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潘金莲语录之潘金莲雨露
2009/12/23 09:22
浏览1,559
回响3
推荐22
引用0

潘金莲语录之潘金莲雨露 [长篇连载] by 淳于芭芥
前言

 

我决定将在我的博客中陆续推出并发展三部长篇连载,第一部就是「潘金莲语录之潘金莲雨露」。


「潘金莲语录」是全书的名字,「潘金莲雨露」便是第一章。其中最主要的三个角色,当然就是我自金瓶梅中借出来的潘金莲、武大郎、和武松三人,而这些角色,又是兰陵笑笑生自水浒传中借出来的角色。 兰陵笑笑生赋于了他们全新又更完整的生命。


金瓶梅所描绘出的社会与生活,表面上虽然承续了水浒传的宋朝背景,实际上所反映的却全然是明朝中叶之后的社会与生活形态。


而「潘金莲语录之潘金莲雨露」又做了更大胆的更动,将他们置入了科幻的世界!


写实言情社会的写作,完全视诸于作者对当时社会人情世故的观察与洞彻。金瓶梅正是为我们留下了明朝中叶社会的第一手宝贵资料。不少当今的学者自该书的内容考证出明朝百姓,甚至官吏日常生活上的形形色色,诸如他们饮食喝茶的方式是否与现在相同?他们女士的穿著发型与现代女士们的时尚,又有何不同处?

科幻故事全部建筑在一个虚幻的宇宙内,则对一个作者的考验便端视作者的幻想能力了。潘金莲、武大郎、和武松三人联手起来,在面对异形的挑战、身陷于未知的世界、周游著陌生甚至凶险的星球、闯荡宇宙之时,他们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他们需要如何的来改变甚至改进自己呢?那么不妨让我们打开局限的栏栅,让幻想的野马,奔向云端、飞出天际吧!

潘金莲语录之潘金莲雨露

一 「潘金莲你的死期到了!」


便在潘金莲凄厉的哭喊哀叫声中,武松一把抓起,给他大哥武植灵前上香的香炉里香灰,塞进潘金莲嘴巴,暂时算止住了她的挣扎喊叫。他反过身,走向屋角地下绑著的王婆,老虔婆已然吓昏半死,口中犹自吐著白沫。他俯下身,捏捏拍拍老虔婆的脸,毫无反应,遂不再费事,手起刀落切下头颅,弃过一旁。


就在武松转身去对付王婆的时候,双手被绑住被拉过头顶,勾到柱子顶端一根长钉上的潘金莲,她的衣裳和鲜红的肚兜,全被武松撕裂,丰满雪白的酥胸完全暴露了出来。由于她惊怖地喘息,她的乳房悸动著,乳头乳晕更因此散放出不可抗拒的魅力,但这魅力,此时此刻能让为复仇冲昏头的武松,回心转意手下留情吗?


但就在武松才转身过去对付王婆这一瞬间,满嘴香灰的潘金莲却见到了一个比剜心剖腹惨死在小叔刀下,更令她魂飞魄散的景象!她睁大眼睛,吚吚呀呀却喊不出声。


武松方转身要去对付王婆,听到她的吚呀,头也没回便说:「潘金莲!你休要哼声!今日你死期到了!」


结束了王婆,他方要将刀刃的血迹在鞋底上抹干净,突然觉得身后有悉窣风声音。他猛回身,似乎见一影子在后门口一闪!一个箭步窜过去,他两厢张望,却什么也不见。他走回到潘金莲面前,终于等到这一刻,得以亲自跟她今世所造的冤孽,作一最后的了断!


心中暗祷,「哥哥阴魂不远,武松今日为你报仇!」手起刀落,扎进潘金莲香馥馥的酥胸!

但正要开膛剖腹,便陡觉不对!刀子扎进胸脯,虽有鲜血流出,刀却如中败革!惊诧之际,运腕向下划去,但,哪里里有什么心脏?连胃啊、肚肠啊全没有!只不过一团似肉般的东西罢了!连血也极快流完。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抬眼看着潘金莲的脸,虽然她面容惨淡,星眸半闪,但,他明明在她嘴内塞了一把香灰,怎地一些不见?!他伸手去嘴里摸,牙齿连半颗也没有!

