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核四如今仍是台湾人民之最后选项吗?,-绝对不是.
2013/03/03 08:11
浏览515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核四如今仍是台湾人民之最后选项吗?,-绝对不是.停建核四吧!


      20年前核能安全在全世界之认知,也许尚且认为在核能是最低廉的电力来源,但是20年来也许核电厂的技术也有改善,但是在2年前发生福岛311事件后,全世界在看到海啸全面侵袭核电厂的惊恐画面直播后,相信全世界对核电厂在核能上安全产生无比的怀疑,因为福岛电厂在数十年前兴建时,万万没想到会有发生福岛灾难的一天,因为人定胜天的自负到可以抵抗天然灾害的思维,已经不再可取而信之,如今政府抛出一个核四续建的公投,而台电急于在立法院通过续建核四之数百亿经费,这一切在20年后的今天,政府官员与台电管理阶层甚至用停电,限电与电价暴涨来威吓民众支持续建核四,可说是一个政治算计的无能政策,因为20年的时间已消逝,而台电公司在错失当年兴建的契机,如果核四果如台电管理阶层所描述的那么安全,那么就请台电公司的罗斯福办公大楼整体的搬至贡寮去作业,也许也一并邀请促建核四的官员一同前往,说一句马英九,您敢吗?

        今天既然政府打算将核四的政策问题,用不负责任的方式交付台湾民众来公投决定,也激起社会就核四兴建与否的全面讨论,但是台电公司与政府官员避谈除了核四以外的替代方案,这是全体民众无法理解的地方,20年前也许太阳能发电与风力发电之发展尚未成熟,但是20年来全世界已是处处可见太阳能发电厂与风力发电机的建置,同时在福岛事件后,已促请许多国外许多国家立即将现有核电厂订定提前除役的时间表,而且力求其它替代能源的解决方案,但是看看台湾电力公司在过去20年来于替代能源开发之比重只有0.54%而已,远低于其它国家的比例数倍之多,就不得不让民众怀疑台电公司在替代能源开发上的忽视无作为,过去耳闻替代能源发展的业者在抱怨台电公司在作业申请的刁难,看来应该果真有其事,那么台电公司的心态是什么?,而相关督导台电公司的政府单位,在平时又是如何以台湾民众之利益为前题下,去监督台电公司在发展电力的政策,这些都是导致台湾民众对政府与台电公司的种种说词无法接受的主因,如果台电公司只公布台电公司愿意给民众看的数据,那么台电干脆宣布核四电厂属于国安层级,无法公开任何数据,这是台湾民众可以接受吗?,台电负责的委员在媒体宣称替代能源需要时间去完成,但是反问一下台电公司,那么过去的20年您们在做什么呢?,还是台电再次用智能不足来自嘲一下.

        台电宣称未来核四续建会再组一个团队,由国际上核能专家来监督整个试运转过程,但是请问一下,现在才正在召募评估小组,那么又如何去考核20年前的核四建厂计划,民众疑惑的是20年前的土木工程,经过20年之岁月,已经风蚀了多少,在一连串过去媒体爆料的弊端中,民众看到台电公司内部的管理松散,连保特瓶都能成为建材,配线电缆可以未依规定变更规格,这些工程技术的弊端发生在核四的工程上,根本是拿台湾民众的核安问题在开玩笑,所以台电公司之所以无法取得台湾人民的信任不是只有昨天才发生,而是长期累积所造成,那么未来台电公司的保证又能代表什么呢?,核四的电价成本是一直以来台电公司不愿意公开,也不愿意公布给民意代表监督的态度,连政府官员也无法取得相关资料,才会发生去年电价暴涨的社会反弹,那到底是谁欺骗了马英九,也欺骗了全体民众,未来电价的成本是如何计算,从头到尾无法说明清楚,还用限电”,”让台湾一片漆黑”,”电价涨四成”,”台电破产等惊悚字眼在恐吓社会大众,这是一个负责台湾唯一电力供应的公办民营公司应该有的态度吗?,何况还有政府官员与民意代表也枉顾台湾人民的利益,加入威吓民众的举动,这都是台电公司过去给社会的负面形象,也许这就是因为台电公司柯断电力供应的关系,所产生有侍无恐的傲慢心态.

        看看DISCOVERY的驱动未来,介绍全世界许多科学家与企业,不断在地球的未来能源探讨,让民众了解新能源的开发在过去已渐有成果,然而台电公司却花大把公关费推销美女爬上高耸电塔施工的画面,却从来没有看到台电公司在替代能源所努力的成果,因为台电公司根本没有替代能源的成果可以介绍给国人,至今没看到DISCOVERY介绍有关核能发展技术的介绍,到是看到许多次福岛事件事后报导的恐怖经历,所以说核四真的有必要再续建下去吗?,名嘴吹嘘福岛事件至今没有死过一个人,更是让民众感觉到打从心中的害怕,执政团队与台电公司为了续建核四,已到了疯狂的地步,还是另有其它目的,核四的核安问题可以拿来做为巩固权力的工具吗?,这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团队.

