼了整个英国,对伦敦人而言尤其椎心因为格伦菲尔大楼里住的大多是一般市井小民,也有不少外来移民家庭,俨然是真实伦敦市民生活的缩影. 大多数人在哀悼罹难者的同时,也不免担忧: 像格伦菲尔这样的住宅大楼在伦敦随处可见,下一次命运的俄罗斯罗盘不知道会射中哪里一栋.

事后政府相关单位勘验发现,大楼为了美观而加装的外墙,ACM (Aluminium Composite Material,铝塑复合板)易燃材质,而它就是造成大火延烧快速,一发不可收拾的主因. 这个调查报告马上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施工中的建筑一律禁用ACM塑材,已完工的大楼则一律进行检验,如果发现有ACM外墙,就必须立即采取防火措施,并且尽快更换合乎标准的材料.

我家在一个由几栋大楼组成的新建社区里. 格伦菲尔悲剧发生后,大楼管理公司只发信说会检查建材确保住户安全,接著就无消无息. 十月初,住户们发现每栋大楼的入口和楼梯间都有穿著反光背心的人,无所事事的晃来晃去. 一问之下赫然发现他们是管理公司请来的”Waking Watch”(守夜人),工作内容就是在各栋楼巡逻,”如果发现火灾,负责协助居民撤离”,换言之,没有火灾的时候,他们根本没事做,只是走来走去领乾薪而已.

有些人脑筋动得快,他们发现守夜人团队高达二十人,24小时轮班,一周七天不间断,就算以最低时薪计算,一个月下来是笔庞大支出,而且这笔费用毫无疑问地会被加在早已是天文数字的管理费里. 于是住户们联合起来质问管理公司为什么社区需要这些守夜人? 他们的薪水又是谁买单? 管理公司才不得不召开居民大会,宣布检查发现社区里几栋大楼有ACM外墙,依照政府的新规定,London Fire Brigade(伦敦消防局)的建议,这些大楼在更换外墙之前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 全数居民撤离 第二: 雇用守夜人,确保火灾发生时,居民能尽快逃生. 如果住户们不想无家可归,当然只有后者这个选项,而且因为这是为了住户的权益着想,理所当然也要由住户买单,直到大楼外墙更换为止.

那大楼外墙谁买单?” 有人问.

答案让全体住户当场抓狂: 除了守夜人,外墙也是住户买单,因为建商和管理公司都觉得他们没有义务代偿这笔费用.

大家算了一下,以单位平方米数来计算,一间两房公寓要付九千英镑左右(近台币四十万)的费用,三房依比例计算,大约是一万两千英镑(近台币五十万),这还只是保守估计的数字,而且不包括守夜人的薪水! 这样庞大的一笔账单,一般家庭就算双薪有储蓄还是负担不起房子贷款还没付完,加上天外飞来的债务,想卖屋了事也不可能因为没有人会买有火灾疑虑,又附送莫须有账单的房子大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很多住户甚至是首次购屋,毕生的积蓄都压在这里,这个晴天霹雳让人绝望到极点. 更不可置信的是,我们家所在的大楼并没有ACM外墙,完全不需要更换,但因为管理费是依所有公寓的平方尺平均分摊,我们这栋也全被拖下水,一起概括承受,谁也逃不了.

像我们这样情况的社区,在伦敦和英国其它城市有好几个,但是因为之前没有类似的案例,相关政府机构没有配套的政策,保险公司也以大楼外墙没有坏,只是因为法令改变才需要换的理由拒绝理赔. 在申诉管道有限,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只有自救.

同楼邻居凯伦出面组织Residents’ Association (住户协会),打算集众人之力向外界发声,寻求协助的同时,也让外界知道建商与管理公司弃我们不顾,藉此施加压力,希望事情有所转机. 然而,要组成一个官方认可的住户协会并不如想象中容易: 法定要有60%以上的住户列名. 脸书社群公告加社区布告栏广告一周后,还是招揽不到10%的成员,眼看住户协会就要胎死腹中,凯伦只好请大家帮忙,我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成了住户协会的创始成员之一而第一件任务,就是与其它成员分组到大楼里敲门,扫街拜票式的请人入会.

和我一组的是原籍巴西,嫁给英国人的丹妮. 对于这样温和的英式做法,她觉得不可思议: “这要是在我的国家,我们早就举牌上街头抗议了,英国人就是太爱面子,才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束手无策!” 我听了只有苦笑 - 要是在台湾,作法应该是先去媒体爆料,再开记者会,推派住户代表戴著压低的渔夫帽和大口罩,在镜头前哭诉吧?!