这潘金莲分明是个假人!是什么人胆敢来戏弄他?!他拔出刀子,一个箭步向后门窜去。为了防止王婆逃跑,他分明早就将前后门堵住,为何此刻后门洞开著?


抢出门外,这时夜晚将临,灰沉沉后巷空无一人,只有两旁堆放著的废物。但在一边巷口,顺著白日最后的余光,他似乎见到一点红影在地上一闪。他飞跑过去拾起查看,一片红丝布,肯定是潘金莲的肚兜。又是谁这么多事?把她的肚兜撕成小片来给他引路?就快天黑了,他急急四下查找红肚兜,看看下一片究竟在哪里个巷口出现?暮色四合中,他一路追踪下去。


二 「潘金莲嘘别出声!」

便在潘金莲嘴里被塞满香灰,唧唧哼哼叫不出声,却被看到的一个景象吓得魂不附体时,她见到的竟是武大郎!笑嘻嘻地站在她眼前,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叠罗汉似的飞快自她的躯干攀升而上,用刀切断绑手的绳索,解下她来。

潘金莲以为自己见鬼了!倒在地下试图躲远他,却不料又见到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只见另两个跟武大一样的侏儒,抬著一具跟她一模一样的人体,竖直起来,吊挂到柱顶的长钉上去。然后武大指挥著那两个侏儒,一头一脚扛起潘金莲,三人飞快出了后门。

门外是个窄窄的后巷,排满各种垃圾废物。此时已是黄昏,巷内空无一人。他们飞快转过巷口,武大要他们暂停,然后一把将潘金莲肚兜抓下,再撕成小片,扔了一块在街角,然后继续扛起潘金莲,飞快地在密密麻麻的后巷内拐弯抹角,只要一转个弯,便在街角丢下一片红肚兜。

几个侏儒,步子走得居然特快,三弯两转地他们来到一个小土地庙,平时敞著大门无人看管,这时却庙门紧闭。武大上前敲门,门打开,不料开门的竟又是个侏儒。武大用潘金莲听不懂的话向他们指示,让他们先把潘金莲扛了进去,自己却在门外的土阶上坐下守候,他是在等什么人来呢?

三 「把潘金莲的肚兜还给我。」

便在武松张著下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险些失手将刀子掉下时,他见到的竟是自己的哥哥,武大!笑憨憨地站在他跟前,向他招着手说:「就等你了,好兄弟,快跟我来。」随即又指著武松左手说:「嘿嘿,把这些个还给我。」

武松左手握著一把红肚兜碎片,又再饶上一只绣鞋,因为到了最后转进土地庙的巷口时,用完了所有的红肚兜碎片,武大就临时抓下潘金莲三寸金莲上的一只绣鞋充数。


「大哥,你,没,没……」武松惊讶异常,指著武大说不出话来。


「还有,你把这个给收起来了,」他推开武松伸出的刀:「等一会再跟你解释,快进来,我们马上得走了!」

「走?去,去哪里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们走进庙门,这个土地庙虽小,居然正正当当地供著个福德正神,瞧著神像那张笑咪咪的脸,看上去和武大居然有些像。武松认出这间土地庙,靠著水边,庙后就是条小河。


绕过供桌,他们走出后门,却立即又走进了一间陈设怪异的屋子。武松吃惊的见到半裸的潘金莲,玉体横陈躺在屋角一旁,有三个跟他大哥一样的侏儒,围坐她身旁地下,欣赏著她海棠春睡。


见他们进来,三名侏儒跳起身。武大用武松听不懂的话,给他们下指令。四人在一些发亮的方盘面前,爬上高凳坐着,然后劈劈啪啪,启动了好多开关。武大在一个台面上调整一些红色的钮,伸手又在一个高处的看板上拨动了几个小转轮。

武松不敢相信,这武大真是他那个木讷又胆小的哥哥武植吗?随即,整个屋子嗡嗡作响,武松登时觉得如腾云驾雾般,然后天旋地转就失去了知觉。

四 「这台机器叫敏高斯机二十六。」

等他转醒,发生的事又重新回想起来时,武松脑子里立即就起了这么个想法——老大肯定成仙了!他四周看看,还在这奇怪的屋子里,仍旧只有他们几个人,可就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仙界已经到了吗?


