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野火燎原记
2019/10/15 09:47
浏览294
回响0
推荐9
引用0

每年秋季至次年初春,南加州都有一种焚风从内陆沙漠、穿过山谷沿著海岸吹向海洋。这焚风就是南加州鼎鼎大名的Santa Ana Winds(圣塔安娜风)。

2018118日圣塔安娜风突然又起 ,等到我们察觉时,电视已报导邻区Newbury Park起火了。千橡巿包括三个行政区,从西到东是:NewburyPark ,千橡(Thousand Oaks)和西湖村 Westlake Village)。我们住在最东面的西湖村。

虽说Newbury Park是近邻,但距离依然遥远,所以我们并未在意,谁知此次风大,疾如行军,刚刚这边蜻蜓奌水烧了一下,马上又有火苗跳往别处,一下子就沿著山谷燃烧到山下小镇Camarillo。然后又突然急转弯转往他处,总之风向不定,东跳西跳一直到定名为Woolsey大火为止(此火从洛杉矶县与Ventura范杜拉县交界处西米巿的Woolsey山谷开始的而得名)我们这才惊觉兵临城下,强风与烈火已在附近的橡树园Oak Park徘徊了。

位于范杜拉县和洛杉矶交接处的「橡树园」行政单位复杂。数年前,位于洛杉矶县部份的「西湖村」自立为洛杉矶县西湖村,另一部份的西湖村,则留在范杜拉县,隶属范杜拉县千橡市。这次在大风止步的西湖村「橡树园」位于洛杉矶县101髙速公路以北。因有两个西湖村,新闻媒体就一律以西湖村称之,,事实上,我们位于101髙速公路之南,属不同的西湖村。但亲友们误以为是同一西湖村,纷纷来电问候。

我经历过火灾,所以一面看电视一面收拾行囊。我老公则不慌不忙一再说:再看看电视。电视已报两大避难所,千橡老人中心和青少年中心皆已客满,只有新开放的千橡中学还有空位。我老公跑到门口观望,然后匆匆赶回说警察来赶人了。我们的汽车早已停在门口,看到警察一家家前来通知,我们也就跳上汽车直奔千橡中学避难去了。

时已半夜,没有火的夜晚十分平静,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少数像我们一样的车辆寂寞的向避难处驶去。失火区与避灾区平时才只有十来分钟的车程,现在恍若两个世界。幸亏千橡中文学校平日周末上课都借用千橡中学,熟门熟路的,我们很快的来到校园。

夜晚的风既寒冷又强劲,下了车想把披在身上的外套穿上,风却把外套都吹跑了。我飞快地看了看手表已半夜二奌,此时正巧有几家避难人家同时到来,有一家人推著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顶著大风摇摇愰愰挣扎著缓缓前行,他们告诉我避难所就在前面的大礼堂。

到了大礼堂推开门,果真四面座椅上坐着不少人。我快速地向四周张望,居然找不到一位认识的邻居或朋友。我们就随意在近门的地方找了个座位坐下。学校礼堂甚大屋顶也髙,所以看起来避难的人稀稀朗朗。电视上不是说灾情惨重吗?但灾民却不多。事后才知道很多人去旅馆避难了,附近旅馆都爆满。

礼堂中设备极其简陋,最苦恼的是连一台电视机也没有,因此我们对外面火灾的情形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礼堂里只聼到间歇的狗叫,还有牵狗的女人在礼堂里走来走去。坐在我们旁边的一家人,女儿带了被子在地上睡起觉来,我们这才想起应当带睡袋来,那么现在还是半夜可以补睡。老妈的旁边放著一亇大笼子,里面静静地坐着一只大猫,猫没有狗嚣张,一动不动乖乖的坐着。

我因坐着无聊就四处走走逛逛,看到一大堆瓶装水堆在桌上,不知是那位好心人捐赠的。因为没有电视,外面灾情不明,感觉进来避难的人一直没有增加,是火停了吗?我聼到右手边的人在聊天,他的朋友跑去咖啡店喝早咖啡。边避难边喝咖啡,我觉得主意确实不错。此时我们已在避难所渡过了半个夜晚,天渐渐亮了…

我们终于坐不住了,我和老公就收拾东西回家去。当我们快到家时,看到警车从对面驶过。车内警察看了我们一眼就开过去了。我们住在山坡上,房子前前后后走起来极其困难,所以为了通知撤退,就这么从半夜忙至第二天中午,真不容易!辛苦了!

一回到家我们马上开电视了解现况,原来风已平熄多了,只有少数火星仍在跳耀,现在己烧到东边邻区去了。当天晚上我刚接完一通朋友问候的电话后,电视突然中断了,电话也不通了,我老公马上打去电视公司询问,电视公司只有录音:「你们所在地的WiFi 电缆毁于火,因情况危险,暂时无法修复。」。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家的电视和电话早已不是用普通电源而全改为WiFi了,难怪电视看不见了,家中却仍然有电。后来 我告诉老公关于喝咖啡避难的事,老公说,电视访问过「星巴克」,服务员说至少要等一个半小时以上。

当天晚上电视恢复了,我们终于得知外面灾情,火势 已东移。

第二天清早似乎火己平熄,我们就决定开车出去看一看。车刚开到门口,见到邻居太太匆匆走来 ,告诉我们他们回来了。当大火刚起时,我们就收到他们的Facebook言:我们撤离了evacuated

据她说她们逃到她母亲家避难,但今天有丧礼必须赶回参加,谁知高速公路101封路,他们费了好大的劲,绕了好多路才刚到家,难怪她看起来风尘仆仆很是疲累。

我们开车上路,发现市面十分平静没有火烧的痕迹,只有房舍之间空地被烧过了,显然是救火员放火烧出来的隔火墙。我们经过菜巿场去买点食物,据员工说,他们昨日照常营业没有关店。最后我们到西湖边去绕了一圈,发现一架架飞机斜飞下来舀水再飞上去浇水灭火。我忽然想起, 昨夜电视曾报导:风太大,飞机不能起飞。

附近Malibu(马里埔)那里住了很多大明星和富豪,所以当新闻舖天盖地的报告火势扑Malibu时,我们就知道这儿安全了,因为凡是吹到康谷的狂风或烧到千橡的野火,一般都经由Malibu入海。

这真是一场奇特的野火,不但来得疾也去得快,而且似乎是针对千橡与西湖村而来的,起火的原因至今未明。前几天报纸还说,这次Woolsey大火,是南加州历史上移动速度最快、最具破坏性的大火。幸亏有睿智勇敢的消防人员,保住了我们的生命财产,我们真的很感谢!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我的散文
上一则: 凤求凰
下一则: 第三只眼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