我们花了几个下午的时间,敲了几十扇门,对认识和不认识的邻居说明大楼外墙引起的连锁反应(很多人忙于工作,或只是租屋的房客,因此对社区内发生的事完全不知情或不关心),劝说他们加入住户协会确保权益. 在这样的直接招募下,成员终于持续而缓慢的增加,只是对我们的情况还是没有立即的帮助. 同时间,其它成员联系了地方代表,国会议员,伦敦市长,希望有人能为我们出面主持公道,然而我们收到的同情与安慰多过于实际行动,几星期过去,一点进展也没有. 很多人把气出在守夜人身上,也有人把不满加诸管理团队,对这些人极不友善,整个社区充满愤怒挫折的情绪,连居民之间也为了要怎么抗争而争执不下

某天傍晚,所有住户收到了最新的管理费账单,上面的天文数字虽然在预期之中,但还是让大家陷入更深的愁云惨雾. 我和先生看着那大约是我们所有存款加在一起的数字,连哭都哭不出来. 我们和其它住户不过是一般受薪阶级,辛苦工作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背上二三十年的贷款,只希望拥有一个安居的小窝. 这场发生在城市另一端的大火,一瞬间把大家多年的努力也燃烧殆尽. 在整个社会都为格伦费尔哀悼的同时,我们成了无人知晓的连带受灾户.  

当然,和格伦菲尔失去亲人和家园的灾民相比,我们已经幸运很多了,我不觉得我们有立场抱怨自己身处的状况有多悲惨.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里,我还是相信只要大家都还有一口气,继续抗争到底,事情必定会有转机.

过了几天,Sunday Times (泰晤士报周日版) 的一位记者联系上凯伦,希望能采访几位住户,针对我们的困境写一篇专题. 协会的几个干事讨论后,推派我和另外两个住户受访 (因为我是移民,在学校工作,又有两个学龄孩子,形象比其它在金融业工作,没有家累的年轻白领更能引起社会大众的同情). 我虽然不愿意上报,但是如果不把握这个机会为自己和社区发声,就只有乖乖屈服,走上破产一途. 两相衡量之下,我只好硬著头皮让记者来家里访问和拍照.

Sunday Times的专访见报后几天,某电视台联系住户协会,想在他们制作的格伦菲尔大火后续专题报导中,穿插几位住户的访谈. 我又一次被推上场,这一次,我面对的不只是记者,还有一台让我眼睛不知道看哪里里的摄影机,我紧张得不停吃螺丝,花了两三个小时才拍完二十分钟的素材 -- 所幸后来另一位住户在访问中侃侃而谈,声泪俱下,比我更有说服力和戏剧张力,我的段落没被采用,才免于上电视曝光.

在这整个过程当中,我其实是抱著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不知道这场荒谬剧到底会怎么收场,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然而电视报导播出后几周,住户们收到一封来自管理公司的信,信中一改之前事不关己的口吻,很客气地为这几个月来的压力与不愉快致歉,接著白纸黑字证实建商已经同意负担守夜人与大楼外墙工程的费用,请住户们不用担心

消息一传开,所有住户都欣喜若狂. 大家推想是媒体曝光这招收到了效果,建商与管理公司担心影响声誉,不得不负起责任,以求息事宁人. 就这样,长达近一年的和平抗争终于有了期望的结果. 虽然大楼外墙至今还未更换,社区内房产买卖和贷款也因为这样而衍生一些问题,但是这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状况

 

在英国十几年,我学会据理力争,当面协商,电话客诉和写抱怨信都是生活的日常,遇到这么大规模的状况还是第一次. 我向来敬重那些参与群众运动争取权益的人,但是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 这次的外墙事件莫名其妙地把我推上了前线,让我不得不站出来为社区发声,虽然离上街头还很远,但是我终于能够体会在面临最坏可能时,必须为自己和整个大环境奋力一搏的人,怀抱的是怎样的心情.  

伦敦是个有八百九十万人口的大城市. 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社区,身在其中都是极小的单位,但是这些小单位彼此之间纵横交错,编织了无数的故事. 脱欧在英国造成了极大的分裂,也带来经济上的损失,然而格伦菲尔付出了更高的代价,让这个城市里的许多小单位建立连结. 正如英国诗人John Donne的著名诗句: “No Man is an Island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 每个人都会在某种情况下,与某个无预期的对象产生关联,成为生命共同体

这场和平抗争有形的收获是一笔勾销的账单,无形的是拉近了住户们的感情. 原本大家在社区或电梯里遇到都把对方当空气,顶多点头打声招呼,事件发生后,几次会议让参与的人们认识,有了同舟共济之感,彼此变得友善许多,有些人甚至成了朋友.

年轻的我是个孤僻的人,社区这个概念嗤之以鼻,更对热心社区活动的人敬而远之,觉得这些人没事找事做,住在大城市里,谁有那个闲功夫去敦亲睦邻? 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成年人”,每月付房贷缴账单,勉强维持著经济的平衡,然后莫名其妙地被发生在城市另一头的大火,延烧到几乎失去自以为安稳的生活,而唯一能够与我背水一战的,只有素不相识的邻居.

这场外墙风暴为我上了宝贵的一课. 我再也不是一座孤岛我学会跨出去,把其它的岛屿连结成厚实的土地,也学会为整个群体发声,而不再独善其身. 抗争本身只是一个开头,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然而无论如何,我知道我不会独行.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静若
2019/11/22 03:12
点点滴滴皆学习,有些事还是必需去争取的,管理公司收的费用一般都高,其实他们很有钱的,为了永续经营,还是得负责。谢谢分享好文章。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