这时,另三个侏儒跳下高椅,合力扛起仍睡著的潘金莲,走出门去。武大说:「我给她吃了安眠药,先让她好好休息一阵,她今天是死里逃生啊!」然后他转向那些仪器:「兄弟,我先给你解释这个机器吧。」

『鸡气』,武松心想,莫非就是『一人成仙,鸡犬升天』的意思?

武大站到高椅上,伸手指著墙上嵌著的一块铜牌,上面刻著武松看不懂的字:

【Minkowski XXVI】

「这是一台时光航天飞机,这个『敏高斯机二十六』可能就是型号,但我想,二十六并不是指第二十六台,而是二十六世纪!也就是说这是地球上,二十六世纪时发展成功的新科技!」

『科妓』,武松心想,莫非是让妓女去参加的科举考试?「大哥,你莫不是成仙了吧!」


武大摇摇头笑笑,跳下高椅,走到武松跟前,继续解释什么是时光航天飞机,又如何操作。武松发现他的这个哥哥竟较前长高了不少!以前只到他腰际,如今已达腋下。他看着武大说著他一个字也听不懂的解释,惊异地发现,他这个大哥的眼神也起了绝大的变化!以前混浊黯淡,如今竟然散发著睿智的光芒,炯炯如有神。

这时武大指著一个小格内发红光的怪异线条说:「这些叫阿拉伯数字,和咱们中国的数字写法完全不同……一年前我终于琢磨出机器使用和操作的方法,转动这些数字,就能定位,也就是相当准确的去到要去的时代和日期。可是,这个机器可能当初来这里时,发生了故障,回不到二十六世纪去了!只能回到以前,不能去到未来。去你那里是1577年,而我们现在,按地球年代的算法应该是2320年。」

武松突然问:「大哥,你是怎么推算出来,我今天要杀她的?」
武大笑笑:「你想不出是吧,先不告诉你,等她醒来,我有极重要的事情跟你们说。」

武松轻轻喟叹著:「你没死就好了,我就不用杀她了!」然后他看看四周:「这间屋子,呃,这个鸡气,你是自己鲁班造物弄出来的吗?」

「不,是我在这个星球上发现的。」

「猩裘?」

「嗳,不好解释,你自己来看吧!」

五 「大哥你若不是成仙,必是称王了!」

他们到屋外,武松才一看,登时又傻了眼:「大哥,你别骗我,你是真的成仙了!不然怎地将我带到这三十三天上来!?」

屋外景象确实摄人,只见半边的天是橘红色,另半边又是金黄色。他们站在一个半山坡的洞口,远处一片丘陵内奇花异树竟不知几凡!更有麒麟、四不像等瑞兽,和貔貅、狮虎等猛兽漫步其间,树杪又有异鸟飞翔。抬头向天望去,天上蓝绿发光的云,瑰谲变幻。便在这些云层之上却见黑压压一个庞然大物,形象甚是狰狞可怖,浑体如刺蝟布满箭戟。这等沉重庞大的物体竟不知如何停浮空中!

「好兄弟,时间紧迫,快跟我来。」两人转到山坡后面,坡下竟是个挺大的村庄,一边是片大湖,一边高山屏障,湖面毫无波纹,像面大镜子。山则为墨黑奇峭的岩石,而黑石缝隙内,遍布著头发辫子似的黑色植物,隔一阵便抖动著,十分怪异。村庄的房舍虽简陋,却排列有序。

下坡路上武大向武松解释著这个星球的种种,原来星球的名字叫『奥谷』,大小只有地球四分之一,自转一周需时三十天,位于仙后座Cassiopeia内,绕著Achird星运行。


Achird
实际上是双恒星,由亚克星和亦德星组成,两星绕著一个共同焦点旋转,周期480年。亚克较大较亮,发黄色光,亦德较小较弱,发橘红色光。受双星影响,奥谷星是以8字形轨道,绕恒星运转。之所以会形成这么奇怪的轨道,乃是因两恒星本身的自转方向相反而造成。当奥谷正转出亚克星背后时,亚克的自转方向会给奥谷加速的推动,而冲向亦德而被吸去,反之亦然,便形成了8字形的轨道。