        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与水力发电等方式,的确是无法与火力发电或核能发电两者在电力产生之持续性所可以比拟,但是这也是发展智能电网的新趋势,利用科技的整合,将不持续的电力来源达到最恰当的转移与分配,但是台电公司一再欺骗民众在夜间用电会有比较优惠的费用,最后却被踢爆目前一般民用电表根本没有区段计费之功能,那么请问台电公司在宣导夜间用电时,为什么没有先自行检讨智能电表的更换率的多寡,而在误导民众形成民众生活上的不便利,未来人民对电力之依赖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但是除了替代能源之开发需积极的进行,而节能部份仍然有许多进步的空间,再者储能技术也是可以考虑选项,这三者来说,在过去台电公司做了什么,民众没有看到具体的作为,只看到台电公司的管理阶层弊端丛生,自肥荷包不断,抗拒监督的蛮横,这就是民众不满台电公司身为公办民营公司的原因,20年来台电公司如果真的努力建置太阳能发电与风力发电,那怕早就取得足够取代核四6%发电的电力来源,所以如今台电公司在此时机将核四续建诉诸公投,是何用意?,真的匪夷所思,再花1000亿续建,而且不保证电费停止涨价,致于核安只能尽力而为”,这样结果是民众无法接受的.

        江院长的任期最多是四年,但是核四的安全关系台湾未来的四十年,马英九的任期更是少于四年,执政团队将此国家政策利用交付公投来卸责,岂是一个有担当的执政团队的作为,为什么不敢直接下令停建核四,奉劝执政团队不要拿续建核四来与民众对赌,那一定会让民智已开的人民做出断然的抉择,如果台电公司在之前已做足准备,何以今天有此下场,主要是台电公司过去对民意的回应总是虚与委蛇,拿不透明的数据在恐吓人民,台电的员工没错,错在台电公司的管理阶层与政客的操弄,看看去年执政团队打出百万太阳能板屋顶的口号,如今一年已过去,台电公司辅导的太阳能屋顶的专案有几个,台电公司被爆料所荒废的风力发电机,又修复了几座,这就是民众没有看到台电公司之荒诞绩效,政客应该看清楚台电公司的内部真相,否则民众绝对会反扑监督不力的政治责任,赖素如委员您愿意搬家至贡寮定居吗?,唐湘龙名嘴您敢保证未来福岛事件不再出现核辐射病害症候群吗?,公投核四不是解决电力供应的本质,但是核能安全与否却关系数百万人民的生死,替代能源才是台湾最终的选项,分散风险与科技整合才是台湾人民的保障,台湾人民要睁大眼睛看清楚政客的背后动机,台电公司什么都不做,只是一再的提出新计划要求国库支付庞大国库因应,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公营机构,拿著全民的血汗钱在挥霍,却赌上台湾核能安全,该是彻头彻尾止血的决定时刻,20年了核四厂的钢筋已经锈蚀,水泥墙已被塩化海风吹的斑剥,再花千亿只是擦墙摸粉,能救回核四机组吗,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当初协建的顾问公司早有倒闭扫地的不见踪影,如果核能安全真能像20年所说的那么安全,那么应该这些公司都大发利市才对,为什么却收山不见,这就是悬疑之处,不幸的是20年在台电公司的荒废绩效下,核四已错过开发的契机,替代能源已大幅度的成熟,6%的核四可提供之电力,绝对有其它的选项可以取而代之,民众不要掉入政客的陷阱,公投只是操弄权利的工具,民众绝对敢于面对,执政团队不要错估情势,否则将会死的很难看的,大家多想想,多尽一份力量,企业多花一份心力节能,这些都可以让台湾不要走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20年前的决,,不见得在20年后的今天,就是最好的选择,连核能教父与爱因斯坦都后悔的科技,也许在21世纪来说,仍然是一个不成熟的科技,那就应该在22世纪以后,人类再重新思考核能科技是否仍要应用于一般生活之中,蓝绿在核四议题上,如果只存在夺取权力的优势,那就是忽视台湾民众的安全考量,蓝营在提出核四公投时,就让人民质疑,只是为了让绿营失去立场而已,而绿营在面对核四公投的接招,只是让人民感觉到想夹带公投门槛的修法,以利将来其它神主牌的祭出,所以两者根本在心中没有台湾民众的未来,蓝营根本不需要提出核四公投,因为20年后的今天,看到福岛事件与过去台电公司的管理松散,以及未来核四续建需再支付庞大的1000亿国库财源,就应该拿出担当直接宣布核四停电的政策,那么为什么不如此抉择,一则是执政团队接受到台电公司错误的讯息,而不自知,二则是执政团队在不敢面对停建核四是对手的神主牌,而有所颜面尽失的窘态罢了,所以执政团队连如此的担当都不敢面对民意,难怪人民会认为无能,而绿营在面对如此的挑战仍在算计,如何在此对决中,能够从中获得未来的外围效益,才是让人民所不耻,因为绿营在此核能与未来能源的选项中,无法提出让台电公司哑口无言的替代方案,才会让对手有机可乘,所以核四议题只是蓝绿两个烂党的角力,却拿台湾民众的核能安全与未来经济发展的电力需求做祭旗,无奈的台湾最大之弱势才是台湾的民众,因为当台湾人民在每四年一次的选举过程,只有选前的一天是强势,其它的3年又264天都是弱势,社会中有影响力的精英却只顾著抱著各自的共主,不敢对权利拥有者形成压力,才让整个社会纷扰丛生,难道面对核四停建的决策有那么困难吗?,还是为了顾面子与又要抢里子的心态,这些都不是一个有担当的执政者所应该有的表现,立即思考可行的替代能源方案,才是勇敢面对台湾人民的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