此时的奥谷,由亦德星背后转出来五年了,正往亚克星方向奔去,因此天空所见一半橘红,一半金黄。

他们下得山坡,居然有一大堆人迎接,稀奇的是,迎接他们的人竟都是跟武大一般的侏儒!大家叽叽聒聒地,但让开了一条路给他们两通过,武大摇摇摆摆迳自走进一间宽敞的大屋。

进了屋,所有的人都对武大必恭必敬。他们走进的一间象是餐厅,品字形三张长桌,武大在中央那张坐定,并招呼武松身边坐下:「好兄弟,你饿了吧?咱们吃点东西再作道理。」

他拍掌,立即有侍者进来伺候。但武松又见到稀奇的事,原来他自抵达此间,见到的都是跟武大一样的侏儒,而且全是男性,没一个女人,但这一刻,进来给他们兄弟上菜的,不但都身材正常,并且有男有女,男的都跟他一样高大健壮,女的竟标致不减潘金莲!这种情形究竟是什么道理?武松却又是百思不解了!

见如此排场,武松说:「大哥,你若不是成仙,必是称王了!」

「嘿嘿,吃了饭,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们商量。」


他说你们,必是指他跟潘金莲,但她被扛去哪里里了呢?


这时只见数名壮汉端著一盆盆菜肴进来,却又不直接上菜,而是由侍立一边的女人接过手,端到两人桌上。武松见了不免诧异,但当他看向那些壮汉时,才发现他们眼神涣散呆滞,行动迟缓,直如木头人那样。

若此地真是仙界,那么见到这些菜色,却又不对了!不论是固体、液体、成块、切片,所有菜肴全是黑色的!而且没有酒,这是令武松最苦恼的!

武大举箸大吃,武松问:「这些菜看上去好像就是黑石山上的……」武大点头笑说:「没错,你快吃啊,我让他们味道做得极可口!别让『紫吧』外表吓到了,我相信你会愈吃就愈聪明,但『喀西』和『嗡之』也就是正常身材的奥谷男人和女人,就愈吃愈笨!但『唛哥』——就是跟我一样的,则好像没有特别影响。」

这么奇怪的东西,武松半信半疑尝了一口,果然不错,遂放心用餐。正吃到一半,突然外间一片喧哗,夹杂著嗡嗡的响声,武大立刻率先奔了出去。

他们赶到湖边,全村落的人大概都集中在这里了,人数约两千,依身材、性别分站三组,武大让武松蹲著身子跟侏儒们一起。只见云层上的庞然黑体内,飞出四艘圆形有翼的飞船,降落到平滑的湖面,形成一个四角方阵,然后每一船下来一队持戟黑武士,分站四个方位。其中一队向岸边走来,黑武士在湖面行走,武松这才看出根本不是湖,而是如镜面般的平地!


走近了看,黑武士甚为狰狞,身材较武松还高大,光圆的头,一对铜铃大眼珠,筒状的鼻连著嘴,两片蒲扇大耳边缘尽是锯齿,再加上他们鸟爪兽足,中间腆了个大腹,看上去象是猪八戒那样的怪兽!


那些怪兽抓了三十名男人和十名女人,送去镜湖上。一名侏儒见到爱人被抓,喊她的名字。一个怪兽立即转身过来,铜铃眼内凶光闪现,然后长戟挥出,激光一射,那名侏儒登时了帐!武松见状忍不住要扑过去,不料被武大死命按住肩膀。
怪兽随即将众人驱散,但武大、武松、和另几名侏儒仍躲在一个屋角,远远向湖面窥视。

湖面上,怪兽给男人喝下一种酒,又发给他们各种武器,强迫他们作对厮杀。怪兽们在周围设下帐幕桌椅,饮酒观赏作乐,而那些女人们,被迫陪酒侍候。

武松气愤填膺,依他本性又要跳出去,将所有怪兽们统统挥拳打死!但武大阻止:「小不忍则乱大谋,我找你们来,就是想对付牠们!好兄弟跟我来……」

六 「金莲,今日起你我便算解除婚约。」

 

武松终于见到潘金莲了,在那大屋的一间书房里,因为四周整个墙全是书架,且排得满满的书。她显然有著很大的转变,神情凝重,但依然魅力不减。

由武大开口先说:「金莲,今日起,你我便算解除婚约!不为别的,是我已再婚。」他拍掌,门开,一个柔顺的嗡之——奥谷女人,带著男女两个小孩,腼腆笑著向他们请安,然后退出。

武松瞪大眼不敢相信,事情居然有这样的发展!潘金莲则展现了一个凄美的笑容。

「金莲,你记得春梅吗?」

她扬起脸。那些荒唐的日子里,春梅跟她几乎像朵并蒂莲般。

「如今春梅有了好归宿,嫁给周守备,夫妻恩爱,荣华富贵,她,将你葬在永福寺白杨树下。」

「哦?我已经……死了吗?」

「不,没有,是我将你借了过来这里,因为,这里的奥谷星族人,受到萨尔戈,就是那些怪兽的残害、蹂躏,奥谷人拥我为王(其实他是自封的),责任所在,我要拯救他们,所以要你和二哥助我一臂之力!」

奥谷族人面临的敌人太强,根本无从抵抗!经他苦思,觉得只有直捣黄龙,到怪兽停浮空中的星舰内进行突击或破坏,才可能有实际的效用!但奥谷人,喀西身材虽高大,却都混沌呆滞,而嗡之又都特别柔弱被动(这种情形可能与他们唯一的食物——紫吧有关。)侏儒们虽能派上用场,但如何能敌高大的怪兽!

幸好他发现了那具时光机器,灵机一动,遂将潘金莲与武松找来帮忙。最初他的计画是如何设法上到星舰上去,这原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数日前却让他凑巧发现了怪兽的一个秘密!

原来每次怪兽们在镜湖上观赏喀西相互格斗作乐后,都要侏儒们去收拾湖面残局。三十名喀西,半数以上会于打斗中丧生。其中打斗最英勇的两名,加上最好看的两名嗡之会被带走。男的就再也见不到了,女的则不久放回,却几乎憔悴萎顿、濒临垂死!武大相信这肯定是被怪兽纵慾折磨的结果!

武大设法结交了几位比较友善的萨尔戈,每次牠们只要在腰带的配件上按一按,便能以奥谷人语言交谈。他好奇地问,被带走的那些喀西和嗡之的命运,因而知道他们先被送去黑石山后的那片丘陵里。那片丘陵是个苑囿,也是禁地,不但奥谷人不得入内,怪兽们也是未经许可不准去,因为那是牠们舰长和副舰长休息和娱乐的专用花园。

女人送去那里多半就是给舰长纵慾,男人送去肯定是跟副舰长格斗作乐,因为副舰长是萨尔戈的英雄和武术竞技冠军!他甚至连名字都打听出来,舰长叫赫厉轰,副舰长叫哈瓜蓬。


得到新情报,武大修改计画,不上星舰去突击或破坏,而是先设法混进丘陵禁地内,由潘金莲对付赫厉轰,武松对付哈瓜蓬,刺杀或挟持牠们,怪兽们没了首脑,必成一盘散沙,较易对付!


武松听罢立刻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潘金莲在人间已打遍天下无敌手,而这次竟让她来驯服纵慾的怪兽!这等新鲜事,当然也引起了她的兴趣。武大要他们先好好睡一下,养足精神,再赶往禁地准备应战。

但潘金莲提出了一个问题:「大哥,你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武松也想知道。

「我是太白金星救了我来的,当时我正弥留之际,突觉光线射体,我强睁开眼,只觉光芒一闪,便来到奥谷星球上。我还记得那时就站在时光机器的那个山坡脚下。」

(这段公案恐怕武大自己都不明真相,还非得由作者来解说才较易清楚些!其实武大所见的太白金星,是1572年,也就是明穆宗龙庆六年,于仙后座内发生的超新星大爆炸,即一般所称的『第谷超新星』Tycho's Supernova。该星爆炸后,产生了超强力的『微中子』Neutrino束,说巧不巧正集中射到武大身上,微中子束又引发『量子反射』作用,将武大回送到仙后座的这颗奥谷星上来。

附带说明一下,奥谷星所绕的Achird双恒星——Eta Cas AB,在中国的星座就是『王良三』。 Eta Cas A 是颗与太阳相似的黄矮星。2009年三月,NASA发射了Kepler太空望远镜,以尾随地球的轨道,绕太阳而转,向外太空寻找其它可住人的行星。奥谷星由于绕行亚克、亦德双星的轨道特殊,因此到2320年,仍未被地球人类发现!)

潘金莲这时又提了一个问题:「那,你又是如何算准了我会在那一刻被杀呢?」
「二哥也问过这个问题。」


武松扬了扬眉:「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潘金莲不由得也扬了扬眉毛,眼珠转了转,然后凄迷一笑说:「我也知道答案了!」

七 潘金莲雨露

武大将一件薄布的红肚兜给潘金莲穿了,外罩一件白色薄裳,肚兜是他老婆照著撕成碎片的红肚兜做的,头发照嗡之们的样式编了满头细细的辫子,然后用一根银簪反扣在脑后,银簪就是她暗藏的武器。武松则只著犊鼻短裤,展露一身健壮肌肉,他什么武器也不用,赤手空拳本就是他的招牌!武大则携一根自制的笛子,算做潘金莲的护从,三人打点妥当立即上路。

潘金莲小脚无法应付山路,遂由武松揹著她。去苑囿禁地约一顿饭光景,到了苑旁,他们没遇到任何看守或警卫,武大以前从未来过,如今亲眼见到,才知整个苑囿分成两区,背对著背,一区繁花锦簇,一区却原始险恶。他们分道扬镳,自寻对手去应付。

武松单枪匹马闯入原始密林。外表看似丘陵,林内却甚为崎岖,浓枝密叶遮去泰半光线,山路弯曲幽邃,阴风惨惨!不时又传来一声声猛兽的吼叫。武松四处疾行,见到路旁不少枯骨与异类的头颅。这时正绕过一个弯来到一块大青石旁,他索性站定了放喉叫阵。

「哈瓜蓬!武松在此!你给我出来!」

才叫得两声,却见前面枝叶耸动,萨尔戈怪兽猛地扑出,一只鸟爪攫向武松胳膀。武松闪过,胳膀被划破一道细口子,但立即斜踢一脚,正中怪兽膝盖,因在镜湖观察时,他早注意到怪兽大腿过长,小腿过短,膝盖应正是弱点!果然哈瓜蓬一跤摔倒,武松这时才见其真面目,较其它怪兽更为狰狞!因筒状的鼻嘴旁,长出两根尖锐勾起的野猪獠牙。

哈瓜蓬张牙厉吼,由地上弹起再度扑上。牠比武松高过一个头,浑身皮肉几乎刀枪不入,因此两臂围来要给武松一个熊抱。但武松怎会让牠得逞,泥鳅般溜出围抱,单手支地,连环拐子腿踢牠膝弯。

哈瓜蓬也学乖了,反手鸟爪切向武松脚踝。武松鲤鱼跃波,翻转腾身,一脚踢牠臀部,攻势一气喝成,哈瓜蓬没躲开,狗吃屎一头栽倒!但牠立刻翻身跃起,张牙舞爪更形疯狂!

两人作势准备再度交手,不料这时左边密林内腥风陡起,狂吼声中一头猛虎冲出,伸爪一撩,没防备的哈瓜蓬飞起摔到大青石上,正七荤八素之际,猛虎跳上青石张口便咬。

武松一声猛喝:「嘿!你这大虫!牠是我的,不许动牠!」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武松腾身而起,临空一脚踹向猛虎顶门,猛虎吃不住那武松天生神力,下巴正嗑到青石上,而哈瓜蓬这时见机早已滚落石下。

青石上马步桩站定,武松揪住猛虎头毛狠命按住,挥拳连捶带打,一气打了七八十拳,将那猛虎打得只有出气的份!等武松停手,那猛虎早已软成一摊不再动弹!

喘息匀气的武松,跳下青石,才要找哈瓜蓬,却发现牠早已匍伏脚下!原来哈瓜蓬被武松的神勇震摄住,对他五体投地的崇拜。牠呜哩哇啦地说著武松听不懂的话,然后吻著武松的脚。武松低头看牠,然后抬脚踏住牠的肩头。他已征服了这个副舰长!

另一边,武大和潘金莲走进奇花异草的园林里,四周清香袭人,鸟语怡神,远处好像还听到一股清泉涓涓地流著。这里听不到任何猛兽的吼叫。两人来到一片圆整的大石边坐下,武大吹起笛子,潘金莲唱曲,要将舰长赫厉轰引来。清越的笛音配合著潘金莲甜美的歌声,只听她唱的是《海棠枝上月儿歪》(明 陈大声《梨云寄傲》):

海棠枝上月儿歪,风细纱窗半扇开,玉人此夜知何在。

他那画堂中春似海,三般儿不索疑猜。

笑解去薰香罗带,暗留了传情玉钗,羞脱下遗恨弓鞋。

潘金莲歌声甫毕,便见一高大黑影,突自摇曳生姿的树杪轻轻落到圆石边,当他们看清了这赫厉轰,觉得更是可怖,因为牠也长了两根野猪牙似的獠牙。

「你的声音真好听。」牠的声音却聒噪刺耳,牠使用奥谷人的话,所以只武大听得懂。「脱下你的衣服,我要看看你。」武大赶紧向潘金莲说:「牠要你褪下衣衫。」

「慢!你不是奥谷人!」牠好像特别诧异,大概绝想不到会有外星人来到这里。牠自腰间取下一个手掌大仪器,对准潘金莲扫描,分析著资料。

「原来你是三一六九七点八点三星来的人,」牠调整腰带上另一个仪器后,便用潘金莲懂得的话说:「你是蓝星人,我们与你们蓝星人早就接触过了,蓝星人阴谋多诈,我们必须十分小心。」牠正要向潘金莲问话,但突然想起什么,转向武大问道:「她如何能到奥谷星上来?」


「是我从地球上借过来的。」


「不可能的事!除非……」牠眼露凶光,「除非你使用时光机器!连我们的科技到现在仍无法造出一台时光机器!」

「没,没有。」

「你在骗我!」牠向他走过去,武大立时退开三尺。

潘金莲这时却解开外衫:「赫将军,你可是想看奴家的身体。」

赫厉轰的目光被她吸引过去。潘金莲解开外衫,露出里头大红肚兜,赫厉轰恐怕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的春色,铜铃眼睁得更大,目不转睛盯住潘金莲肚兜内颤动的丰乳,潘金莲恣意地搔首弄姿,加倍挑逗赫厉轰。

牠伸出一只鸟爪挑开了她的肚兜,她便裸裎牠眼前了,她缓缓撑起半个身子迎向牠,牠用獠牙触弄摩挲她的乳房。她又缓缓躺下,伸手去解开她的头发,这正是她跟武大订下的暗号,武大丢下笛子,捧起预先藏起的一块大石,跳起来奋力砸向赫厉轰后脑。潘金莲一把抽出发簪,刺向赫厉轰铜铃眼珠子。石头有如击中钢板,赫厉轰眼睛一闭,发簪刺到眼皮,登时断成三截。

赫厉轰反应极速,反手一挥,武大摔出老远,昏死地上。赫厉轰怒视潘金莲一眼,转身朝地上的武大走去。

「不!」潘金莲立时抢到牠身前,死命缠扰阻挡牠去伤害武大。

赫厉轰鸟爪圈住潘金莲脖子,轻易将她全身提了起来。潘金莲双手扳住牠的鸟爪,双脚在牠身上乱踢乱蹬,两只绣鞋踢掉了,裹脚布松了开来。

赫厉轰身子突然猛烈地抖了一抖,深吸一口气,然后往下向潘金莲畸形的小脚看去。牠将潘金莲轻轻放下,又温柔地抱起她走回大石旁,将她放下,解开裹脚布,捧起她的小脚,用牠的鼻和嘴拱著、嗅著、又舐著,嘴里含混不清地呓语著:「真是宇宙第一销魂尤物!色香味俱全……」

这时只见武松自外赶来,后面跟著哈瓜蓬像头哈吧狗。他因担心著这边的情况,所以来看个究竟。哈瓜蓬拉著赫厉轰一旁说话,武松立刻给潘金莲披上外衫。这时不远地上躺著的武大也慢慢转醒,两人立刻过去扶起他来。

赫厉轰和哈瓜蓬一齐走到他们跟前,各自在腰带的按钮上按了几下,只听「喀嚓」声连响,两人将鸟爪卸下,原来牠们不是天生的鸟爪,鸟爪只不过是手套或盔甲。当全身的盔甲都卸下,只看得武大、武松、潘金莲三人目瞪口呆!

赫厉轰与哈瓜蓬竟是两个女人!她们握住獠牙将整个猪头(或许应称头盔)取下,出现的是两张美丽而带有英气的脸庞,头上剃光光直如两个俏尼姑。

八 潘金莲语录

整个星舰上的亚马逊女将们,今日一片喜气洋洋,穿起她们最『恐怖』的盔甲,准备参加一场盛大的花车游行。

所有事情都圆满解决,武大终于知道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奥谷星球由于运行轨道特殊,被萨尔戈人(这儿指他们的男人)选为建设游戏场的一个地点,而奥谷星族的三种人,竟是自三种不同的星球上掳来专门给游戏作乐用的。

可是这一群光头女将本身,却是自萨尔戈星球叛离出来的,她们不满自己星球上的男人对待她们的方式,因此自行出来游历宇宙。萨尔戈是外太空的游牧民族,到过无数星系,对外太空的种种有著丰富的知识。

赫厉轰决定听从潘金莲的建议,改名赫丽红,并决定跟潘金莲长期住在那片美丽的苑囿中。但潘金莲问她为何她们要装扮成如此恐怖的样子?「萨尔戈男人就是这个样子的!」

武松则将长期住在星舰上,成为哈瓜蓬和星舰的新主人。但他禁止萨尔戈女人剃发,一个『行者』(武松的头衔)与一群尼姑住在一起,成何体统!

武大决定不再给喀西和嗡之们吃那搞笨的黑色植物,而将引进健康食品。并要利用书房内的大量存书(原本是那时光机器内的藏书),建立学校,来改善他们的知识和教育。

镜湖上不会再有厮杀格斗的场面出现,有的将只是联欢舞会!但奥谷星球将从此改名为『潘武星球』!潘武星球将是一个全新完美的社会!再没有礼教的束缚,没有任何毫无用处的这个那个限制,没有人种与人种间的隔阂与仇视,也没有大小个子身材上的分野与对比!这将是性解放的世界,男女平等,没有斗争,没有禁忌!

而整个潘武星球之管理,当然将只奉行一个准则,那就是《潘金莲语录》,一本粉红色的小册子,这些当然都是武大以前常听到潘金莲挂在口边唠叨的一些语录。

于是武大站上第一辆花车,一声吹哨后宣布:「现在游行开始!」整个村庄的人跟著花车,先行巡庄一周,然后去到镜湖上开宴,庆祝一个『不亦乐呼呼』的新世界的诞生!


爱征服了一切!不论是地球人类的世界,还是外星人的世界,总是爱征服一切!这是百链不变的真理!

附录 潘金莲语录摘要

(1) * 括号内数字为《金瓶梅》章次

「人无刚强,安身不牢,奴家生平快性,看不上这样三打不回头,四打连身转的人。」

(2)

「我是个不戴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也立得人,肐膊上走得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腲脓血搠不出来鳌。」

(10)

「恠行货!我不好骂你!如何远打周折,指山说磨,拏人家来比奴一节,奴不是那样人!」

(12)

「奴凡事依你,只愿你休忘了心肠。」

(20)

「我儿,娘说的话,你好歹记著。」

(33)

「你还捣鬼?!南京沈万三,北京枯树鸾,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35)

「如今年世,只怕睁着眼儿的金刚,不怕闭着眼儿的佛。」

(43)

「你看老娘这脚,哪里些儿放著歪?!」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傅 孟丽
2016/11/23 15:04
叹为观止
精彩极了!可以拍成电影。
2楼. 止善
2010/10/01 00:17
雨露语录
不俗的小说构思!古事和科幻结合!佩服!佩服!

静待续集
多谢,很高兴你喜欢本篇,我又想将这个故事,制成 Graphic Novel,但实际上做起来好像挺难的! 【水月观音】中古丝路宗教武侠奇幻短篇2010/10/02 11:22回覆
1楼. 刁卿蕙
2010/08/07 13:53
不简单

想象力丰富,文采沛然!

多谢,我应该赶紧将第二篇写出来!!

【水月观音】中古丝路宗教武侠奇幻短篇2010/08/09 04:38回覆